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晓荷】竞选村长(小说)

编辑推荐 【晓荷】竞选村长(小说)


作者:碣石居士 白丁,0.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89发表时间:2019-01-24 16:24:55
摘要:村民选举暗流涌动,竞争激烈。得民心者当选。


   满打满算,选举村长就只有三天了。儿子傻闷儿怎还不回来?陈海有点失魂落魄,儿子真不争气,好歹也应该回家亮个相表个态呀,左邻右舍,乡里乡亲,见面打个招呼,唠嗑套个近乎,这个都不懂还想当村长?做梦吧!若不是几个老哥们念旧情哪有那么多人会抬举你?你能当上村长候选人?做梦吧。
   影影绰绰的大清早,天也朦胧地也朦胧,一阵鸡鸣狗叫后,陈海院里院外绕了一阵就站在自家门口老槐树底下,翘脚手搭凉棚向村头路口张望,聆听着动静,心急火燎般地盼望儿子按时归来,老话说得好,临阵磨枪不快也光,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回来?你不急爹急呀!千叮咛万嘱咐让你早日归来,你全当耳旁风。你看人家刘贤良跑家串户拉关系比兔子跑得还欢实,你可好,“不慌不忙”地稳坐钓鱼台,你以为你姜太公呀?他刘贤良,是假贤良;你傻闷儿,是真傻闷儿,你俩个竞选,你哪是人家对手?若不是为村里千百十户人家着想。才懒得操这份心呢!他刘贤良什么人?横行乡里的社会混混儿,靠着他爹手眼通天,不知什么手段半年前竟把他从大牢里捞了出来?人模狗样儿还出来竞选村长?还竟就有人捧他的臭脚,都什么人啊?想到这里气火攻心,脱下新买的足力健鞋,咬着牙帮骨狠狠地在老槐树上敲打着,敲打着,是敲打鞋上的泥土还是借此释放胸中恶气?还是呼唤儿子傻闷儿赶快回来?声响虽然不大,但也惊得左邻鸡鸣右舍犬吠。
   遥看东方一片熹微,红日山顶。陈海迈步离开老槐树走向村头,眺望着聆听着。终于看到前面驶来了一辆黑色轿车,是儿子的奔驰车,他喜出望外,傻儿子不傻啊,说话算数,果真吐吐沫是钉,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他甩开胳膊一路狂奔,险些和戛然停下的奔驰车碰个满怀,车上走下来的却不是儿子而是刘贤良。
   “这么早,老头子好勤快,忙什么呢?”
   “我能忙什么?也不竞选村长。”
   “你不会不帮闷兄弟拉选票吧?”
   “我个穷老头子拿什么帮他拉选票?没钱没物的。不像你爹有钱有物还有势!”
   陈海话里有话,刘贤良竟听不出来,利令智昏忘乎所以,对陈海大言不惭说道:“其实你们也用不着瞎忙活,忙活也是白忙活,这个村长我当定了。”说着话缩身钻进宝马车开走了,车后一溜尘土飞扬。
   陈海一跺脚“呸”地朝车屁股吐了一口,骂道,“你娘个卷套子,你就吹吧!”
   其实刘贤良也不是吹,就刘家势力还真就没人敢招惹他,这年头,谁穿新鞋往狗粪上踩呀?新一届村长换任一开始,还真有几个能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自从刘贤良参加竞选,那几个人就霜打的茄子蔫了,刘贤良洋洋得意稳操胜券。陈海愤愤不平,村长怎能让这样的人当?老哥们也都找他商量此事,不能让小人得志,物色新人选时就多人提出让傻闷儿掌印。陈海知道自己儿子几斤几两,说,他哪是那块料?不同意。
   众人异口同声说道“.傻?没能力?你这不是大白天说瞎话?”
   陈海一阵沉思,“我怕他干不好,对不住大家。”
   “你是怕影响自家发财吧?”
   “哪里话?”陈海只是觉得儿子,八杠子压不出个屁来,不是干村长的料,不过跟刘贤良比,能比吗?他刘贤良能给村民带来什么?只有苦难。可儿子呢?再不济也能为民造福。这么一想,对大家说,“你们这样信任他,就让他试试?”
   陈海把儿子召唤回来,直接了当问,“你敢当村长吗?”
   傻闷儿半晌无话,愣愣地看着父亲。
   陈海最看不惯儿子的闷葫芦性格,有些发火地问,“不敢当吗?”
   傻闷二目圆睁,“谁说我不敢当?”
   “你就不怕刘贤良?”
   傻闷儿想也未想,掷地有声说道,“怕他个球!”
   几句话父子就把竞选的事定了下来。傻闷说好选前三天中一定回来参选。
   这第一天眼看就过去了,儿子音信皆无。陈海很是闹心,碰见刘贤良后更是气儿不顺,竟敢说村长他当定了,真他妈能吹,他也不怕风大扇了舌头?
   陈海踏着月色归家,很疲惫。老伴极力反对他怂恿儿子竞选村长。她说,“我跟你操了一辈子心,老了老了还要跟儿子操心,图希什么呀?”
   陈海“哼”了一声,“你说图希什么?能眼睁睁看着恶人当道?只要我活着,他们想兴风作浪?做梦吧!”
   话不投机,二人背向而睡。
   陈海迷迷糊糊中醒来,老伴儿不在身旁,却发现枕旁有一张大纸条儿,上面只一行大字:死老头子我去给你叫儿子,稍安勿躁。
   陈海笑了,还是死老婆子懂我。望着最后那四个字,抖抖字条,点点头,啧啧嘴,还真会用词儿!
   新的一天里,陈海的心安稳些了,老伴儿去叫儿子,那就不会误事儿。他依然站在老槐树底下手搭凉棚翘脚眺望,依然在村口路上盼等儿子归来,依然打探刘贤良的动向。依然胡思乱想倒也相安无事。
   夜里睡得很安稳,天亮自然醒。
   竞选投票会场,投票箱鼓乐鞭炮一应俱全,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坐阵前台。刘贤良跑前跑后倒也殷勤。
   投票前,一长溜车队缓缓驶来,车上下来几十号人,全是在外打工的,他们拥着搀扶着母亲走在前面的陈傻闷,兴致勃勃地走向选举会场。陈傻闷把一张三千万的现金支票递给了乡长,这是他带头捐资筹建村办小学教学楼的工程款。
   陈海暗自咧着大嘴笑了,傻儿子,好样的!
   掌声雷动中,村长选举开始。
  

共 196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村里竞选村长,陈海的儿子傻闷儿是村长候选人。但是,在选举村长只有三天的时间了,傻闷儿非但没有去活络关系,反倒不见了踪影。而竞争对手刘贤良,有钱有势,还在四处活动关系,一副志在必得稳操胜券的样子,陈海心里那个急呀!陈海的老婆在选举在即的关键时刻,找回来了儿子陈傻闷,并且当场捐款三千万筹办村小学教学楼。而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选举开始了……小说在这个时刻戛然而止,留给读者一份想象和思考。刘贤良面对选举喜欢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对比之下,陈傻闷却实实在在,捐款为乡亲们做了实实在在的好事。人民群众需要什么样的村干部呢?想必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小说短小精干,切中时弊,既有肯定也有鞭挞,令人深思和感触。欣赏佳作,推荐共赏。【编辑:叶华君】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叶华君        2019-01-24 16:29:19
  一场村长选举,在作者笔下描述得一波三折,剖析出了一些社会现象,充满讽刺喝警示。欣赏佳作,感谢赐稿,期待更多精彩。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2 楼        文友:叶华君        2019-01-24 16:31:36
  有一点事情,稿件压久了些。望作者见谅,敬茶问好。谢谢!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3 楼        文友:张爱珍        2019-01-25 14:43:22
  学习老师佳作,祝好!
4 楼        文友:老游湖        2019-02-11 11:00:03
  选举是大事!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