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明日小雪 (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明日小雪 (短篇小说)


作者:山魔 童生,663.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645发表时间:2019-01-13 14:31:07

【流年】明日小雪 (短篇小说)
   不出所料,那天晚上吴老倔的老屋真的塌了。雨一直下了七八天,刚开始没有雷声也没有闪电,白天晚上持之以恒地下。这屋子迟早是要塌的。所有人都成了预言家,只有吴老倔硬着一把脖子继续进进出出,压根不搭理这雨。垮塌的时候是后半夜,风挟持着雨,雷鸣电闪,朝着地窝村扑来,一次一次席卷吴老倔的房顶。风声雨声裹着吴老倔屋顶的瓦片泥沙倾泄而下,东角屋檐伸出的椽断裂的残体,随着泥瓦冲到路上。
   早起六点钟接到地窝村王天才支书的电话,我翻身下床,嚼了几口饼子,驱车赶到村子。一夜的狂飙,雨又开始温顺地飘着碎星。地窝村地处吕梁山腹地,面前一条断断续续的小河,背后是连绵的群山,几十户人家高高低低土豆一样散落在山坡下。据说这里经历过几次山体滑坡。这次组织派我到地窝村扶贫,就是要从根本上解决地窝村村民的困难,异地搬迁,让他们远离地质等自然灾害。我非常清楚目前的形势,扶贫攻坚已经到了冲刺阶段,理解村里的工作不好做。这次精准扶贫是一项政治任务,各村都在比着干,扶贫工作走在后面就要问责包村干部,追究包村包户干部履职不力的责任。吴老倔的屋子我是在村里调查的时候看到的,西边连接的房屋已经拆去了一半,裸露出原先的泥坯和锯掉的椽头。屋子看起来年深日久,时间抹去了墙砖的棱角,墙角落满粉末状的尘屑。屋顶的瓦缝长出墨绿的瓦松,残缺不齐的屋檐像老去的牙床。地窝村的人叫吴老“吴老倔”,据说他强赶着一头驴上梯子,赶了一天,鞭子抽得驴屁股一道一道的血迹。吴老倔老婆前些年去世了,两口子没有孩子,领养了一个儿子早带着媳妇快快乐乐搬到留庄镇安居小区去了。吴老倔的倔我是动员他搬迁的第一天就领教了的,他正追赶着一只苍蝇从桌子到椅子把上,这苍蝇也很机灵,拍子举起它就飞到高处,围着他的拍子转,挑衅般落到灯泡上。吴老倔踩着方凳刚举起,就弯着腰咳嗽起来。那咳嗽像是从心脏里吼出来的,整个人都颤。蝇子又飞到碗沿上。快七十岁的人了,从方凳上下来一个趔趄,恼火地把那只苍蝇拍得粉身碎骨才罢休。谈到搬迁,吴老倔只有两个字:不搬。问及原因,他把头扭到一边,瞪着窗户上的塑料片子,除了咳嗽了几声,一言不发,直到我们离开都没有转过来。
   吴老倔不肯搬迁,拖了村子里整个扶贫工作的后腿,村干部和包村干部非常头疼。最近的连阴雨,扶贫搞不好,要是再出个人命,这就不仅仅是脱贫的问题了。国家拨资金建了安居小区,老区人民的脱贫应该走在最前面。扶贫办卢主任的话不时提醒着我,可是吴老倔任凭好话说尽就是那俩字“不搬”。现在一场雨冲坏了吴老倔的房屋,这纯属自然现象,看吴老倔还有什么可说。
   “放心!吴老倔人还好好的,一点没事。这场雨帮了我们大忙。”我一走进村委会王支书赶紧拉着我坐下,背对着我倒茶,“我已经通知了几个人。一会三轮车来了,咱一起上手把吴老倔的家搬了。就他那点东西,几个人呼啦一下就搬完了。”
   “这能行吗?”我是担心吴老倔的倔劲上来,这办法不灵,还会搞砸。
   “一会他坐你的车。我们把他的东西用三轮车拉走。天晴找个推土机把他的烂房子推了。这老头,国家花钱建了好房子不住,净是作怪哩。”
   妇女主任、吴老倔原来的邻居陈俊彦和两个后生开着三轮车就到了门口,车斗里放着一大块花色的油布。一行人心照不宣开到吴老倔的屋前。吴老倔的院墙经过这些天的浸泡,好像戳一下就会塌掉,东屋坏掉的屋顶经过雨水的冲刷更加残破不堪,吴老倔搬到了西屋的伙房,灶台连接着一盘土炕,旁边摆放着一只大口的缸,他正抡起斧头在灶台边劈柴。村子大部分都搬下山了,吴老倔捡拾了一些废旧木头,劈成一尺长,码在灶台靠墙的一角准备越冬。看见我们走进来抱起几根柴,弯着腰咳嗽了两声把这柴码在堆上。妇女主任立即上前亲切低喊了一声:叔,今天跟我去看看新家,你要是不想搬再住些日子,先看看地方,走。她把斧头放在灶台上,拉住老倔的胳膊,陈俊彦也附和说今天专门陪你去看看新家,那地方可好了。两个人几乎是架着吴老倔走进了车,根据王书记安排我立即发动了车,吴老倔夹在中间挣扎,抻着脖子蹬着腿,伸出胳膊拼命去探门把手,不住地咳嗽,憋得脸黑红,被陈俊彦捞着胳膊,像一只挨宰的驴。透过后视镜,我看见两个后生抬出了吴老倔的黑木箱子。
   雨天路滑,车子跑不起来,六十里的山路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留庄镇安居小区。吴老倔的新房在一楼是个两居室,他坐在那里看到随后抬进来的黑木箱子立刻明白了,蹦起来指着亮晶晶的窗户叫骂:我操他先人的,这是欺负人哩。这真是活人眼睛里插刺哩。
   “甭管咋样,这老倔头是搬过去了。天晴道干就把他的房子推了,再把水电停了,让他断了后路。我就不信缠不过这倔骨头。”王支书在车上频频摸着头发,好像抹去了一桩麻缠事,“一会咱俩喝上一顿。这些天被这个老头累烦了。”
   “这不行。组织上有纪律,滴酒不能占,吃个便饭我就回县里。”
   晚上伏在桌前,我开始写本年度留庄镇地窝村帮扶工作总结,给扶贫办汇报工作的新进展。写到吴老倔,又想起他佝偻着腰咳嗽的样子。现在总算搬到了新居,冬天就不用受冻了。可能白天在山里气温低,又淋了点雨,我也有点感冒,捂着胸口咳嗽起来。正在喝妻子端过来的一杯姜汤,就接到王天才支书的电话,他的语气有点气急败坏:“这个倔骨头,披着个破塑料袋子扛着铺盖卷又跑回来了!六十里山路,我是没办法了。真是狗脑袋不往盘子里装!”
   我老婆说得对,吴老倔坚持不搬家一定有深层的理由。坐在吴老倔家门前的枣树下的一块木墩上,节气已经到了落英飘零的深秋,发黄的枣叶簌簌飘落,天空已是湛蓝。一只流浪的黄狗柴草堆里觅食,村子里已经少有人走动。我咳嗽得肺都要出来了,地窝村的问题解决不彻底我放心不下,万一再来一场雨,我都不敢想。盯着吴老倔的老屋,我反思琢磨这个老头死活不肯搬家的理由。他就像一头犟驴靠强拉是不行的,他会撞死到南墙不回头,摸一摸顺一顺也许会拐弯。除了去吴老倔山墙边那个低矮的厕所,整个上午我一直坐在枣树下。吴老倔出来拿着小铁桶舀了半桶水,撒些碎麦秸,用铲子在东墙角和起泥来,权当我是一棵歪脖子老枣树。他掂着瓦刀把一块一块的半截砖砌在东墙的豁口,我急忙上前帮他和起泥来。我也是农民出身,这点活根本难不倒我。前些天的大雨冲垮了墙体,东边院子一览无余。虽然现在村子里大部分村民搬下山,那院子除了几枚落叶依旧平整洁净。中午的时候,我看见他披着旧棉袄夹在门中间看了我大约一分钟,然后走过来说:“我熬了两碗黄糖酥梨,对付咳嗽最顶事,看你咳嗽得不轻,给你一碗。”
   有效果了。我立即站起来。且不说这梨汤管不管用,能走近老倔就看到了希望。吴老倔用白瓷碗给我盛了一碗黄梨汤,梨没有削皮,一片片漂在上面,汤色有点发黑。他用的是黑碗。我迫不及待喝了一口,美滋滋地深吸一口气,表示呼吸很通畅了。吴老倔头埋在黑碗里,闻了一下,用嘴巴直接吃食飘在上面的梨。
   “老哥,你咳嗽多久了?”
   “我这是老毛病了。喝一碗黄梨汤就轻了。”
   热乎乎地吃着梨,我忘不了自己的中心任务,探寻吴老倔心底的疙瘩,“我小时候比你还倔,不想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这是咱的个性。改不了!”
   “老哥,我知道你不想离开地窝村一定有理由。今天就咱哥俩没有外人,你的理由要是说得过去,从今儿起我再不动员你搬迁,咱把东屋顶棚修好,你在这里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我在等人。”吴老倔用勺子把最后一块梨拨到嘴边,直直地盯着塑料布蒙着的窗户,指着东边,表情期期艾艾。
   吴老倔执意不肯搬家,他要等的人是东边院子里胡振林。大约是三十年前,胡振林去集市上卖掉了几亩山坡地的玉米和糜黍,准备去广州深圳一带打工。他已经买好了火车票。当他卷起空空的麻袋,发现旁边一直袖手蹲着的女人站起来走近了他。女人脸色发黄,脸型消瘦,露出两只大眼睛,请求胡振林将他带走。这女人说她是山后面的,不愿意换亲才逃出来,因为对方是个傻子。如果胡振林有妻子,求帮他找个好人家。天黑的时候,胡振林把女人带进了吴老倔的家里。吴老倔正在就着如豆的柴油灯搓玉米,漆黑的屋子摆了两筐子玉米。女人站在门口,调不开脚。胡振林指着吴老倔说:妹子,我这个兄弟老实勤快,好胳膊好腿,就是不爱说话,但能靠得住。现在光景是紧巴了一点,几亩坡地也饿不着。女人仰起头看看头顶,椽上挂着一篮子草药,晒干的叶蔓一旁垂落,倒是不漏风不漏雨的。吴老倔拽拽自己的衣襟,站起来拘谨地说:哎呀,你看我这黑屋子破厦的,哪能讨得起老婆?
   你想打光棍啊!胡振林从怀里掏出三百块钱递给吴老倔:给妹子买两身衣服,把北屋里拾掇一下,赶快成个家。
   吴老倔一看胡振林丢下钱,着急地跳下抗,把钱塞给他说:你这是要出远门的钱,我不能要。
   咱这穷地方讨个老婆不容易,好好过日子。以后有钱了再还给我就行了。这是钥匙,再说,你还得帮我照看着家。
   胡振林下海刚开始在深圳,后来到了广州,写了几封信随后再没有联系。吴老倔有了女人有了家,日子变得像模像样的。这地窝村只有四五十口人,多少年来汉子们找个媳妇费劲的很,不是招赘就是出山打工。吴老倔又矮又穷,从不敢奢望娶老婆。女人被日子滋养的肤色红润,房前屋后的空地上种满了蔬菜,和吴老倔在贫瘠的山坡上春播秋种,让地窝村的老光棍眼馋得要死。吴老倔一直在等胡振林回来,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胡振林的院子长满了密密的蒿草,大门也风吹雨淋地歪到一边。吴老倔说他两天才拔光了草,还栽了一棵柿子树,修了个院门,换上了一把锁。
   “老哥,你就没有找过他吗?”
   “刚开始写过两封信,我知道他在深圳,后来就找不到了。他姐姐也去世了,但他肯定会回来的。你不知道,我那时到表哥家里借钱都是空手出来。胡振林这是我恩人。我不信他不回来。”
   “你就这么等。万一他不在了,你不是空等嘛。毕竟已经几十年了。”
   “人死债不懒。他总有后人哩。咋说他也要落叶归根。”
   “你看大家都搬走了,村子里条件越来越差,万一山体滑坡,或者,你看这房子撑不了多久了……”
   吴老倔是在胡振林的院子里吐血送到医院的。王天才带着推土机把吴老倔原本残损的东屋拱了一下,警告他再不搬家就推成平地。屋子摇了一下,半扇墙体立马消失了。吴老倔正在胡振林的院子清扫落叶,看到推土机在吓唬他,马上唾沫四溅叫骂起来:“你推!你推!你有本事把老子的房子推平了。”“我给你说,胡振林已经死了十年了,人家孩子大学毕业不知道在哪里工作。就是找到了,你以为人家会眼热你那五百块钱?飞机票都要好几千,你高低不要作怪了,不要再折腾扶贫工作组了。你有那几百块钱给根娃子添点啥。过几天就立冬了,再不搬家村子里就停水停电。”吴老倔举着扫帚朝王天才扑过去,还没有到跟前,一阵强烈的咳嗽使他停下来,他抚着墙不停歇地咳,软软地倒在地上。
   我赶到中心医院的时候,吴老倔已经走出了x光室。医生是我的同学秦安然,她指着片子告诉我吴老倔的胸部显示一片阴影,考虑到吴老倔七十多岁身体不适宜做手术,只能保守治疗。我的心一阵揪。透过窗户,我看见老人躺在窄窄的床上,背对着门依旧佝偻,一个孤独凄然的背影。输了几天液,王天才支书提议出院以后直接把他送到安居小区,那里过些日子就能集体供暖。
   “送了老子就爬回来!”吴老倔坐在床上黑着脸,射出这句话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小护士去下掉液体的空瓶和输液管抿着嘴笑着出去了。吴老倔的儿子根娃子刚收拾了一包袱东西,就被他一把拽过去。
   吴老倔依旧住在西屋里。他拿着一把细蔑笤帚清扫窗台,把柿子一颗颗摆放上去进行晾晒,远远看去两条橘黄色的带子,表明这大山深处依然有人家。他踩着院子里焦黄的落叶,披着一件黑色的棉袄铲下墙角的香菜,埋进沙土里。还在空地上挖了一个坑,把土豆胡萝卜用土埋实在,覆盖了一些玉米杆子。大部分时候吴老倔坐在朝阳的地方晒太阳。他好像全然不知道村子的小路上少有了脚步,也少了羊粪蛋,少了沿着墙头到处乱窜的公鸡和暮归的牛羊。
   转眼西北风已经成了常客,沿着地窝村那条沟呜呜作响,吴老倔屋顶的瓦松在北风的呼啸声中微微颤抖。镇政府安排人员密锣紧鼓寻找胡振林及其后人。一个月后,终于联系到胡振林的儿子在广州中山三院心脑血管科。
   明天就是节气上的小雪了,天气预报说未来两天吕梁地区气温将要下降到零度,还有雨夹雪。冷生风,热生雨。那天去地窝村,降温前的天气却出奇的暖和,阳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吴老倔躺在炕头上,盖着崭新的棉被。我坐在炕沿边,用棍子拨弄着炉子里的炭块,告诉老倔:王天才支书和李镇长到飞机场接胡振林的儿子去了。吴老倔的眼睛闪烁着泪光,用衣襟擦着眼睛,一只手臂伸到褥子底下摸索出一块手帕裹着的东西:“我这病底子不好,这下我就能去地下见我老婆和振林了。”
   “那明天搬家不搬家?”我知道那里面是吴老倔攒了多年的心意,故意问他。
   “搬!搬!搬!太麻烦你们了。”吴老倔连着说了几声,清泪盈满眼眶。

共 507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一开头,就点出“吴老倔的房屋真的要塌了”,故事由此展开,看似不经意中点出了小说的主题:扶贫搬迁。扶贫搬迁是国家改善贫困户住房条件的一项惠民政策,可以说深得民心。而文中的吴老倔,却“不识好歹”,无论村干部和扶贫干部如何努力,甚至武力“捆绑”都不能让他就范。在扶贫干部的耐心询问下,吴老倔终于道出了个中原因:他原来在等恩人回来,——他怕他搬走了,恩人回来找不到。心病还得心医治,在村干部、乡干部、扶贫干部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找到了吴老倔恩人的儿子,吴老倔也很配合地答应搬迁。其实,对于一篇小说而言,这样叙述一个故事是远远不够的。这篇小说,个人觉得最难得的是以下几点:其一是主题。把小说的主旨与当下国家的精准扶贫工作完美结合,充满了时代感与现实意义;其二,构思。这篇小说的构思很巧妙,也很感人。吴老倔不搬,不单纯因为倔,或者为给扶贫工作找麻烦,却是因为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原因。本来这原因很感人,因为吴老倔的本性,弄得别别扭扭;其三,此作虽然是政治题材,却把人性完美融合其中;其四,对“贫困”二字的诠释很巧妙:吴老倔虽然是经济上的贫困户,却是精神上的大富翁。他以一个农民的淳朴,固守着道德的底线。真是难得的好小说,大赞!力荐!【编辑:石语】【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15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石语        2019-01-13 14:34:16
  山魔的小说功力真的深厚!石语有幸先睹为快,爽!
   我也扶贫,包了三家贫困户。所以对文中所述的扶贫工作非常熟悉。我们这里也有许多媒体征集扶贫作品,我伤透了脑筋,不知该如何下笔。此作当真巧妙,佩服!
   山魔老师,腊八节快乐!
回复1 楼        文友:山魔        2019-01-14 08:32:02
  编辑辛苦了,编者按还写了那么多,感动的。谢谢石语,问好石语。
2 楼        文友:清鸟        2019-01-13 15:51:20
  一个朴实执拗的底层人物被作者打造的有血有肉,人世间的美好不只是只有物质上的享受,还有精神上的充实 。吴老倔让我们看到人性的光辉,善良守信都是中华民族的优良品质,社会需要正能量,佳作,超赞!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回复2 楼        文友:山魔        2019-01-14 08:33:33
  发了以后又读了一遍,觉得自己写的粗糙,愧对流年各位亲友。
   呵呵,谢谢鸟儿的点评。
3 楼        文友:风逝        2019-01-13 18:32:03
  写得真好,山魔老师小说中那些精彩纷呈的环境描写,深入骨髓的人性挖掘,让俺感受到了山魔老师文学功底的深厚魔力,学习了!节日快乐!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3 楼        文友:山魔        2019-01-14 08:34:14
  写的不好,多提意见啊。谢谢友友鼓励!
4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01-14 06:29:22
  紧紧围绕着一个“倔”字,而且,这个倔又闪耀着人性的光芒。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故事情节感动人心。欣赏学习了!
五十玫瑰
回复4 楼        文友:山魔        2019-01-14 08:34:58
  多谢玫瑰姐姐赞誉,继续加油才是硬道理。哈哈。
5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1-15 10:57:1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5 楼        文友:山魔        2019-01-15 15:06:29
  谢谢雪的鼓励,继续加油,支持流年!
6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1-15 11:31:57
  语言质朴,有很强的现实感,画面感,有细节,不愿意搬迁到搬迁中间的过节纠缠铺设到位,点出了扶贫工作的细致有的放矢对症下药,方能有效的工作方法。刻画了人性,结尾有一种暖色调点缀。
回复6 楼        文友:山魔        2019-01-15 15:06:58
  难得山地百忙之中围观留言,心里顿觉温暖。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