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看点】我的青春(散文)

编辑推荐 【看点】我的青春(散文)


作者:青瑶 白丁,32.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4发表时间:2019-02-11 20:55:36
摘要:整理书柜中旧时的手稿,那里,竟然无意之间盛放了我的青春……

【看点】我的青春(散文) 晚秋的凉意生硬逼人,稀寥的雁阵自北而南的时候,我抬头看见了灰暗色的天空。于是毫无表情的,毫无表情地落下泪来。残云驱赶着天空,走过的地方像是被尖利的刃划开触目惊心的伤痕,指向南端的雁阵惊惶地乱了阵型。我的直觉,这样的场景,犹如雕版刻印般无法磨灭。
   在即将成年的秋天:天色是如何灰暗,白光射入眼睛与抗体产生搏斗时,产生短暂的失明,雁阵是如何惊惶地扑腾翅膀,在急速上升与下降之间预感到自己的死期。流泪的人与孤单的雁,灰暗与明亮,群体与个体,犹如秋天里断节的音符,无人吹奏。
   这样漫长凄惶的季节,是一年的死亡之期——万物轮回。记忆与遗忘在走走停停的途中形如陌路。我已经忘记了太多的人,朋友,亲人,挚爱的女孩儿。它于我而言,是一种无味的荷载与负累,唯有忘记的,才值得珍惜。
   我忘记了本该记起的人,忘记了曾经发生的故事,忘记了生命孕育之初的啼哭,忘记了什么是轮回,忘记了一切。在这样的遗忘中,陌生的人闯入记忆的帘幕,新鲜的事占据神经的末端。于是,世界就以淋漓的方式,不断地加以回归记忆,在堕落与浮华之间,摇晃着得意者虚假而阴险的笑,泪水肆意流淌的瞬间,世界以如此惨烈而深刻的方式让我记住了它。
   我记得离开之时的刻骨铭心,车轮振动如同生命的空白。恋人在耳鬓厮磨的细语中,定格为一张彩色的相片,一段没有了时间与空间的记忆,最后随着年纪的愈长而愈发的模糊不清。那些说着的多年以后,如何爱着的爱着,都以这场离别作结。从此,山长水阔,终究相忘于江湖。
   我从孤单的风中穿行,扬起的尘埃像是蜘蛛的脚,踏在我的眼眶上,挤出的泪被风吹尽,犹如刻意遗忘的某些人。
   曾经一直以为,秋天是个不祥的季节。落叶与死亡如影随形,黑与白是世界的极端。我站在巨大的高台上,心里却盘算着,如何以最为美丽的姿态宣告生命的结束,最后却以犹豫不决的慌张匆匆而逃——没有死的概念,自然也就不会死。
   六岁时候的秋风,是一只断了翅的蝶,干瘦手指抚上脸颊带上粗糙的痛。记忆在角落里的苟且,被人报以深刻的嘲笑和鄙夷,孩子的伤心欲绝,像是要哭死一般地泛出生命底色的苍白和脆弱。许多人事同落叶一去不返,该走的便要走了,不该走的也谢了。
   亲人远走的脚步时刻未停,我在每一个夕阳中站定位置,遥望远方心里想着快些回来,路口闪出的身影,哪怕有丝毫的类似,都会让我如同枯木逢春般兴奋得自以为是,什么时候,我竟变成了这样的惊弓之鸟。而无数等待的结果,无一不验证了那样的道理:离开的人在离开之前,连同我的记忆一并带走。
   这是我不得不面对的世界,现实的分化与残忍,让我在深陷挣扎的泥潭中尝到无以复加的疼痛。
   我记得那一年快要接近春节的时候,刚刚宰杀的牲畜的肉尚带有血腥的气味,在狭小的空间蔓延,两片肺叶被血腥袭扰得顿时连呼吸都变为时断时续的困难——这是我这些年来害怕血腥的原因。冬日的寒冷同麻木的四肢,捂着被子使劲咬住拳头,告诉自己不许再哭,但泪水像屋外的雪水一样毫无价值地流动,直至蒸发殆尽。除夕团圆夜,绚丽的烟火腾空而起的时候,我是世界的小丑,被人遗弃。任凭这样的荒凉与寒冷撞在胸口,产生巨大清晰的痛感,我在那一个孤单并且不寻常的日子里,度过了一种人生的悲戚。
   在十六七岁的年纪里,常常感到自己已不复年轻,苍老得即要走入来世之地。
   这样的日子着实令人不齿,又无法摆脱,一言难尽且难于启齿。
   那样单薄的年岁中,任何生活的变故都以为是天崩地裂世界坍塌,经历过后犹如死灰一般地显出墨色的碳迹。曲曲折折姿态诡异地指向生而为人的命运。
   人生命数的轨变,不到死亡的最后一刻谁也无法知晓。
   你说,我如此固执不可理喻的相信命数,如何不像执着并勇毅去信的道人?它像一味信仰,在我即将掉入深渊的黑暗之前作以提点,我才不至于快速毁灭。
   一些成长,繁重的学业已是不可避免的负重。再没有时间值得悲伤,或是说,一切的悲伤只能压抑于平静的外表之下,循规蹈矩的生活。看着那些埋头书本,戴着眼镜还要眯出一条缝的同龄人,在心里升起莫名的认同后,随波逐流地以奋不顾身的姿态,更加猖狂地写写画画。没有人会懈怠,也不会被允许。劳累一把抓住神经,五花大绑地逼迫神经末梢拉下眼皮,在一番抵抗之后败下阵来。
   你看,人生脆弱如此,说着的多少不甘心不情愿,在最终面对命运的抉择时,不也一样眼睁睁看着希望化为死灰,却无法拯救的无奈局面。说破了,命运只管生死,不论时运。多像这个世界,我们忙忙碌碌为着一个没有结果的路途果断前行,究竟还是不知为谁做嫁衣。也许是为着童稚的无知埋下的所谓高贵的梦想。但梦究竟在哪里?没有前方,只有脚下。
   应该记起的人,一个一个闪过敏感的神经,如数家珍。不该记起的人,也匆匆忙忙地挤进,如同嘲笑般把脚跺得震天响。我曾把一切都忘记了,我曾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我的刻意遗忘,只是不想在成年以后再来背负过去的伤害。长大,就是一个遗忘的过程。
   我记起她的泪水,言语之下的恳切与渴求,如同我间或断裂的成长。她说再无必要执着过去,那些,已经烂透了。所以在梦境铺陈开来的一瞬间,觉得是该清扫了。记忆中故乡的院落、高大的在春天就会垂下细枝的柳树、无人照看却吃百家饭的野狗、爷爷死后的那间莫名阴森的屋子,这些,我都该忘记了。
   我想,我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没有故乡没有亲人的人了。
   但我发现我错了:我脚下的土地被时刻称作故乡,我的亲人还在流浪远方。没有谁会是一个没有故乡的人;亲人的离散聚合,不过是为了彼此。
   也便是这般可笑的结局!
   记得曾有基督徒传教,在黄昏的余晖中遗落了上帝的眼泪,于是便那样轻易地向人说起,世界就要走到末日了,伸出你们的手指,迎接上帝的赐福,保佑你们避灾躲难。说完就在胸前划出一个十字形,意为拜谢上帝,然后神神叨叨地说着旁人不甚理解的符语。事实上,他们本就没有打算让什么人听懂。
   无数无数的栖惶,如同一张巨大的细而密的网,在我没有任何防备下,紧紧地将我猎取,弱肉强食的法则。这便是生命最为原始的痛楚?越是挣扎,越是无奈。到最后依然是不清不楚浑浑噩噩地聊以度日。
   我看见秋天的悲伤,在基督徒宣告世界就要走到末日之前。泪水像隔着一整个记忆的暴雨,不断地以来回滚动的方式,强化某一情绪带来的强烈触动。那些遥望远方在泪水崩溃的不久,把爱人名字的字母作以纹身,连同梦想刻于左肩,一低头便看见曾经的无知天真,活像一个顽皮快乐的幼童。然后在即将成年的日子里,仔细把完之后痴痴地笑出声,那个念叨着“越长大越孤单”的孩子,如今蜕变成笔直挺拔的身躯,在夕阳忧郁的面容里和着秋风蹒跚。
   远走他乡的亲人总会回来,挚爱的恋人在与时光的周旋中,渐渐湮没在记忆的角落,原来这世间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不朽。就连诗人都无限赞美的亲情或是爱情,都没有这样的特例。
   也许,枯荣更迭才是万物的规律。犹如轮回。
   在已近二十年的人生中,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觉得漫长的成长就是由无数精美的谎言构成。他们(父母)一再告诉我,这个世界的不公、残忍和虚假。虽然很多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在以后的经历中被一一佐证,但我还是很遗憾,没有一个关于世界类似于天堂的梦幻本真。
   这是我十七年来唯一值得纪念的遗憾。
   还有几近失控的悲伤。
   总是有无数莫名的情绪波动,夜晚像浓稠的墨汁一样黑,泛起的风带着封存已久且发霉腐烂的物品的肮脏气味。在我不堪忍受的时候,想起南方的城市,温暖如灯红酒绿烟火满城,人们如同懒掉的上了年纪的老猫,在丰厚的物质世界里,以感官的刺激作为评判一切的标准。万般浮华。
   在应试教育也是素质教育一部分的如今,我常常担心自己会不会真的跨不过去,努力之后的欣喜,在看见试卷上满面的红色印记之后,顿时泄下气来。我想我终于承认了叫做“天赋”的某种能力,原来真的有些人就某些事可以做得如此得心应手毫不费力,且有近乎完美的结局。而我破釜沉舟在几近鱼死网破的拼杀中全军覆没,像一种来自命运的嘲笑和否定,也许,这便是命数之于人生的既定。看着身边人不为成绩苦恼以至开怀大笑的时候,嫉妒失落不甘懊悔反抗迷惘,从略带挣扎的胸腔喷出,清晰的疼痛之后换来角落里小声地议论“你神经病啊”。
   是啊,我也觉得我脑子有病!
   明明比别人多花两个小时做完的数学题,在第二天面对美女老师的提问时,忘得一干二净一片空白。于是在她摇头失望示意坐下的同时,我在心里狠狠地谴责了自己。然后乖乖坐下听她的讲解,却不停地看着她梳得精致的马尾。
   生活每天都是新的,不必与过去相执。
   那是在我也信了基督教之后的事情,我讨厌一切数字,就如同基督徒众痛恨“12”那样一个敏感的数字。在我虔诚祈祷的时候,有一个挖苦我相貌的人,他说我长得实在对不起社会主义,我说怎么呢怎么呢我长的也不像资本主义。然后在默无声息中一言不发,带着鄙视的神情看我,我实在想拉住那家伙一拳打过去,但在心里却努力压制,并不断安慰自己看在耶和华的面子上,这次就放过你。
   我信了基督,基督却没有救我。
   依然是不理想的成绩,依然是不如意的生活,依然是没有改观的客观世界。一切的一切,依然如旧。
   流云照例飘过秋天的视野,灰暗色忧郁的天空,占据了眼眶的大半,大雁的迁徙,叶子连绵不绝的落地,风声扬起的那种孤寂空洞的回音,像是末日的火山,激烈喷涌。
   基督教有一个由来极古的预言,传说人性之恶使上帝恼怒不已,世界便要在一个极长的周期之后,完成末日到重生的演变,恶人死亡,善人得救。世界就要走到末日了,我希望在此之前能安心度过我的成年,不管它是多么的不祥而忧郁。它是无辜的。
   那些回忆,敛去最为疼痛的部分后,依然如同夏花冬雪般绮丽奇特。南方城市盛开的冬天的花,雨帘后挚爱女孩的笑,繁华的烟火踏着世人的脚步,闪出幸福的火花,带着稚气的成长和永远摆脱不了的作业习题,回看过去像一粒粒闪着光耀的明珠,其间的疼痛,也许只是沙砾变成明珠的方式。在漫无目的的黑暗中,我感到时间过得好快,好多遗憾还未来得及说出,好多值得爱的人还没有爱……

共 393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青春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也是一个常说常新的话题。之所以说它常说常新,那是因为每个人的青春都有着个性的色彩,或精彩或不怎么精彩,或快乐或不怎么快乐。每个人愁着自己的愁,乐着自己的乐,不可能与他人相同,也不可能特别另类。总之,青春是一部与众不同的连续剧,剧情是否出彩,全靠每个人自己去书写。这篇散文中写到的青春感觉,每个读者都会有似曾相识的触动。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2-11 20:57:31
  如果说,青春是一首歌,曲调是否动人,全在于曲谱是否悠扬。欣赏佳作,问候青瑶老师,祝新春快乐!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