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暗香】灶火微微寄情思(散文)

精品 【暗香】灶火微微寄情思(散文)


作者:往来 白丁,5.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91发表时间:2019-01-12 15:37:50
摘要:驱车三十里,最想看到的,还是那灶火微微。大锅灶的馒头香飘满院,那是母亲为了迎接我们小三口,每周必做的美味。母亲一阵拾掇,大篦子小篦子摞两层。她花白的头发,瘦削的身形,像极了记忆里曾祖母的样子。

【暗香】灶火微微寄情思(散文)
   仰望繁星点点的夜空,我又一次想起曾祖母。她生于1911年,逝于2006年。九十五年的时光有多长?我没有胆量去描绘曾祖母走过的近百年岁月,仅仅从她陪我走过的二十四年,已经采撷到受用一生的慈爱。
   我没见过祖母,是曾祖母看护着我和姐姐成人。记事时,她已年过古稀。八十年代包产到户,国家号召种棉花,鲁西北大地一片生机。父亲热血正盛,辞掉球铁厂的临时工,开始苦心精耕这十几亩土地。
   童年,飘满了棉籽油的香味。家里每逢卖棉花,都能换回大桶的棉籽油。曾祖母一边看着我姐弟俩,一边拾掇着给下地的劳力们生火做饭。儿时的记忆里,曾祖母虽然小脚,还能疾走如风,做饭的好手艺更是让村里妇女都佩服。她用两个凳子支起大面板,擀出一张厚厚的面饼,旋即淋上熟油,均匀地撒上葱花和盐,有时还加入咸香椿末,前后左右一拉一扣一卷,不容错眼珠,一个油卷子已经成型。那不同于现在市场上的小花卷,而是超大的,像极了拉车毛驴脖子上挂的胳拉。
   大锅灶想烧好,需要按部就班。曾祖母一人全包,游刃有余。锅里添上水,放上超大号的篦子,大油卷子会被蜷成马蹄铁的形状摆上。中间的空隙里放一只瓷碗,还能再加一层小篦子,依次摆好十几个馒头。这不算完,锅沿上再糊一圈玉米饼子。一切就绪,锅底的火正好旺起来,身材瘦削的曾祖母,用她皮包骨头的胳膊,一下一下拉动着风箱。咕哒哒,咕哒哒,厨房里的烟多起来,各种饭食的香味飘出来,曾祖母呛的不断地咳起来……
   出锅了,大油卷子已经极度丰满,白馒头泛着亮光,周遭的饼子底面微微发红,敲击有金石之声。曾祖母将油卷子整个起出来,用菜刀一扎一扎切开,大家趁热分而食之。我才三四岁,最爱油卷子里的葱花,而曾祖母最爱吃饼子,似乎吃起饼子,才能品味一步一步走过的岁月。
   我记不得什么时候起,曾祖母嘴里只剩下一颗牙,或许在我出生之前,已经是这样了。牙龈已经被磨得扁平,看不出曾经的样子,她却依然凭着那股子倔强把饼子细细的咀嚼品咂,直到食物被唾液充分润湿方能下咽。
   时光没有给曾祖母带来疾病,却使她日渐衰微。后来的十几年,她再烧不了大锅头,再糊不了心爱的玉米饼子。母亲只蒸馒头,曾祖母就随着,将馒头掰开,蘸菜汤后放进嘴里。长期营养不良,曾祖母更瘦了,精神却依然好,眼珠里是那种老寿星自带的光。
   母亲接过了掌勺大权,大灶的炊烟依然如故。曾祖母就守着我,守着灶火,度过了一段最安详的岁月。
   冬日里,暖阳下,一方农家的院落中央,耄耋的老人在马扎上眯着眼睛,思念着过往。被大厚棉裤裹着的腿弯里,斜靠着一个孩童。这幅画面,深深印在我的心里,主角是曾祖母和我。几只麻雀飞来又飞去,把曾祖母唤醒。她便用大头针倒过来给我掏耳朵。阳光正好照向我冻皴的侧脸,大头针鼻轻轻拨过去,温暖,舒服,各种甜蜜的字眼一起涌上来。掏完耳朵,我懒洋洋地爬起来,再给曾祖母穿耳朵眼。这是一个细活,每当接到这任务,我是极认真的,认真到忘记调皮。用的还是那个大头针鼻,手捻着一点点把快要长死的耳洞打通。这耳洞,该是曾祖母尚在闺阁时就打好的,后来孤苦度日,耳环再没戴起来。当大头针穿过耳洞,曾祖母又眯起眼睛,开始讲那过去的故事。
   苦难与挫折,在她的口中淡若清风。动荡的年月,曾祖父挎着枪,威风八面,据说和好几个区里的长官都是磕头的把兄弟。木秀于林风必摧,曾祖父死于非命时,曾祖母才二十六岁。孤身拉扯一双儿女,想尽办法糊口,曾祖母这一位普通的小脚赶路人,艰难拉起生活的大车。
   曾祖母没有文化,甚至没有自己的名字,却秉承从一而终的传统,用尽一生的气力让我们家这一脉得以延续。经受了战乱和饥荒,她没喊过一声苦,只因为在她心里坚信,即使无米下锅,只要这灶火不灭,家庭就有希望。她送姑奶奶去了东北,送我的爷爷去参军。后来迎来盛世太平,家里实现了四世同堂,灶里的火更红了。
   星移斗转,草木荣枯。我上高中后,只能和曾祖母一月见一次面,待我去外地上大学,见面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了。每次相见,曾祖母总是盘腿坐在床沿上,欣喜地从左开襟的衣服里面掏出零花钱或一点好吃的塞给我。她拉起手臂上松弛的都透亮儿的皮肤给我看,笑着说自己朝不保夕了,眼睛里是满满的欣慰和期盼。
   天不假年,终要离别。大三时,我做兼职,寒假晚回了几天。等我呼唤着冲进家门,曾祖母常坐的床沿已是空空如也。
   父亲告诉我,就在前几天,曾祖母终是熬不住了,带着对我的挂念和不舍,永远的走了。生时盼相见,临终遗言却是不要通知孩子,怕耽误我的学业。我哽咽着奔向田野,天上的繁星在闪烁,哪一颗能够凝结曾祖母的心?
   现在,我组建了自己的家庭。驱车三十里,最想看到的,还是那灶火微微。大锅灶的馒头香飘满院,那是母亲为了迎接我们小三口,每周必做的美味。母亲一阵拾掇,大篦子小篦子摞两层。她花白的头发,瘦削的身形,像极了记忆里曾祖母的样子。
   灶火里映着勤劳、隐忍与传承,我禁不住双目泪潸潸。
  

共 194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灶火的温暖是“我”对曾祖母的思念,曾祖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在“我”记事起,曾祖母会擀面饼,手脚麻利,动作娴熟,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让曾祖母看起来不像是七老八十的老人家。生于动荡的民国时期,年纪轻轻的曾祖母便守寡一生,拉扯一双儿女成人,还照看幼小的“我”和姐姐。长大了的“我”远离家乡到外地上学,不得不离开伴“我”长大的曾祖母。时间是个可怕的东西,人都会离开这个世界。文中的“即使无米下锅,只要这灶火不灭,家庭就有希望。”深深的打动了我,正如曾祖母就像这“灶火”一样,那么温暖,善良,淳朴。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离开的始终会离开。文章语言细腻,可见作者语言的语言魅力,过去就让它过去吧,人活着生活就得继续,问候作者,感谢赐稿暗香,期待作者的再次来稿,好文章,倾情推荐!【编辑:易辞】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13001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易辞        2019-01-12 15:44:16
  语言优美,人物形象生动,也让我想起了我离逝多年的父亲。好文章,推荐阅读!期待续稿!
人生是自己的,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强迫是不会幸福的。
回复1 楼        文友:往来        2019-01-14 11:28:10
  感谢!
2 楼        文友:笔名青灿        2019-01-12 20:30:14
  好文笔,学习!
谢谢,一起打江山的友们。
回复2 楼        文友:往来        2019-01-14 11:25:11
  谢谢!多多交流学习!
3 楼        文友:韩溶        2019-01-14 05:48:23
  一篇真情实感的散文,俗话说隔辈不管人,“我”却是被隔辈3代的曾祖母看大。和曾祖母有着深厚的感情,遗憾的是在曾祖母咽气的那一刻却不能在身边。老人为孩子付出都是无怨无悔不图回报,作为晚辈最好在老人在的时候多亲近,不要等着失去时为之遗憾。本文读来轻松顺畅的语句中带有几分感伤,那微微的灶火牵出对曾祖母的思念,亲情是一种传承。
将文学进行到底!
回复3 楼        文友:往来        2019-01-14 11:20:47
  感谢,文中是我的亲身经历,势必泪雨滂沱。曾祖母去世十多年了,我才敢动笔去描绘她,愿我们大家都被亲情包围着,谢谢!
4 楼        文友:往来        2019-01-14 11:23:38
  感谢主编细致的品评,感觉我还有差距,您分析的比我写的好!真情实感,流淌起来容易滔滔不绝,记忆总有伤感默默来袭!感谢给予发表,我继续努力!
5 楼        文友:樱水寒        2019-01-14 12:06:28
  文字朴实感人,问好作者,感谢对暗香的支持,暗香有你更加精彩
樱水寒
回复5 楼        文友:往来        2019-01-14 14:14:41
  感谢社长!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