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作品赏析 >> 【晓荷】徒劳是人类普遍的命运——读王胡子诗歌有感

编辑推荐 【晓荷】徒劳是人类普遍的命运——读王胡子诗歌有感


作者:干云 白丁,83.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11发表时间:2019-01-31 17:37:00


   我应诗人编辑贾非的邀请,评论王胡子的诗歌。不妨就从《第一场雪》开始:
   落叶散乱,我从纸上抖落
   从前写下的字句
   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恐惧
   我也可以摇晃身体
   抖落黑暗强加于我的影子
   秋天又怎么样,树木光秃
   被遮蔽的真相一一显露
   大地将还原成一张白纸
   你和我,都是没有过去的人
   第一次读《第一场雪》的时候,我被最后一句话打动了:“你和我,都是没有过去的人。”我拍下这首诗发在朋友圈,还配了四句诗:“你和我,都是没有过去的人/山水和花朵都保守时间的秘密/一开口,我总要出卖我自己/你不开口,也完全出卖了你自己。”
   今天再读王胡子《第一场雪》这首诗,我发现自己当初完全是走偏了,只远远看到了这首诗的美丽枝叶,而没有注意它的结实主干,我忽视了诗中的一些关键词,比如恐惧、黑暗。
   题目“第一场雪”中的限定词,能让人感觉到诗歌里没有再次出现的意象“雪”,与“恐惧”、“黑暗”的情感联系。我想,这“第一场雪”应该不是大自然赐予的第一场雪,而是作者思想意识里的“第一场雪”;这“第一场雪”对于作者一定是有纪念意义的,像树木抖掉落叶一样,他将恐惧和黑暗从心灵里抖落。我想象着,也许是读了一本书,或者写这首诗的时候,诗人发现自己成了呼和浩特日常街道上一棵落满雪的树,没有黑暗强加的影子,没有被落叶般的文字遮蔽的恐惧。这种恐惧,只有写下许多字句的人才能够理解。因为这种由来已久的恐惧感,使诗人幻想成为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如果不是我的理解太肤浅了,那就是他的心思太敏锐了:我希望这首诗是写给中世纪那样的旧时代的。
   但是王胡子另一首引而不发的诗歌《秋分》,却打破了我这种关于时代的幻想。
   我的国家进入一个新时期
   内蒙古呼和浩特,我吃早点时
   听人说,在白庙子
   马群已化作大雾
   阅读现行期刊,我常会纠结于文学作品中的一些大词。有些人喜欢制造政治和时代性的概念,像是要通过白雪稀释黑暗的浓度,通过情感的倾向来表达诗歌的立场。但某些空洞而孤立的概念并不能让我心悦诚服,诸如“国家安静”,“官僚的额头”,“真理的要求”,仿佛诗歌就是玩转修辞。我承认自己的思想局限,同时我也要像无知的孩子一样,口无遮拦地说出自己的看法:诗歌中不时掺杂“革命”或者“主义”这类生硬的大词,让人感觉像是米饭里混进了石子,难以下咽。但谁知道呢,也许我所不能消化的,正是某些编辑沙里淘金时所宝贝的,以为那是诗歌思想境界的体现,诗歌格调的标识。
   《秋分》这首四行诗,显然也用了一个大词“国家”,而且无独有偶,他还用了一个大词“新时期”。但是“国家进入新时期”这个可以划归时事政治类的词组,却很好地与表示时令的题目吻合起来,时令在推进,社会在发展,我们能够感觉到两者节奏上的共同推进,而且两者还有一种内在思想上的结合。“马群已化作大雾”的暗喻也给人丰富的联想。秋分过后的大雾遮蔽了草原上的马群,这个场景的描写,仅仅是诗歌大胆托出的喻体。我想,呼和浩特人对于大雾遮蔽马群的情形并不感觉新鲜,所以也绝不会对此场景口口相传,那么人们口口相传的是什么呢,应该是不曾出现的这个暗喻中的本体,是诗歌中隐藏起来的“能指”,诗人不说出来,诗歌便有酝酿丰富歧义或无限解读的可能了。这也正是作为诗人的王胡子的高明之处。这首诗以及前面那首诗都是如此,用自然现象比喻社会生活,形象化地呈现文本思想,具有真正的诗歌思维品质。墨西哥诗人马加里托·奎亚尔说:“诗人的生活就是战场。”那么,诗人战士是怎样炼成的?我们从这首诗也可以窥见诗人生活状态的一斑。
   有人说,评论可以分为两派:学院派,性情派。我倒觉得,这两个派别还可以用来分辨诗人。王胡子的诗选,编辑先后发给我两个版本。在第一个版本里,王胡子是一个致力于表现内心忧郁的人,他的四行诗《形象》,明明白白地印证了我这个感觉。然而第二个王胡子诗歌选本,却刷新了我这个感觉。
   《巴音塔拉的葵花地》和《演示》以及《沿途》等等作品,明显有我所理解的学院派风格。他那稻草人一样的对生命的守望姿态里,就藏着一个优秀诗人在社会生活中始终怀抱的悲悯之心。他甚至对“神”(《沿途》)或者“上帝”(《小教堂》),都心存幻想,把它们看作人们可以责备的官长或者可以亲近的邻居。
   我特别喜欢王胡子的三行诗《须臾》,它是这两个选本中最短的一首。
   白云苍狗,我在天空中拍下一只巨大的手
   很快就散乱了,像那样用尽心力
   试图有片刻凝聚成形的事,我也徒劳地做过啊
   这三行诗,意思非常简单:一次看云的体验。诗人透过白云的巨手看到的,是人类的徒劳。徒劳,这个词,妙语微中,将我震慑,也把这一组长诗短诗都归拢了。
   徒劳是人类普遍的命运。徒劳,不也正是人生意义的另一种解释吗?在哲学思想中,徒劳是出现概率较高的词语,意思接近于虚无。徒劳,在诗歌作品里,这样轻飘飘地出现时,我的心不禁凝重了。
   还有哪一种比附,比生命更贴近万事万物呢?纪伯伦说:“当你达到生命中心的时候,你将在万物中甚至于在看不见美的人的眼睛里,也会找到美。”人们在万物之中看到美,同样也会看到脆弱、绝望和感伤。那只巨大的手,是白云的幻形。白云既然可以幻化为巨大的手,当然也可以幻化出一座梦幻城堡。只是一个人要用到何等崇高的心力,才能看到自己梦幻城堡的成形呢?然而,一阵无形的风,就可以把梦幻城堡吹得无影无踪。
   白云的意志,包孕了人类生命的意志。白云的命运,象征着人类情感的命运。但是,感觉像白云一样徒劳的人,那种消极绝望的情绪,也可能会随风而逝:假如说徒劳之感是须臾之间的,那么绝望之感也是须臾之间的。
   生命的徒劳是这首三行诗的主题之一。徒劳,本来是一个悲剧的主题,但是读出了这样的发现,我并不感到特别的悲哀,反而体会到一种共鸣的愉悦。人们可以在诗人书写痛苦的文字中找到共鸣,感到愉悦,这大约是优秀诗歌具有强烈感染力的证明。
   他的忧愁来自于理想,因为诗人是重思想的。从王胡子这组诗里我看到,世俗生活很难使他感觉幸福。爱情在王胡子的笔下,有光芒而无热度,我读到的只有爱的自觉意识(《星星》)和一种疏离于爱的表情(《两种孤独》)。婚姻的感觉就更是刻骨的悲凉,“她们觉得我是可有可无的人,我不反对/在家庭生活中,我渐渐虚化……在我死去之前,已被家人忘记”(《忘记》)。
   他的忧愁还来自于负罪感。“我吃的鱼太多了,我也是苦涩的大海”(《吃鱼的诗》)。他试图用诗歌替世人赎罪,所以在《忏悔》里说,“我忘了天地父母,在早年的草地上我失魂落魄/想想这几十年,雾霾沙暴,花朵没了好颜色,/我真是个不孝子”。看看冯友兰在自己的哲学著作《人生的境界》里的分层——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我相信王胡子诗歌,有的已经超越道德境界,而抵达天地境界了。
   “草原都是伤心之地,草是缓慢的抚摸”(《我的草原》),这样优美的诗句,更像是抒情歌词,有脍炙人口的可能。
   (2019年1月1日)

共 273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赏析文阐述了王胡子的诗歌。文章开篇伊始从评论王胡子的诗歌《张一场雪》入手,着重细节部分落笔,绘声绘气地诠释了诗歌意象性的风物描写,融入到思想情愫之中,让我们认识到诗歌是治愈心灵的一味良药。而在诗行里,诗人想象中的自然景物,印痕在空间,且歌且吟成文字,自然而充满了灵性。如《第一场雪》这首诗,诗人在内心种下一颗树,飘满洁白的雪花,没有恐惧,抖落黑暗,许是生命特质在片刻的呈现。诗歌题目中的雪,没有出现在诗行里,但是,却成了诗歌承载的思想内核。而诗人王胡子的另一首诗《秋分》展现眼前时,第一句“我的国家进入一个新时期”,很明显,拉大了宇宙空间,张开了很大的界面,很好地应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使人领悟到,立足在时代背景下所抒发的思想境界。还有马群与大雾相关联,则是思想蕴育丰富的景观的妙笔,诗歌的内涵自然延伸出去了。诗歌代表诗人的精神品质,就如墨西哥诗人马加里托·奎亚尔说:“诗人的生活就是战场。”关于王胡子的诗选,作者在对他的两个版本阐述过程中,感知到了诗人王胡子是一个内心表达忧郁的人,而我们在这篇赏析文的认知上也隐约感觉到了。无论如何的表达方式,诗歌张驰有度,夸张、比喻、拟人等等各种手法并用,自然万事万物,意象、风物,内心、现实,实与虚,谴词妙笔点睛,则是对自我心灵最好的喧染和抒发,立起来的是一幅幅精美的画卷。有着其忧伤,有着其感叹,各种情调,皆在其中……这篇赏析文,文字描写细腻,表达语言精准,思想内涵深刻。又是一篇佳作,力荐欣赏阅读!【编辑:伊伊秋水】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伊伊秋水        2019-01-31 17:39:38
  佳作,干云老师创作辛苦了!精彩不断!
刘永萍,女,笔名伊伊秋水、yiyiqiushi,江西省吉安市作家协会会员、安福县作协副主席,已发文章50万字见于《中国作家网》等文学网站,作品见于多种报刊,出版多本书集。
2 楼        文友:尹宪辉        2019-01-31 22:01:39
  问好!千云顾问!欣赏佳作!赞!
3 楼        文友:张福洲        2019-02-01 20:52:25
  文字有华彩,思想放光辉!欣赏老师佳作!
命运如写作,可以去修改。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