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暗香】长安旧事(小说)

绝品 【暗香】长安旧事(小说)


作者:青瓷碗盛雪 秀才,1278.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544发表时间:2019-01-09 21:28:08

【暗香】长安旧事(小说) 一、不愈伤
   李印然用左手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住砚台上一只桃红颈天牛的触角,天牛光滑的甲壳在桐油灯下闪出一抹迷人的光晕。李印然卯足劲用力将它甩出窗外,手上居然染了天牛身上刺玫花的气味。窗外流风未歇,作为一个已经落第两次的穷书生,李印然似乎找不到再次参加科举的勇气。他蜷成一团,半透明的眼睑像慢慢降下的竹帘,慢慢盖上墨色的瞳仁。废弃的陶碗里养有三条竹叶大小的锦鲤,鱼儿不知疲倦,深夜了还在碗里甩尾嬉戏。
   “乌桕木,绿森森,唱个唱,把狗听。”老楼上的妇女在唱童谣哄孩子入睡,李印然躺在床上,一些无法解决却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在他心里纵横错乱。已经身心俱疲,被一些空洞的渴望吞噬着。白日里府衙事务让他忙得无暇喝水,晚上温习更让他落入无边的寂寞。前途未卜,他酸涩的眼再次睁开,往事浮现在眼前。七岁那年,他的父母染痢疾双双辞世,后遇险被龙门山人所救,并收为弟子,传他武术和诗书。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为什么三年来屡试不中,是学术不精?还是努力方向不对?
   为了能继续参加科举他做了长安县令姜予私聘的书吏,赴京畿已三年有余。每日除了拟公文和处理案卷外,人手紧缺时也随捕头顾由一起追捕逃犯,晚上则在文昌巷的破宅子里温习功课。姜予说一个能吃苦又会拳脚功夫的书生是不多见的,他曾因李印然出生寒微而心生芥蒂,在一次缉捕匪盗时眼看就要被贼人一刀毙命,幸得李印然及时出手相救才得以脱险。此后,姜予对李印然还算礼遇有加。
   破旧的木格子窗户正对着一棵老榆树,正值春尽,风一吹又带进屋一些细碎的榆钱瓣子。李印然困顿不堪再无力气起来收拾那扇漏风的窗户,床边上的大柱子仿佛升拔到无尽的高处。他实在不想起来扫那些不安分的榆钱瓣子,身体仿佛被掏空,接着被断断续续而不露锋芒的力量带入梦境。
   梦里李印然缓步走进不远处的小巷,再转入流瀑的崖底,清冽的星光落满衣衫。回望时只见一个清秀的白衣女子正向他缓缓走来,他正想看个清楚,一刃峰的山石崩裂,山石滚落犹如太古之境,山石压倒了好几株松树。石头像飞坠的星子,又像是月亮剥落的光华,李印然心生恐惧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这时那女子跃身而起,一直向上飞,不偏斜也不转弯,她握住了那一道白光。眼前的情景让他惊了心,这才看明白这道“白光”原来是一把通体透明的宝剑,女子青丝高束,白衣胜雪,衣带上分明绣有几朵银色的孔雀翎。李印然还没看清她的脸,树影已将其容貌隐去,她一剑刺入李印然的胸口,他感觉身体痛到极致,像被活活剜心一般,浑身抽搐的李印然霎时惊醒,一时间血气漫延。
   血自白衣洇染而出,湿了襟口还在外溢,梦里的剑居然在他的心口留下一道两指宽的伤口。李印然捂住心口,不敢妄动身体,孤独而又绝望,他记不清楚梦中人的相貌,但是这场梦却给他添了一道真实的伤口。姜予来探望,他如实地讲述了梦里发生的一切,姜予心生疑窦,实在不信这世上有这等奇事。
   这道伤口一直未愈,李印然苦不堪言,伤口奇痒无比时能从里面刮出一层白泥,挠破了又血流难止。他已经拿这伤无可奈何了,从妙手堂抓了许多副药,煎服多日也无济于事,温帖的膏用了许多也不见好转,这伤让郁郁不得志的他多了一份不可与人言说的痛楚。
  
   二、白孔雀
   捕快每年的工食银不过十两,李印然的用度也是从姜予处支取,一年俸饷也不足十二两。每次衙役抱怨姜县令给的银两太少时,他总露出一丝云淡风轻的笑。无人知道他该去往何方,其他人觉得他前途渺茫所以苟安当下。这才忙完手里活计,捕头顾由催促李印然。
   “今天大哥我做东,请你去看白孔雀。我们先买上灞桥王家的熟牛肉,你看可好?”话还没说完一只手已经搭在李印然肩膀上。
   李印然将一杯飘着热气的粗茶递给顾由:“顾兄真会说笑,上次八宝斋你请大家吃烧鹅,可没想到你喝了太多杜家女儿红,兄弟我用半年的俸饷结账不说,还得把你背回家了,这回你为了看一只鸟,居然又要请客么?”
   “难得休息,你这小子很少出门走动,哪里知道好汤好饭的滋味呀?每次和大家在膳房吃饭,你吃得太干净了,就连木碗里的清水也不放过……”
   “顾兄,我吃饱喝足时,这长安街头还有食不果腹的百姓,我身处公门却还不是公门中人,如何能生出官门子弟的优越感?能守护这一城百姓是你我的荣幸,莫要打趣!我去买熟牛肉陪你去看白孔雀就是了。”
   午阳照在木案的砚台上,未干的墨折射出引人注目的黑色高光。“李兄果然痛快,对了,孔雀不是鸟,是沉香楼第一舞姬,你最好早点来。”话音刚落顾由便已经迫不及待地向外走。
   一只猫走过沉香楼的屋檐,全楼木质建造,贴地砖缝里长了几根矮小的刺藜。李印然右手持一条镶了银边的镇尺,尺身上刻有一条五爪飞龙。镇尺从未离身,这是他身上最贵重的一件物品了。镇尺一般都是一对,李印然手里的镇尺也许是与他相恋女子离他而去时留赠的,这对龙凤镇尺也因两人的分别成了单品。香风拂过,回形观台上已人满为患,向来爱清静的李印然局促不安地环顾四周,终于在东南角靠窗的位置找到了顾由,他已经完全痴迷于台上的表演。
   “顾兄,熟牛肉到了。”顾由没回头看他,只是点点头,解开牛皮纸上的麻绳就把一块牛肉塞进嘴里。李印然倒了一杯清茶在顾由的右边落了坐,这时象脚鼓的鼓点节奏刚好落在李印然的心上。一个头戴白翎发冠的佳人出现在戏台上,她在杳杳的鼓点声里翩翩起舞,女子抖翅时的一个回眸,众人拍手称好。李印然被一种不可言说的美深深地吸引住了,明明是不经意的寻常一瞥,却偏偏经了心,认了真。
   让人心动,心动而情动。她太美了,她抖肩,跳、转。女子左手轻轻提起裙摆,右手向上,长长的指甲形同峭壁上初绽的兰花,这个动作让她看起来像山溪中优雅汲水的白孔雀,跳舞的女子在众人的喝彩声中依旧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清冷疏淡的人和清绝优美的舞姿融为一体。世人在为自己的生计担忧的时候,她像从天而降的白衣仙子,远远望去,她就是一只活灵活现的白孔雀,干净得不染尘埃。铜香炉里的香料是自然之物,与舞姬们擦的胭脂味融成一股幽香,风一吹漾得人神思迷离。
   这时隐在舞台后的女人将一把铜珠斜撒在台上,这一幕被李印然瞧在眼里,那女子娥眉下略有惊慌,转身正要离开。白孔雀已然忘掉身边的一切,心思完全融进孔雀舞里,一踮步刚好踩到铜珠上。李印然借着椅子的高度一个箭步跳上舞台,李印然惊慌之余顺势勾住了白衣女子的腰,避免她滑倒受伤。白孔雀心一紧,晃了一下身,站稳后一把推开了李印然。
   “在下多有冒犯,姑娘你没事吧?”白孔雀没说一句话转身离开了舞台。在众人的喧闹声中,李印然仔细打量了角落里跺脚的女人,他认出来她就是洒铜珠的女子。李印然将铜珠一粒粒捡起,心想其他人踩到铜珠滑倒就不好了,慌乱中不知被谁推了一把。
   顾由从身后稳住李印然,嘴角微微一翘,像一只调皮的猫。
   “李兄,你的鞋子掉了。”
   “顾兄,那是你的鞋子”
   顾由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鞋子被人踩了脚跟,一股状元饼的香味从镂空的窗户里吹来,让人顿时觉得腹中饥饿,李印然附和着顾由淡淡地笑了一下,举起茶杯和顾由碰了一下,吃完熟牛肉就匆匆回了住处。
   看了一卷《论语》,李印然躺在硬板床上入眠,一只白孔雀出现在他的梦里,瑞气千条的丛林里,它正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三、风波起
   青石深深浅浅地铺设在长安街头巷尾,轻柔的雨丝飘飘落落地洒在沉香楼的铁色瓦片上。沉香楼挑出的两面幌子兀自在风雨中招展,淡黄色的幌子边缘绣有绝壁兰花,幌子中间绣着“沉香楼”三个字,字体行云流水,灵动飞扬。此时,街上的商铺正下了门板,准备收摊。
   街头有两人前后打着油纸伞立在沉香楼门口,身边的管家提着灯笼恭敬地走在后面。杜鸣泊一身淡蓝纹锦衣,儒雅地捋了下颌胡须对身边的老管家说:“陈叔,你先回去吧!让小厮在外面候着就行,我和鸣涛今晚要尽兴才回。”老管家咳嗽起来连忙行礼告退,身侧青衣云纹的年轻人接过灯笼:“大哥外出收酒款辛苦,小弟今日摆宴沉香楼,让大哥好好放松。”
   杜鸣泊微笑道:“三弟有心了,此次去蓝田县开酒肆分号确实有些疲惫,老实说我们杜家酒比沈家酒略胜一筹的秘诀全在祖传秘方上,外界对此一无所知。父亲在世告诫我,让我好生收藏秘方,避免引起争斗。这件事你也勿对他人提起,提防别人听了去……”
   杜鸣涛强压住眉间的悻悻之色:“我们家的女儿红能首屈一指不仅是有祖传秘方,还有大哥的苦心经营,小弟我望尘莫及,大哥的话,兄弟一定谨记在心!”
   杜鸣涛和杜鸣泊正要在一楼正前方观台落座,抬起头来只见二楼灯光幽微处,一个长了八字胡须的生意人正向他颔首一笑,绛红色的长衫挡不住他略微外凸的肚子,两人相视一笑。杜鸣涛想到楼上一探究竟,正想转身被杜鸣泊制止:“楼上是沈家酒的老板,刚有一个穿芙蓉衣的姑娘和他同行,你这时候上去不方便,眼看就要开舞了,还是安心观舞吧!”
   杜鸣涛屏住呼吸,坐下心里暗道:“真是冤家路窄!”犹在此刻,沉香楼像长安巷里安静的古书,一打开神仙妖邪都登了场。静美无言中,众人目光齐集在舞台上。只见台上全身素色的舞姬低眉敛神,优雅地跳跃、转身。手臂如风中细柳,神态仿若孔雀,掌如雀头,柔婉多姿,鼓点如波涛惊起,舞步如暗流回环。眉如翠羽,面容有冰雪之气。杜鸣泊眼中满是欣喜之意,伸手取过矮几上的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明涛,这个女子舞艺惊人,神色傲然也像一只高傲的孔雀,去打听一下她的名字好吗?”
   杜鸣涛勉力一笑:“大哥有所不知,这个姑娘艺名唤作白孔雀,但是我听这个沉香楼其他舞姬叫她白玉兰,这个姑娘性子极冷……”这时舞毕,众人拍手称绝。杜鸣泊身子一晃,激动地拍了一下桌子,起身随众人拍手,一个“好”字被永远地卡在喉咙里,倒在地上。杜鸣涛见状,脸色倏变,慌乱地唤道:“兄长,兄长,你怎么了?”周围看客见状,只听一个书生大喊一声:“死人了,死人了!”还沉浸在孔雀舞兴味中的人群顿时骚乱起来,争先恐后地向门外跑去。
   姜予接到杜家小厮报官,迅速派顾由前往沉香楼查清此事。顾由央求之下李印然一同前往,二人到沉香楼时,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李印然站在门口向内凝目眺望,目光掠过白孔雀的脸,又羞怯地转离。
   顾由查了一下门窗,顺手从窗缝里取下一根绿色的孔雀翎,将孔雀翎放在鼻尖轻嗅:“没有毒,印然你看这是谋杀还是意外?”
   李印然摇了摇头,一脸狐疑地望向地上抱着杜鸣泊的年轻人,他看上去很伤心,但是脸上有细汗渗出。李印然一手将少年扶起:“公子节哀,你兄长已经没有气息了,为查明死因,我们的仵作需要进一步检查,请移步一旁等候。”
   泪水沾在杜鸣涛的睫毛上,他翻来覆去地喊着:“大哥怎么就这样死掉了,你不要弟弟了吗?”李印然见他神色有异,上前想再问清楚时却被一个水红色芙蓉衣的女子挡在前面,斜梳的云水髻和不善的脸色让她看起来可笑又可气。李印然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上次撒铜珠的女子,他用轻缓的语调说道:“我是府衙笔吏李印然,请姑娘勿要耽误我等执行公事,我稍后会录事,请如实回答我提出的问题!”站在一旁的白孔雀听得很分明,这个书生打扮的男子声音里有芳香起伏的味道,如同治愈人心的草木色泽。芙蓉衣女子两手叉腰,听到这故作凌厉姿态,腻声道:“哟,摆什么官架子,我木芙蓉什么人没见过,你一个刀笔吏也配询问我吗?”女子瞪着圆圆大眼,眼珠子溜溜一转敌意地盯着李印然。
   顾由哂笑道:“哟,摆什么花架子,我顾由什么女人没见过,你也配用这种语气跟我兄弟说话,我衙门书吏问你什么你就如实回答,否则休怪我不客气。”木芙蓉见状躲到李印然身后,声音颤颤道:“事发当时我在楼上陪沈老板,我刚从二楼开门出来就看到杜老板栽倒在地,玉兰在台上跳舞,离杜老板最近,她比我看得清楚,你问她!”木芙蓉话音刚落,众人目光齐齐落在白玉兰身上,她被众人不友善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李印然将那方镇尺捏得很紧,目光柔和而期待地望向白玉兰。此时顾由抢前一步问道:“玉兰姑娘,案发当时你在台上看到了什么?”她好看的唇微微颤动,站定后用力地摇了摇头。顾由急切地逼问道:“你离死者不足十米,也是唯一正对死者的人,不可能什么都没看见。”白玉兰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本捕问你话呢!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摇头干什么?”顾由语气有些锋利,想多问几句时被李印然拦下了。李印然的声音像沾了晨露:“行了,顾兄,别为难白姑娘了,我想杜鸣泊的死与她无关。”顾由走到李印然身前,急欲讲述自己内心所想,疑惑地反问李印然:“印然,怎么可能,杜鸣泊是长安有名的酒商老板,平时树敌无数,我想这次他八成是被人寻了仇才遭此毒手。再说了,这沉香楼我看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邪气,刚开张没多久就死了人,要说这桩人命案和它没关系,打死我也不相信。”李印然皱眉道:“没有证据,不要胡乱猜想,先把尸体抬回去,仵作详验后再做定论!”

共 13644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唐朝,产生了《唐律疏议》这部对后世有深远影响的律法,盛唐成为世界的中心,是我国灿烂文化的鼎盛时期。本篇选在京畿要地里小人物的工作生活状态入笔,揭示了伟大时代中平凡劳动者的重要性。扑从李印然梦里被白衣女子刺往胸口,留下一道现实的不愈伤口开始埋下伏笔,接着以一条人命如孔雀翎般凋落,将故事引入一个神奇而逻辑严密的布局中来。作者通过精彩的描写,合理的情节安排,层层铺设将读者带入了小说的意境中,又将真相引入再一一剥离出来,有一种酣畅琉璃之感。循着小说的痕迹去探寻连环案的真相,小说以李印然捏住砚台上一只桃红颈天牛丢出去开始,李印然是一位心有大志,却两次落第的衙门书吏。长安街,沉香楼,孔雀舞,这繁华的背后潜藏着血腥与黑暗,一个看似骨冷神清的孔雀舞者,一个文武双全的白面书生,一个案件将他们牵系在一起。官府仵作指出杜鸣泊是自然死亡,但是事情却没有因此落幕,杜明浩的归来,案件再次被认定为自然死亡,可是杜明浩却再次在沉香楼死亡,兄弟两人先后命丧于此,更增添了小说的曲折离奇。谋篇出乎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看舞看丢了性命,开始就构筑起引人神往的故事开端,发展到一个想查明真相却逢故人的商贾公子,小说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饱含着人世间的善与恶,法与情,同时作者对于细节的处理,包括人物内心的活动,都描写得十分细腻,让读者不由得置身于故事情节中。问好作者,倾情推荐!【编辑:樱水寒】【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110007】【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0129第0014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樱水寒        2019-01-09 21:30:11
  小墨墨写散文、小说有一个特点,一是布局很好,二是很有代入感。很善于通过景物的描写将读者带入你表达的意境中。学习了
樱水寒
回复1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9-01-09 22:01:28
  谢谢水寒社长辛苦编辑 谢谢
2 楼        文友:樱水寒        2019-01-09 21:32:18
  鲲鹏展翅九万里……加油
樱水寒
3 楼        文友:水苍玉藏辂        2019-01-10 00:51:31
  每个面具后面,都有一个血淋淋的灵魂。一块白璧,却无辜被玷污,她只能用玉石俱焚去洗刷。梦中那诡异的一刺,留下的伤口,竟被带到现实中来。也暗示了,这白玉兰,迟早是李印然无法逃脱的伤痛。李印然想以一己之力除恶扬善,寻求纯粹的感情,一切都是枉然。人生注定没有那么简单,不是只有对和错两个答案,还有无望的纠缠。不足的是提到了李印然父母死于暴吏棍棒之下,然后没有原因也没有结果,显得突兀。总之是碗的一贯行文风格,极尽精致优美,巧妙又神奇。
回复3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9-01-10 07:09:37
  谢谢来访 过些天 我要回老家养病了
4 楼        文友:西鋂铃铂        2019-01-16 20:52:16
  一个很有看点的故事。世间事,连环扣。
江山评论部,联系江山与文友的桥梁,欢迎您加入。QQ号:263593961.非诚勿扰。
回复4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9-01-19 16:49:00
  谢谢老师来访,祝安好
5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9-02-06 09:14:38
  短篇力作由沉香楼观看孔雀舞切入,引出杜鸣泊、杜明浩两兄弟的连环命案。小说借扑从李印然的叙事视角,通过精彩的场景再现,曲折离奇的情节安排,环环相扣的层层铺设,让故事一波三折,在抽丝剥茧中披露案情真相,演泽孔雀舞者与、李印然、杜明浩的恩怨情仇。让人沉醉其中,欲罢不能。力荐赏析。
回复5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9-02-06 20:55:33
  感谢江山绝品组老师们的鼓励和认真编审,老师们辛苦了,青瓷碗盛雪不胜感激。也希望不断地打磨笔锋和江山的友人们一起进步,祝愿老师们新年快乐,诸事顺利!
6 楼        文友:樱水寒        2019-02-16 17:08:10
  恭喜墨墨摘得绝品,期待更多精彩
樱水寒
7 楼        文友:生命花        2019-07-08 15:49:41
  拜读佳作!
.
回复7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9-07-08 21:01:01
  感谢老师来访,问好老师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