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八一•恩】雪夜归人(散文)

精品 【八一•恩】雪夜归人(散文)


作者:以闲为正 布衣,239.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95发表时间:2019-01-29 08:52:04

【八一•恩】雪夜归人(散文) 上世纪七十年代,父亲给生产队放羊。在生产队里,被分派放羊的人都是挣不够十分的弱劳力。他们或老或病,或体弱力小,种种情况,就是生产队里的老弱残兵,是走不到人前的人。父亲就是这种弱劳力。他是从劳心者突然降为劳力者,半道开始务农,对农活生巴,也力弱不济。
   因为父亲放羊,也拉扯我们姊妹从小参与,稍大点后有时我们还替他顶工放羊。时间久了,我们也知道了村里的草场路线,知道了哪里可以避雨、哪里有泉水野味,也熟悉了羊的脾性。
   因为这些,在我的记忆里存储了许多与父亲与放羊有关的故事,我称之为放羊记事。可以想见这种记事之琐碎卑陋,但有一件却奇。
   那是刚入冬的一天,向晚时分下起了雪。天渐渐黑透了,雪也越下越大,父亲却还不回来。我们都吃过饭了,父亲却还没回来,母亲便把父亲的饭热在锅里。遇到这种情况,换了别人家肯定着急了,但我家却不怎么急。我们知道这不是有什么意外,因为我们熟悉羊的脾性,这是让羊拖住了。
   禽兽牲灵对地运天气有特别的敏感,天将行雨有雪,羊能直觉预知。一旦下了厚雪,它们就有一两天不能出圈,就要挨饿了。所以它们就要预先多多进食,能多进一口是一口。你看看,它们全都将头触进草里,只是不停地嚼噬,一刻也不肯抬头。你听听,这时候四下里静极了,全是一片密密的沙沙的声音。微风翻动着高出草丛的羊背上的鬃毛,反反复复,时间仿佛都定住了。羊们也好像定住了,其实是它们硬磨着不走,老半天了它们都像还在原地。这时候,你明显发现它们的肚子圆鼓鼓地膨大起来了,直胀得都向两边翻上来了,真担心它们会突然间膨爆了。
   天色已经黑麻麻的了,这时候放羊人可急坏了,遂开始驱赶。天越是黑下来,羊们就越是不走了。你赶是赶,它们照旧吃是吃。你越是撵,它们却越是磨蹭、顽缠。眼看天黑洞洞了,放羊人只得狠下心来强力撵打,这才逼得它们慢慢移动。
   父亲自然是遇到这种情况了,我们心里有数。但天色越来越黑,雪越下越大,地上的雪已经有寸许厚了。这天黑雪滑的,我们还是担心起来了。
   母亲倒是镇定些,她说锅里的饭怕是凉了,就自顾去动火热饭。我对母亲说知道父亲今天去了哪个方向,让我去找。我那时还小,母亲更怕我不安全,不答应我去,只说再等等,怕是就要回来了。我是个扭性子,抽风地想到一宗是一宗,就自己加衣服硬是要去。正在闹腾间,咋听得院墙外有说话的声音,分明听出就是父亲的声音。这下我们的心落下了,这下好了,于是我们姊妹几个奔出门去迎父亲。
   只听见父亲说话的语气很愉快,声音也大了几度,真是奇怪。等父亲进了大门后,雪光映着,我们分明看到他身后跟着一个人。听那人说话的声音,我们也不认识呀,这是怎么回事呢?他们说话间已走到屋门前,妹妹便抢着给父亲扫身上的雪。父亲却拿过妹妹手里的扫帚先给那个人扫,看他今天这表现还真是稀罕!
   父亲手里拿着镢头,那人手里是一根棍。这种棍我们见多了,我心里隐约感觉到点什么。再听那人说话的口音,约略看着他身上的衣服,我差不多明白了他是干什么的。
   院子里乱了一阵,终于停了。父亲硬推让着让那人先进屋门。那人直不肯,父亲便干脆夺了那人手里的棍,硬把人家推进了门。等进了门,我们终于看清楚了那人的行头样子。果然,他是一个讨饭的乞丐,而且是一个老乞丐。
   在院子里时我从他的口音就听出来了,那是一种我们很听不惯的榆林口音。我们当地人称榆林那一带为上头,上头人说话的口音在我们听来感觉很嘈,怪难听的。听不习惯是一方面,其实主要有我们的歧视嫌弃。还有他们的穿戴行头,头上是脏兮兮的羊肚子手巾,身上反披着脏乎乎的羊皮袄,也是不堪入目。而且,他们出门低三等,进了谁家院子就他干大他干妈的呼喊,真让人受不了。这里只有一个原因,就是看着人家寒碜嘛!七十年代时上头极是苦焦,每到冬天或来春青黄不接时候,就多有上头人南下讨饭。
   人穷遭人嫌。我们当地人将给他们米面叫打发讨吃子,说打发就是明显得下看。村里的小孩子则跟在他们身后起哄欺负,跳着喊叫他干大他干妈。更有甚者,有的孩子还拿他们寻刺激找乐子,唤狗追咬他们。
   在我们当地就留下一条铁律,决不能和上头人结亲带故。
   这老乞丐大概五十多岁,下巴留了一撮小胡子,上面还挂着雪水子。他没有穿着我们熟见的羊皮袄,这多少让我们有些失望,觉得他有失上头乞丐的形象。但是他背着个铺盖卷,却并没有毡,比我们家的铺盖小多了,这也是我们少见的。平时我们所见的乞丐好像多不背着,小孩子家的不会关心他们到晚上落脚睡觉的事。
   他一定冻坏了,从身上卸下铺盖卷和布袋挎包时身子还瑟瑟直抖。他的手估计是冻麻了吧,解背带时费劲地解不开,父亲就帮他解。看他的意思是要把自己的行李放在脚地上,父亲却硬是将它放到了前炕头上。我看见他脸上慌得不行,脸也红了,手脚都好像不知往哪里放了。就在这种慌张中他还是没忘了连连直说好人家呐!好人家呐!父亲最经不得人夸,这一夸,他就更热情上劲了。这不,他又将人家硬推上了炕,还直说炕上暖炕上暖。
   父亲说是他回来的路上遇上了。父亲说看着大黑天,冰天雪地的,可怜的,可该让他往哪里去?
   我们都觉得父亲说得在理,他做得对。
   父亲自己从一个干部落魄成农民,这老乞丐大冬天落得出门讨饭,他俩都是沦落人啊!
   盛饭的时候,母亲也给老乞丐盛了一碗。老乞丐直推拒,连说使不得使不得,说着转身就要拿他挎包里讨来的窝头。父亲见不得人客套,就下命令似的说,既然来家里了,就实实在在的。老乞丐也就不推了,双手接过了碗。父亲就说,就是嘛,咱热热地吃上,看这天寒地冻的。
   吃过饭后,父亲安排老乞丐去我家的一孔闲窑睡觉。父亲要帮着拿行李,老乞丐还是说使不得,就夺着自己抱了他的铺盖卷。我们也帮着拿,你拿布袋,我拿挎包,他拿棍子。乐得老乞丐也夸了我们,说我们是好娃娃,什么样的人家出什么样的娃。
   进了门后,老乞丐说这就好了。父亲说这窑不住人,可冷的不行,再看外面这天,就开始烧炕。
   今天这情况对我们家来说太特别太新奇,我和弟弟妹妹都兴奋极了,都围着看老乞丐的行李,看他铺自己的铺盖。
   以往我们家来客都是亲戚,我们中国人不就是活亲戚吗?今天这样来客实在新奇!尤其是父亲的这态度,简直令我们太吃惊。从他们一进门到现在,父亲脸上一直都是笑拉拉的。这种情况可是从来没有,以往我们家不管来多么重要的亲戚,父亲都没有像今天这么高兴。这被世人们歧视嫌弃的乞丐,如今竟被父亲贵宾似的上待。这真是不可思议,但我们觉得这样很好。
   受父亲这种情绪影响,整个晚上我们全家人都兴冲冲的。这种情形可是从来没有过,就好像是过什么特别的节日。外面大雪纷飞,天寒地冻,家里却是春意浓浓,热闹温馨。
   老乞丐见我们这样围着,就从挎包里掏出窝头要给我们吃。我们都直摆手,便推开一点。这时候,我们听着他那嘈口音也不再这么难听了。
   一会儿,母亲收拾完锅碗也过来了。她拿了父亲的一件半旧二衣,说要送给老乞丐。这件二衣是父亲当干部时穿的,是一种棉上衣,介于棉袄和棉大衣之间,所以叫它二衣。老乞丐又急了,在炕上直往后退,又连说这可使不得!这可使不得!这种时候,又是父亲说话。父亲说,你看看外面的天,你看看你这身上,能冻死个人哩!老乞丐经不住父亲说,但口里还是喃喃地说,还新新的,还新新的。父亲就说,早多年都不穿了,你可别嫌弃,就这了。
   老乞丐心里很是不安,只有说些感慨感激的话:老天有眼,老天看我可怜,叫我今个可是遇上好人了,我今个夜里可是幸福了!父亲则和他应答说,谁还没个难的时候,你这是人出门了嘛。
   父亲烧得大锅里热气腾腾的,我们也感觉窝里暖和了。临最后,父亲又在炕上摸了,感觉烫烫的热乎了,才带上我们离开。
   外面的雪还在下,老乞丐今晚能睡个暖和觉了,我们也觉得今晚上好暖和啊。
   第二天刚睁眼,我们就想到老乞丐,赶紧穿衣服去看。不料却是人去窑空,不知他早什么时候就离开了。这令我们失望,心里怪怏怏。雪早已停了,雪一停,外面更冷了。看着满眼白皑皑的雪,我想象着那老乞丐正走在这冰天雪地里,不知往哪里去了。
   好在他昨晚吃了顿热乎饭,睡了晚热乎觉,又穿着母亲送他的那件棉二衣,就算走在雪地寒风中,他应该不会那么冷了。
   这样想了,我心里便轻松欣慰多了,身上也感觉暖和起来了。
   我该怎样看父母的行为呢?这是行仁吗?不,爱有等差的仁之境界似嫌狭隘。能普遍无差别地爱及陌生人,这是成善。在这一刻,我真正体会到了善之为善。
  

共 332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描写人性善良的叙事散文。文章叙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发生在冬天里的一件事。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放羊的父亲在平常回家的时间,还没有回来。一家人都很担心,作者准备去找父亲,母亲更不放心。后来父亲终于回来了,却带回来一个拿着棍,背着铺盖卷,穿得单薄的榆林人。父亲像对待至亲亲属那样,真诚地招呼他一起吃母亲给父亲一直热在锅里的饭,烧了热乎乎的炕供他睡觉,母亲拿来父亲的一件二衣给他取暖,面对父母的言行,孩子们感觉那个风雪夜晚特别暖和。相比平时周围乡亲对榆林地界来的乞丐,歧视、唤狗咬、哄叫,父母真诚尊重、善待乞丐的行为,也许是父亲推己及人地想起自己从一个干部落魄成给生产队放羊的农民,这个风雪夜的乞丐忽然唤醒了父亲“同是天涯沦落人”那颗怜悯心,那颗善心。这种发自内心的、本真的、自然的善良,是一个生命对于另一个生命的尊重和善待。足以温暖作者的人生!同时升华了风雪夜归人的文章主题,不仅仅是父亲在风雪夜回家了,还有父亲被生活的种种遭遇深藏的善良回归,善待了饥寒交迫的乞丐,让文章有了更美的景致和深刻的意境。文笔凝练、描写生动,语言朴实、带着陕北的地域文化,读来别有意味。力荐赏读!感谢老师赐稿支持八一征文活动,您的作品《雪夜归人》被列入本次征文(散文类第073号)作品,我们会及时提交到征文评审委员会。预祝您在本次征文中取得好成绩。祝您创作愉快!期待新的精彩!【编辑:极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30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极冰        2019-01-29 08:54:05
  感谢老师赐稿支持八一征文!o(* ̄︶ ̄*)o
  
   文章写得生动,深刻。意境悠远,景致优美!o(* ̄︶ ̄*)o
  
   祝您生活愉快!佳作不断!o(* ̄︶ ̄*)o
极冰
2 楼        文友:走乐        2019-01-29 09:39:39
  文字朴实,文笔流畅,故事感人。拜读学习,祝写作快乐!
3 楼        文友:闲妹        2019-01-29 15:26:51
  善良终会有好报。
欢迎来到江山如画社团
4 楼        文友:伙苗        2019-01-30 21:58:56
  善良的心地就是黄金。
伙苗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