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往事】我的粪箕子情结(散文.外一篇)

编辑推荐 【柳岸•往事】我的粪箕子情结(散文.外一篇)


作者:一杯白水 童生,565.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41发表时间:2019-01-12 15:26:11

一、我的粪箕子情结
   粪箕子曾是农家春天种地时必用的工具之一,近二三十年化肥的大量使用几乎取代了农家土肥,粪箕子也退居二线,成了用不着的家什,市面上也少有卖的了。
   平时粪箕子可以做拾粪的工具。用柳木弯成一个梁子,将粪箕子绑上,背在身上,再带上一个“粪耙子”,走到哪里遇见粪就可以拾进箕子里──这是上个世纪老农民的优良传统。我屯有个“老二头”,一辈子粪箕子不离身,夏季大热天去铲地也背着。我问他:不背不行吗?他半玩笑地说:背惯了,不背着就像不会走道似的。我在生产队里干活的时候,也曾背过粪箕子上工,但是队里分派给我的活,绝大多数都使我继承不了这个优良传统,后来只好放弃。
   种地时撒粪才是粪箕子的主要用途。“撒粪”这个词是我在本文里临时“创造”的,其实我们老农都称之为“滤粪”。因为字典里没有能说明这个意义的“滤”字,写文章又不应该用白字代替,所以我只好换个意思不走样的词汇。当年记工员是用提手加个考虑的虑来代表那个字,但是现在电脑里翻不出来,就不能硬使了,看来仓颉的专利不是随便谁都能分享的。
   “撒粪”也分两种:一种被老农称之为“大滤”,我就改称为“条撒”吧,这是种大豆高粱等密植作物的施肥方法;另一种是点埯,这是种苞米的施肥方法,因为早些年的苞米种得稀,株距达一米多远。地里的粪早就在春耕前送完了,非常均匀整齐地排列着,你就从一趟粪的起始第一堆装满一箕子沿着一条垄撒到下一堆,正好撒净,再从下一堆装上,继续向前撒,一垄撒完再撒下一垄。一趟粪大约分配给十几垄,越是边垄走的道就越多,按规矩是先撒边远的垄后撒里面的垄。如果多人共撒一趟粪,谁都想撒靠粪堆近的垄,别看每撮一堆粪只差一两步,一天下来的消耗就差出好多,所以集体干活的年代基本上都是两人一趟粪,分散开来。一箕子土粪好几十斤,一天下来,腰酸腿软,胳膊的筋都像要抻断了一样。我“务农履历”的第一个春天,因年幼还拎不动那满箕子粪呢,但是队长偏偏派你干这个,我只得把粪箕子靠到大腿上,并借助大腿向前走的“节奏”,把粪一埯一埯地点出去。一天下来,连人家的一半工分也挣不来,却累得臭死,还弄得满裤子粪。当然那是当年领导对咱的“考验性锻炼”。同是耕种,哪个工种也没有撒粪耗体力。拎点钟斗与拎粪箕子得相差多少重量?等后来我过关了,我倒爱上了这个活,因为这个活不受集体作息时间的约束,供上犁杖就行,不会因为迟到早退被扣了工分。当年我大步流星地走着,并且自然而又准确地把那一箕子粪一埯一埯地点到地垄沟的时候,还有一种潇洒感呢!
   在我参加农社之前,曾听说我们队产生过一场至今无人能破的“点粪速度记录”。当年的张组长领着几个人,用不到“一气活”的工夫(约两个小时),每人撒完了九条垄,垄长七百多米,据说也是为了“考验”一个人才搞的那场“拉练”。我曾几次在那块地里演习,最快时才撒四垄。真不知当年的英雄们是怎么干的!
   大干苦干流大汗的时代已经过去,别了,我的粪箕子!
  
   二、农家大小镐
   庄稼院的镐有三种:大镐、小镐、二大镐。二大镐是背垄刨沟用的,现在仍在使用;大镐是刨冻土的,小镐是刨茬子的,已经淡出了农家的舞台。所以这里就介绍大镐和小镐。
   大镐是当年冬季改土造田学大寨的重武器,小镐是秋收后或春耕前驰骋田垄的冲锋枪。一把大镐十斤左右,一把小镐只有一斤左右,然而不管抡哪个,都不轻松,都得浑身透汗。下面我就各讲一个我抡大镐和小镐的故事吧。
   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后期,把冬闲变冬忙的口号就已经深入人心了。变冬忙的主要做法就是刨土。不管是造农田还是挖肥源,都得抡大镐。有一年我在刨土的时候,大镐刨进了裂缝里,拿不出来,我一别,镐把被别折了。镐把折了,没了使的,肯定耽误活,甚至说镐头坏了都不打紧,可以到供销社买一只,而镐把的材料却不好弄。它最好用榆树柞树之类的硬木,而且要干好了不再扭曲变形的。但是咱这里根本就不产柞树,榆树也很稀缺,镐把用量很大,只好用杨木柳木将就,自然也就爱坏。我别折的就是杨木的。因为犯了“不加小心”的错误,队长非常生气,所以也就受到了严厉的批评,把我训了又训。
   1983年土地联产承包到户以后,农活已经是各自为战了,但是上级仍有统一的要求。比如秋后的庄稼茬子,要求你几月几日前刨完,那就必须刨完,完不成就要被惩罚。那时候,我很荣幸地被录用到乡农电所当电工了,因为天天要上班,没时间干地里的活,只好贪黑起早抽空干。白天爬了一天电杆,检修线路,晚上还得借着月光刨半夜茬子。人家别人收工往家走的时候,我却要拎着小镐往地里去。有一天干到后半夜,月亮都落下去了,摸着黑刨,刨着刨着没有茬子了,直起腰来一看,才知道到地头了。就这么干了数年之后,灭茬机出世了,才算把我解放了。
   唉!和过去冒大汗的年代一比较,现在的庄稼人可太自在了!真好!

共 192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旧时光里的两间什物被作者做了生动的描绘,且带着故事,读来令人回想过往。粪箕子,在我们那颗是叫“粪篓子”,木制则叫“粪斗”,大同小异吧。作者所言的深厚背一个粪箕子拾粪是真有其事,那是真挚老农的传统。作者想到仓颉造字也是有着道理的,的确,这个“滤”字不好弄,仓颉是忽视了,我们那叫“搠粪”就更离谱了。滤粪的活儿我也干过,那是成人的标志了。作者的记忆更清晰,还有点粪的吉尼斯纪录。苦日子过去了,这些都成了我们不能忘却的快乐了,想到今天的孩子如果重温这个画面,不知有何感触……读了“镐”,也感觉亲切了,那东西是为了对付硬东西的,学大寨那阵,冬整时节,天寒地冻,就需要镐头,的确那把儿是柞木榆木眼泪坚韧的材质才可胜任。作者所言的日子,去做了电工,那颗是能人啊。在地里刨玉米根的,我们称那个叫“笨镢子”,也是一段最有特色的记忆。两篇精悍的散文随笔,拈取记忆中过往的事件什物,把一份纯真朴实的情感传递给了我们,文章沉厚,仿佛是打了一层泥色,其实本来就陈旧,令人有了古董的情感呵护了。作者到底要告诉我们什么?其实,应该是表达一种时代会飞速,抛弃那些落后,还给庄稼人更轻松的幸福生活,包括种田。本文的语言平实耐读,无需辞藻的华丽涂抹,就用本色来取胜入境,体现了驾驭语言的能力。文字里虽不言情,却行间都是带足了古老的味道。作者的情结是什么,不是不舍得,而是不能放弃那段生活的温暖感情。推荐赏读佳作,感受时光的味道。【编辑:怀才抱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1-12 15:27:31
  一件旧的什物就是一段不能忘怀的感情。请欣赏作者的新作,感受时光韵味。问候作者,谨祝创作越来越精彩!编辑:怀才抱器。
2 楼        文友:一杯白水        2019-01-12 22:01:56
  谢谢编辑老师!
1948年生1964年初中毕业后回乡务农至今
3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19-01-13 09:02:21
  拜读欣赏怀旧性作品,旧物件藏在记忆的深处。文情并茂,表达力强。
回复3 楼        文友:一杯白水        2019-01-13 16:43:15
  深深感谢!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