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那片乌云(短篇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那片乌云(短篇小说)


作者:俞敏 布衣,133.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13发表时间:2019-01-12 09:47:38

【流年】那片乌云(短篇小说) 阿兰不觉间竟然成了剩女。
   剩女有安逸的神韵,这种品格给了她们公主般的风雅,说不得,骂不得,全世界的人成了形形色色的配角。剩女是绽放日久的花朵,剩男成了顺势而为的枝叶。
   剩女有良好的感觉,自觉自己的花季比别人长,春意盎然,夏日灿烂,秋季争艳,冬至弥香,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天天过年。
   剩女将自己当成了不衰的花朵,华丽的表象欺骗了白日的探询,却逃不过黑夜的窥视,尽管如此,剩女们还是像塑料花一样无香地绽放,只是花费在修补破绽的时光日渐长久,这些暗地里的功夫终究有一天会成为掩盖日积月累残痕的败笔。
   剩女对春光与冬日的感觉益趋迟钝,全然一副对于季节交替变得麻木漠然的神情,树叶由绿变黄无非是上演在自己身边的遥远的童话,树叶的飘落让浪漫超然的人们竟然没有时间来一声叹息。
   粗眼瞧去,剩女依然水灵,却不见了露水滋润的原始真迹,花洒滴淌的痕迹终究荡涤不去养分难以为继的真相,与整日里靠自产或外来的荷尔蒙支撑的看似俊美肉身的剩男匹配,给人梦里的感觉,像是做秀。
   阿兰想过出走,逃离上海。上海人恋家,就是鼓足勇气洋插队,也就是《上海人在东京》,不像北京人,一不小心成了《北京人在纽约》。阿兰借了胆子,出了苏州河驶进吴淞江,到后花园苏州转一圈,权当出远门。
   阿兰从安亭站下来,举目四周,高楼林立,到嘉亭荟的人群川流不息。她看看手表,时间还早,在就近的星巴客里要了杯咖啡,坐下来等人。
   阿兰从来没想到,自己的人生会跟上海的一个古镇扯上瓜葛,深感造化弄人。
   阿兰是属于上海的,1985年出生于上只角。上海是属于阿兰的,祖爷爷那辈就在上海打拼了,他们来自宁波,那里被认为属于正宗的正统上海人来源的地域之一。阿爸小心地维护着这纯正的上海血统。
   上只角有阿兰的美好回忆,有童年的欢乐和少女的憧憬。上海很大,上海的闺阁很小,特别是弄堂房子里的闺阁。
   闺阁多数设在阁楼、偏厢房或者亭子间,总之是家里的边边角角,是边角余料的利用,即使这样,对于大多数上海女孩来说也是奢侈的。更多的上海女孩没有享受过这种闺阁的待遇,拉上花布帘围挡起来的床,是数不清的上海女孩的闺阁。
   螺丝壳里做道场,心细如发是上海人在狭小地带修炼出来的,能够超越空间的功夫。
   上海女孩的闺阁很小,上海女孩的梦想很大,让自己的女儿有间像样的闺阁是其中一个。
   阿兰的闺阁很大,盛梦的地方也大,自梦就比别的女孩子多一些。那里有她的梦幻的翅膀,就像灰姑娘的水晶鞋。
   上海女孩的闺梦,少见波澜壮阔,多是细细碎碎,用不了多少空间,是不惹人注意的那种。
   每年换季的时候,姆妈总要请上海滩有名的裁缝师傅到家里来,做几身得体的衣服,布料是自己挑拣的,姐姐和自己的衣服是与姆妈套裁的,阿兰盯着裁缝师傅手走直线、拐弯、画圈,眼睛酸了还不肯眨眼。
   每年过了梅雨季,到了晒霉的时候,姆妈把她的衣箱打开,把压箱底的花花绿绿的各式服装袒露在阳光下,这是阿兰大饱眼福的时候,姆妈林林种种的家底让她眼花缭乱,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像姆妈一样富有,也许出阁的时候,姆妈会给她置办的超出自己的预想。
   各个式样,各个年代的,那里有姆妈的记忆。当太阳西下的时候,姆妈忙碌着将这些衣服折叠好,按照季节的顺序放好,然后锁上箱子,就像阿兰将自己的日记本锁进自己的箱子一样。
   阿兰想成为一个裁缝,为自己为姐姐为姆妈还有堂姨姐妹缝制漂亮的衣服。闺阁成了阿兰实现梦想的地方,当大人熟睡后,她蹑手蹑脚起来,在一些纸片上,模仿着裁缝师傅的身手,剪贴出自己的梦想。
   到了初中的时候,阿兰可以自己剪裁衣服了,她那身碎花的连衣裙成了校园的一道风景,也成了一些女孩的嫉妒恨。
   在这个年纪,大家子小家子无意分辨,注重的是情趣和能否说贴己的话。正经不正经没有标准,让人听了脸红腮热,像怀里揣了个小兔子砰砰直跳,估计是不正经。
   背着花书包穿街走弄,端庄和风情在身边飘,橱窗里的模特穿着时尚的衣服向她们招手,电影院外的海报上的男主角,等着在夜晚来到梦境,尽说些颊红心跳的话语,做些无脸告人的事体。
   小说里的男女主人公,总是风流倜傥,如胶似漆,常常让自己对号入座,撩拨起事后想起也感觉害羞的生理感觉。害羞归害羞,就像阳春面的街摊,明知老板在汤里做了手脚,罂粟壳的诱惑,总让人在经过街摊前不自觉地放慢脚步,哪怕是过了吃饭的辰光,绕点路也鬼使神差地从那里经过。
   走出家门,是躲不开的繁华和喧嚣,学堂回来闪身闺阁,梧桐树的婆娑,弄堂口的电车,卖甜食的吆喝,邻家的留声机里的歌声,就像尾巴一样被关在了门外。
   闺阁与窗外是两个世界,闺阁里的翻江倒海也只有自己知道。
   17岁那年,阿兰考取了上海复旦大学。这是一件喜事,阿爸曾经夸下海口,说是阿兰如果能考取上海三大名校,奖励2万元现金。
   阿兰收到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阿爸不但兑现了奖励,还办了好几桌酒席。席间,来宾说阿兰怎么好的都有,这些都是浮云,实惠的是爷爷奶奶、叔叔阿姨给她的红包,加起来超过了三万。
   阿兰将红包的现金打到了银行卡里,高高兴兴到五角场的复旦大学去报到。新生入学这天,是大学里最繁忙的时候,栀子花香弥漫了校园,师兄师姐组成的志愿者团体,上蹿下跳,左奔右袭,帮新生做向导运行李。
   阿兰离家近,可以分几次将行李带到学校,报到这天除了双肩包,就是随手的小挎包。
   阿兰来到新生报到的地方,交了学费和书杂费后,才能安排宿舍。她打开挎包,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装有2万现金、录取通知书、银行卡和身份证的钱包不翼而飞。
   阿兰懊恼地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惊恐地说:“我的录取通知书和钱包不见了。”
   几个志愿者呼啦一声围了过来,有的说赶紧报警,有的说赶快到银行挂失,看样子,他们比阿兰还急。
   办手续的老师说:“新同学,不要急,刚才同学们说的很对,该报警的报警,该挂失的挂失,只是录取通知书丢了很麻烦,补起来很讨厌。”
   “老师,没有录取通知书,我能不能先入学,后补。”阿兰急的眼泪快要下来了。
   老师可惜地说:“这肯定不行,如果录取通知书补不出来,只好明年再考了。”
   阿兰说:“老师,你不是吓唬我吧?一张纸有这么重要?”
   老师说:“没有吓唬你,考大学就是两张纸,录取通知书和毕业文凭,你说重要不重要?”
   几个志愿者很同情阿兰,自告奋勇地要陪她去报警和去银行挂失。没等阿兰走出几步,身后传来老师的喊声:“新同学,别慌着走,留个电话号码,方便联系。”
   阿兰觉得老师的说法有道理,连忙将自己的手机号码抄给了办入学手续的老师,然后去附近的银行和派出所。
   阿兰去银行办挂失,好在去的及时,卡里的钱一分不少,她喘了口粗气,心算是放下了一半。阿兰此时最焦急的是她录取通知书,在去派出所的路上,对偷她钱包的小偷,给予最恶毒地诅咒,连杀死对方的心思都有。
   阿兰来到派出所,登记的民警很重视,他说:“我的女儿明年高考,很理解你的心情,一有结果立刻通知你。”
   听到警察宽慰的话,阿兰情绪好了许多,说:“警察叔叔,抓到那个小偷,一定要千刀万剐。”
   警察笑笑说:“小偷可恨,还是要按法律来办的,现在是盗也有道,大多数小偷贪财,将现金拿走了以后,会将重要的证件文件塞到邮筒里。”
   阿兰脸上乌云见太阳,说:“还有这种事情,第一次听说,但愿我碰到的是个有良心的小偷。”
   警察说:“干我们这行的,见的多了,你放心回去等消息吧。”
   阿兰谢过警察,急急忙忙望外走,她要会街道的派出所去开证明材料,补办录取通知书,在出门的时候,与迎面进来的一个交警,差点撞了个满怀。阿兰心里不满,悄声嘀咕:“慌慌张张的,急着去投胎啊。”
   警察很客气,说:“对不起美女,确实有急事。”
   阿兰不做理会,忙着往外走。阿兰想,今天怎么这么不走运,倒霉的事怎么全让她碰上了,看来要到玉佛寺好好烧烧香。
   阿兰出了派出所大门没有多远,身后传来了急促的喊声:“王小兰——”
   阿兰回首,是刚才登记的警察,她说:“警察叔叔,漏了什么要登记的内容?”
   警察连连摆手,说:“不是,赶紧回来,你的案子有进展了。”
   阿兰不信,还是抱着死马当着活马医的想法,重新回到了派出所的登记处。
   门口差点撞在一起的交警,坐在管登记的警察的身旁。管登记的警察问:“王小兰,关于你的案子,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阿兰觉得管登记的警察真好笑,她都急的火烧眉毛了,他还有心思开玩笑,便没好气地说:“当然是先听好的啦。”
   警察说:“恭喜你,你的入学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找到了,你要好好谢谢这位交警叔叔。”
   阿兰瞪大了吃惊的眼睛,嘴巴一张一合,却没有说出话来。
   交警说:“不要感谢我,你的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是青龙镇的一位女士交到交通岗亭的,我记下了她的住址和姓名,你应该感谢她。”
   阿兰点点头,接过纸条,激动地说:“谢谢警察叔叔。”
   警察说:“坏消息还没有说呢。”
   阿兰说:“只要入学通知书找到了,其他都是小事情了。”
   警察说:“既然这样,坏消息不听也罢。”
   阿兰急了,说:“警察叔叔要说,她刚才的意思是可以承受坏消息的打击。”
   警察说:“交警拿来的现金数目和你说的不一致,你说是2万元,现在只有1万元。”
   阿兰眼睛眨来眨去,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交警解释说:“我收到的就是这么多。”警察说:“这个案子不符合常规,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有良心的小偷,王小兰同学,你放心,只要没有完璧归赵,这个案子不算结束,等抓到小偷结了案,会通知你。”
   阿兰不知道怎么走出派出所的,她对这件事情心生疑窦。
   阿兰回到复旦大学,办好手续后,躺在床上沉思良久,决定给青龙镇这位阿姨写一封信。
   阿兰这封信写的异常简单,却重量很重。她在信里写了四个字:我鄙视你。后面是四个感叹号。
   阿兰想,青龙镇这个阿姨真有意思,拿了1万元钱走,还要人家去感谢她。从这件事情以后,阿兰对乡下人的看法更加极端。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好多年了,阿兰也毕业好几年了,本来都忘记了,只是因为在网上交了个男朋友,很聊的来,他将碰面地址选在了青龙镇,才让她想起了这些陈谷子烂芝麻。
   阿兰的男朋友大名叫庄大勇。
   星巴客咖啡在嘉亭荟的地楼,来来往往的人很多,阿兰没有想到上海的郊区小镇有这么繁华,对乡下的印象好了一些。她今天确实有些激动,否则就不会提前四十多分钟到达安亭站了。
   青龙镇属于青浦区,是上海最古老的镇,离安亭有八九公里远,庄大勇说好了九点钟来接阿兰。
   阿兰看了看手表,时间是早上八点五十分,这不知道是她多少次看手表了。她自己也搞不明白,前前后后不知见过多少个帅哥了,不但看过猪跑,而且也吃过猪肉,怎么这次就变得心神不定了呢?阿兰知道自己的心热乎起来了,是火山爆发的前兆。
   庄大勇十分绅士,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五分钟接到了阿兰。讲起来以前没有见面,现在是信息时代,照片、视频已经深入人心,已经不需要拿杂志、报纸那种土的掉渣的见面方式了。
   庄大勇开的是辆新式的帕萨特,他看到阿兰坐到了前排副驾驶的位子,感觉有戏了。
   阿兰说:“难得到乡下来。”
   庄大勇走的是高速公路,拿好卡后说:“所以才请你来青龙镇踏青,中午想吃什么?”
   阿兰笑了,露处洁白的牙齿和迷人的酒窝,说:“早饭刚吃好,就要安排中午的,忒急了些。”
   庄大勇用上海话说:“民以食为天,今朝中浪阿拉漆萨么子啊?”
   阿兰又将两个酒窝露出来,好像是两个饿死鬼碰到一起,老想着吃,便不客气地说:“随便!”
   庄大勇边看着后视镜边说:“漆火锅伐?”
   “伐来赛。”阿兰松了下胸前的安全带,下意识地摸了摸皮肤白皙的脸蛋后说,“吃火锅面孔高头要长痘痘咯!”
   庄大勇有些为难,想了想,讨好地说:“格么阿拉漆川菜?”
   “昨腻子阿拉刚刚漆古川菜,今朝又吃……”阿兰看庄大勇第一见面就这么热情,语气变得客气徐缓。
   “格么阿拉漆海鲜起?呵呵……”庄大勇想起青龙镇上的象山海鲜不错,就建议吃海鲜。
   阿兰连连摇头,说:“海鲜伐好,漆了要肚皮卅厄!”
   庄大勇没有招数了,彻底输特,说:“阿兰,格么侬刚漆萨?”
   阿兰眼睛睁的大大的,说:“大勇,一见面就漆漆漆,侬到底想组撒拉?格么阿拉索性回起好咯。”

共 816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以阿兰为主线引出一段刚考入大学的故事。阿兰是上海本地人,考入复旦大学,长辈兑现诺言,加上爷爷奶奶等长辈的祝贺加起来钱不少。报到那天,钱包不翼而飞,通知书在钱包里,阿兰急了。报警后,出乎阿兰意料的是,钱包回来了,通知书也回来了,只是钱少了一万……多年过去了,没有想到的是,阿兰与网上结识的男朋友选在青龙镇见面,让她想起了多年前的陈年往事。无巧不成书,世上的事就这么怪。阿兰有一个同学叫小芳,告诉了她一个秘密:当年偷她钱的是她爸。她爸患了绝症,说出了当年的秘密,并拿出一个卡来,有一万元,要小芳还给阿兰。小说尽管很巧,然而却是合情合理,作者铺垫做得很足,没有让人觉得有啥不对的地方。小说写出了痛,写出了人性,人性里的那一抹暖,如黑暗里的一丝光。临终的小芳的父亲完成了自我救赎。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3182882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1-12 09:49:55
  人性是复杂的,也会复苏,恶里有善,善里有恶,最后的悔念,是一种救赎。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1-12 09:50:34
  小说虽然很巧,却很自然。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