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作品赏析 >> 【荷塘】惟有西征客,孤悬北极心(赏析)

编辑推荐 【荷塘】惟有西征客,孤悬北极心(赏析) ——吴敏树笔下的谢麐伯


作者:铜盆孤雁 举人,5035.5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84发表时间:2019-01-30 08:28:52

谢麐伯是巴陵诗人,晚清文学家吴敏树的好朋友。左宗棠在任陕甘总督时,曾一度入幕总督府。
   1862年,谢麐伯赴陕前夕,来到君山向吴敏树辞行,晚上,二人坐湖边赏月。谢麐伯赋诗一首,诗曰:丛篁山月暗,湖水夜堂清。元气迷蛟蜃,空江长杜蘅。朝廷在北极,帆楫每南征。得共言诗叟,高歌怀濯缨。
   谢麐伯说,密密麻麻的丛竹让山月显得幽暗,湖水荡漾,传进夜晚的楼堂格外清晰。元气迷恋着蛟龙蛤蜊,长江空岸上长满了杜蘅。朝廷安置在北边,战船每每需要南征。所得都来说说写诗的老翁,放声歌唱,怀念水清就洗帽带的事情。
   吴敏树见这诗写得很不错,遂赋诗一首《同谢麐伯君山夜坐》,诗曰:阁前钟乍歇,湖外月初沉。风静闻涛细,山空语夜深。老知江海意,诗剩短长吟。惟有西征客,孤悬北极心。
   吴敏树说,楼阁前的钟表刚歇着,湖外的月亮也开始西沉。没有风了,耳听着细细的湖波,山空旷起来,夜里说话就传得很远。总是知道江海的意思,诗只剩下了长短吟哦。只有远赴陕西的谢麐伯,一个人悬着一颗担忧北边的心。
   吴敏树这首诗当然也是很好的诗,特别是颔联“风静闻涛细,山空语夜深”写得好,短短的十个字写出了四种意态,使人联想到王维的诗句“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都是一种以动忖静的写法,表达空灵的意境。
   1866年,谢麐伯从陕甘总督府回到湖南,在郡城会见吴敏树,二人一起来到君山岛住下来,临别时,谢麐伯赋诗一章送给吴敏树,吴敏树遂赋诗二首作答,这是两首长诗,其一曰:翰林储相材,初官百司右。所处文章优,实资器业厚。前明暨国朝,名辅故多有。华容独辞职,此事今闻否。吾邑阔伟贤,文襄奇童后。谢子顷高选,推拟邦人口。老生未识君,青眼待来久。乍睹映圭璋,坐窥见山薮。言从三人师,不薄一乡友。岂为龙门游,乃辱马迁走。汝南评敢私,冀北群空取。他时烂声烈,荣施及里叟。
   吴敏树说,翰林中储备了相材,初任官职就在大臣之上。所写的文章实在是优秀,很能帮助他的功名事业。从前明到本朝,出了很多的名宰相。独有刘华容辞职,这事到现在听说过吗?我们岳阳很大,伟人贤人也多,他得“文襄”之名在才能优异的儿童时期。谢墉在短时间内被高标准选拔为官吏,举荐和初步设计都在于同乡人之口。老生不认识你,喜爱和器重还要等到将来。起初看着就像圭璋一类贵重物器样辉映,因为暗中觉察到山深林密的地方。说话遵从三人行必有我师的教导,也不薄待一位乡友。难道为声望卓著的人家游说,就一定有辱司马迁的拜访。不敢评价汝南的阴私,有才能的人遇到知己得到提拔。到那时声誉极深极烈,荣誉也施及家乡老翁。
   其二曰:军书代馆课,宦径近已开。君尚滞周南,志不市燕台。从来有平进,失得诚鄙怀。功名故须有,躁捷谅非才。顷传关中信,似将席聘来。儒名敢妄窃,声利实可哀。巴陵有湖壤,岁熟饱妇孩。陈编出新义,快意聊可咍。昨者属宴谈,家具倾私醅。虽堪鼓瓦缶,讵足供金罍。九江一楼借,两岁千载陪。浩荡此心期,艰贞起云雷。
   吴敏树说,军书代替蒙馆的课业,进入官海的路径最近已经打开。你还留滞在周南毫无建树,志向也不在于买下燕台。从来就是以次进而不越等,得失确实是自己的心意。本来一定要有功名,性急和迅速想必不是真有才能。顷刻传来关中书信,似乎要聘我做关中书院主持一席。儒家大名岂敢妄自窃取,名声利益实在可哀。岳阳有湖泥地,年成丰收后可以养育妇女儿童。编辑旧书可以出新意,愉快的意味姑且可以让人发笑。昨天说的话属于饭桌上的话,餐桌上倾尽私家酿制的酒。虽然可做击鼓敲瓦的动作,难道要供给黄金做的酒器。借得六弟的九江楼,陪同两年犹如过了千载。期待这心广大旷远,风雷涌起,处境艰危而守正不移。
   吴敏树在第一首诗里对谢麐伯寄托了厚望。以刘华容和谢墉为例,说明我们巴陵郡是很出人才的,谢麐伯你也要像圭璋一样,辉映当代。在第二首诗里回答了谢麐伯托求,谢麐伯回来时,巡抚刘孟容托他捎话,请吴敏树去做关中书院山长。吴敏树予以谢绝,他说,儒家大名岂敢妄自窃取,名声利益实在可哀。岳阳有湖泥地,年成丰收后可以养育妇女儿童。意思是我才疏学浅,不配当山长,家乡的泥土还可以养活我一家。
   吴敏树在两首诗里都作了尽情的渲染,寄厚望于谢麐伯时搬出了孔夫子的话,搬出了司马迁,拒绝刘孟容托求时,也是反复说家乡的山肴野蔌可以活人。
   1867年,谢麐伯写了十余首古诗,总名为《病言》,说的是巴陵风习,其中一首说到罗津港罗娘庙古奇孝事,那里有一座罗娘庙,庙坏不修,吴敏树就罗娘庙一事赋诗一首送给谢麐伯,诗曰:越水曹娥古共悲,楚江秦女事先奇。褒身但有灵妃号,纪孝曾无幼妇碑。云近湘山随泪竹,风遥泪浦接芳篱。曾闻汉使留蛮鼓,落日荒津照坏祠。
   吴敏树说,赴越水而死的曹娥自古以来就让人一起悲哀,楚江秦女罗娘之事先奇在前。褒奖本身只有灵妃封号,记念孝行曾没有过孩童妇女的刻碑。天云接近君山随着斑竹,风远远地吹着泪水浸透的水滨接近芳篱。曾闻听过汉使陆贾在这里留下蛮鼓,落日铺在荒津照着毁坏的庙祠。
   1868年,谢麐伯赋诗一首送给吴敏树,吴敏树回诗一首《同韵寄谢麐伯》,诗曰:仙人须住蓬莱山,那可军书旁午间。正有苍生要人起,岂惟青史待君还。五湖且放菰中隐,十亩肯偷桑者闲。不是里门期驷马,高踪伊吕望谁攀。
   吴敏树说,仙人一定住在蓬莱山,那可是拿着军中的名册在午间一旁忙碌着。正是有倒毙的老百姓需要人去扶起,难道只有青史等着您回来写吗。在五湖且到茭白中隐藏起来,十亩肯偷的话种桑树的人就闲了。不是在乡里期待驷马高车,伊尹和吕尚他们高尚的行迹希望谁去追随呢。
   吴敏树在这里提出为官的标准,“有倒毙的老百姓需要人去扶起”,为官者应该去追随伊尹和吕尚的踪迹。
   谢麐伯有一次游历洞庭湖,在艑山得到一块异石,派人送给吴敏树看,并且请求吴敏树写一文用来记述这件事,吴敏树遂写《艑山异石砚铭》,铭曰:谢麐伯太史游湖中,登艑山,睹大黑鸟,扑入岩坳,命从人迹之,得异石于老藤下,石高六寸,广三寸又半,下旁稍阔,几四寸,厚裁二分,末锐杀,类刀斧钝缺状。近上偏左,有圆孔,面背作两层,一旁各少许错出。色面绿,黑点微凸,背黄绿而平,甚异之,使之持示余。且云:“近见王比部子寿诗,有雷斧行,所称物形模尺式,与此大类,然以荒唐难据信。余惭博物,无以对麐伯,独以为石式天成可砚。若为铜匣盛之,注水其底,稍出圆孔为池,尤妙也。大黑鸟岂翰林子墨之符耶?”麐伯请余文记石,因为砚铭遗之。
   雷斧耶,吾不识。敢告太史,是天锡。飞翰宜用即墨,发为文章。光于朝家,我湖山其与有色。其为诛奸击邪乎,霹雳天声,亦何限于言事之职。
   翻译成白话是这样的:
   谢麐伯太史游洞庭湖,登艑山,看见大黑鸟,扑入岩坳,叫随从跟着它,在老藤下得到一块异石,异石高六寸,宽三寸半,下部稍微宽一点,将近四寸,厚才二分,末端尖锐收束,像刀斧钝缺的样子。近上偏左的地方,有圆孔,面背作两层,一旁各有少许错开。色面为绿,稍微凸起的地方有黑点,背面黄绿色而平坦,很觉得它怪异,派人拿来给我看。并且说:“近来看见王子寿的诗,有雷斧的品行,所说的物件形状样子尺码,与这大致相同,然而因为荒唐难以采信。我惭于通晓众物,没有办法面对麐伯,只认为这石块的样式天然可成砚池。如果用铜匣子来装它,在它里面灌水,稍出圆孔为池,尤其神妙。大黑鸟难道是辞人墨客的符号吗?”麐伯请我写一篇文章来记叙这块石头,因作为砚池铭文流传它。
   雷斧,我不认识。不敢告诉太史,是上天的赐予。迅速书写应当用即墨,写为文章。光于朝廷,我湖山难道有艳丽容貌的女子。难道诛杀奸人打击邪恶吗,霹雳来自天声,也为什么限于向君王进谏的职位。
   1870年,谢麐伯在京城参加会试,吴敏树寄去一诗《寄麟伯京师时将考试差》,诗曰:巧妇苇苕可似今,中唐文绶却无心。栲虽曲制由来木,钗有横云不待金。黼黻未施先作绘,琵琶尽洗却教琴。潮头不用操强弩,得鹿惟闻自上林。
   吴敏树说,巧妇燃着芦苇可像现在,中唐的彩色丝带却无心。栲树做的轮轴虽然弯曲历来靠树木,钗有横云型的不必用金。还没穿绣有华美花纹的礼服化妆先作彩绘,彻底洗净琵琶然后再教琴。不用在潮头操作强弩,得到一只鹿只闻听是来自上林苑。
   通篇无一字在说科举考试事,又似乎字字在说,都是一种比喻的说法。
   这时的谢麐伯多大了啊?不知道。大概他就是吴敏树的一个忘年交,是吴敏树一个很谈得来的朋友。
  
  

共 332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惟有西征客,孤悬北极心》这一篇作品赏析,作者文写几多资料查询,将巴陵诗人谢麐伯,晚清文学家吴敏树,他们两人与诗交友,与诗叙情的故事叙述。文写把他们二人几多诗文一一解读,既有原著,又有译文,从中融入自己的观点,赏析他们的文彩,叙说他们的友情,从而把‘惟有西征客,孤悬北极心’这一主题表述。文写前后呼应,主题点明。欣赏了,推荐赏读,感谢赐稿【荷塘】,期待精彩不断!【编辑:程南】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程南        2019-01-30 08:42:21
  解读原著,赏其文彩,观点写进,了表感怀,他俩友情,一一说来,与诗结友,解读明白。
2 楼        文友:程南        2019-01-30 08:42:46
  问候作者,创作快乐!
3 楼        文友:铜盆孤雁        2019-01-30 10:54:42
  谢谢您的编审!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