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绿野荒踪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绿野征文“韶华易逝”】自在(情感小说)

编辑推荐 【绿野征文“韶华易逝”】自在(情感小说)


作者:林科 秀才,2855.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401发表时间:2019-02-10 18:32:18

吴秀萍去东北了,刘德禄心里却一直不舒服,好像有什么卡在喉咙,吐不出,咽不下。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原因有二:一是吴秀萍上了火车以后才打的电话,说要跟着儿子刘蛋蛋去东北了;二是听村里人都说,老朱的老婆有吴秀萍家大门钥匙,并且隔三差五过去要给花浇水,据传,这是主人吴秀萍亲自安排的。
   刘德禄虽然在土里刨了大半辈子,也没有见过什么大的世面,但卑微贫贱的社会地位把他的脑袋瓜锻炼的相当好使。他善于通过表象看本质,而且一看一个准。像吴秀萍这次去东北的事件,刘德禄就从中看出了很多门道,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吴秀萍没拿自己当家人看!
   道理想明白了,话却不能说破,这是刘德禄处世的一贯风格。他琢磨,年轻时两人互相有好感,最终却没走到一块儿,这说明老天爷是不愿意的,天命难违啊。两人本来就没有在一个锅里搅勺把的命,只是犯了迷糊,就被何仁义生拉硬扯地拽到了一搭。事情过去三年了,刘德禄依然记得,何仁义为自己和吴秀萍的婚事所作的那份材料,有几句话终生难忘:一是结合移风易俗,坡后村在解决空巢老人方面,有了开拓性成就;二是结合乡村文明建设,空巢老人刘德禄的生活有了切实保障;三是结合一村一品产业发展机遇,吴秀萍家承包地有了可靠的劳动力支持;四是结合外出务工人员创业扶持意愿,及时稳妥地解决了刘德禄和吴秀萍双方儿女在外工作的后顾之忧。
   根据事情后来发展态势,刘德禄总算看明白了,何仁义当初并非真的要解决什么“实际问题”,而是为他自己仕途所做的一次精心谋划。攒妥村里一对留守老人再婚再嫁,赢得上下一片赞誉之声,不管从哪方面看,好像都是成人之美的大善之举。因此何仁义仕途大顺,后来升迁到了区上。其实生活中的实际问题依然存在,个中滋味,只有刘德禄自己心里最清楚。刘德禄和吴秀萍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并非像人们说的那样好。什么能相互照顾呀,彼此说闲话解闷呀,他妈的纯粹是鬼话,好像都亲身经历过似的,刘德禄暗暗骂道。老刘的儿子和儿媳如释重负,都说老父亲这下有人照顾了,他们也就放下心了。从此,他们不但回家的次数少了,而且,连打电话的次数也少了。
   人老心事多,刘德禄本来就烦闷,加上吴秀萍去东北这件事,提前只字未提可以不计较,没想到竟然还把自家门钥匙交给了她的老邻居。事情虽小,可好说难听啊,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想?刘德禄不笨,言外之意非常明白,自己吃了哑巴亏,在田地里白白给老吴干了几年苦力活。想起这些窝囊事,刘德禄的心里就更加不舒服了。他忽然觉得,还是那些年一个人独自生活比较自在。
  
   刘德禄一直在大儿子大远的果树地里干活,或许是因为劳累过度了吧,总感觉晕晕乎乎的。他就去村卫生室测量了一下血压,结果低压100,高压150。医生让多休息,刘德禄回来吃了两片降压药,连早饭也没顾得吃,就躺到炕上睡着了。一觉醒来,看窗外,大约到中午饭时分。阳光透过窗户玻璃,射到了雪白的墙壁上,衬得老刘眯缝起眼睛。他坐了起来,慢悠悠地装了一锅旱烟,又是一阵吞云驾雾。医生早前警告过,说像这种身体状况不能再抽烟了,刘德禄当时嘴上答应着,离开了医生还依然如故。他想也就抽老旱烟这么一个爱好,如果真戒了,那这辈子啥也不剩了。命运不济,人活百岁终有一死,岁数越大受的苦越多,刘德禄一直都这么想。他是一介布衣草民,心理与其他上了岁数的人有共通之处,想到今生尚有许多未了的心愿,便一个激灵,哀叹人类生命的短暂和无常。于是他祈愿自己能长命百岁,也就听从儿子和医生规劝,把原来每一个月二斤烟丝减少到一斤,实在戒不了啊,就从量上减了一半!
   刘德禄控制了老旱烟的吸入量,喉咙里的浓痰明显少了,这就意味着对身体的养护初见成效。略微有了一点精气神,就又闲不住了,这是刘德禄几十年养成的习惯。他早起晚归,一连在儿子的果树地里忙活了几天,终于把肥施完了。太阳偏西,回家尚早,刘德禄坐在地边歇息,喝着自带的淰茶,吃着带来的馍片。他过惯了这样的日子,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树叶哗哗,夏风习习,鸟鸣啾啾,骤然间,刘德禄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吓得树上的鸟儿扑棱一声就飞走了。
   刘德禄一看,是儿子大远打来的,不由得心里一紧。自己也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接到过孩子们的电话了,今天的太阳从西边给出来了,是不是娃娃们又有啥事了?刘德禄并非想得多,而是有先例,只要孩子们来电话必定有事情,不是让代替去给哪家上礼,就是让送点自家地里的蔬菜过去。刘德禄晕车,他害怕去城里,给儿子送一次菜,总要难受好几天。他更害怕去上礼,去了就得吃酒席,那些小年轻知道他是大远父亲后,都毕恭毕敬,都要过来敬一杯,不喝不行啊!
   刘德禄按了一下接听键,电话里传出了儿子大远的声音。大远问父亲干啥呢,当他知道正在给果树施肥的时候,就说:叫你在家闲呆着,好好歇息歇息,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嘛,过两天准备雇人给咱果树施肥呢,你看你就是闲不下来!
   大远说的头头是道,刘德禄嘴里没言传,心里却明白得和镜子一样,儿子的打算不靠谱,纯粹是“老鸦晒粪凭嘴撩”呢。施肥时间性强,错过了“坐果”期,再施肥有用吗?农事也不等人,乡亲们都忙活了,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到哪儿雇能正常干活的劳动力呢?
   大远把父亲说了一番,而后又说:小轩参加了个绘画辅导班,每天下午六点到八点。恰好这个时间段,我要在公司里加班,顾不得去接。想叫你过来,按时接送娃。
  
   刘德禄欣欣然地接受了儿子的邀请,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与乖孙子朝夕相处啊!自从村小撤并后,原来在家就可以上学的孩子们,不得不去镇上就学。
   没有了孩子们的喧闹,村子里一下子就冷清了,那些在城里务工的人家,就把孩子也带过去上学了。大远在县城的向阳公司上班,顺理成章就把小轩带在身边,后来又托老同学教育股长的关系让孩子在中心育才小学插了班。常言道“隔辈亲”,刘德禄和他的亲孙子小轩特亲近,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岂料孙子这一走,竟然大半年都见不上一面,天长日久竟然把刘德禄着急得头发都白了许多。
   刘德禄收拾了几件换洗衣裳装好,到前后院转了一圈,关了电源,关了门窗;又提了个竹篾攀笼去菜地里,剜了满满一篮油白菜。挎着背包,提着菜篮,然后刘德禄锁住了大门,兴冲冲地往车站走去,这下终于可以见到朝思暮想的孙子了!
   刘德禄下车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他觉得到处都是一个模样。都来过不下二十回了,却还是记不住去儿子家的路线,他就原地站定,给大远打电话让来接。不一会儿,大远没来,小孙子小轩却蹦蹦跳跳地来了。原来大远又去公司加班了,就让小轩过来接他爷爷,反正路也不远,不到十分钟的路程。
   一家人见面的那种高兴和热情场景,自不必说,别提有多热闹。大远在县城买房已经四五年了,刘德禄虽然来过二十几次却从没住过,他都是中午来,大不了吃个午饭就又赶紧走。其实并非儿子和儿媳不挽留,而是住的地方看着实在太窄卡了,似乎整个房间还没有自家的炕大!这一次,大远想让老父亲来帮忙接送儿子,就提早腾了间大一点的房子,把里面用不上的东西全部搬走,并把席梦思换成了父亲喜欢的硬板床。房子窗户向着南边,正对着郊区农民的一片菜地,房间里没有多余家具,显得宽敞又豁亮,刘德禄看了很高兴。等孩子们都出去了,刘德禄躺在床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又抽了一锅老旱烟。他心花怒放,感觉幸福的日子从此就要开始了。
   大远媳妇带着刘德禄接送小轩两次,第三天说单位有事就走了,于是,刘德禄就一个人开始接送小轩了。这个培训学校离家不远,过一个十字,五六分钟即到。一整天也没有多余事情,除过准点接送小轩外,大多时候刘德禄就坐在街边看着人流发呆,或与偶遇的熟人一阵寒暄。一日三餐非常便捷,定点在小区门前的福旺小吃店,刘德禄揣着儿子给办的饭卡,这里品种繁多,可以随到随吃。
   时间过得真快,眨眼间两月有余。这天中午,刘德禄在房间休息,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时,无意间看见远处田地里有人劳动。这样的情景触动了刘德禄,他似乎嗅到了禾苗的气息,也似乎感受到了太阳的炙热,他有了回老家的念头。城里人爱在人多处显摆,对陌生人好像都很客气仁善,却往往对自家的左邻右舍漠不关心;儿子叫人给防盗门上安了个小探孔,并一再叮咛如果有人叫门,一定要先从这里往出看,确定不是坏人再开门;儿媳妇事儿就更多,自己抽锅烟都要看她的脸色。所有这些都让刘老汉很不舒服,曾经在儿子大远跟前发过牢骚,却屁作用没起一个。
   那次为了安装“窥视孔”,父子俩就起了争执。刘德禄觉得没那个必要,趴在小孔里看人有失厚道,岂不是和“门缝里看人”一样的道理?接着就说咱家祖祖辈辈勤俭持家,因为家境不富裕,受尽了人们的下眼观,现在日子虽然好了一点点,但不论怎么也不能忘记根本啊。大远说这纯粹就是两码事,安装窥视孔是一种安全防范措施,并不是小看谁,而是为了预防盗贼。刘德禄说,看看看,你还说你没小看人,好不容易来一个人,你还把人家当贼提防着!父子俩观点迥异,谁也不服谁,最后不欢而散。到底窥视孔装上了,但刘德禄从来没有使用过,因为几个月来,他在家的时候一直没有陌生人在外面叫门。
   大远媳妇下班回来了,说这次要好好地休一次年假,总共有二十多天呢!刘德禄听到这个话,顿时眉开眼笑,说:那就好,那就好,我也刚想回老家去看看!
   第二天麻麻亮,刘德禄就起床收拾行装,然后隔着门,给儿子大远打了一声招呼,就往车站的方向赶去了。街道边的路灯和附在高楼上的亮化灯,亮光璨璨,影影倬倬。刘德禄一直认为,自己生来就是一棵根须茂密的老槐树,只有在泥土里才活得洒脱自在……

共 377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老人生在乡村长在农家院,自由自在惯了,一旦离开家乡,到城里居住,一切都不习惯。城里邻里邻居,相互没有往来甚至相互防范,老人看不习惯,他当然喜欢回老家,和乡亲们生活在一起,大家无拘无束。当儿媳妇放长假的时候,这下孙子就有人照顾了,老人高兴得就要回老家。心情无比愉快,还是回老家自在啊。小说语言朴实细腻,人物个性突出,情节生动。推荐阅读。问好林科老师。春节愉快阖家幸福!【编辑秋心】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林科        2019-02-10 19:19:43
  谢谢,非常感谢社长秋心老师辛苦编发!在此,恭祝您新春大吉,阖家欢乐!
2 楼        文友:张永麟        2019-02-10 20:18:36
  农村乡土气息浓,文风朴实,读起来朗朗朗上口!好文一篇!
3 楼        文友:林科        2019-02-10 20:34:10
  张兄光临,有失远迎,谢谢您关注并留言,恭祝新春大吉,阖家幸福!您深圳之行,收获颇丰,期盼归来,以叙见闻。奉茶!
4 楼        文友:郭文敏来也        2019-02-13 20:52:32
  我有一篇文章还在社团挂着,请您帮编辑一下,不知是那位进了却没编发出来!
舞文弄墨,神清气爽;写我之思,终有所悟。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