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苇塘白鹤(小说)

编辑推荐 【晓荷】苇塘白鹤(小说)


作者:碣石居士 白丁,0.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92发表时间:2019-01-19 12:55:11
摘要:年轻人择业时的困惑,反映社会现实


   秋风劲吹,苇塘动荡,苇叶摇曳,野趣横生。水面上齐人高的苇丛,忽东忽西,东倒西歪摇晃着水动,发出哗哗的阵响,如歌如泣,有时还特像掌声。说也怪,猛烈的风一横扫,平静的苇塘就喧嚣起来了,排山倒海似的喧嚣起来了。
   张允儿靠着塘边的歪脖柳树坐着,双手抱紧弓着的两腿,下颏抵着膝盖,两眼盯着这摇晃的苇塘,她的心也如这苇塘动荡起来,无比地喧嚣。排山倒海似的,这少有的气势在她心里一惊一炸,十分震撼。
   眼睛朦胧心如潮涌的允儿,满腹心事被这动荡的苇塘摇晃碎了,七零八落地拼凑不起来了。她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泪水便不争气地从眼角流了下来。
   “就知道你在这里,心情好定会跑这儿来赏景!”一个身穿蓝色运动衣裤的姑娘在她身后咋呼道。
   听声音,允儿知道是闺蜜王紫菱。她来干什么?揣得什么心?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应声回答,只是急忙俯脸在手背上蹭干泪珠。
   允儿去年大学毕业至今也没找到工作,一直在城里漂着。城市人海茫茫,她竟找不到自己的落脚之地,她心气太高了,一个图书馆学院高材生竟被社会冷遇,屡遭白眼,这让她想不通,傲气驱使她不想屈就,理想和现实相悖,让她痛苦不堪,只好飘来飘去,一事无成。半月前,妈妈一个电话把它叫回,走投无路的她听说家乡文化站紧急招聘一名图书管理员,她便昼夜兼程跟头把式地赶了回来。她顾不得城乡差别了,管它农村还是城市?对口专业学以致用就好,就好。她是最后一名报考者。笔试后,五十人中她考第一名。但是喜中有忧,最后还要面试,三选一。公布面试的名单竟是张允儿,王紫菱,李黑虎。一片哗然,允儿尤其忐忑不安。三个人同住一个村,而且一起长大,更有意思的是三家竟是邻居,左邻是紫菱家,右舍是黑虎家,允儿家居中。黑虎的爸爸是县委宣传部长,握有权杖;紫菱的爸爸是民营企业家,手有银子;允儿的爸爸是农民,只有老实厚道。允儿父母不亲近左邻也不巴结右舍,土里刨食过日子,本本分分硬硬气气的生活。
   允儿寝食不安。自己虽然考了个好成绩,但面试这关能过吗?她忧心忡忡,左邻右舍手眼通天,自然有望胜出,而自己只能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一阵悲哀,鬼使神差般来到苇塘。这里是她喜怒哀乐的倾诉地。坐在这里,她想清静一下,却不料动荡的苇塘撕扯摇碎了她所有的美好记忆与憧憬,仅有一点自信也荡然无存了。
   紫菱来了,允儿不悦,这时候允儿最不想见紫菱。她来干什么?是何居心?允儿的头依然抵着膝盖,动也未动。
   紫菱搂着允儿的腰说道:“一个人想什么好事呢?分享分享。”
   允儿拍了一下紫菱手背儿,“少来,正发愁呢!”
   “考第一还发愁!还让别人活不?”紫菱腾地挺身站了起来,“气我?”转身欲走。
   “谁气谁呀?笔试第一容易吗?”允儿也腾地站起来,满脸怒气。
   “所以呀,你高兴才对,发什么愁?”
   “我高兴得起来吗?”
   “为什么呀?”
   “不是还有面试吗?”
   “面试你怕什么?”
   “猫腻。”
   “什么猫腻?”
   “装?装吧!”
   “你说我装?气死我了,谁跟谁呀还装?”紫菱咬牙切齿跺脚说道。
   “就说咱三人面试,谁最有把握选上?”
   “你呀。”
   “错。”
   “那,会是谁?”
   “不是黑虎就是你呗。”
   “黑虎?我?”
   “对呀,反正不是我。”
   “凭什么这么说?”
   “黑虎爸是官员,你爸是土豪。”
   “那又怎么样?”
   “猫腻呗。”
   “怎么猫腻?”
   “装,又装?你懂得。”
   “我不懂,你说!”
   “说就说,八个字。”
   “哪八个字?”
   “官官相护,红包开路。”
   “错,特错。”
   允儿意外,瞠目结舌,“特错?”欲问无话。
   “对,特错。我爸是备了红包,可是……”
   不等紫菱说完,允儿就急问:“可是什么?”
   “红包是预备了,可是不知道给谁!”
   “弱智吧?给面试主考呀。”
   “脑瘫吧?知道谁是主考呀?”随着“唉”地一声叹了口气:“据说是从外地请来的主考官,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谁认识?红包有用吗?”紫菱望着动荡的苇塘一阵摇头,轻声地自言自语,“这么整,损不损呀?”
   “真的假的?”
   紫菱见允儿半信半疑的神态,就把父亲回家摔红包满地飞钱的气愤场景说了一遍,然后问允儿,“我爸那么神通红包送不出,你说是真是假?”
   “这么说,能跟他们公平竞争了?”允儿面带喜色凝望苇塘,略带沉思。
   这时,秋风已经奇妙地绕过苇塘,塘水如镜,倒映着二人的倩影,苇丛肃立,苇叶向上斜披。整个苇塘静默无声,平静得庄重而神秘。
   允儿紫菱相望半晌无话,突然,几只白鹤噼里啪啦落入苇塘水中,溅起水花,一阵涟漪,白鹤拥挤嘶鸣着潜入苇丛中。允儿一阵沉思,见景生情,突然想起白鹤亮翅的武术招式,心中一亮,萌发了一种力量,我怕什么?我有本事!脸上便充盈笑意在心里荡漾。
   突然,一股旋风拔地而起从西向东横扫苇塘远去,一时昏天暗地。允儿和紫菱相拥柳树,紧闭打迷的双眼。风过,苇塘平静后,二人的眼睛依然睁不开,便不停地揉着,不停地骂着鬼天气。二人觑眼牵手走下岸坡到水边,附身捧水冲洗眼睛,眼睛睁开后,苇塘清平,阳光透亮。
   紫菱蹦高尖叫,“允儿快看,是不是黑虎?”
   苇塘北岸一小伙子正漫不经心地打水漂儿,距离不远,看得清楚。
   允儿翘脚望了望,“正是黑虎,他来干什么?”
   紫菱有些小兴奋,拉起允儿就走,“过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允儿站住脚说,“你去吧。”
   “你不想知道主考谁吗?”
   “爱谁谁呗,不想知道。”说着走向塘岸柳树。
   “总也不见,你就不想见见他?”
   “见他干什么,人家官二代!”
   “你们不是挺好吗?”
   “谁跟谁呀,你自己吧?”
   紫菱脸一红,也站住脚,招手喊道:“黑虎,你过来呀!”
   黑虎继续打他的水漂儿。打水漂儿是他的绝活,没人能比得了。一块石片抛出去跳跃在水皮上飘飞一条线,更绝的是,他抛出去的石块钻进水底并能从水下穿出来在水面上跳跃着飘飞很远,无人不说神了!
   黑虎慢腾腾地无精打采走了过来。
   紫菱对允儿说,“你看黑虎,蔫了吧唧的,像不像霜打的茄子?”
   允儿瞟了一眼,“看不出来,再说人家能有遭霜打的时候吗?”
   紫菱不屑,“哼”了下,“未必吧?”还想往下说,黑虎已到近前。紫菱一转话题,“没看见我们吗?”
   “早看见了。”
   “为什么不过来?”紫菱杏眼圆睁颐指气使。
   黑虎瞅了瞅允儿,一阵犹豫,慢吞吞地说,“不好意思。”
   紫菱手指允儿“她,我,你,一起长大,有什么不好意思?”
   黑虎张了个哇,这个哇张得很夸张,明显借以掩盖尴尬,其实却欲盖弥彰,越发尴尬。他看了一眼允儿又看紫菱,张口结舌,似有难言之隐。
   允儿懵神儿,愣愣地看着他。紫菱咬紧嘴唇,低头垂目望着脚尖,忍了一阵还是没忍住,“往日的爽快呢?”
   “怎么说呢?”黑虎搓手顿脚摇头无奈,望着允儿似有为难。
   允儿明白,黑虎紫菱一定有私情,自己在场有碍二人交流,就知趣地说,“你们谈,我有事,先走一步。”
   紫菱一把拉住允儿,“走什么走?一起听听,没有见不得人的话。转身面对黑虎,“说吧,实话实说好了,用不着为难。”
   黑虎嘴动了动,话还是没出口。
   紫菱气坏了,变颜变色道,“死黑虎,说,叫你办的事办了吗?”
   黑虎吞吞吐吐地说,“办,办了,没,没办成……”
   紫菱很气愤,一甩袖子咬牙切齿说,“真没用,这点事都办不了!分手吧。”
   黑虎吃了一惊,急忙解释,“不是不中用,是我爸不知情。”
   “我不信,文化口用人,宣传部长会不知情?懵小孩呢!”
   “别不信,我爸真不知情,只知道从外地请人出题面试,请的谁?不知道。”
   “你我报名的事他也不知情?”
   “这个他知道。但不过问。”
   “为什么?”
   “我爸说了,不是不想帮我们,是他帮不了,更是不敢帮。”
   “为什么呀?”
   “我爸说,省巡视组已经进驻了,谁还敢顶风违纪犯法?”
   情急之下,黑虎对答如流再不犹豫结巴。
   紫菱对黑虎说,“这么点事吭吭哧哧扭捏了半天,你呀,咋说你好?”她转身面向允儿问,“听明白了没有?”
   允儿点点头,“听明白了。”
   “还担心猫腻不?”
   “还担心什么?你弱智吧?”
   “我不弱智我脑瘫?”
   二人相对调侃哈哈大笑。黑虎不明就里也跟着傻笑。
   苇塘一阵骚动,几只白鹤戏水而出,在宽阔的水面上啄毛梳理嬉戏,后又上岸迎着阳光单腿独立亮翅,画面很美。

共 314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随着现代文化交流,经济建设日趋渐好,大学生毕业就业成了社会主流形式。古人曾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可是在社会主流形式下,大学生就业真的那么容易吗?文中张允儿因为自己是图书馆学院高材生,毕业一年因为种种原因,高不成低不就,工作还未落实稳定,独自一人漂泊城市。因为母亲告知家乡公开招聘文化站图书管理员一职,走投无路之下毅然回乡参加招聘,获得了笔试第一名的好成绩。公招历来不是容易的,在此次笔试成绩公布中还有闺蜜王紫菱、李黑虎两人,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左邻右舍,一个是土豪二代,一个官二代,可是让农二代的张允儿焦灼。自古以来“官官相护,红包开路”是普通百姓眼中不变的“真理”,张允儿深陷其中,早知其中要害,所以心儿如一塘芦苇乱摆。却不知此次考试是“外地人”监考,省巡视组下查,本地官员豪绅是“红包无处送,敬神无处拜”,官二代和豪二代根本是无劲可使!只能公平竞争!小说也由此峰回路转,三人友谊得保,允儿工作有了着落,犹如“白鹅苇塘戏水”。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叙述流畅,读来颇有大家风范!紧扣主题,佳作,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晓荷,期待您的更多精彩!问候老师。【编辑:桑瑜】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桑瑜        2019-01-19 12:56:26
  小说情节设置精彩,细节处理恰当,佳作!拜读学习!
生活中的背包客,世俗里的苦行僧。
2 楼        文友:桑瑜        2019-01-19 12:57:52
  小说一方面在说年轻人就业问题,另一方面也在反应当代政治腐败!具有鞭挞意义!
生活中的背包客,世俗里的苦行僧。
3 楼        文友:碣石居士        2019-01-19 14:26:39
  谢谢桑榆如此透彻地理解作者创作意图,我初来江山,拙作就获美评推荐很是感动,高兴得不得了,再谢,辛苦了。
4 楼        文友:何叶        2019-01-19 15:19:58
  感谢老师对社团的大力支持!谢谢佳作!晓荷有你更精彩!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回复4 楼        文友:碣石居士        2019-01-20 19:29:47
  江山很棒,人才济济。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