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薯粮(散文)

精品 【流年】薯粮(散文)


作者:燕剪春光 进士,8588.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21发表时间:2019-02-11 15:31:18

【流年】薯粮(散文)
   “快点!快点!别害我迟到啊!”我一边吆喝着,一边挥起竹鞭,对着它的屁股一鞭子抽下去。老黄牛疼得尥一下后腿,转过铜铃般的大眼睛,幽怨地瞪了我一眼,极不情愿地加快了步伐。
   到了牛栏屋前的空地,瞅见每天系的木桩子还空着,便麻利地系好牛绳,急匆匆地赶回家吃早饭。
   咕噜噜!咕噜噜!肚子里难道住了一只青蛙不成?每天都听见它一遍又一遍地叫唤。
   我当然晓得,这不是青蛙叫,是肚子发出抗议了。天刚亮就起床去放牛,这会儿都日上三竿了,连一口水还没喝上,喉咙里渴得直冒烟。肚子早就空空如也,瘪得前胸贴后背了。
   我进入厨房,直奔灶台。妈妈这会儿肯定在房间里伺候小侄子起床,大哥大嫂在生产队出早工,小哥哥已经上户当泥瓦匠学徒。
   只见大铁锅里煨着半锅米汤红薯粥。
   我的眉头即时拧成一个川字,嘴巴翘得可以挂一只酒瓶子,胃里翻滚着,火烧火燎般难受。
   又是这讨厌的红薯粥!
   印象中,双抢刚结束那会儿,早上吃了一段时间的南瓜粥。从农历七月份开始,吃菜园地里种的芽子薯,已经快两个月了,没有一天早晨不是吃这红薯粥的。
   这红薯粥做起来倒挺简单。前一天晚上将挖好的红薯洗干净,放在篮子里沥干水。早上,妈妈先将一家人一天吃的米,用角桶量好,下锅。等米煮到半成熟时,用漏勺将半成品米饭捞起来。妈妈手里拿着勺子,眼睛紧紧盯着锅里翻滚的米汤,捞来捞去,捞去捞来,唯恐多留下一粒漏勺之米。到最后,几乎只剩下清汤寡水,便将红薯横着切成一大块一大块的,约半寸厚的样子,放进米汤里,用大火熬煮。等薯块变得软糯就大功告成。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米汤煮红薯,是非常有营养的健康食品,口感也不错。可在计划经济的年代,月月吃,天天吃,餐餐吃,早已吃到生厌,以至于一看到红薯粥,胃里就条件反射般泛酸水,哪里还有半点食欲?可是,不吃红薯粥,又能吃什么呢?难道饿着肚子去上学?脑袋昏昏沉沉的,能学得进去吗?
   我双眼噙着泪,用铲子贴着锅沿,将带着极少米粒的米汤舀到碗里,再捞起一块红薯,用筷子夹碎,加进一勺辣椒酱,搅拌在一起,勉强咽进肚里。真灵验,肚子里的青蛙不叫了。我顺手抹一下嘴巴,背起书包,急忙往外面跑。
   妈妈在后面叫喊着追上我,将两只在灶膛里煨熟的红薯塞进我的书包。“课间休息的时候,把这个吃了。你早上吃那么一点猫食有么用。”啊,烤红薯,我的最爱!哪能等得到下课再吃呀!我脚下在赶路,嘴巴却将那两只红薯囫囵装进了肚里,这才觉得劲头十足,大踏步向学校走去。
   我记得,那一年我十二岁,刚上初中,走读生。
  
   二
   “下课!”老师一声令下,几十个孩子哗啦啦如潮水般涌出教室。走读生三五成群,打打闹闹,沿着乡间小道各自小跑着回家。住宿生迫不及待地奔进厨房,一个箭步跨到大蒸笼旁边。透过热气腾腾的蒸汽,瞄准自己的铝饭盒,顾不得烫手,拿起来兜在衣襟里,就往宿舍里冲。在宿舍的小木箱里,有吃饭的筷子或调羹,还有几天都没有热过的干腌菜。
   我多数时候是最后一个从教室里出来,穿过厨房的前后门回家去。看到一盒盒冒着热气的白花花的米饭,肚子里的青蛙又咕噜咕噜叫嚷起来。当然,有的饭盒里,在米饭中间,还卧着一个黄橙橙的红薯。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还有大半盒米饭呀,我们女孩子也够吃了。如果我是住宿生就好了,每餐都能吃上白米饭,即使没有什么菜,也是香喷喷的呀。这样想着,肚子里的青蛙似乎跑到喉咙里,我在不停地咽口水。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还是蛮不错的。江南的八月,气候宜人。蓝蓝的天空上,飘着朵朵白云。不时有鸟儿在眼前掠过,“嗖的一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又向着更高更远的地方飞去。田野里,晚稻饱满的肚子正在开怀,吐蕾扬花。在秋风的吹拂下,田里腾起一层层绿色的稻浪,送来一缕缕醉人的清香。
   想起上午课堂上的情景,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翘起,脚下的步履更轻快了。语文老师当堂朗读了我的作文《清早去放牛》,赞扬它自然流畅,朴实真诚。同学们向我投来钦羡的目光,羞得我满脸通红,不敢抬头。数学老师发了这学期第一次测验的考卷,我错了一个符号,得了九十九分,位列全班第一。我后悔不迭,暗自埋怨自己太粗心。那些数学成绩好的男生则恨得咬牙切齿,脸上分明显出不服的神情。估计他们私下在嘀咕:哼,女流之辈,语文好也就罢了,还想当数学王。等着瞧吧!
   快到家的时候,我猛然收起了脚步。妈妈吩咐过我,每天中午放学,要从田畈里带两把干稻草回家给牛吃。我今天怎么忘得一干二净了呢?再折回去,时间肯定来不及,只有等傍晚再说。
   饭菜已经摆上了桌,大哥大嫂干活还没回家,妈妈在喂小侄子吃饭。一碗豆豉爆辣椒,一碗素炒扁豆角,一碗韭菜冬瓜汤。每人一小碗米饭。
   这些自家菜园种的蔬菜,我样样都爱吃。虽然油水很少,但味道真的不错。尤其豆豉爆辣椒,又香又辣,夹上一筷子,一碗饭不经意间就下肚了,怪不得妈妈叫它饭遭殃。
   遗憾的是,米饭太少了,就那么一小碗,只够塞满一个肚子角落。我知道,厨房的饭甑里有一半是红薯丝。想填饱肚子,只有靠它了。红薯丝虽然不像红薯粥令我讨厌,但我也不爱吃。
   “喝些冬瓜汤吧,再勉强吃些红薯丝。红薯丝挺好吃的,又甜又糯,也有营养。”妈妈小心翼翼地说。她知道我嘴刁,除了米饭,其它的杂粮都很少吃,宁愿饿肚子。
   “真是的,一天连一顿白米饭都吃不上。”我憋了许久的怨气终于爆发,“不是刚收完早稻没多久吗?过一阵晚稻又该熟了。那么多的稻谷,都到哪里去了呢?”
   妈妈的脸涨得通红,好像是她做错了什么事,在接受我的审判。她想了老半天,才支支吾吾说:“你也看到啦,队里收的粮食要交公粮的。早稻米出饭多,大部分留给社员吃。晚稻出饭少,口感好,大部分交公粮。”
   交公粮,谁不知道,村里到处贴着标语呢。“积极交售爱国粮”“多打粮食,支援世界革命!”
   啊!!我突然感觉不对劲,我从来没想过交公粮与自己吃饭的关系。难道我吃不饱米饭,与交公粮有关系?
   哦,我明白了,原来我们餐餐吃红薯,也是在爱国,在支援世界革命哩。那我不喜欢吃红薯是不是——我不敢往下想,我这样还配当思想好、学习好、劳动好的三好学生吗?瞅了一眼妈妈那一碗几乎全是红薯丝的饭,我默默地去盛了半碗红薯丝,用冬瓜汤和辣椒酱拌一拌。第一次觉得红薯丝其实不难吃。
  
   三
   下午放学后,我一路小跑,从田畈里带了两把稻草回家,又挑起箩筐,到生产队挖红薯的地里帮忙。
   夕阳像一个巨大的蛋黄,正从西边天幕缓缓下坠。与远山缠绵了片刻,便滚到山那边去了。天边的晚霞像燃烧的火焰,在天地间渲染出一片淡淡的橘黄。
   红薯地里,热火朝天。刚刚挖出的红薯,一串串躺在松软的土地上,如古书上所写:“子母钩连,大者如臂,小者如拳。”那些已经去掉根蒂的红薯,红彤彤,圆滚滚,堆积如山。男女社员们装筐的装筐,过秤的过秤,记数的记数。家家户户的竹篮或者箩筐,排成一条长长的队伍,等待着称了红薯,挑回家去。
   我的任务是捡那些带有薯根的薯藤,挑回家给牛吃,或者当猪食。我睁着一双猎人般的眼睛,在挖过红薯的土地里寻找。不多时,便小有收获。
   当两个小箩筐差不多装满时,夜晚已经拉开了黑色的帷幕。大哥和大嫂各自挑一担红薯走在前面,妈妈一手抱着小侄子,一手牵着老黄牛,落在最后。
   我肩上的担子不重。一路走,一路抬头望天。我发现,天上那一轮明月一直在跟着我。我走,她也走;我停下,她也停下。真是太有意思啦!
   “扑通!”不好,我脚下绊了一个土疙瘩,一屁股蹾到了地上,红薯藤散落一地。
   “你看你,走路还打野!”妈妈焦急地喊。
   我一骨碌爬起来,利索地收拾好。这下,我乖乖地盯着脚下的路。幸好,有明月相照,路并不太黑。
   回到家,又是好一阵忙乎。妈妈急急忙忙做晚饭,大哥大嫂洗红薯,我照看小侄子。
   晚餐照例是一人一小碗米饭。另有半锅焖的红薯,由着你吃。
   我吃完一小碗饭,又吃了一个小红薯,准备离开桌子。妈妈站起来,将她的半碗饭推到我面前。
   “妈,我不要!”我装模作样地推让。
   “你这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读书又花脑子,每餐只吃个半饱,怎么行呢?我喜欢吃红薯,可以拿红薯当饭。”
   妈妈一日三餐,几乎都是吃红薯,几乎没吃过米饭。她真的那么喜欢吃红薯吗?是不是像我喜欢吃白米饭一样?这样想着的时候,半碗饭又囫囵进了我的胃里。
   妈妈继续唠叨。她说红薯好吃,吃红薯好,谁谁家的孩子平时都是黄皮寡瘦,可一到吃红薯的季节,长得跟屎股一样,胖嘟嘟的。
   妈妈没读过《本草纲目》,自然不懂得红薯有“补虚乏,益气力,健脾胃,强肾阴”的功效。她也没听说过,红薯可以“蒸、切、晒、收,充作粮食,称做薯粮,使人长寿少疾。”她只是凭着自己的经验和直觉,早早地懂得“吃红薯好”的朴素道理,与今天人们对红薯的推崇不谋而合。
   吃过晚饭,收拾停当,母亲开始刨薯丝。这项劳动,不是体力活,但需要一定的技术,还相当危险。稍不注意,会刨下手上的一块肉。嫂子要带孩子,妈妈一个人要刨到深夜。第二天一早,还要挑到晒场去晒。妈妈说,秋冬储备了足够的干薯丝,来年春荒的时候,才不至于饿肚子。
   昏黄的煤油灯下,我坐在妈妈身边,将一只只红薯递给她。
   清亮的月光,从窗户探进来,流泻在屋内,将我和妈妈的身影投射到墙壁上,似一幅木刻画。连续不断的刨薯声,嘶啦,嘶啦,在寂静的秋夜,弹奏出一曲节奏欢快的生活之歌,漫延至时光深处。

共 366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子母钩连,大者如臂,小者如拳。”是红薯,又何尝不是母女情呢?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薯粮,曾是中国普通农家餐桌的主食。本篇文字,以一位初一走读生的视角入手,速写了农家一日三餐与劳苦细作的生活常态,刻画了一位善持家的妈妈及其拳拳慈母心。面对嘴刁的女儿,心有愧疚的妈妈,以“公粮”之理教育女儿,让出白米饭,自己却顿顿拿红薯当饭,不但参与全天候的大集体劳作,而且深夜刨薯丝,一大早又熬米汤红薯粥,还不忘煨一个红薯给女儿课间吃。蒸、切、晒、收,妈妈忙了公家活,又忙家务,带孙子,操持一家子“细水长流”的日子。明理勤劳的妈妈,苦育出了一个品学兼优的“我”。学习上,《清早去放牛》是习作范本,数学九十九分,是班级数学王。思想上,明白了交公粮的意义,会就豆豉爆辣椒和冬瓜汤吃红薯丝,也会过苦中作乐的日子了。生活中,分担家务,早放牛,傍晚捡薯藤,和妈妈一起,夜刨薯丝,合奏生活之歌。统览全篇,线性结构中,以平易、朴素和浅白为主要情技,兼以恰到好处的写景,有时空的延展与理性的思考,暖在细节处,情在画面外。薯粮,有“补虚乏,益气力,健脾胃,强肾阴”之效,使人长寿少疾。薯粮,是一个时代的记忆,却也是生命和精神长寿之源。苦中情,暖心间,佳作,力荐。【编辑:芦汀宿雁】【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211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2-11 15:35:10
  咕咕青蛙般的肚皮里装的是,南瓜粥,红薯粥,连梦也是饥饿的。
   姐姐的文,画面感强,有时代特色。
   雁子读罢,一时心耿耿,宛若回到彼时彼景。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回复1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9-02-11 20:43:20
  谢谢雁子辛苦编辑!细心的阅读,精到的按语,为拙文增色不少。
2 楼        文友:石语        2019-02-11 15:50:13
  哈,香喷喷的薯粮新鲜出炉。
   活泼泼的,果然与众不同。
   喜欢姐姐这一篇快乐多于艰辛的作品。
回复2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9-02-11 20:48:19
  红薯和稻米一锅焖,开杂货店的,并不美味。
   花儿的文产量多,品质优,一会儿去学习。
3 楼        文友:泪珠魚儿        2019-02-11 21:13:28
  苦难是财富,苦难也是写作的源泉!
   感恩昔日的饥馑苦难,才更会珍惜眼前的美好生活!
   一段时代的烙印,燕姐妙笔生花,描绘的栩栩如生,真心赞一个!
回复3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9-02-12 10:30:54
  谢谢鱼儿来读拙文!相信你也有着相似的记忆。
   回忆过去,不是为了咀嚼苦难,是为了发现更好的人生。
   今天正月初八,祝你八面威风,开年大吉!
4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2-11 22:31:09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4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9-02-12 10:31:49
  感恩流年!相伴流年!
5 楼        文友:风逝        2019-02-12 06:50:49
  孩子的懂事,母亲的慈爱,闪现在其中,温馨又亲切。借助红薯,展示了一段久远的记忆,披露了美好的亲情,更讴歌了母亲与“我”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燕子姐姐的文,语言生动,画面感极强,很有带入感。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5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9-02-12 10:35:04
  回顾曾经的岁月,想念逝去的亲人,珍惜如今的生活,这是写作此文的初心。
   感谢风一直不离不弃!你的鼓励和鞭策是我前行的动力。
   新春伊始,祝福猪事顺利!
6 楼        文友:江上渔夫        2019-02-12 15:04:18
  佩服,选个主题就能写出感人至深的文章。这一定离不开日久天长的生活历练,使积累的知识和经验瞬间爆发,学习了。祝福春光妹猪年吉祥!
回复6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9-02-12 21:00:45
  大家约定一个题材,各人根据自己的经历去写,感觉还是挺有意思的。
   谢谢渔夫大哥留墨!祝新年身体健康,万事顺意!佳作多多!
7 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9-02-12 17:40:34
  1、过往的岁月,无任是艰难还是苦涩,无论是欢笑还是甜蜜,现在回忆起来,都是温暖,都是生活的馈赠。
   2、轻盈跳跃的文字,把我的思绪带回到那样一个一言难尽的少年岁月。
   3、红薯,红薯,依然是红薯;沿着心灵花园的曲径,回忆往事,温暖多多。
   4、写得真好。喜欢这篇。
回复7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9-02-12 21:03:45
  我跟明月哥是从一个时代过来的,应该有一些相似的经历。
   红薯,在相当长的一段岁月里,是农民的主食,是农民的救命粮。
   谢谢明月哥鼓励!祝新年万事顺意!
8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2-13 12:33:09
  散文有浓厚的生活味,有源于内心的深切体会,也有对岁月的追寻。我的红薯,还不知在那口锅里煮着?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8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9-02-17 17:26:32
  谢谢雪的阅读和雅评!红薯不急,有灵感再写。
9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9-02-14 09:42:34
  酸涩的回忆在行云流水的叙述中,也有了酸酸甜甜的感觉,欣赏细腻文笔!
回复9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9-02-17 17:27:35
  感谢轻舟大哥来访!我写文很少。要向您学习。
10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2-14 21:32:48
  读燕剪春光老师的作品,游戏呗一个个画面摄去了心魄。能够串起这些可感的画面,注满了浓浓的时光味道,实在是高手。很喜欢那种素描的技法,无需粉饰,托出一段纯粹的故事,捧一抔时光置于读者眼前。生命不全靠好东西养活,还考着时光里的温暖来御寒。佳作给我很多美感。怀才抱器拜读留言,谨祝老师过年好!
回复10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9-02-17 17:29:15
  感谢朋友来访和鼓励!祝你新春吉祥!佳作连连!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