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往事】转向(散文)

精品 【柳岸•往事】转向(散文)


作者:怀才抱器 进士,6054.4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83发表时间:2019-01-13 11:21:45
摘要:你转向了么?你在生活的城市里转向了么?怀才抱器转向了,一塌糊涂。可转向给了我更冲动的回家欲望,那些昔日的转向,只有一个家的方向不失。我也因此发现了一个执着的自己!

【柳岸•往事】转向(散文)
   一
   从熟悉的地方走出来,我转向了。说起来真得让人笑疼肚皮,多大年龄的人,连出门还转向,且还在家门口转向,是真的还是假的?当然是真的!
   如果再告诉你细节,你更感觉不可思议了。我在荣成这个城市已经居住了四十年了,从来没有转向,昨天去了新开业的大型商场九龙城,逛了一圈出来,便迷失了方向感了。连我自己都奇怪,奇怪的是我曾经算是踏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怎么在这么小的一个弹丸之地,就迷失了方向呢。
   转向,就是所谓的“方向迷”,也就是迷失了方向,何去何从,茫然无知。听说过“歌迷”“球迷”“棋迷”“影迷”“舞迷”“财迷”,甚至还有“官迷”,可方向迷算什么?太容易感动了吧?也不是,是因为不抗折腾吧?
   那些“迷”是情愿而痴迷的意思,可“方向迷”就是被动了,甚至很苦恼,明明是朝东走,偏偏说是朝西,有天旋地转的感觉了。很不好玩的。读《红楼梦》,我认识了刘姥姥,她在大观园里可是没有转向,最好也知道要回家,觉得大观园不是她要待的地方。我连她也不如了,我必须自嘲,否则对不起刘姥姥。再读那一段,连刘姥姥似乎也开始嘲弄我:没出息哦……
   我所在的这个城市,对我而言,全城的人都转向了,都迷失了,我也不能,我原本就是这样自信。这是有根据的。一来生活了40年啊,这是把一辈子的方向瞄准了这个地方的人,怎么会突然失去自我呢!二来,在二十年前,我乘着面包车把个城区,包括外围的大街小巷都逛了个遍,就是哪里有个坎,何处有个坡,哪条路两米半宽,哪条路可以通向罗马城,我都烂熟于心,我执笔为这个城市的街道命名。我曾经自诩,打听路问我,我会给他做活地图!如果是孔子当年的弟子子路问路的不是两个老农,而是我,我也可以记载在《论语》的某页上。因为那些大道小巷的名称都出自我的手笔,时常还翻出手稿看曾经的原始记录,就连当初的起名想法也都记录得很详尽。是我编写的那些路名把我给弄进去了?弄迷失了?我觉得好笑。我问自己,诸葛亮能不能从自己捣鼓的八卦阵里走出来?我纠结着,以为是那些道路名称给自己设了套。
   再怎么迷失,但我要回家!
  
   二
   人啊,最容易掉进自己挖的坑里吧?是否是因为太过熟悉?熟悉而迷失了自己,也是常有的事,有人迷恋于灯红酒绿霓虹旋转的环境,就迷失了,也是这样吧?小时候,我们常常结伴去一个水库洗澡,到了就念及被淹死的一个洗澡的人,我们都认识。活着的时候,他总是说,当年这个水库开挖的时候,哪个位置多深,他都了如指掌,结果,他就在熟悉的水域里一命呜呼了。我那时就想,可能是他太过盲目自信了,或者就是太熟悉而大意便容易出事。昨天的转向就是如此吧?
   把安全带系到胸前,我就不辨方向了,好在妻子坐副驾驶位子,一切听从她指挥。她不说“东西南北”四个字了,变成了手势,就像一个交警,只是她不是站在马路中间。或者喊着“左右”,就像上学时候接受军训。我瞥见路牌上标识的“悦湖路”,心中知道应该是往家的方向赶,但我有着走反向路的感觉,生怕我的驾驶证上扣分,理由是“逆向行驶”。到了加油站,妻问我,经常加油,知道不?到了老年公寓,妻问我进去不?到了大润发岗,妻问我还想不起熟悉的画面?拐过电视大学的楼角,妻说书念得越多越容易犯糊涂。到了家门口的红绿灯处,妻说,这是你家的灯塔,记得吧?拐进“春融巷”口,我说“往北走就到家了”!妻的引路使命马上终结了。
   妻问我,为何到了家门口才有了方向感?我理直气壮地说,凡是在外的人,可能都会迷失方向,可想起家,才是一个人永远不能迷失的坐标!当然,这是强词夺理,但我以为是无可驳倒的真理,我自己就纳闷,为何在家门口有方向感,而一路上懵懵懂懂!
   还有一个收获。回想起来,我感觉一路转向,心就像被新奇洗了一遍,路边的风景,都瞬间成了最陌生。那些树木,好像从遥远的南国移栽而来,那些楼房,就像一夜里突兀矗立起来,闪着陌生的眼光看着我这个横冲直撞的人,好在路间的栏杆约束了我的行动,车轮一直向家。只不过是在没有方向感的一段奔波空白里,做一次旅行,是有着想砸碎脑壳的冲动,那些风景都不是被描画在脑电图上,而是闪着可怕的光,如幽灵一般。路上的风景倒不必刻意去记住,但那个家的温暖可时时在心底,这就是足够了,任何迷失与迷离,都会被回家的温度融化,变得清晰。
  
   三
   我坐下来,就自我分析转向的可能性问题。
   要埋怨那个新开业的“九龙城”,这个名字就让人转向,虬曲九弯,超大的场内空间,进入之后就没有了方向感。现在的装饰布局都要打破东西南北的概念,设计的时候就带着故意,半圆椭圆,三角的,抛物线状的,就是不给你一个规规矩矩,就是不给人一个一看就辨识方向的可能。我想到诸葛亮的八卦阵,想到了九环迷宫,不都是弯弯曲曲弄坏了人的方向感的产物么?打破原有的格局,往往会出现不一样的空间,空间里可以生出无限的魔方,当然还有令人目不暇接的新颖。我也并不全怪这个九龙城的八卦阵布局,眼福在闲逛的时候,还是很满足的。
   其实,九龙城在悦湖路南,地理位置相当规矩,当年这里就是一片沼泽地,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盐池,地上根本不可能种庄稼。如今,其南有一面静如平镜的樱花湖,其北是新建的曙光小区。我心中还是装着二十年前的样子,就像我看见写字台的玻璃板下面压着的儿时照片,印象已经刻在了我的脑海,我的模样是一脸的惊讶状,张着嘴,似乎这个世界有很多没有发现的东西,其实,这样的惊讶状,我想,肯定是当初那个摄影师在用一个铃铛或者是什么玩具吸引着我。时代,不是简单的玩具或者魔方,出现在我们眼前的都是实在的景象。我心想,如果时不时地让我转向,那也好,那些变化也就像光怪陆离的幻境,跌进去,不出来都愿意。老的影像,给我们的是怀旧情绪,而变化给了我们快感,这种矛盾,我们不能解开,也不必解开,都是我们人生最值得留住和追求的东西。
   我想,或许是昨天沿海有迷蒙的雾气,隐蔽了太阳。人说,转向的人要举首先看天上的太阳,太阳永远不会改变它的轨迹,一定是从东到西,除非中午在当空,那也可以看看自己的影子在哪里,如果还是不清楚,那就站在哪里不动,等太阳偏西,就有了方向感了。其实,那些参照物永远不动地摆在那里,此时都显得无能为力了。好在身边坐着妻子,她就是方向感,好在大路朝天,我顺着一边走就可以。有时候,我们意识不到失落,那才是可怕。就像人经历一段失忆,如果蓦然醒来,一切都是新奇,也好啊,好在可以忘记那些复杂,删除了脑中的垃圾,让目标更加清晰,运行再提速。
  
   四
   一个世界很阳光,我跟着太阳走,去追自己的理想;如果自己的世界很迷茫,起码心中有一个梦,那就不能迷失了自己。怀着梦离家,就是为了再回家,方向感就是这样奇怪,不是直线,是永远都必须折回的路径。
   我想起了我的身世。在那些不堪回首的岁月,很多人,包括我的妈妈,都是一个个发着光的小太阳,照亮着路,哪怕是一点点萤火虫的光亮,都没有迷失了自己。赶上了好的时代,遇到一个可以追梦的岁月。我虽然老了,但看着那些如我当年一样的年轻人,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梦,虽然匆匆忙忙奔波,却街上没有了游逛的幽灵,角落里没有了三两个一伙的惶惑者,都在为生活,为梦想而奔跑在路上,迷失,属于过往的日子了,明朗属于今天。
   我无边的想法源于这次转向。每当夜幕降临,漫天的星星眨着眼,似乎也找不到我们要看的是那一颗,仰首转圈,我们会昏晕,当我们发现那一弯晶莹灿烂的北斗七星时,我们就很冲动,很想握住那翘起的“勺柄”,那是夜晚的电灯拉线开关,吧嗒,拉一下,夜晚就亮了,在苍茫的天盖之下,我们找得着人生的方向了。也很想手持着勺柄,尽情地挹着那些散落的星辰,或者恶作剧般地挥舞着北斗七星的大勺子,搅乱漫天的星斗,任我来安置它们的位子,任我驱遣,让它们打架……
   我的外孙小慧,对我转向并不惊讶,说我是被香烟熏坏了方向感。我知道,她是想嘲弄我,也是想借此劝我戒烟。不过,她还是解释了一个理由,让我深信不疑。她说,你脑子里其实是缺少了一样化学元素,叫“四氧化二铁”。我马上联系到我方向感丢失在一些地方的经历。
   我是山沟走出来的孩子,那年我考学,走进了滨海城市烟台,之前,我追远的距离就是离家30里地,第一次是文革“串联”,走得很远的红卫兵大哥还笑我这个红小兵。我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城市的光怪陆离,都会令我炫目,我在那里读书,一直转向,就是现在,说起那个地方在烟台的东面还是西边,南面还是北面,我不敢和人家争执辩解,只能听之任之。好在烟台的马路是相连的,看着路标,我摸索着也可以回到读书的那个学校。
   我以为,方向感的迷失是一个十分丢人现眼的事,那时尽管从山沟走出,心中还不想让人瞧不起,感觉自己已经是一个独立闯世界的人物了,比起我的乡亲邻居,我是身处灿烂世界的人了,不是看不起他们没有走出家门,而是庆幸自己有了机会。我们的校址原先是暂时租借的一处艺术学校,距离当时烟台最繁华的“新世界”不远,那里有一个影院,平时就人头攒动,到了夜晚,影院门脸上面的无数霓虹灯开始眨眼,非常繁华,很惹眼很挠心。人们也说,在新世界,就不用看烟台的任何地方了。可有一次我就没有找到回校的路,一直到深夜,才从路边站起,想起我的学校就在我的右手边,沿路寻觅着,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校门,淡红色的大门半掩着,校园里西首的那片木制的阁楼尽管一片漆黑,但在北斗星下显现着黛色的轮廓,我踏着原木楼梯,蹬蹬地上了楼,在宿舍门口站着一个人,是我的班长,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张守武,眼里,只看见一排白色的牙齿,不知她说的是什么,将我一抱搂住,轻拍着我的后背。
   从那天晚上开始,班长就与我形影不离了。他从来不说什么,只说我转向,怕我走丢了。尤其是周末,下街逛书店,他总是陪着我。他说,烟台这么大个小城市,跟他们的龙口(他那是说是“黄县”)差不多,只要不怕,就不会转向。我也不知自己到底怕什么,他的话就像隔靴搔痒,但他那份呵护之情,让我暖到了毕业。
   涌着海浪的海岸,我说那里朝东,其实是北向。守武说,那是因为你家在烟台的东南方向。我说,太平观在西山坡上,他说,你只看见日落的时候,那里有一座寺庙,你把那当作了家。在烟台的日子里,我完全丧失了方位感,在我的脑海里,烟台也成了我几次想再去探究方位的城市,可我知道,那些根深蒂固的印象是根本不能挥之而去的,因为我把一段最美的青春放在了那里。我很怕再去马上脑海里涌出想家的念头,自己也知道这样没有出息,但控制不住自己,我曾经有过这样的心路经历。
   也许视觉上的迷失是为了心的明亮,自此以后,每当到了陌生的地方,我躺在客舍的房间,第一个任务就是想家,过去的,现在的,没有了“异客”的惶惑不安,而是让家的温暖来包围自己。
  
   五
   第一个假期,我回家跟父亲说在烟台转向这件事。父亲是曾经闯荡过朝鲜的侨民,自然见多识广。父亲没有心思听我讲大城市的见闻,一直闭着眼,似睡非睡,我想,若是我们的老师看见这样的情形,一准要扔粉笔豆了,可他是父亲,其实他在听,我转向的事,他怎么解决得了,怎么解释得清楚呢。他一摆手,说,儿啊,凡是你到过那里,那都是一个站点,你要记住一个站点的什么,进进出出的,人来人往的,都是步履匆匆的人,知道回家就好。
   这是他的人生经验吧。我是这样想的,他20岁就越洋出国,无论多远,不管走的是不是来路,有一个方向他辨识得最清楚,无需太阳指引,无需北斗坐标,跨过那条浩浩汤汤的鸭绿江,辽阔的土地都是他的家,的确,一开始,他还在丹东待过,只是念家的情绪比转向还难受,他回来了,从此再没有转向过。
   我的年龄,是被汪国真涂彩了,我曾经记得他的一行诗,但那是我冒失地给他修改并续写了句子,就像抄写《第二次握手》这篇精品佳作那样,写在我的摘抄好句本子的扉页——
   因为梦想,所以选择远方
   因为无所依靠,所以选择梦想
   因为谁都不能舍弃,所以才有了不变的方向
   所以必须坚强
   ……
   方向感的失落,在我心中是没有因果逻辑的事情,但诗句给了我充分的逻辑条件。
   念家,还要背井离乡,为了理想。我想起了参加工作以后那次最长的离家,2000年,我进京参加教育部组织的中学骨干教师专业培训,历时半年。那是四月天,漫天黄沙尘暴,在北京站,数步之遥不见接站的老师的脸,纱巾裹住了头,唯留两只眼,我找不到方向感了,好在一声吆喝,我的名字在京城的车站上空飞着,尽管不必考虑是否迷失方向,但还是有了晕头转向的感觉。说不上是什么样的情绪,我希望京城的繁华可以让我就是找不到方向感,也可以徜徉其间,自得其乐。

共 632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散文用细腻的笔墨,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了对“转向”的心灵感悟。转向,通俗讲就是人在路途中突然迷失了方向。相信人这一生都会有这样的经历。但一次转向,能写出洋洋千字的感悟,却是让人敬佩。且看作者的感悟:“我”很自信,自认为即使全城的人都转了向,自己也不会转向。因为“我”对这座城市已经烂若披掌。究其原因,应该是太过于自信,掉进了自己太熟悉的圈子里,迷失了自己。也可能是雾气遮掩了太阳,没有了方向感。人没了方向感,就容易迷失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如同“我”随着妻子外出,她就是“我”的方向感。游子可能迷路,可家永远是自己的方向标。方向标来自自己的理想,来自自己的追求,人生没有了方向标,就可能迷路。由此“我”想起了自己的身世:当我迷茫的时候,总是有人为我引路,一路指引我前进。小时候妈妈为“我”点亮方向,求学时,“我”的班长为“我”指明方向。见识广的父亲给“我”忠告,出游在外,再大的京城即使“我”迷失方向我也不怕,因为“我”心中有着天安门的方向,身在异乡,家永远是自己的方向标,是自己最向往,最温馨的,最执着的情节。散文从自己的经历谈起,扩展思路,感悟人生,汲取真谛,抒发情愫,情理交汇,给人启迪,思考,警示,读之耳聪目明,心明眼亮,参悟人生,充满正能量,正确表达了离家与追梦的关系,把对家的向往写得淋漓尽致,同时不断开阔文笔下的精神境界,读来大气如红,又细腻如一碗柔水,给人向上的力量!好文,推荐共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16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柳琴        2019-01-13 11:23:16
  欣赏怀总佳作,为佳作点赞!恭祝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您的风采!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1-13 11:36:24
  非常感谢老师对这篇小文的深刻解读,审核怀才的心意,精准美妙,胜过怀才小文!的确是怀才几次转向的唯一情丝,家和理想联系在一起,是一对矛盾,可在家的温暖里,理想就化为了力量。转向是很难受,但思想却在转向里升华,很温暖了。奉茶一盏,润笔。
2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19-01-13 11:52:11
  转向,迷失方向感?这篇文章给我们启迪:一是迷失生活中的道路,只要回家的路迷失不了就好。二是人生的路不可迷失,否则一失足成千古恨,不断反省自己就迷失不了前进的路。
回复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1-13 12:12:25
  谢谢安平老师到访提耳睹怀才抱器小文,给与精彩点评。敬茶遥握!
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1-15 11:48:33
  补白:无独有偶,中午,楼上的邻居到玩家出门来了,她去洗手间出来,说自己转向了。简单地说,我家是东单元,洗手间在西首边,她家是楼上西单元,洗手间在东首边,为之换了,马上就转向,其实,我们人在一个为之久了,习惯的力量固定了我们的认识,一点变化都会引起头脑的不适应。很多事,如果我们开阔一点,多了解一下,或许就会设身处地了。一个很小的话题,或许里面含有一些道理,认识很多事情啊,不是态度的问题,而是辨不清了。
4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1-15 11:50:40
  方向感,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在拐弯处,非常重要,常常迷失,辨别着,摸索着,那才是人生的态度啊。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