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轻舞飞扬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轻舞】童年时的年味(散文)

精品 【轻舞】童年时的年味(散文)


作者:林语之春 秀才,1048.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58发表时间:2019-02-12 18:30:12
摘要:“香了香了——”姆妈说道。锅里溢出来的香气,飘满整个屋子,把弟几个也惹来了,忍不住的口水直往下流。姆妈拿来一双长筷子,揭开锅盖将筷子插进肉里,穿过去就证明熟了,叫我停了灶里的火,她拿来烧箕,全部挟起来沥干。之后,她选出一块肉切成几小块,递给我和弟几个吃,我们边吃边说:“嗯——真好吃!真好吃!”那时侯便觉得那是世上最好吃的美味了!

【轻舞】童年时的年味(散文) 小年这天,姆妈在家蒸饭米,叫我打个下手——在灶口帮忙添劈柴。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我:“石头,石头,王家潭抽干了,我们快去拣湖脚(方言:拣鱼),快快快啊!”
   我丢下劈柴,抓了个篮子和捞子便夺门而出,一边大喊道:“狗蛋,等等我!等等我——”
   “石头,石头!你个小抽筋的,等你回来老子揍你!”姆妈站在门口指着我的背影骂道。
   我俩打飞的似的到了潭边。
   这时,岸上站满了男女老少,看着队里的人们抓鱼不停地往船里丢,还一边吆喝,一边说:“今年潭里的鱼啊,都是夏天发大水跑来的,聚在潭里不走了,这家伙们把潭里的荷叶、水草都吃光了。”
   “王队长,是你派人天天打野草,大担大担地往潭里丢,把这么多的鱼儿喂得又肥、又大,你立了大功啊!”
   “今年呀,我们王家湾走大运!乡亲们过个好肥年啰!”
   ……
   在这三九天里,人们穿着厚棉衣,捋起高袖,下身只是单裤光着赤脚,踏着冰渣,在淤泥里趟来趟去,一点儿也不觉得冷,个个信心百倍,人人意气风发。
   这时,随着抽水机的轰鸣声,潭底的水开始慢慢沥干,抓鱼就到了高潮,只见人们网的网;捉的捉;装的装。那些鱼儿觉得越来越逃不了了,开始闹腾起来,跃的跃;跳的跳,“噼噼啪啪”,仿佛大铁锅里爆米花似的,立刻炸开了花。王山大叔追着一条大鲤鱼吼道:“小兔崽子,看你往哪儿跑?”这条大鲤鱼回过头来向王山大叔瞪了眼,心想:“就你这样儿,想抓住我,没门,可我大鲤鱼不是吃素的……”突然间它摇了摇头,摆了摆尾,向远处逃去。顿时,激起一层层黑浪,“哗啦啦……”仿佛台铁牛犁地似的,惹得岸上的人们捧腹大笑,呐喊着:“王山叔,抓住它!抓住它!”
   一波未停,一波又起。王一三、许华、单开一,他们三人围着一条大青鱼,用捞子追捕,捞来捞去,累得两眼发花,气喘吁吁。这家伙倒是很傲气,凭着它那个大、力大,它把你不当回事,不是从你胯裆逃走,就是从你腿边溜过。这时,三把捞子同时捕下去,大青鱼火冒三丈,在泥水中打起滚来,然后几个筋斗动作,犹如海洋里的海豚似的,把那泥水溅得他们满身都是,简直成了个泥菩萨,岸上看热闹的人们笑得前仰后翻……
   很快,潭里的鱼抓完了,队长分咐大家将船里的鱼分类,装摊篮,陆续地运上岸。
   这时,我们这些拣湖脚的伢们,眼睛都快望穿了,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大家齐声吼着:“弟兄们,拣湖脚啰!”
   我们不惧寒风凛冽,脱掉了棉裤、棉靴,卷起单裤光着脚丫,好像身上有股燃烧的火,直往潭里冲,哪顾得上冷,谁快谁就拣的鱼多,给家里过年就多碗鱼。
   狗蛋和我冲在前面,其中也有大人参与,都趟到了潭底的中央,看到泥水中有鱼翻水花,就拣的拣,捞的捞。在捞的过程中,碰到大一点的鱼,大家都围拢来一阵哄抢,“啪啪啪……啪啪啪……”你挤我,我挤你,捞子撞来撞去,溅起的泥花就像下雨似的,大伙儿的身上、头上、脸上也都糊满了,只见两个眼睛眨呀眨,仿佛一只只大花猫似的。
   其中,狗蛋悠然自得地还唱起了童谣:“牛来了,马来了,张家大姐回来了。张家大姐好he(抽)烟,屁股烧了大半边……”随后,大伙也附合着:“张大姐好he(抽)烟,屁股烧了大半边……”“哈哈哈……哈哈哈……”整个场面既剌激,又热闹!
   虽然天寒地冻,但大伙兴致高昂,那童谣声、笑声、泥水声,久久地回荡在王家潭的上空。
   我姆妈和其他大人在岸上催着,说天下寒气了,伢们,赶快上岸来,要不然会冻坏了身子的。
   大伙都很听话,陆续地上岸了,跑到沟里去洗了腿上、脚上的泥。之后,我穿好了棉裤、棉靴,觉得还是冷,浑身犹如筛糠似的,牙齿也不住地打架,有点熬不住的样子。
   这时,我姆妈抱来稻草,还有的人背来了棉梗,划着火柴点燃,说:“石头,小伢们,快来烤烤火。”我挤进一边烤了烤,身子慢慢地暖和了,小脸蛋也露出了红色。这时,我把篮子递给姆妈,她看着里面的鱼,手伸进去扒了扒:有小黄鮕、油古子、旁皮、麻姑嫩、土憨爆、刁子鱼、鲫鱼……她抬头看了看我,心里特别的高兴,说道:“石头啊!你真行,给我们家里过年又多了碗菜啰!”我朝她努了努嘴,高兴地笑了。
   姆妈和我来到了禾场,队里正在分鱼,大人小孩围着看热闹。
   队长叫几个婶子把大鱼剖开切块,派人将鱼分类、搭配、扒堆,有多少户就分多少堆,按顺序排号,堆堆鱼都很耀眼。
   “这堆鱼!”“哎哎,这堆鱼啊!”“咪咪,咪咪,你眼睛咋看呢?这堆鱼才好!”几个小朋友鼓起嘴巴指着鱼不停地嚷着。
   会计算好帐后,站起来拿着算盘摇了摇,说道:“喂,乡亲们都听好,这分鱼是按照人七工三的原则(就是每家人头占七份,劳动工分占三份),哪家该分多少就分多少,多退少补,绝对公平。这些鱼堆是队长编好号的,大家以抓阄为准,喊到哪个号哪个号就来装鱼。”
   这时,队长将写好的号,捏成了砣,丢到一只箩筐里,喊:“每家只来一人抓,一、二、三,开始。”
   抓阄的气氛很热烈,人们笑逐颜开。随后,队长边称着秤边报道:“王山,五十六斤;单开一,六十斤;许华,七十一斤……”
   我家分到了六十多斤鱼。可把爸、姆妈高兴坏了,说道:“有这么多鱼,今年过个好肥年啊!”
   “姆妈,还可以送点家家婆哦!”我搭讪着。
   “好好好!石头伢,你倒像长大了,懂事了!哈哈哈……”姆妈笑得合不拢嘴。
   我拖来两只大箢子,鱼装得满满的,姆妈拿来竹扁担,爸爸挑起来往家里走,我们跟在后面。“嘎吱嘎吱……嘎吱嘎吱……”竹扁担的声音,清脆又响亮,显得特别好听。
   到家已是杀黑了,二弟、三弟、四弟,在门口迎接我们,一起围上了爸爸挑的箢子:“鱼,好多鱼啊!”“好大的鱼啊!”“哦,过大年了,我们家有鱼啦!”
   姆妈点上了煤油灯,挑出了几条大鲫鱼,拿到砧板上剖了,舀了几瓢水洗了洗,放到锅里一煎,酌水配上生姜、佐料和嫩豆腐,大火转小火慢慢煲……那香气满屋子飘着,馋得我们几兄弟直流口水。
   一会儿,姆妈说:“过小年,喝鱼汤,幸福万年长!”她盛上汤,一人一碗,热气腾腾,奶白奶白的,点缀上几粒细碎的葱花,香气扑鼻,全家人围着桌子笑哈哈!那心里头甜甜的、美滋滋的!
   我爸和姆妈连夜把鱼分类,将鲫鱼、黑鱼养起来,这两种鱼生命力比较长,养个十天半月的没问题,随时可以煲汤喝。鲤鱼、范鱼、边鱼、青鱼,放上几天没问题,何况在这腊月里,自然是天然的冰箱了。把它们剖了用抹布抹干,用细麻绳穿腮帮吊在堂屋的高处(预防高老爷、猫儿偷吃),到三十那天红烧和蒸着吃。其它的鱼全部剖出来,用水清洗干净、沥干,然后撒上盐和花椒腌着,等三天后拿出来,在外面用木棍支起两个三角架,上面搁根竹杆,把鱼挂在上面,找来桔子皮、花生壳、粗壳,点燃烟熏干水分,再日晒风吹,就成了鱼干,到来年的哪月哪份都不会坏也不生虫。在我们农村里,平时家里来了客人,取上两条,放到温水里稍泡涨下就可以烹饪,是一道地地道道的家乡腊味菜。
   我一觉醒来尿尿,他们还在忙,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侯,喊道:“爸、姆妈,该睡觉了。”
   “哎哎,做完了,我们马上睡觉。”姆妈说完抿嘴一笑。
   在我们渔米之乡的沔阳,过年少不了莲藕。莲藕用来炒、卤、凉拌、和骨头一起煲汤,浓香四溢,油而不腻,粉糯滑口,风味独特。
   我爸为了有一碗莲藕过年,他约了湾子里的一些人去湖里戽坑挖藕。到湖里去大约十来里路,这腊月天的日短,要想多挖点莲藕,就得起个早床。
   晚上,清好了铁口、铁锹,箢子、扁担、戽斗。我跟爸说了,我也要去湖里挖莲藕。
   鸡叫三遍了,姆妈早就把饭菜做好了。我和爸吃得饱饱的,带好工具准备出发。这时,姆妈从灶堂里拖出来一沙罐饭,还有菜,用一件旧棉衣包裹起来,装进篮子里递给我,说:“石头,这是你和爸的中午饭。”
   我们走出门,黑布隆冬的,寒风阵阵,不禁使人发抖,我拉了拉头上的“狗钻洞”帽,把耳朵盖了起来,手轮换着抄在荷包里。我爸在湾子里喊着:“丙哥、舂哥、骆伢子、牛伢子、周三……走啰,赶早哦!”这一呼百应,大家都来了。
   走着走着,大家一路“吹壳子”,不是讲的这家的婆娘……就是讲的那家的媳妇,“咯咯咯”地笑……全是些女人和男人间的骚事儿,我在后面听了都不好意思。
   不知不觉到了芦林湖,天已是蒙蒙亮。
   我们沿着湖岸走,穿过很多沟坎、草丛,看到湖面上的浅处都踝露出来了,很多地方被人已挖过,大坑小哇的,泥堆上丢有莲藕的后把,断簪……走着走着,我爸看到了这儿水浅,凸现出了好几处泥堆,枯萎的荷叶有的耷着头;有的弯着腰;有的泡在水里,他说:“一个地方有没有藕,一看荷梗的粗细;二看它的稀密;三看泥土的肥沃。石头,我们就在这儿挖。”
   我和爸脱下棉裤、棉靴,哪里还顾得上冷,手对着口哈了口气,搓了搓,拿着铁口、锹、戽斗,踏破了凌冰趟进了水里,借着泥堆围起一道坝,然后用戽斗将水戽干。水戽干了,爸说:“挖藕大开场,省事又省力。”意思是场子挖大些,免得把藕抠断,要是场子挖小了,不但抠不出藕来,反而淤泥塌下来,倒增加了难度,既耽误了时间,又得不偿失。
   我是新姑娘上轿,第一回学挖藕。这农活看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我拿着锹,可这家伙一点儿也不听使唤,锹上的泥总是甩不远,不是落在我的背后,就是掉在我的跟前,那泥水溅的满脸都是,气得我直发抖。这时,我鼓起腮帮,用力大一点,没想到连泥带锹飞出去了,身子突然一晃,屁股早就坐上了稀泥巴,一副狼狈的样子……后来,我慢慢地摸索经验,爸也时不时地教我,加上我有股硬拼的精神,不到长城非好汉!我一锹一锹地挖,累了,喘几口气,再挖。挖着挖着,手打起了泡,还是挖,终于挖开了场子,我脸上露出了笑容。再往下挖,将泥块掀开,“哎——哎——一支嫩嫩的藕簪露出来啦!”
   一时,我欣喜若狂,喊着:“爸——爸——藕簪出来啦!藕簪出来啦!”
   我爸两大步跨过来,笑了笑,连忙竖起了大拇指,说:“这藕簪肥、大,必定是条大莲藕。小心点,别伤着了它,用锹慢慢地松土,然后用手抠,捏住藕的后把边摇边往后拉,就可以完整地拿起来了。”
   我按照爸的说法去做,尽管小心翼翼,但还是出了差错,好大的一条莲藕,被我弄得乱七八糟,断的断,破的破,让人哭笑不得。即便这样我也并没有打退堂鼓,紧接着还是挖,挖着挖着,看来运气还好,又有藕簪冒了出来,我丢下锹,就顺着藕簪慢慢地抠下去。这时,抠着抠着好像迷糊了,左边是藕、右边也是藕、藕的上面、下面还是藕,纵横交错,犹如京广铁路线似的。
   我又是喜又是急,每一锹下去都很小心,抠的时侯也很注意,却偏偏给我的是难看。当我摸住莲藕的后把拉动时,突然“啪”的一声,断了;再拿锹松松土的那一刻,莫名其妙地“嚓”的一声,破了……真令人唏嘘不已。
   我捣鼓了半天,还真不行,只有喊来爸将莲藕挖出来了。之后,我干脆打下手,把莲藕上的泥捋干净,一条一条地装到箢子里……
   腊月是日短天,我和爸把莲藕运上岸,赶快回家。爸挑着满满的两箢子莲藕,还有工具,走得好快。我还是提着那装饭的篮子,在后面屁颠屁颠地追着。一路上,我爸碰到好多熟人,都是挑着莲藕往家里赶,有杨岗、余吉湖、挖沟子、薅子堤、人姜田的……
   年一天天近了,年味越来越浓。家家户户切麻叶子、揭绿豆皮子、炸荷叶子、小油股子、饺子、麻花、炒花生、打豆腐、糍粑、卤菜……热腾腾的香味与袅袅的炊烟一起弥漫在村子的上空。
   我们沔阳乡村过年少不了卤菜,也是待客的招牌佳肴。晚上,我妈在她的“小金库”里拿出队里分的几斤肉票,也把平时攒的一点钱拿出来,扯住爸的衣角说:“这是队里分的肉票,明天起早去王市口把肉买回来,顺便带两斤海带,称点干黑木耳和笋衣,好早点把卤菜卤出来。”
   “妈,我也要去。”我在一边嚷着。
   一大早,我和爸赶到食品站,排队的人成了长龙。大家站在屋檐下,时不时地有寒风吹来,冻得瑟瑟发抖……东方现了鱼肚白,随着“吱吱吱”地几声,营业员开门了。等到我爸买到肉,差不多就是吃早饭的时间了。后来,我和爸去了供销社,办年货的人很多,有的带着小朋友选衣裳,有的挑帽子,买杂货……在这物质匮乏的年代,人们想着办法过好年,也要让孩子们换个新。
   我爸买了海带、笋衣、干黑木耳和佐料……乡亲们在街上忙着购年货,热闹极了,过年的气氛愈来愈浓!
   我家的卤锅开始了。姆妈把海带泡水、发涨、一片一片地洗干净,卷成筒状,拿来麻线捆好。莲藕去泥、分段、洗净。肉切成一寸宽的小长条,把晾的鸡和内脏取下重新清洗一遍、沥干,又将桂皮、八角、香叶、花椒、胡椒……包在一块纱布里扎好,还准备了一小碗红尖椒。然后,将所有食材放进锅里,酌上适量的水,盖上锅盖大火烧。“石头,等水开了,大约炖四十分钟。”姆妈一边忙一边说。

共 657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过年的时候就会感觉还是电视接地气,到处都是各地过年的年俗,就这样也就真的看见了作者所写的内容,特别是卤菜特别是三蒸,但是却怎么着没有作者的深情与生动。藕特别不稀奇,因为不是很喜欢。看了才知道采藕的辛苦与那份小心,因为藕断了的价值就不一样了,从此对藕就多了一份上心,还有它的花可是每一个文人的最爱。文章就这样勾起了我们过去的回味,看看现在孩子的漠然与对食物的大不敬,心生慨谓时,其实多了一些唏嘘与叹息,他们的世界我们不理解却真正的有些遗憾。洋洋洒洒的描绘年的味道,过去的清贫的味道连着生活的味道人生的味道都随着妈妈的炊烟爸爸的劳作我的参与一起陆陆续续呈现出来,就体味着一份现代人体味不到的滋味,很好很温馨很怀念,当然是文字的形象生动连带的,也是那时候真实的生活赋予的。楚地多湖泊还有丘陵,生活多姿多彩,人文也就这样锦绣。【轻舞编辑:健唔】【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216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林语之春        2019-02-12 21:11:34
  健唔老师,编辑辛苦了,谢谢!祝你春节快乐!阖家幸福!
2 楼        文友:醉吟烟霞        2019-02-17 07:34:41
  妙文,烟火味道
用腳步丈量北大荒這片神奇的土地,用相機記錄身邊的故事。
回复2 楼        文友:林语之春        2019-02-17 10:01:04
  谢谢醉吟老师来访、点赞!祝你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3 楼        文友:自然        2019-02-17 20:56:35
  鼓起腮帮,一用力,一摇晃,人一下就坐在了稀泥巴上……作者生动形象的描写让人忍俊不止,还有捉鱼的场面也是栩栩如生,读来使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童真童趣在浓浓年味中尽显无遗,不愧为精品之作。祝贺欣赏!
爱文字,爱生活,爱自然!
回复3 楼        文友:林语之春        2019-02-18 00:27:23
  然然老师,祝你春节快乐!阖家幸福!
回复3 楼        文友:林语之春        2019-02-18 05:37:37
  然然老师,谢谢你的支持,鼓励,点赞!遥祝新年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4 楼        文友:永远的狼        2019-02-17 22:29:17
  春林老师的童年过年,也有我小时候的影子,问安好!
时光静好,与卿语!似水流年,与卿同!繁华落尽,与卿老!
回复4 楼        文友:林语之春        2019-02-18 00:43:55
  永远的狼老师,我好久没写了,比较吃力,这篇散文停停写写,写写停停,差不多写了半个月,没想到得到红饼了,谢谢你的支持!祝春节快乐!阖家幸福!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