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荷塘“人间暖情”征文】婉儿(小说)

编辑推荐 【荷塘“人间暖情”征文】婉儿(小说)


作者:幽谷静雅 举人,3185.6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92发表时间:2019-01-12 08:45:40
摘要:夜深了,婉儿瞪大眼睛看着窗思忖着,爸爸和哥哥还有什么需要做的呢?哥哥的棉衣太薄,该买件厚厚的,爸爸的那套保暖已经穿了两年了,该换套新的,还有爸爸爱干净,明天把家里重新打扫一遍……还有……还有……她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这是一座五间房子的大院子,水泥硬化的地面,钢筋水泥结构的房子,是二十年前爸爸承包工程那会建的,当年是村里数得着的好房子,曾经引起很多人的羡慕。婉儿抱着腿在台阶上,送女儿嘟嘟去幼儿园回来,她就这么坐着呆呆地看着儿子程程骑着他的自行车玩耍。
   几天前,在南方工作的丈夫杨东打来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带着孩子过去?他盼望一家团聚的日子,盼望儿女绕膝的家庭生活。听着杨东的声音,想象着丈夫那期待的眼神,怎么回答?沉吟间杨东把电话挂了,她感受到了杨东的无奈和失望。
   也难怪他催促,结婚八年来夫妻俩一直过着聚少离多的日子,女儿嘟嘟六岁了,和爸爸在一起的时间不到一年。早几年没买房子,一家人挤在杨东那间小小的宿舍里,如今房子买了,一家人还是不能团聚。
   如今杨东旧话重提,让她陷入矛盾之中。
   她失望中掺杂着一股失落,思绪不由地飘荡起来……
   那年国庆节杨东回来了,吃过晚饭一家四口去公园散步,夫妻俩坐在湖心龙舟上,看着一双儿女在平台上玩耍,婉儿感到是那么的幸福。杨东趁机和她商量去常州的事情,婉儿犹豫不决的态度让杨东心中很是不快,在家住了一晚就走了。看着杨东寂寥的身影,她倍感愧疚,几次想和爸爸商量,而爸爸的两鬓银丝让她欲言又止。
   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了。
   昨晚爸爸在公园跳舞回来,看着她闷闷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就问:“杨东来电话了?”
   “没有。”婉儿不想看到爸爸伤心,勉强地笑了笑。
  
   二
   屋里的壁钟想起了音乐,婉儿从沉迷中清醒过来,该回屋收拾收拾了,她起身回到了屋里。
   她住东边的三间,为了照顾瘫痪的妈妈和腿脚不好的哥哥,结婚后她没有去婆家而是留在爸爸妈妈的身边。干点什么?她手拿着抹布坐在沙发上发愣。雪白的墙壁上挂着她和杨东的婚纱照,背景是蔚蓝的大海,身着洁白婚纱的她依偎在杨东的身边,两人深情地对望着……
   她和杨东是高中同学,高二时她选择了理科,女生学理的很少,班里六十名学生只有五个女生。她和杨东同桌,杨东性格内向,她外向,有时候她的胳膊不小心碰到他,他会触电般躲开。她禁不住扑哧一笑,心想,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迂腐。
   杨东的生活很节俭,他不像其他同学那样去校外随便买东西,偶尔出去一趟也是去校门外的教育书屋里买资料,每天教室宿舍两点一线从不改变。很多人说他是另类、清高、孤僻,他不理睬,依旧我行我素。他的孤傲使同学们和他疏远了,他是不是有自闭症?婉儿感到奇怪。一次体育课,热身短跑后每个人都大汗淋漓,几乎所有的同学都脱下校服或拉开拉链,唯独杨东衣衫整齐无动于衷,婉儿趁他不注意调皮地拉开他的校服拉链,刹那间他打着补丁的衬衣出现在了同学们眼前,婉儿禁不住嘘了一声,杨东大窘慌忙拉上拉链,狠狠地瞪了婉儿一眼愤然离开了。
   杨东补丁衣服像一件丑闻在同学们中间迅速蔓延开来,他变得更孤独了。看着杨东寂寥的身影,婉儿深深地后悔:自己不该开玩笑,伤害了他的自尊心。她几次找机会道歉,杨东都冷冷地走开了,婉儿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
   周末大休,婉儿骑着电瓶车飞快地行驶着,她来到距离县城几公里外的路边等着,这是杨东回家的必经之路,她知道这时候杨东一定还没有来到。她停下车站在路边向着县城方向张望着,却不见杨东的身影。难道他过去了?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杨东蹬着自行车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看着熟悉的身影越来越近,她的心莫名其妙地跳了起来。
   她轻轻地拍了拍胸口,看杨东就要来到面前,她往他的车前一站,杨东看见突然出现在车前的人影,慌得一个紧急刹车,差点从车上摔下来,刚想发火,待看清眼前的人,他气恼地问:“你干嘛?”
   婉儿调皮一笑,说:“我在等你。”
   “等我?”杨东一脸的困惑,“等我干嘛?”
   “道歉啊!”婉儿收起笑容,露出一脸的真诚,说:“杨东,那天是我的错,让你尴尬了,对不起,请你原谅。”
   杨东淡淡地一笑,说:“不用了,你本来没错,是我的虚荣心作祟,已经过去了。”
   婉儿歪着头看看他,说:“你没生我的气?”
   “没有。”
   “说谎,为什么不理我?”
   “有吗?”杨东还是淡淡的口气,“以后我会注意我的态度。”
   婉儿笑了,心中的巨石落了地。
   杨东说:“我可以走了吗?”
   “杨东,天色还早,咱们说会话可以吗?”
   “改天吧,我还有四十多里路要走,爸爸等着我干农活,山里人不像你们城里人那么清闲。”
   目的达到了,初战告捷,她见好就收,就让开了路,微笑着说:“好吧,以后我还会找你的。”
   杨东骑上自行车疾驰而去。看着杨东远去的背影,她的心里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惆怅……
  
   三
   高考的前一个月杨东突然辍学了,接连几天不见杨东的面,婉儿变得魂不守舍。这是初恋吗?她不住地问着自己。
   杨东的离去让她无心学习,正是冲刺的日子,她的成绩却一落千丈。高考过后,她急不可待地骑上爸爸的摩托车赶往杨东的家,她要弄明白他为什么辍学。一路询问着,终于在一个群山环抱的村庄前刹住了车。
   这是一个绿树笼罩的小山村,一座座庭院房掩映在绿树丛中。村头是一个梨园,一棵棵梨树硕果累累,果树压弯了枝头。她沿着梨园边的泥沙路缓缓驶进村内,村头的柿树下几个乘凉的老人在闲聊,或许这几个老人里就有杨东的爷爷。她的心跳不由地加速,她踌躇了一会,走到老人们跟前,红着脸问:“老爷爷,请问杨东是住在这个村子吗?”
   听着清脆的声音,几个老人的目光一起射向了她,其中一个老人似乎有些耳背,他支起耳朵问:“姑娘,你问哪个?”
   “老哥,姑娘问杨东。”另一个老人接过话茬。
   “谁家的杨东?村里没听说谁家的孩子叫杨东啊!”
   婉儿一听着急了,辛辛苦苦地找来,却没有这个人,她急促地问:“老爷爷,这里有几个靠山屯?”
   “十几里地就这一个靠山屯。”
   “杨东就是这村里的,他在县城读高中,最近不去上学了。”
   “噢,知道了,知道了。”穿白上衣的老人说:“是杨墩子的儿子东东吧?一个月前杨墩家的羊跑了,杨墩子去追羊摔折了腿,几天前才出院,东东一直在医院伺候着。”
   “唉,这下折了腿,苦了东东这孩子,眼看考大学了……”一个老人叹了口气,默默地点燃一支烟吧嗒吧嗒抽起来。
   “不说了,不说了。姑娘,你去吧,顺着这条路往后走,在村子最后边,大门口拴着两只羊的那家就是。”穿白上衣的老人说道。
   婉儿按照几个老人的指点向村后走去,果然看见门口拴着羊的那户人家,一人多高石头院墙圈着几间半旧石头砌盖的瓦房,大门口一棵粗大的槐树,硕大的树冠遮满了院落,树下两只山羊安静地嚼食着地上的青草。她的到来惊醒了山羊,“咩咩”叫起来。
   羊的叫声惊动了院里的人,接着传来说话声:“东子,去看看羊叫唤什么,是不是又跑了?”
   “哎!”
   听着熟悉的声音,婉儿的心再次狂跳起来,杨东就在眼前,满腹的话语不知道从何说起。正在她手足无措间,杨东出现在了面前,看到脸红绯红的婉儿,他愣住了,他不相信这个柔弱的城里女孩怎么会找到这里?
   “程婉,你怎么来了?”
   “你没有高考,为什么?”婉儿急促地问。
   杨东沉默无语。
   午后的阳光照射着宁静的山林,杨东望着绵绵不绝的群山,给婉儿讲起了家里的情况。
   “我兄弟三人,妈妈身体一直不好,常年吃药,家里的收入全靠爸爸种着几亩地支撑。弟弟们学习很好,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在班级名列前茅。一个月前爸爸在山上的地瓜地里除草,两只山羊在地头吃草,不知道为什么羊儿突然发疯似的跑了,爸爸去追羊,不小心把腿摔骨折了。爸爸住院了,我只能辍学去医院照顾他……”杨东说着,眼里是深深的无奈。
   “你学习那么好,不读大学岂不可惜了?你可以复读明年再考,你可以考大学的。”婉儿语气里带着惋惜。
   “没办法,两个弟弟还小,我是哥哥,理应挑起家庭的担子。爸爸这次住院费全部是借的,等秋收完了,我就要出去打工了。”
   “去哪里打工?”
   “我表哥在常州一家集装箱厂工作,他让我去找他。我需要挣钱,欠的帐要还,妈妈的药费,两个弟弟的学费,爸爸太累了,我不能给他增添负担。”
   听到这话,婉儿的眼里蕴满了同情。
   那年冬天杨东去了南方,第二年春天,耐不住相思之苦的婉儿给爸爸妈妈留下一封短信去寻找杨东,直到结婚有了孩子才回到父母的身边。
  
   四
   “妹子,怎么看孩子呢?程程摔倒了也不出来看看。”院里传来了哥哥程康不满的喊声。程程倒在自行车一旁,看见舅舅进来,“哇”的一声委屈地哭起来。程程是舅舅的心头肉,他慌忙丢下手里的飞机心疼地抱起外甥,冲着房间大声喊道。
   婉儿听见哥哥的声音跑了出来,程康恼火地瞪了她一眼,说:“缺心少肺的,恁大个人连个孩子也照看不好!”
   程康比婉儿大七岁,他从小身体弱,脑筋也不灵光,读到三年级认识不到百字,十以内的加减法还弄不清楚,爸爸只好让他退学,让他在家里照看妹妹。婉儿读小学的时候,程康每天牵着妹妹的手接送她去学校,春夏秋冬风雨无阻。四年级时,婉儿说:“哥哥,不要送我了,同学们都笑话。”“噢”他闷声应着,可一如既往。后来婉儿生气了,他只好改变策略远远跟着,一直跟到婉儿读完初中。
   如今不仅自己要走,还要带着哥哥的心头肉,难怪他发脾气。看着哥哥脚步摇摆地抱着程程走出大门,她暗暗叹息,哥哥和妈妈一样的病情,哥哥的未来怎么样?会不会不如妈妈?她不敢想下去。
   唉!婉儿轻声叹了口气,小时候一家人多么幸福,那时妈妈的身体很好,挑水、下地,里里外外操持着家务,哥哥身体也好,兄妹俩形影不离,爸爸建筑工地包揽一些木工活,日子很滋润,家里天天充满着笑声。自己十多岁的时候,妈妈的身体出现了异常,两腿肌肉萎缩无力,迈上堂屋的台阶都很困难。渐渐地妈妈站不起来了,后来刚刚二十岁的哥哥身体也出现了和妈妈一样的症状,准备定亲的嫂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向好面子的爸爸心灰意冷,停下做得风生水起的建筑生意回到家里,面对妻子和儿子整日酗酒,喝醉了躲在角落里落泪。
   她不明白厄运会降临到自己的家里。
   她有四个姨妈一个舅舅,除小姨妈身体正常外,妈妈和三个姨妈都是相同的症状瘫痪在床。有人说是遗传,婉儿不相信,姥姥姥爷和舅舅的身体很好,两个表哥和几个姨妈家的哥哥姐姐们身体正常,大姨妈家的两个儿子考上大学,都是高等院校教授讲师,众多的小辈中,只有哥哥步入妈妈的后尘。爸爸不甘心,带着哥哥去了北京上海的大医院查病,他要倾尽家财为儿子看病。
   “基因原因,目前医学上没有好的办法治疗。”几家医院检查下来,医生一样的表情,一样的声调。
   爸爸绝望了,只有听从命运的安排,带着儿子回到了家中。
   爸爸和妈妈的基因……婉儿不敢想下去,面对瘫痪妈妈和日渐消瘦的哥哥,她被深深的恐惧包围着,经常在噩梦中惊叫醒来。
   “妈妈,我怕!”她惊恐地依偎在妈妈身边。
   妈妈躺在床上用枯枝般的手抚摸着她的头发说:“好孩子,你不会这样的。不会的,不会的……”妈妈一个劲地说,后来禁不住婉儿的苦苦追问,妈妈说出了实情:你是爸爸妈妈捡来的孩子。那是一个冬天的雪夜,爸爸从工地算账回来,经过县城外的树林时听到婴儿微弱的哭声,那时候计划生育特别紧张,很多家庭重男轻女丢弃女孩时常发生,一定是哪家狠心的父母丢弃的孩子,爸爸暗骂一声,他毫不犹豫抱起地上的襁褓。
   我是捡来的孩子,与这个家庭没有血缘关系,婉儿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对爸爸妈妈充满了感激。
  
   五
   天黑了爸爸也没有回来,婉儿打了几个电话爸爸也没接,嘟嘟缠着舅舅去公园玩滑滑梯,程程也不示弱,趴在舅舅背上赖着不下来,婉儿呵斥两个孩子,招来了哥哥的一顿责怪,她无奈地笑了笑,只好摆好饭桌让他们吃完饭先去了公园,自己留下来等着爸爸回来。天渐渐黑了,一切收拾停当。
   这时,院子里响起了脚步声,爸爸回来了,没等婉儿站起身,爸爸带着身上一股酒气走进了房门,她急忙把爸爸扶到沙发上坐下,心疼地抱怨道:“爸,您身体不好怎么可以喝酒呢?”
   “没事,爸爸今天高兴,遇到几个老朋友,约着去钓鱼了,喝了点酒,哈哈!”爸爸嘴里吐着酒气,接过婉儿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说:“唉,老了,一杯酒就晕了啊!”
   婉儿看着灯下的爸爸,鬓角已经出现了丝丝白发,曾经光洁的额头有了几道深深的皱纹,她的鼻子酸酸的……
   “孩子,还记得那年爸爸阻止你去常州吗?”爸爸点燃了一支烟,乳白色的烟雾袅袅上升,已经戒烟几年的爸爸重新抽起了烟,婉儿明白爸爸的心情,她刚想开口,爸爸摆了摆手说:“让爸爸吸一支,就一支。那一年你刚十九岁,执意要去南方,爸爸托关系给你联系好当时最红火的化工厂,你都拒绝了,爸爸生气啊!”
   婉儿想起了那天的情景,对她从来不发脾气的爸爸气得脸色铁青,一句话也说不出。她不敢对爸爸妈妈说出心事,留下一封短信带着五百元钱偷偷去了常州。后来她带着杨东回家,虽然爸爸妈妈心里不愿意女儿嫁到山里,可这是女儿的选择,他们也只好默许了这门亲事。
   “爸爸,对不起。”
   “孩子,爸爸这次不再阻拦你了,你们一家该团聚了。去吧,明年嘟嘟该上小学了,城市的条件好,应该去那里读书。”
   “爸,我们走了您和哥哥怎么办?”
   “这几次复查,我身体完全好了,你放心走吧,明年春天我带着你哥哥去南方看你们。”
   “爸,我还是放心不下你们。”
   “不能光顾着我们,这一天早晚会来的。”爸爸笑着说,“你哥的身体看样子近几年还没有问题,爸爸照看他没事的。”
   看着爸爸慈祥的目光,婉儿心疼地说:“爸爸,您不该给我们买房子的。”
   “傻孩子,你们总不能一直挤在杨东的那间宿舍里吧,做父母的哪个不希望儿女生活得好啊!”
   听到爸爸这样说,她不由地想起了当时买房的情景。两年前杨东兴冲冲地回家,带回一个好消息:“婉儿,公司给我们几个老员工团购了房子,房价低于市场价许多,这是个好机会,咱们要不要?”
   “要!”没等婉儿开口,爸爸一口答应了,用多年的积蓄给女儿买了房子。
   “孩子,去吧。”爸爸接过婉儿泡好的茶水喝了一口,说:“今天和几个老哥们聊了一天,他们都说我太自私了。是啊,爸爸是自私,总想着你还没长大,忘记了你已经是有家的人了。”
   “爸,在您跟前我永远是个孩子!”
   “爸爸该放你走了。”爸爸眼里是无限的眷恋,“今天我给杨东打电话了,让他最近两天来接你们娘仨,明天收拾行李,缺什么去超市买,爸爸这里有钱。”
   “爸……”看着爸爸满头的白发,婉儿的嗓子哽咽了……
   夜深了,她瞪大眼睛看着窗思忖着,还有什么需要为爸爸和哥哥做的呢?哥哥的棉衣太薄了,该买件厚厚的,爸爸的那套保暖已经穿了两年了,该换套新的,还有爸爸爱干净,明天把家里重新打扫一遍……还有……还有……
   她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共 566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充满亲情味的感人散文。文章以婉儿要不要去南方和爱人团聚的心里矛盾为主线,回忆了她和丈夫杨东相识、相爱的过程,以及她的特殊的家庭背景。母亲患有一种怪病,并遗传给了自己的哥哥,婉儿一直担心自己也会像母亲那样,母亲告诉她,她是捡来的孩子,婉儿非常感激父母对她的养育之恩,和杨东结婚后,她一直坚持和父母哥哥生活在一起,母亲去世后,她担心父亲和哥哥的生活无人照顾,所以当丈夫打来电话要求她去南方时,她的内心斗争非常激烈,不知道如何办才好,父亲知道后,也劝女儿去和丈夫团聚。文章思路清晰,结构严谨,语言娴熟,情节感人,引人入胜。文章表现了亲情的可贵,耐人寻味。倾力推荐!【编辑:阿巧】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阿巧        2019-01-12 08:47:48
  又见静雅老师的精彩散文,文章语言生动,故事性强,情节感人,结构严谨,层次分明,引人入胜,令人感动。
2 楼        文友:阿巧        2019-01-12 08:48:13
  感谢老师赐稿荷塘!期待更多精彩!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