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柳岸•春】暮春(小说)

编辑推荐 【柳岸•春】暮春(小说)


作者:鲁紫苏 秀才,1556.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87发表时间:2019-02-11 15:11:08
摘要:但即便如此,米小丽和齐小云还是纵横捭阖地谈论了许多,感叹这暮春季节的易逝和遗憾。


   一
   米小丽爱吃香椿叶炒鸡蛋,几乎整个春天只要有卖的,她都要买点,从初春到暮春,只是因为喜欢。
   只是在刚开始上市时几十元一斤,她舍不得买太多,只买上短短的一小把把,而且精明可恶的小贩子还把稻草浸湿,那么点点儿嫩嫩的芽儿,却捆绑了两根手指粗细的草绳索,而且回家把绳索解开,在捆绑处,掉下一小捏的叶子,像是忧伤的香椿芽儿的泪珠儿。
   因为芽儿的价格贵些,最初,她炒香椿芽儿,都是鸡蛋搁得多,那么一小把儿,也要分成两次炒完,煎在黄黄的鸡蛋里,碎碎的香椿芽儿只是点缀。当惊蛰过后,到了春分,春分过后,进入清明,这是个坎儿,昂贵的芽儿变成了长大了的小叶儿,到了谷雨,叶儿开始由柔嫩变得有了隐隐的骨骼,价格下跌。香椿叶儿则如待价而沽谈婚论嫁的小姑娘,随着节气的更替也变得有些焦躁了,之前的拿捏欲擒故纵的兵法,渐已没有几个围在身边的男生感兴趣。虽说兵不厌诈,但久了,也就失去兴致了,干脆痛快开实价了。到了夏至,香椿树上蓬勃的粗枝大叶,已是给一块钱就随便一大捆子了。但那时的香椿叶儿,味道儿感觉还是很香的,甚至更香。当米小丽把一大捆子的香椿只薅下碧绿的叶子,洗净、热水焯成新鲜的绿叶,切碎,和成鸡蛋糊,精心煎成黄绿相间的菜饼,放在餐桌上,那种特有的香气就钻鼻孔。小丽就对先生吴为笑着说,尝尝,好吃不?吴为不屑一顾,这老香椿叶子,嚼都不少费劲,除了白送,谁愿吃这个?
   小丽夹了点菜尝尝,说,挺好吃的呢!
   吴为也夹了一点吃,恩,还行,但还是早春的芽儿好吃,那时的多嫩儿。
   嫩得就一定好吃吗?明前的茶也就是绿茶,才喝那个鲜儿劲,因为稀少,所以价格高。但其实口感,倒不如谷雨左右的好喝,而且营养也低不哪去,价格还实惠。米小丽反驳,声东击西,她常如此,擅长由此及彼的联想。
   对,老婆做的啥都好吃!这是吴为一贯的说话方式。
   在外聚餐时,米小丽每次坐在琳琅满目的餐桌上,往往看的时候多,举箸的时候少。餐桌的转盘总是慢悠悠的,一圈转下来,盘里的菜就所剩无几了。一大盘子菜被众多的筷子夹过,基本上下次小丽就不怎么再夹了,只是盯着菜,听着桌上的人说话。餐桌上大多数是知晓一些新闻,比如人事变动,比如错综复杂的关系,和一些秘闻。往往此时,小丽更很少插嘴,心里感叹,原来平日里那些道貌岸然的人们竟然有那么多的秘史被发现啊。
   这种餐桌文化,很微妙,好多人的升迁,职位的变动,婚史或婚变,有些是在餐桌上透露出的信息。人其实真是个复杂的动物,都是个多面体,人最后或许都会走向自己的反面。假如他年轻时是个放浪形骸的人,说不定现在就收敛了。但是假如年轻时是个很老实的人呢,说不定现在就会变得很大胆,就像聚餐饿极了似的要饕餮一顿。就像老刘这种老实人,他一直标榜自己很正派,若不是这次被别家男人找到单位上大闹,哪会知道平日里极严肃的他也会怜香惜玉地在外采野花呢!这种人啊,是会犯矫枉过正的毛病的,之前是过于保守,之后又过于放任。也许本就不老实,就像巴尔扎克笔下的小酒店中的那个酒鬼,即使妻子不生病,可能基因中早就埋下了不安分的种子。这种人,让人貌似放心的老实,齐小云一针见血地说,用个流行的词是“闷骚”。小丽皱皱眉,怎么这么难听的词?她对这个“骚”字是很反感的,感觉几乎和“淫”同义。齐小云笑笑,你落伍了不是?闷骚,是一种有修养会伪装的暧昧,什么淫啊,当然最后发展的终极目标可能会达到淫的地步。
  
   二
   齐小云是米小丽自小一起长大的密友。齐小云有天很闷地说,小丽,人家说是做夫妻时间长了,成了左手和右手的关系,我是真感觉到了。和刘力(齐小云家那位)一起逛商店,他都一边扫着手机一边敷衍着和我说话,试衣服呢,无论款式颜色,他都是头也不抬,嘴里却说好看好看,烦死他了!可是,当那天恰巧遇到他单位的小喜,也在同一店里试衣服,真把我气得够呛!那小喜年轻,长得也苗条好看,他那老褶子脸鼓蹙成一堆儿,摇头摆尾巴地冲人家献媚,那一会儿的笑容啊,比在家对我一周的笑容的总和都要多!小喜自店里离开后呢,魂儿才回归似的,对我连连挖苦,这衣服啊,挑人!气得我不轻!一晚上没理他。你说这男人是不是四十就是容易变心的年龄?
   小丽说不知道,刘力之前那不是对你言听计从嘛,你还有这烦恼?连你这么强势厉害的女人,都会有困惑,可能是吧!我对吴为嘛,行如其人,无为而治!懒得操心!
   人过四十妆更浓,女人大概都这样吧!年轻时自恃身体底子好,穿衣打扮的都马马虎虎,中年以后,因为“菡萏香消翠叶残”,于是愈加死劲地浓妆艳抹,试图抹平衰老的痕迹,却欲盖弥彰了。女人的掩饰,往往是顾此失彼的,就像穿了件刚过腰际线的小衣,一抬手会露出腰,若向下拉衣服盖腰呢,脖子又会全露出来,其实哪能掩饰得那么全,自头发的变白至脖颈的纹理,手臂的松驰,胸的位移,腰部无力臃肿等等,哪能抗拒得了时光变老呢?
   倒是男的,耐老得很,身上脸上的没有身体膨胀收缩后大起大落的痕迹,淡定得要命。
  
   三
   放开二孩儿政策后,米小丽和齐小云就要不要二孩儿的事儿,纠结了好久。肚子沉寂了这么多年,生育孩子的艰辛和恐惧,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如多年前被不小心划伤的手指,疤痕都不见了,疼痛更是无从寻起。特别是孩子上了中学后,看到那花仙子似的女孩儿,那胖鼓鼓的脸蛋儿,扎着神采飞扬的两个弯辩儿,羡慕极了。分别拥有一个臭小子的她们,往往母爱心泛滥,会痴痴地望人家女孩儿好久,这时的心,往往会滋生出要不再生育一个闺女的念头,暗自赞叹,这贴身的小棉袄儿多好啊,多乖巧啊,年老了后,也有个说悄悄话儿的,其实母女之间是有很多话题要说的。
   但也就是说说而已,一想到会再经过漫长的十月怀胎,挺着沉重万分的腹部,而且四十岁的身体明显走样,一想再体检时混迹在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中,满脸沧桑的皱纹,就感觉好羞臊。
   但是,就有非常勇敢的差不多的同龄中年女人,千方百计地生育了二孩儿。米小丽直有天听齐小云很惊诧地说她们的老同学方青刚生育了二孩儿,要过天设宴贺喜呢。她才知道,比她俩还大的方青求医三年,终于成功地生育了二孩儿,方青第一个孩子是女儿,这次如愿以偿,产下一个十斤多重的男婴!
   如约而至,她们这些同学,计划要二孩儿的没几人,因此,好多同学们特别是女同学唏嘘着,为两次都是剖腹产的方青叹息着,看着谢顶白发的方青先生肥脸上得意的笑容,她们暗暗为方青心疼。据说本来方青也是顾忌自己年龄四十多了,也是高龄了,而且第一个是剖腹产,那种生产的余痛曾噩梦般地伴随了瘦小的方青很久。但是,方青先生对妻只生一个闺女非常遗憾,平时就嗜酒,后来逢酒必醉,醉后必叫嚣着污秽的语言,对方青进行辱骂,没办法,遇到一个狼似的不体谅人的先生,方青于是只得再次计划造人。而且,双方父母年龄都较大,身体尚不太康健,刚勉强温饱日子,请保姆又力不从心,无奈,随着二孩儿的落地,方青也踏实地在家看孩子,仅依靠先生不太多的薪水维持着一家四口的日子。
  
   四
   有天,米小丽到齐小云家喝茶,齐小云突然心事重重地问,怎么是好人,怎么是坏人?一个婚后的女人或男人出轨,算得上坏人吗?即使没有实际的行动,心理上有那种出轨的动机,算不算呢?米小丽看着老友脸上淡淡的斑,在想,小云怎么会这么问?难道是……
   看着小丽脸上探寻的目光,小云就很坦白地说起了她的故事,最后泣不成声。原来,小云真的喜欢上了一个网络中认识的同龄男人,他细致体贴细腻,与她家刘力完全不同的风格。若按茶分类,刘力性格粗糙,简直就是立夏后的粗枝大叶的梗子绿茶;而那人则是谷雨左右的春茶,既有早春茶的厚蘊温暖,又有近夏热烈的风骨,聊久了,越来越无力自拔了,而且也不愿自拔。他们相见恨晚,虽相距遥远,但心息息相通。
   也许,不仅是男人,每个女人生命里也需要有两个男人,一个是踏实的丈夫,一个是热烈的情夫。嫁了踏实而忠厚的丈夫,久了,成了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粒子,躲在暗处的情夫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而若嫁了热烈的情人,情投意合,久了,情人也变成了墙上的蚊子血,那踏实的青涩初恋则成为永远的“床前明月光”,这张爱玲在上世时说过男人相似的话,今天的男女依然如此,无论社会如何发展变化,但内心那颗跃跃欲试的春心无时不在挑战。
   按说,这四十不惑,对女人而言更是从良的年龄,是到了招安的上限年龄。莫说是良家妇女,即便是青楼的花花草草,也该收收心,将从前的荒唐一古脑儿地雪藏,金盆洗手,正经过日子才是。但是,齐小云却反其道而行之,到四十了,反倒迷恋起来玩感情,忘乎所以。若是小云不说,小丽永远也不会知道,小云竟然过着黑白迥异的双重生活,白天,她是个工作认真的会计,不苟言笑,长发盘起如她的账目似的一丝不乱。晚上则摇身一变,成了白天不懂夜的黑,和远方的他缱缱绻绻,大大咧咧的刘力永远不会知道,说复习备考会计师的小云,正耽溺于自己的秘密之中。小云有时就会奇怪,他是如何从温文尔雅的君子开始变得绮靡声色了呢,这是真的,因为一招呼,他就会说,来,亲,抱抱,然后就是更加地轻薄和放纵。开始小云并不喜欢放纵,不仅不放纵而且是非常严肃的,但是,他喜欢,他说在放纵中,人更容易回归自然,尽管迂回曲折,但虚构的力量,加上丰富的联想,加上如火如荼的语言描述,同样能达到让双方的身体变得热血沸腾的结果。除了没有真正地见过面,有过真刀实枪地战斗的遗憾外,他们都是对这种夜里的隐秘联系欲罢不能。
   他越来越不满足于仅仅是语言上的狂风暴雨,就像是6D的电影,无论怎样的精彩,可总不是真实的,他渴望想享受生命的真实,去真正地征服对他死心踏地说爱他的那个远方女人。于是一次一次地对小云说,咱们见面好吗。小云慌了,她无法答应,她是真的不敢,出于伦理道德的忌惮,实在不敢在行动上造次。他几次三番,几次三番地劝说,一直未果。
   也就是突然有一天,小云习惯地发微信,却弹出一个对话框,被告知对方已不是你的好友,发QQ信息,也被同样删除,又手颤抖着不甘心地打他电话,同样地,打不通,对方电话正在通话中……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对一个优秀异性的欣赏,小丽也遇到过。心里也曾忐忑过,曾焦灼过,这种心理呢,准确地说,是想过放任。那个他也曾抱怨过小丽态度的含糊,没有什么行动的计划,可能也是不知道如何行动吧。马尔克斯不是说过吗,爱是一种本能,要么生下来就会,要么永远也学不会。其实双方都想放任,却不知如何做,于是急切地指望对方来启蒙和领导。
   准确地说,米小丽不知道自己擅不擅长,也没有机会试过,谁知道呢?可即使擅长,她这个年龄也没有那勇气和胃口了。她怕这人与人的关系,一如天下,也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虽暗地里曾渴望过合的美好,但又不敢承受那份落寞。她讷于言,中年之后,更讷于言了。
   因此齐小云特别信任她。“不该说的私事”越说越多,越说越深,她听得面红耳赤,也听得自愧弗如。
   她都四十多岁了,却连一件像样的私事也没有。
   女人的私事也如奁盒里的珠宝,没有也觉得寒酸。
   米小丽听了齐小云的秘史,暗地里分析,她与他交流从没说过上床类的很骇然的话,投之以李,报之以桃,她也对小云说起他们曾经的交流,只是她一直不知为什么,有天他突然消失了,删除了小丽的微信、QQ,开始她非常焦虑和奇怪,一次次地死心眼儿地加,申请一直没有回音,打电话,一直是忙音。那段时间,她几乎每天都会祈祷,他会破天荒地失而复得地重新联系,然而一直没有,一直没有。后来久了,她才明白,在乎一个人,一个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异性,是一种非常愚蠢的行为,可是她那段时间几乎着魔似的痛苦。小云听了一针见血地指出,那他对你没想法!小云斩钉截铁的语气,让小丽又一阵地面红耳赤。一刹那,她仿佛是戴了刷上金色的铜手镯,被当场识破似的难堪,也许小云说的是对的,时间久了,自然会对不咸不淡地聊天产生了厌倦,消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但即便如此,米小丽和齐小云还是纵横捭阖地谈论了许多,感叹这暮春季节的易逝和遗憾。
  

共 473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颇有心理解剖的味道,在款款的叙述里,不追求情节的起伏,但从心理的角度来关照婚姻里男女的人性,值得赏读。小说从小丽与吴为谈论吃香椿开始。是香椿叶儿好呢?还是叶儿有味?男女各执一词。当然小丽觉得叶儿才味道沉厚浓郁,而吴为这样的男人却钟情于嫩。于是,小丽不把吃饭当成纯粹的吃饭了,为的是探索餐饮文化里的花边新闻奇闻异事啊,对男女之间那些敏感的词儿也开始有了探讨的兴趣。就像小云说的那次试衣,多么强势的女人也要吃醋,于是女人就要努力把自己雕塑成抗拒时光的天使,女人永远墨林着挑战和折磨,放开了二孩,女人的肚子就受不了,表现在脸蛋上更是多了沧桑,也好抓住了自己的男人和家人,但生活的艰难总是折磨着爱情,折磨着心。女人也不是安分的,闺蜜之间说起心理外遇出轨,就像得到一个听众,在这个听众的尊重面前,都可以倒出感情的事,小云就喜欢上了网络里的一个男人,小丽也有过懵懂和忐忑,私事太多了如果女人到了四十的年龄没有私事就像奁盒里少了几件像样的首饰。小说构思巧妙,从吃香椿芽叶的口感开始,到人生的况味,婚姻的感觉,一发而淋漓。小说长于心理刻画,具有手术刀的效果。语言轻快与沉重相结合,富于沉厚的韵味,情节在心理的描摹面前已经退居,显示了作者不俗的驾驭手段。小说表达了丰富的人生经验,对婚姻里的男女有着剔骨的解剖,仿佛是新的围城。推荐赏读,感受婚姻里男女的心态。【编辑:怀才抱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2-11 15:12:32
  暮春啊,人到中年,就像香椿,是叶儿还是芽儿好,自有说法。且看心理解剖小说,感受对婚姻的深刻理解。感谢投稿柳岸,希望精彩不断。
回复1 楼        文友:鲁紫苏        2019-02-11 16:09:22
  感谢老师悉心精准的编辑,给小文增色了不少,春天是美丽的,而暮春则有些忧伤遗憾的,问候老师,祝您新春快乐,天天好心情!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