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作品赏析 >> 【荷塘】武昌云树巴丘北,贤达风流想已倾(赏析)

编辑推荐 【荷塘】武昌云树巴丘北,贤达风流想已倾(赏析) ——吴敏树笔下的唐子方先生


作者:铜盆孤雁 举人,4929.7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09发表时间:2019-01-31 22:49:45
摘要:吴敏树敬重唐子方,就一而再的撰写长文赞颂他的忠魂。

唐树义,字子方,贵州遵义人。他比晚清文学家吴敏树大十二岁。
   唐子方1815年参加乡试中举,1826年以大挑一等身份担任咸丰县知县,从此步入官场。后任监利、江夏知县,1834年升汉阳府同知,1835年任甘肃巩昌府知府,代理道员,1838年任兰州府知府,1845年升陕西按察使,1846年升陕西布政使,1847年调湖北布政使,1849年,代理湖北巡抚。
   唐子方为政清廉,有政声,深得百姓喜爱,是一个很贤良的官吏,而且风流儒雅,从他用重金聘请毛西垣去做幕僚一事就可以看出,其实,他不是要毛西垣做幕僚,而是看重毛西垣的诗才,毛西垣在贵州几年,果然写了一百多首高质量的竹枝词,唐子方既是毛西垣的朋友,自然也是吴敏树的朋友,吴敏树很看重他的贤亮。
   1844年,唐子方途径湖北,吴敏树赋诗一首《奉寄唐子方树义方伯武昌》,诗曰:旧政弦歌未息声,旬宣来怯楚人情。渊怀江汉双流合,佳士兰蘅七泽并。晓阁开烟官受事,夕楼登月客飞觥。武昌云树巴丘北,贤达风流想已倾。
   吴敏树说,出任邑令之典的琴声歌声还没有停止声音,因为周遍宣示而害怕是楚人情结。长江和汉水在这深水潭的怀抱里会合了,品行才学优良的人和兰蘅在这水泽湖北并存一处。早晨在阁楼上舒畅地抽烟,领受着官事,傍晚登上黄鹤楼揽月,客人的酒杯飞来飞去。武昌的云和树在巴陵之北,贤明通达人士之风流想必已经倾情。
   唐子方第一次做官便是在湖北担任县令,品学兼优的人和香草兰蘅在一起,这就是吴敏树对唐子方最初的印象。
   1853年,唐子方得到一块宝贵的砚池,通过毛西垣请托吴敏树为他的宝砚写一篇铭文,吴敏树欣然应允,遂作《唐子方方伯梦砚斋铭》铭曰:
   岁丙午,友人毛君西垣,客于陕西按察使贵阳唐公所,书来告曰:“唐公以才能受之天子,自县令累擢至监司,然未尝一为俗吏所为。其所交识,皆天下贤士,所爱而称者,必磊落奇伟之行。尤甚好文章,前年其在京师,遍属京师之能诗者,题辞其家梦砚之图。唐公雅善余诗,是以见客,甚隆礼焉。今又以吾言,知子勤为古文,将欲借文于子,子今方在忧,他日当许为之。”
   其冬,西垣归,诣余,具道唐公之意。余曰:“梦砚者何也。”曰:“囊者唐公随侍其尊府公官广东时也,入广州市中,遇货砚者,视其刻,雪声堂砚也。盖明忠臣顺德陈忠愍公邦彦之故物,其铭识可考按云。唐公厚直得之,大喜,而其时尊府公方自清远得代,稍后来广州。唐公捧砚,拜告之尊府公,尊府公矍然曰:‘异哉,吾昨者来也。梦一丈夫古冠佩者,登吾舟揖而言曰,有物属留君家,善护之。吾惊而觉大疑怪之,乃此也耶?’丈夫岂非陈公乎,吾犹忆其形貌颀然,而声情甚伟,唐公于是命工图之,而以名于其斋曰‘梦砚之斋’,以与海内士大夫题记赞咏其事,以益彰陈公之烈,盖三十年于兹矣。”余曰:“若此乎,信可异而称也。”
   夫我国家之初,明之故臣,尚扶其残孽,崎岖保恃岭海之间。陈公骤起乡闾,捐家室,誓徒旅,蹈锋饮血,其军最为雄健矣。而肇庆广州,骨肉相祸。陈公力奉永明,名分尤顺,天兵即诛,以死完节,可谓无憾。今二百年,虽遗物之仅存如是砚者,英魂壮灵未尝不赫然与之俱。而唐公于此尤能钦想其风烈,发挥传颂之无已,所以扶立名教,砥砺天下学士,诚有谓哉。今年唐公布政湖北,以书通问于敏树,且尽致关中古石刻文字,而属文益勤。敏树不敢辞,则谨述其所与毛君言者,而为其斋之铭,以献于公。其辞曰:
   昼入此斋,日烈而霜,惟砚石之英。夜入此斋,烛跋而光,惟砚石之芒。吁嗟陈公气大刚,耿耿不死天南乡。人污吾砚梦授唐,非此主者谁发扬。忠贤百代扶世纲,我名此斋意孔长。
   吴敏树说,唐子方从毛西垣那里知道“我”擅写古文,便委托毛西垣请求我为他的梦砚图写一篇文章。1846年冬,毛西垣回到老家,来找吴敏树,备述唐公请托,吴敏树问毛西垣“梦砚者”是什么意思,毛西垣就告诉他,以前,唐公同他在广东做官的父亲前往广州,有一日逛市,突然见到一方砚池,仔细一看,原来是明朝忠臣顺德人陈忠愍公邦彦的旧物,那上面的铭款可考查。唐公就花重金买了回来,他父亲一看,就说起了昨夜的一个梦,说梦见一位男人,说有宝物要藏在他家,他父亲就说,这男人不就是陈邦彦吗,这宝物不就是砚池吗?唐公于是叫工匠来画下这幅图,而给这书斋起名叫‘梦砚之斋’,用来与海内读书人题记赞咏这件事,用来更彰显陈公的壮烈,大概有三十年时间做这件事。
   吴敏树由此想到,陈邦彦确实是个可敬的人物,明朝覆灭,陈邦彦极力侍奉永明帝,用死保全他的气节,可说是没有遗憾。现在二百年过去了,虽然他的遗物仅存这一方砚池,英魂壮灵从未不显赫与它俱在。
   吴敏树由此也想到了唐公的可敬,由他对这方砚池的态度,就能想慕到他的风范,他是要立名声与教化,勉励天下读书人保持名节。唐公今年来湖北担任布政使,给吴敏树寄来有关资料,请求吴敏树为他写一篇文章,吴敏树就应允了。
   听过毛西垣叙述后,吴敏树就动笔了,他在文章的末尾作辞说:白天进入这书斋,太阳晒得如同白霜,只有这砚石是那么出众流光。夜晚进入这书斋,蜡烛挺拔而发出光芒,只有这砚石是那么耀眼闪亮。吁嗟陈公气慨既大又刚,一片忠心不死于两广城乡。有人弄污了我的砚池托梦给老唐,不是这个主人谁来光大发扬。忠贤百代扶持传世纲常,我给这书斋起名意味深长。
   1854年正月,太平军猛攻湖北武昌,担任湖北按察使的唐子方战死在任上,吴敏树听到消息后,悲伤不已,他虽然没见过唐子方,但是他知道唐子方为官贤良,爱惜人才,早就和他神交,于是,赋诗《哭贵阳唐子方先生》,诗曰:昔者图遗砚,曾闻梦感精。今知波血碧,故共雪声清。余岂高贤士,公虚饮食情。欲赍磨镜具,江汉路难行。
   吴敏树说,从前唐子方先生寄来的图上有遗留下来的砚池,曾听说过他在梦里因感而获得精粹。现在知道长江水波染成了血色,原来的计划和雪声一起清晰。我难道是个高洁的贤士,唐先生是不是空怀了一腔平常的情怀。想要送给别人磨镜的工具,江汉水路实在是难走啊!
   悲愤不已的吴敏树又为吴敏树写了一篇《湖北按察使贵阳唐子方先生哀辞》,辞曰:
   呜呼!自粤贼乱遍天下,朝廷患兵不足用,饷不足供,而有识之议,独以谓得能平贼之人,则兵与饷,犹可无忧。盖天下数十年来,一切因习颓坏,人材遂靡然不可振发,事急而求人,无可倚恃者。余窃疑乎古今才能之人,亦何世无之,或弃置不用,用矣,又或颠倒错乱,使之卒困于无所能为以死,则将谁咎哉。
   今自兵事数年,一时殉难之君子,余多未能悉知其人与其行事。若贵阳唐公子方之死,所窃悲焉。公往以名举人为县令湖北,以才能发闻,侟陟藩翰。先皇帝末年,公被知遇最隆,未久,即引疾以去。盖以与制府意未合云,于时天下之人,皆知公之贤,望其大用有为,公意独以为难,故家居数年,将终以不出。及寇陷武昌东下,官军旋入之,朝命起公湖北,与督抚共办军务,公乃闻命驰赴,以咸丰三年五月抵武昌,旋以二品衔授湖北按察使,明年正月军溃,公遂以死。
   公之初抵武昌也,贼方在江西,而聚兵田镇以御。公策欲掎之湖口,督抚不可,又自请募练襄阳,亦弗许。而贼之在北路者数千人,自河南败走楚境,公帅兵迎剿之麻城,歼之几尽。未几田镇溃,公往来战贼江上,复黄州,以便宜退军,遂被旨落职,仍委剿贼。当是时,朝廷所依办贼,实惟宝庆江忠烈公。而侍郎曾公方募勇长沙,以贼尽据长沙,夺舟舰,我兵只陆路未能制胜,乃多造炮船,盛水军,东下约总督吴文节公及江公,俟军集,同剿贼。俄而江公以安徽巡抚败死于庐州,吴公与公分道出击黄州而败。公又独以水军才数十艘所请给,皆为抚臣靳不与。
   余闻吴公之出,抚臣崇伦、学臣青麐实交骇促追之,则公之不得展其才用,何足怪也。此余所以叹夫有人而用之未竟,或颠倒错乱以死,而非尽无人之患也。原公之始方被任,而决于退身,其时天下未有变,徒以事多沮挠,不如意,不肯自摧辱。及是以贼乱之亟,感愤复起,卒又困于人以死,岂非其命也耶!
   初,公少时,以梦获砚于广州,盖明陈忠愍公邦彦之故物,敏树尝承公命,作梦砚斋铭文。大意谓公文学政事,为一时伟巨人,前世忠贤,当借以发扬于世。而孰知夫昔之梦者,乃授公以其死也。呜呼!岂偶然哉?公之子举人炯,即获归公丧,以书请为之哀辞。敏树固尝以文字辱公知,又在京师,与公子游久,乃为其辞曰:
   公不出兮人愁,公既死兮增忧。事难为兮才竭,人实不足兮又重之,以败谋氛江汉兮血流。我旧治兮邦州,骋皋浒兮余马。主恩厚兮,氓命我投。忽摧沮以死兮,天也谁尤。旗波靡兮鹢散,鼓不集兮孤舟。公昔侍父兮南海,父有梦兮砚实公收。盖忠灵之授死兮,固有异世而相酬。开天门兮鞭驷虬,望黔阳兮下鄂渚以来游。
   文章先说朝廷在人才方面的弊端,由此说到唐公,唐公原是湖北一县令,因为勤政爱民,政绩突出,被朝廷擢升为湖北布政使,因为与制府意见不合,遂辞官回家。当时天下的人,都知道唐公的贤良,希望他大有作为,他还是隐居不仕。后来,太平军侵凌湖北,攻陷武昌东下,官军不久进入湖北,朝廷命令起用唐公到湖北管理政务,与督抚一起办理军务,唐公才听命奔赴。
   接着,文章叙述了唐公在湖北的作为,唐公刚刚到达武昌时,贼寇刚在江西,唐公聚兵在田镇用来御敌。唐公计划想在湖口牵引拖住贼寇,督抚认为不可以,唐公又自请在襄阳招募团练,也不允许。而贼寇在北路的数千人,从河南败退湖北,唐公帅兵到麻城迎剿贼寇,几乎将贼寇歼灭殆尽。不多久田镇兵溃,唐公往来在长江迎战贼寇,收复黄州,以便于退军,于是承奉圣旨降职罢官,仍然委任他剿贼……不久江忠源以安徽巡抚身份战败死于庐州,吴云巢与唐公分道出击黄州而败。唐公又独请求拨给他水军数十艘参与作战,都为抚臣吝惜不给。
   可见,重新出山的唐公想要做点事,还是处处受人掣肘。
   写到这里,吴敏树就很愤慨了,这不是没人才啊!不做事的人总是想方设法去为难做事的人,唐公就是因为掣肘而死的,能不悲哉!
   吴敏树说,他曾经写过一篇梦砚斋铭文,用来记述唐公的文学政事,这一次应他儿子唐炯之邀为他父亲写一篇哀辞,哀辞说:
   唐公不出山啊人们忧愁,唐公已经死了啊更增加忧愁。事情难做啊才能枯竭,人实在不够啊又重视他,因为战败设法寻求气罩江汉啊流血。我从前管辖的地区啊邦国州郡,驰骋在高岸和水边啊我的战马。君主恩情厚啊,老百姓的命我来投。忽然挫折阻挠以死啊,天也谁的过失。战旗顺风而倒啊战船四散,战鼓声不集中啊一叶孤舟。唐公过去侍奉父亲啊南海,父亲有梦啊宝砚实际为唐公所收。忠魂授死啊,本来有不同时代而唱和。打开天门啊鞭打着驷马虬龙,望黔阳啊下鄂渚将来游。
   忠魂总是一脉相承的,二百年前的陈邦彦如此,现在的唐公亦是如此,唐公在广州用重金获得一方砚池,是不是就预示了他的归宿?答案是明显的,皆因为忠魂一脉相承。
   吴敏树因为敬重唐子方,就一而再的撰写长文赞颂他的忠魂。

共 428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唐树义,字子方,贵州遵义人。他比晚清文学家吴敏树大十二岁,1815年参加乡试中举,1826年以大挑一等身份担任咸丰县知县,从此步入官场。唐子方为政清廉,有政声,深得百姓喜爱,是一个很贤良的官吏,而且风流儒雅。吴敏树很看重他的贤亮,虽然两人从未谋面,但吴敏树为他写过诗文。1854年正月,太平军猛攻湖北武昌,担任湖北按察使的唐子方战死在任上,吴敏树听到消息后,悲伤不已,为他写下哀悼文。赞颂他的忠魂,认为他和二百前年的陈邦彦一样,都是为朝廷效力的忠臣。【编辑:莫道不销魂】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1-31 22:52:39
  吴敏树是痛恨太平军的,所以凡镇压太平军的人,在吴敏树眼中是伟大的。不知可以这么认为吗?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回复1 楼        文友:铜盆孤雁        2019-02-01 00:41:18
  不完全这样,吴敏树交友,主要看人品官德和文才。
2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1-31 22:53:37
  老师笔耕不辍,要过年了还不休息,一味钻研,精神可嘉!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回复2 楼        文友:铜盆孤雁        2019-02-01 00:42:46
  谢谢莫女士的提醒,我不知道要过年了,恭祝莫女士新年快乐,全家幸福。
3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2-01 10:40:24
  老师真是融入其中了,连时间也不记,忘我境界令人敬佩!祝您新年快乐!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