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东北风情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东北】谁之过(散文)

编辑推荐 【东北】谁之过(散文)


作者:望见马克 白丁,7.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27发表时间:2019-01-13 11:07:05
摘要:在知青下乡的日子里,被侮辱和被迫害的不仅是女人,也有男人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口号声中,我们被同一列火车拉到了那个荒山僻壤----二龙山屯。那时他比我大三岁,我应该管他叫哥哥。我们都是回民,论起来还有点远房的亲戚关系呢。但是长辈们不走动,见面时只点头打招呼而已。
   我们是邻居。他家在临街一个独立的小四合院。那是一个典型的传统家庭,平时大门总是紧闭着。我们从他家门前路过,偶尔看见一位老太太----他的奶奶,在门口观望。老人慈眉善目,白发苍苍,和周围邻居热情地打招呼。他们家邻里关系很好,很受人尊敬。他父亲是个很有素养的先生,解放前在某个报社供职,解放后也一直在报社工作。他母亲是小学教员,曾经教过我们。他兄弟四人,知书达理,文质彬彬。他是老大,天津市重点中学的高中毕业生。
   到达二龙山不久,我去团部办事碰见他,寒暄中,知道了彼此所在,以后也没有更多往来,我在偏远的基层连队,他在团部机关做秘书,那是团首长办公的地方,不同于普通连队,不方便经常交往。
   一天,一个中学的校友跟我说他去世了,而且已经多日了。当时我很惊讶。为什么呢?那么好的兄长啊,我不敢相信是真的。
   我身在基层连队,不方便问询,按当时的我们所处的地位,我就是一个小排长,也不管不了别人的事。
   20多年后的1997年,我回访二龙山农场时专门打听过他的坟墓,想以回族的方式给他上坟扫墓。但是问了许多人,包括接待我们的副场长也不知晓。当时我就很寒心。在二龙山脚下我祭奠了其他战友,唯独没有他。
   为什么没有他的坟墓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去年在我们团的网站上有战友发了一个帖子,非常含蓄地介绍了他的情况,我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刚到二龙山时他们学校的同学都分到了一营。由于他是六六届高三的毕业生,政治上要求进步,有德有才,不久就被调到团里做秘书并很快就解决了组织问题。出身书香门第的他,身材高大,浓眉大眼,是典型的酷哥美男子。他气质儒雅,颇具才气,很受领导赏识和重用。政治上一路顺风,工作上得心应手,生活上吃喝不愁,享受当地高级干部水平的待遇。
   那年春天,团部借调来一位女士,是位北京女知青,人不仅长得极端标致,而且绝顶聪明,写一手好字、好文章,开心的时候笑容特别灿烂,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讲,整个一个“阳光妹妹”!她活泼好动,喜欢体育,羽毛球打得贼好。
   同在团部工作,一个俊男,一个靓女;一个天津才子,一个北京佳人;一个稳重成熟的大哥哥,一个活泼灵巧的小妹妹,按照世俗的眼光,靓女与才子应当是铁定的绝配鸳鸯。
   尽管大哥哥长于小妹妹六岁之多,可是他们志趣相投,爱好一样,相互欣赏,比较谈得来。那里没有花前月下,也没有亭台楼阁。没有梨花院落的月色溶溶,更没有柳絮池塘的春风淡淡。他们的话题不过是农业学大寨,争取粮食上纲要,过黄河,跨长江;不过是谈革命理想,论志同道合;更深层次的,不过是说说马克思和燕妮的青年时代,聊聊列宁和克鲁普斯卡娅的战斗友谊。可是一男一女在一起是当时的大忌,何况俊男靓女又是那么被人暗恋和追求的呢。人们看不惯他们从容地在一起,欢乐地在一起。
   我们兵团建立初期,男女大防是金科玉律,任何“越轨”言行都被视作几乎与反革命同等的罪孽。各级领导三令五申:知识青年不许谈恋爱,男女不许单独说话。尽管有些人面兽心的所谓领导可以肆意蹂躏迫害女青年,可那时的政治气氛、兵团纪律和人们的思想观念绝不允许男女青年单独在一起。很快,她哭着被退回了原单位。谁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为什么被退回去的?
   是她的单纯还是青春冲动?是因为他们在一起影响了工作?还是他们有什么越轨行为?……
   过了几个思想上的朝代后,人们才知道,仅仅是他们经常在一起,于是他们被分开了。
   她被退回原单位时间不长,就离开了北大荒,是转插?是参军?还是上大学?反正她悄悄地走了……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25岁了,应该谈婚论嫁了。当地的青年到了那个年龄,孩子都有好几个了,可他还孤身寡人。一个大都市回族知青,在二龙山这个荒山僻壤,到哪里去找自己的另一半。
   后来领导给他介绍了一位家居北安的医务人员。经过几次见面交往,在那年春节他被邀请到女方家做客。期间女方家竟然几次以猪肉为主料招待未来的女婿。猪肉是回族生活的大忌。他家是信奉回教遵守回族习俗的家庭,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种“礼遇”。就我所知北安有回族人居住,而且北安当时至少有两个回民饭馆,那里的饭菜在当时还是非常美味可口的。女方家如此无礼,使人费解。
   由于风俗习惯的不同,他受了委屈,回团后想和她分手,但她不同意,就到团里来闹。他是个极好面子的人,领导给他做工作,他还是不能接受,加上不可知的原因,人们无法知道他的内心世界。也许是怀念那位年轻美貌,多才多艺的小姑娘,也许是......于是他就以一种古老而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极富才华的年轻生命,皈依真主了。有人说,他死后是按照回族的礼仪,用白布裹着全身,好像是送回天津安葬的。后来,六团用极左的方式处理了这件事情,使得大家无话可谈。多么泯灭人性的时代!
   文革结束后。他的母亲到六团讨个说法,不知是怎样的结果。
   我想现在应该给他正名了,应该有个合乎情理的说法了,否则就显得缺少了人所具有的正常的情感和理性。想到此,我心情十分沉重。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这究竟是谁之过。
   这只是发生在40年前知青生活中的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共 213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编者按:年轻的他来到世间只是昙花一现,美貌的北京才女、靓女到二龙山也只是昙花一现,他们的交往只是萌芽状态的青春涌动,并非无所顾忌的激情燃烧,因为铁的纪律让他和她南辕北辙,他后来和汉族姑娘的不默契除了风俗上的大忌外,对远方的她仍念念不忘,最终成了特定时代下的梁山伯。心酸,读后让人为那个时代痛心。推荐阅读!【东北风情编辑:老笨熊李春胜】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望见马克        2019-01-14 13:35:24
  谢谢编辑老师对知青理解,向你致意。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