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作品赏析 >> 【荷塘】孙侯起吾乡,大雅掩群有(赏析)

编辑推荐 【荷塘】孙侯起吾乡,大雅掩群有(赏析) ——吴敏树笔下的孙芝房


作者:铜盆孤雁 举人,4929.7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28发表时间:2019-01-28 23:13:50
摘要:孙芝房是一个纯碎的文人,他的履历与曾国藩他们大不同,但是,他为国忧心,为文雅正,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朋友。

孙鼎臣,字子余,号芝房,湖南善化人,晚清文学家吴敏树的好朋友。少时聪颖,年十一,作《西王母赋》,惊其长老。后与梅曾亮游,乃变骈体为古文。1845年考上进士,改翰林院庶吉士。1859年去世,年仅四十一岁。
   吴敏树和孙芝房应该是1844年在京城认识的,1852年,吴敏树第四次赴京考进士,三十三岁的孙芝房也在京城,他这时已经是翰林侍读了,二人开始有诗文唱和,孙芝房给吴敏树写了一诗,吴敏树和了一首《答孙芝房鼎臣侍读岁暮见简原韵》,诗曰:贼势江河决,滔天日漫流。已知无故岸,何处系渔舟。客泪天涯尽,春风岁律周。闻君有封事,未可一言休。
   吴敏树说,贼寇之势如决江河,日益滔天漫流。已经知道没有旧岸了,哪里可以挽系我的渔船。旅人的眼泪洒遍天涯,春风吹来,一年的岁时节令周全。听说你有密封的奏章,不可凭着一句话就完了。
   这时,太平军已经进入湖南,湖南的战火烧得正旺,他们都是湖南人,自然是忧心忡忡,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旧岸崩塌,怎系渔舟。除了哭泣,还有他途吗?
   孙芝房画了一幅《苍莨谷图》,京城文人题诗者甚众,孙芝房嘱咐吴敏树为他写一文,记下这件事。吴敏树遂作文《苍莨谷图说》,文曰:
   士已出其身,服官中外,或甚向用,骎骎可至大官,而其心不忘乎丘园之乐者,往往图写其故乡山水草木屋庐之形状,而为之诗歌以寄其思。其友朋又从而赓和之,积为长卷巨册,若将张其事者,此近世士大夫之恒习,殆无足多道。虽然,吾则有说焉。
   夫人苟酣迷于富贵之途,欣其所已得,而望其所未至,务进而已矣。语于其退,则岂其计虑之所愿及者哉?古之君子则不然,其心虽不敢忘乎天下国家之故,而自服于君臣之义,不敢以自暇逸其身,而亦必有不屑屑劳苦,愿于陇亩而不可得之意,时发见于其间。功名之所立,爵禄之所取,虽足以震耀一世,犹若不得已而强就之。故其心常超然游于昭旷之域,而视物甚轻也,虽终其身在于富贵之中,而其所为则必能如其志者,固由乎此也。周公之明农,召公之告老,大圣居亲重之任,犹欲舍而去之,岂其为伪哉?后世贤智特达之士,一生不辍仕宦,而买田归耕之意,独常常见于文字之间,或疑其非情实,不知夫人之意量,所以过乎人者,识者将于是观之。
   翰林侍读孙君芝房,以其所为苍莨谷图,属余为文其上。君年甚蚤,文章学业甚著,今年以大考进官,方益隆起未已。而拳拳于是图,盖其志有异人者,故余为之说如此云。
   吴敏树说,读书人做了大官而不忘家园之乐,孙芝房就是这样一个人。古代君子就是这样做的,周公的劝勉农业,召公的因年老辞去职务,大圣人身居亲近器重之任,还想着舍而去之。后世贤人做大官后,笔下写着买田归耕,却不归耕。孙芝房很年轻,文章学业很丰厚,做了大官,却不忘家园之乐,可见,他是个很特别的人。
   吴敏树在京城呆了一年半时间,到1853年6月,他准备启程回湖南,孙芝房设宴招待吴敏树,为他送行,吴敏树遂赋诗赠送孙芝房,诗曰:翰林文章署,寂寞朱查后。孙侯起吾乡,大雅掩群有。京华晚来遘,语贼对搔首。哀歌送我归,当离不能酒。
   吴敏树说,考翰林还是靠文章署名,八大山人之后就寂寞了。孙侯来自我们那地方,大雅之作掩盖了众生。在京城晚上,大家走到一起来,说起贼寇,都相对着互相搔首。哀歌一曲送我南归,离开时却不能喝酒。
   太平军在湖南打了一年半,这时的湖南还是战火纷飞,书生对此有何办法呢,只能搔首哀叹。敏树你就要回去了,送你一首哀歌吧!
   1855年,孙芝房得罪大臣,退隐回家,回到长沙后,写信问吴敏树,能不能为他的诗集《苍莨集》作序,吴敏树愉快地答应了,遂作序《孙芝房侍读苍莨集诗序》,序曰:
   明世茶陵李文正公,尝言吾楚人多不好为诗,能诗者莫吴越若也。而茶陵之诗,遂名于一代。近时吾楚中独多诗人,仅吾湖湘间,专门擅声者,略可以十指数,其与吴越何异?当复有如茶陵之名一代者乎。自唐以后,诗家概宗杜氏,而所以学之者,各有不同。茶陵之诗,亦学杜者也。论者称其善学,愈于后来诸子之貌似者。然茶陵遭遇太平,少岁登朝,终身践历华要,遂为名宰相。其为诗多清和庄雅,愉佚骀荡,信为庙廊学士之风,其如杜之忧写时事,足以发人忠爱感激之思者,盖少矣。亦各因其时而然也。
   今翰林侍读善化孙君芝房,自髫童以才子发声,及在词馆,遂名重天下,大考跻阶,有公辅之望。迹其出身遭遇,殆甚似茶陵矣。余以公车在京师,辱与交,尽读其前后诗集,盖自汉魏六朝以及唐人之体制,靡不仿效为之,而归宗于杜氏,其才又高,而词义日益雄富。余窃意今之当名一代者,必君也。而数年以来,盗起粤西一隅,遂破坏吴楚齐豫之郊,官军困斗,募卒率饷,天下大苦。君以文学臣骤言事,忤大臣意,引而归,主讲石鼓,来书言:“子向观吾诗,所欲为存者,吾已都为一集,倘能为序之?”又言:“近有作,殊胜前,甚欲令子见之也。”嗟夫!君之诗,善学杜氏,不后于茶陵。而今天下且复有如唐杜氏之时者,则君诗之神如类杜,亦势使之然,是茶陵之所无,抑岂君之所愿有耶!而君又乌能自已也?
   吾湖湘间豪杰,方从侍郎曾公,治民兵,逐剿狂贼。曾公固雄于歌诗,而今未暇也。君其意为杜氏之作,如奉先北征诸篇者,仆虽贱乏才,犹能随而和之,俾天下皆知吾楚人忠义之风不薄,茶陵诚不足多也。咸丰乙卯四月。
   序言从明代茶陵的李文正公说起,李东阳曾经说过,我们湖南没几个诗人,现在不同了,现在的湖南很有几个诗人。李东阳本身就是大诗人,他写诗崇奉杜甫,只可惜他是太平时期的宰相,不可能写出杜甫那样忧国忧民的诗篇。
   接着,吴敏树就说到了孙芝房,他少时即有诗名,大考时登上台阶,有做宰相的希望。循着他发展的路子看,极有可能做到宰相。孙芝房的诗崇奉杜甫,这一点就很像李东阳。世事难料,孙芝房因为上书言事,得罪权臣,只好退隐归家,主讲石鼓书院。
   吴敏树说,孙芝房的诗,神韵很像杜甫,与李东阳的诗可以比肩。
   最后说到曾国藩的诗,他的诗雄霸,只可惜现在很少写了。孙芝房的诗沉雄,忧国忧民,与杜甫、李东阳一脉相承。
   这篇序言表面看是为《苍莨集》作序,实际上是对湖南自明以来的诗坛做一个总结。
   1857年,孙芝房再赴京任职,吴敏树作《送孙侍读还朝序》,序曰:翰林侍读孙君芝房,既假归四年,连丧其两弟职方君与孝廉君。丁巳四月,起洽装,奉太夫人将还朝。湘人士于君之行也,疑之曰:“孙君前有不快于其官而归,将以奉母著书,今连丧两弟,而又扶母携家以就官京师,何为乎?其有悔于其初乎?息之久而复于动者乎?”有解之者曰:“孙君前有不快于其官而归,将以奉母著书,是其所欲也。今连丧两弟,而又扶母携家以就官京师,岂其所欲哉?是乃欲舍其贵官而为野人不得者。与之疏者,乌能知之?”虽君之自称于人也,亦如解者之云。
   余谓其实故不然,不观君之所著书乎?其自朝廷之上,天下之故,古今利害之变,当世之所尤急,莫不详考而深计之。期以救世之穷而定其乱,灼如也。火方发,堤方决,水火大至,呼号而救者,声千万相乱。有人焉,逡巡而避之,相羊而四顾,徐而思其止塞之方,则既得之矣!其有不走相告语者乎?君之行,其为是也哉,其为是也哉!
   壬子,余寓都门见芝房与袁君漱六言:“得有田谷二三百石即归,闭门读书耳。”余曰:“君辈乌能然!习为京朝官,一切家人饮食衣服之需,非先日比,即归外间,应酬亦不能尽免,势必求为书院山长,及行游取资耳。”既芝房果归,遂主石鼓职,方既丧家,益不支。所以复出者,欲得试官差遣。补官年余,太夫人遽没,芝房痛哭失音。归庐后,日夜改定所为书及诗文等,付之梓氏,遂以不起。漱六出守松江,始了京负,亦卒于任所。余此送芝房之行,直无计挽留,始以大者勉之而已。己巳九月十八日,乐生翁识。
   孙芝房接连死了两个弟弟,心情很不好,就带着母亲再次赴京任职,这时,湖南文人议论他的人就多了,说什么的都有。
   吴敏树接着辩解说,大火才发生,堤防才决口,水火汹涌涌来,大家号呼着喊救人,无数的声音杂乱在一起。孙芝房则不同,他从容不迫而避开水火,徘徊四顾,慢慢地想着他止塞的方案,然则已经得到了方案!他有不奔走相告的道理吗?
   孙芝房的苦心,只有吴敏树懂得。
   吴敏树还写了一首诗《雨中柬芝房侍读时将别入都》,诗曰:湘城烟雨送春归,落尽风花不见飞。惆怅山头鹧鸪路,相逢相别把君衣。
   吴敏树说,长沙烟雨送来了春天,风花落尽不见花飞。惆怅着走在山头鹧鸪路上,相逢也好相别也罢,牵着你的衣裳。
   孙芝房有优良的家教传统,1859年,吴敏树为孙芝房撰写《孙劭吾先生家传》,孙劭吾先生就是孙芝房的父亲。通读这篇家传后,我们就能够很好地了解孙芝房这人。
   孙芝房的曾祖父是岁贡生,祖父曾任直隶抚宁隆平知县,父亲在桃源县任教谕九年,成绩突出。
   孙芝房父亲在桃源担任教谕,换了几届县令,都因为他的名声品行更加让人尊敬并以礼相待。人们不敢因为他得意于县令,就有一帮人因私牟利,县令有因事罚富人钱二十万,放入学宫,暗地里想要拿来帮助他,那么孙先生就找个诸生叫他掌握这笔钱。然而,孙先生常常考虑那些设法谋到职位的学生,想办法用来教育,已经收到有才华的学生,就勤奋地与他们讲解学习六艺,尤其怜惜那些落第的人。一个叫蒯生的,才能品行不端,将要被黜逐于学使行列,孙先生痛责他,叫他自我悔改,为他说话而免除处罚。程生贫穷无家,夜晚住在学宫旁,白天狂饮于市中,考试他的文章,见他有点才气就安置在斋中,亲自督促他的学业,这人不久逃走。孙先生每每叹气说:“程生有负于我。”诸生数十人,看到县令将告状人用于诉讼的钱粮积于郡府,就在县门前刻碑宣扬这事。县令大怒,要将他们尽数逮捕惩治他们,先生召集他们而数落他们说:“学生干预公事,是大罪过,治理国家有法律。”诸生又更加恼怒县令,没有礼仪,并且为了这事,县令开始顺着老百姓的愿望挑选小官使唤狡诈的人,略微并且自己也在其中受到损伤。诸生是干什么的,孙先生叫他们立即毁掉碑石,县令也就停止了追查。孙先生在桃源九年,因卓异而被举荐,作为官吏赴吏部应选知县,因为父母年老不行,忧虑归家,没几年就去世了。鄞县沈道宽,凭着名进士身份在桃源做县令,尤其喜爱孙先生,称赞他的才华达到了吏治标准,然而可惜的是他没有施展出来。
   这篇文章写好没几天,孙芝房就死了,年仅四十一岁,他一起有三兄弟,两个弟弟先他而去,自己四十一岁又死了,可见,孙家是个短命的家族。
   吴敏树又急匆匆为他写《翰林院侍读孙君墓表》,表曰:
   咸丰九年三月十七日,翰林院侍读芝房孙君,卒于长沙里居。卒前二日,力起为书,告之友为别,而及敏树,且属表于其墓。
   先是一年,君奉母桂太恭人之丧,归自京师,而君已病失音,医久不愈。自以家多不幸,两弟仲嘉兵部,叔孚孝廉前已连丧,身又婴疾,意必不获寿。日夜取平生所为书及诗,更定其稿。余辈往视,则出以相质,尽无憾乃止。及将卒,所与书词意恬然,笔札与常日不异。呜呼!其于死生之际乃如是,君贤矣哉!
   君自幼少名神童子,即绝去寻常才士意态,默自修厉,期至于古人。性好诗歌文辞,穷究源流,探择体要,剖析微眇,既精既严,然后举其才力从之,故才益丰,文益高。及居翰林,声誉最隆,而君未屑以文人自与也。益深考古今学术政教治乱所由,及盐漕钱币河渠兵制诸大政,事实利害,而察其通变所宜,与其所不可者,为书论数十篇,其言绝明达适治体,屏斥小利,要归大道。盖古之论政事议盐铁者不能过,而君遂不及大用,以究竟其志,其待于后世者为多云。
   君讳鼎臣,字子余,善化人。年十四为诸生,十七举乡试,数年考选内阁中书舍人。道光二十五年成进士,选庶吉士,散馆授编修,充己酉科乡试贵州正考官。庚戌今上登极,充宣宗成皇帝实录馆纂修官。咸丰二年,御试翰詹一等,擢翰林院侍读,充顺天乡试同考官。是时粤贼方出湖南,各路民先贼惊散,军兴动天下。朝臣并言得失,君数上疏言团练筹饷事,而故总督琦善,自黑龙江戍所释还,署河南巡抚,以备贼之北,君言其人不宜复用。明年贼躏河南北,故督师大臣赛尚阿、徐广缙并以宽旨出狱,赴军前自效。君又言两人前失律自大,不诛且用之,无以申军法,示天下罚。君论事既切深,时皆不能用,乃请假归。贼犹出入湖南北间,君筑室山中,奉亲读书。阅四年,起补故官,遭丧归,遂卒,年四十一。
   观君之立朝,居翰林文学之官,睹时之亟,发愤犯难,风采暴露,足以信其志也。然君为人,羸然温秀,语言徐徐甚简少,与人善,意色自亲,无热喜之态,他亦皆得者。然其韵度远矣,于文章力操大雅,骨格矜重,而出之纯浑流丽。人习观之,徒惊美其才,而不知其介然,甚有以自尊也。
   君曾祖讳绳武,岁贡生,诰封文林郎。祖讳先振,举人,直隶隆平知县。父讳葆恬,举人,桃源教谕。余为撰家传曰:
   劭吾先生者,祖父皆以君贵累赠中宪大夫。妻唐氏,继妻胡氏,子宗锡、宗翰。其葬君某乡某原,以某年月日。所著诗十卷,文十卷,《畚塘刍论》三卷,《河防纪略》四卷,总为《苍莨集》行于世。
   孙芝房坦然去世,他自知病重不治,赶紧修改诗文,竟可以做到词意恬然。去世前二日,还在给朋友写信,给吴敏树的信就是嘱咐吴敏树为他写一篇墓表。
   这样的人真是看透了这个世界!
   孙芝房自小就是名神童,十七岁乡试中举,二十六岁考中进士,成为翰林院侍读。他性情喜爱诗歌文辞,穷尽探究源流,探讨选择领悟要旨,剖析精微要妙,又精确又严厉。考入翰林院后,更加深入考察古今学术政教治乱所经历的道路,以及盐漕钱币河渠兵制大政,事实利害,而观察它们的变通适宜,与它们所办不成的原因,写出文章数十篇,文章语言绝对明白表达适合治国的要旨,斥退小利,要归大道。
   吴敏树说,观看孙君的在朝为官,居翰林文学职位,目睹时局的急切,激发愤慨处在困境中,风度神采无所遮蔽,足以让人相信他的志向。然而孙君为人,羸弱的样子显得温和秀丽,语言缓慢也很稀少说话,与人和善,神色自然亲切,没有旺盛的喜悦之态,他也都能得到。然而他的风韵气度隔得很远,写文章着力掌握高尚雅正标准,表现出来的品质气概矜庄自重,而表现出纯粹天然流畅华美的品质。人们习惯观看,白白地惊叹赞美他的才华,而不知道他坚定执着的样子,他很有道理自尊。
   孙芝房去世一年后,吴敏树看到孙芝房在京城赠送给他的诗联,遂赋诗一首,诗曰:主客都门樽酒同,风流儒雅怅成空。君徒诗似茶陵相,我自文惭柏枧翁。草色已生新冢上,柳条余怆昔年中。翰林仙谪仍归去,泥雪虚劳认塞鸿。
   吴敏树说,孙芝房的新坟都长草了,我的悲伤却是仍旧。
   孙芝房是一个纯碎的文人,他的履历与曾国藩他们大不同,但是,他为国忧心,为文雅正,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朋友。

共 576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孙鼎臣,字子余,号芝房,湖南善化人,晚清文学家吴敏树的好朋友。少时聪颖,年十一,作《西王母赋》,惊其长老。后与梅曾亮游,乃变骈体为古文。1845年考上进士,改翰林院庶吉士。1859年去世,年仅四十一岁。吴敏树与他相识后常有诗文唱和,吴敏树说,孙芝房的诗神韵很像杜甫,与李东阳的诗可以比肩。然而这样一位有志向、有才华的官员,却过早地为生命画上句号,令吴敏树哀伤不已。【编辑:莫道不消魂】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1-28 23:17:57
  此文较长,原因是引文比较长,个人认为字数较多会让人觉得乏味,尤其是这类探究古文的文章。我还是喜欢两三千字的文章。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2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1-28 23:21:55
  较长的引文,不妨适当少引用些。也许会更吸引人。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