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作品赏析 >> 【荷塘】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赏析)

编辑推荐 【荷塘】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赏析) ——记吴敏树的几个亲家


作者:铜盆孤雁 举人,5035.5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44发表时间:2019-02-17 22:58:21
摘要:晚清文学家吴敏树有三男三女,自然有六个亲家,我们翻遍吴敏树著作,发现与他有诗文往来的只有王云湖、龚智轩和刘淡山三个亲家。吴敏树对亲,似乎有一条规则,不看家穷家富,但必须是读书人家,礼仪之家,正所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晚清文学家吴敏树有三男三女,自然有六个亲家,我们翻遍吴敏树著作,发现与他有诗文往来的只有王云湖、龚智轩和刘淡山三个亲家。
   吴敏树对亲,似乎有一条规则,不看家穷家富,但必须是读书人家,礼仪之家,正所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1、王云湖亲家
   1849年,吴敏树在浏阳担任学官,他致信亲家王云湖,信曰:
   云湖三兄亲家左右:
   仆前与西垣寓宿西楼,每语今兹乡试,辄计君为必举。盖以君平生盛壮,近来未见少衰,而文章浩然有不可抑遏之实,其年又已至,不可复为稽待,故以人事准之天命,而窃意其当有然者,而君今又被落,其果不可知耶,岂非尚有少需于旦夕间者?而吾与西垣之所计,固未谬耶?虽然,人之于其亲旧,其意多右之,则其所冀许之处,常有不必然者,亦乌足知夫天之事哉?而其人之当身尤甚。
   凡人自量命数,辄言造物者位置于我,当如是,不当如是,此妄见也。彼造物亦大矣,人之类众矣,富贵贫贱寿夭苦乐万不齐之数,莫知其禀受,而皆将各竟其分限而止。造物者岂能如人之置其室中之器,一一而与之其所哉?人之置器,恒不必定。今日置之东,明日或移之西。假令造物者,果如是,是又安能予之以其所,而不自转徙者耶?然则所谓命数者,亦其气之自至焉耳。其可至而至者,迟速早晚不同,均之其至而已。麦以夏为秋,草有夏枯者,黄菊之华,雪梅之艳,四时之候,不得而限之,岂非其物之所自为耶?
   昨得君手书,愤于时命,有甚不平之心,此诚无怪其然。然仆之愚,以为君之所自为者,将必有其所至,故道此以为解。贵体前染风寒,想兹大愈,闻当与西垣往华容,吊秋佩民部之忧,今便去否,仆暂未能入城,当在后月也,不宣。
   吴敏树在信里说,预计王云湖亲家今年乡试会中举的,谁知不如人愿,还是落榜了。接着,吴敏树说,命运不是天注定的,造物主没这么大的能耐安排每个人的命运,你只要看看自然界“麦以夏为秋,草有夏枯者,黄菊之华,雪梅之艳,四时之候,不得而限之”,就知道了。信尾免不了说些安慰话作结。
   1851年,吴敏树作诗《奉赠王云湖姻家》,诗曰:意气犹能四座倾,脱冠霜雪倍峥嵘。有才自古叹无用,造物使君鸣不平。老树城边门独掩,冲波湖上梦偏惊。湟池势恐翻南极,忍待终童出请缨。
   吴敏树说,意气还能让四座倾情,脱帽后的满头白发更加峥嵘。有才之人自古就感叹百无一用是书生,造物主使您更加鸣不平。老树城边的门独掩着,在湖上冲波偏偏惊了美梦。湟池之势恐怕要超过南极,忍着等待终童出来请缨。
   书生自知百无一用是书生,为什么满头白发了还在科考路上奔驰?皆因为他有意气,他要露峥嵘,王云湖就是这样一个人。
   可惜的是王云湖什么也没得到,1856年,他就去世了,丢下了家妻弱子,吴敏树写下《祭王云湖文》,祭文曰:
   咸丰六年三月己未,姻家愚弟吴敏树谨以清酌时羞致祭于例授文林郎候选州判拔贡生王君云湖亲家三兄之灵。
   呜呼!君之文章,壮丽声光,胡为乎不贡君玉堂,而淹没于此乡耶?君之材器,小大咸治,胡为乎不假君官位,而终身以沉弃耶?当其悲乎命酒,高谈脱冠。痛氛埃之未扫,抚雄剑而屡弹。世莫知子,瞻顾盘桓。郭焚家毁,奔走摧残。发日益白,心能不酸。乃呕血而为病,郁忧伤之在肝。惨促离以一死,结遗恨之万端。余同州里,识君稍晚。笑言始交,婚媾遂绾。十余年间,往来缱绻。世难未夷,君胡长偃。君儿秀颖,东床羲坦。我卜其昌,君后终显。惟君长才,不获施展。洒涕荒郊,尽哀一挽。呜呼,尚飨!
   吴敏树在问天问地:王君的文章,有壮丽声誉和荣耀,为什么不献给君王华堂,而淹没这乡下呢?王君的才能和器识,大小事情都可以治理,为什么不需要王君去做官,而让他终身处于沉伦弃置之地呢?王云湖一生追求的就是考上功名当官为君王效力,没一个目的可以达到,于是,郁结于心,伤肝摧脏,一命呜呼!
   吴敏树和王云湖结的是指腹为婚的亲家,王云湖去世时,他的儿子才十五岁,我猜想,吴敏树嫁给他家的女儿应该是二女儿善端,她那时十三岁。到了1869年,这对儿女自然成婚了,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善端带着儿子红生来到吴伏一从四月间住到冬天,离开娘家时,吴敏树带着女儿和外孙坐船一直把他们送到郡城,并赋诗三首《乘船送王女携外孙红生还郡城》,诗曰:
   (1)两姓朱陈水接连,中间一舸洞庭船。艑山过了岳州近,望见汝家门巷烟。
   (2)玉雪孙儿娇可怜,外家四月到冬天。城中不是无糕饼,满担红薯吃过年。
   (3)到岸黄昏不奈何,花襦娇小起婆婆。街儿拍手红船到,明月梅师桥唱歌。
   满满的都是怜爱,王云湖走了,吴敏树还要担负起替他爱惜孙儿的责任。
  
   2、龚智轩亲家
   1868年,吴敏树游历东南,从杭州回到太湖,然后就病倒了,不光是他一人生病,同行的人包括舟子都生病了,他们就住在亲家龚智轩家里调养,一个月后才康复。
   吴敏树赋长诗一首唱和龚智轩亲家,用的是与曾国藩唱和的“邰”韵,诗曰:午檐双桂日影簁,炎暑欲作气自摧。柈湖老翁褦襶子,执热愿凉欣此来。昼长卧引北窗枕,夜梦不到南柯槐。往往酒间语游事,剧呼声杂山水豗。钱塘西子未迢遰,山阴岩壑初分乖。太湖一帆已径度,俯仰陈迹随风灰。此邦无锡汉古县,锡则无有仍兵灾。惠山寺门推破瓦,秦氏园屋余蒿莱。名泉拌供一日厄,买归泥弄娱家孩。方今西北尚坚斗,大帅鞭骑驱群豺。相公前度出观海,到此那得悠游哉。野夫放意极吴越,流连忘返人无猜。经过况复有里戚,狂傲不复形卑隤。君诗一再句弥健,兴寄今古情生哀。昨从东林讲院过,太息胜国终风霾。党魁声气混流俗,顾高二公霜月皑。晚凉翻史数人物,进酒未觉连深杯。监场已见好官政,忧时望眼从君开。愿君树勋如树穑,勤用相道兴周邰。
   吴敏树说,午间屋檐双桂日影筛下来,炎暑天气想要发作却自我破坏。柈湖老翁是个不晓事的人,手执灼热之物愿意凉快高兴来这里。白天太长睡在北窗下乘凉,夜里做梦梦不到南柯之槐。往往在酒席间说到旅游事,剧呼声杂沓山水撞击。钱塘江和西子湖曲曲折折,山阴的岩壑开始分离。太湖一帆已径直渡过,随便应付陈迹随风飘去。这里的无锡是汉朝古县,锡倒是没有仍只有兵灾。惠山寺门推出破瓦,秦氏园屋长满蒿莱。名泉拌供一日阻塞,买泥弄回来使屋里孩子娱乐。现在西北还在坚持战斗,大帅赶着马在驱赶群豺。曾相公前不久出来巡视海疆,到这里哪可以悠哉游哉。野夫我恣情极尽吴越,流连忘返人无猜忌。经过这里况且还心里有忧愁,狂傲不复形体卑微败坏。你诗集里的诗句一次又一次更加矫健,兴寄今古哀情自然产生。昨天从东林讲院经过,太息被灭亡的国家终于风吹尘飞在天色阴晦之时。党魁的意气混同流俗,顾宪成高攀龙霜月一样的清清白白。凉快的傍晚翻读史书计算人物,敬劝的酒不知不觉连续饮了几满杯。监场已看见好国家的政事,忧虑时局盼望的眼睛从你开始。愿你建立功勋如同稼穑,勤劳节用引导人们振兴周邰。
   1869年,吴敏树受托为龚智轩撰写《龚府君家传》,传曰:
   龚府君讳显行,字纯斋,巴陵人,余姻家智轩太守之考也。初,府君兄弟二人,友爱甚至。弟早死,君痛之,日夜常哭泣,抚孤侄如子,提抱之不以离,女亦如女。弟妇感其义,数十年不求分异,以至于今。智轩得官,从弟乃求分,智轩不肯,以君之教也。好钓游,不急争进取,不预人事。人有得罪于君者,后有他故,虑君持之,君一以平处,其人输服修好。君无有也,智轩所与言大者如此,他不能详也。
   噫!余于君有感矣。余之痛吾亡弟也,与君同有孤侄,同共财三十年。近儿子辈以家口多,余当门用费大,必与侄为分。侄多推与余产,新营屋,大为之以处余。余有所欲,先求得以来。有疾,亟趋侍不去。两侄女亦皆然,与君家之至今未分。家咸听命者,亦未始不同。夫人之生于天地,自父母外,惟兄弟亲耳。一世之人皆安全无恙,而吾之一人者,独不得与之同居处共生死,是诚可悲也。顾非身亲之者,不知耳,然则傅君非余孰宜?
   论曰:巴陵今修县志,人争以家状求书,大抵皆称孝友。然其情伪,国人知之也。龚君之行事,人所不能假,故余为之传以俟焉。
   吴敏树说,龚智轩父亲原有两兄弟,不幸的是,他叔父早死,叔父家儿女都很小,他父亲就像养育自己的儿女养育侄子侄女,该提抱就提抱,该逗耍就逗耍,以至于到现在都未分家,龚智轩做官了,堂弟怕人说自己揩油水提出来分家,龚智轩以父亲的教导劝告堂弟不要分家,现在还在一起过日子。
   这就是有教养的人家做出来的事,吴敏树由此又想到自己和庭树一家不也是如此吗?吴敏树感慨道,人生在天地之间,除父母外,只有兄弟最亲。这样的家风应该发扬光大,传之万世。
  
   3、刘淡山亲家
   刘淡山生了个孙儿,喜之不寐,便写了首诗庆贺,吴敏树看见了就和了一首《刘氏女生儿淡山亲家有诗次韵》,诗曰:博得新诗往复回,外孙齑臼老怀开。便思接抱摩头看,天上麒麟真个来。
   吴敏树说,得到新诗就应对酬答,绝妙好辞令我老人家喜开怀。便想着要接抱一下摩一下头看看,原来天上的麒麟真个下凡来了。
   1863年,吴敏树赋诗《刘淡山亲家春林赠诗五言十七韵追道旧事兼及西垣次元韵》,诗曰:昔在陈庄日,连吟吾与子。午饭属辰瓜,行游春几里。(春游日余吟“人家午饭炊烟熟”以属君,君遽应声曰“野老辰瓜谷雨栽”)后来得西垣,诗情狂欲死。跌宕杯酒场,少年多事矣。文章纵多才,于身若枝指。况无赋都作,奚贵洛阳纸。晚交涉海内,颇觉声闻耻。世蹊走已熟,无言想桃李。却返深山居,敛形事毛遂。暄阳旦暮去,歘见冰霜履。坐凋青眼人,独隐乌皮几。遗编少可惜,孤句清无比。零落随山丘,忍涕为料理。兵戈送衰老,六十遽臻此。朋旧还几存,观人且量己。君才更逾我,令子毕禽委。角诗追昔筹,投壶容枉矢。
   吴敏树说,以前住在陈庄的日子里,几个一起吟诗的人就是我和你。午饭吃着辰瓜一类的菜肴,春游走了几里路。后来交到了西垣这样的朋友,他喜爱诗到了爱得要死的地步。富于变化的是酒会,年轻人就是事多。他的文章纵然显得多才,对于他就像大拇指旁歧生出一指。何况无赋都可作,洛阳纸哪会贵呢?晚年交涉遍及海内,很觉得名声不好。世上的小路已经走熟了,想到桃李无言下自成蹊的道理。回到深山居住,约束着行迹做毛遂的事情。温暖晴朗的日子里早晚都去,可以快速地看到穿着冰霜鞋子。青眼人坐在那里衰落,孤独地侧身在乌羔皮裹饰的小几案上。遗编少得可惜,孤句清新无比。树木凋谢在山丘,忍着悲痛为之料理。战争送走衰老,六十岁很快就到达眼前。旧朋友还有几人活着,看看人家就可以衡量自己。你的才华超过了我,令郎到底是哪种鸟儿委派的。读方角诗追思过去的谋划,做投壶的游戏以容纳不直之箭。
   刘淡山过六十岁生日,吴敏树赋诗一首以表庆贺,诗曰:又是春风第一年,探筹重问海中仙。虽逢禁酒屋余酿,正看分秧门插田。闻说课书东塾里,回思联社北山前。鸡豚作贺无他意,要捉吟鞭左右旋。
   吴敏树说,又是花甲子的第一年,抽签重问海中神仙。虽然遇到禁酒令屋里剩余了酒,正看着门前田里分秧插田。听说您在东塾里课书教子,回想着在联社北山之前。用鸡和猪来作贺并无他意,要捉到诗人的马鞭作左右旋转。
   吴敏树和这三个亲家既是亲戚关系,又是朋友关系,而且,他们都是先做朋友,再做亲戚的,这样的关系往往很难处理,但是,吴敏树和他们关系都很好,诗文往来谈的都是个人和家庭琐事,表达一种深深的关爱感情。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
   ——记吴敏树的几个亲戚
   20190201
  
   1、表兄罗懒农
   吴敏树有一个舅表兄有点意思,自己给自己取一个名号叫做“懒农”,意思是有点懒散的农民,从这个名字看,他也是个落魄的书生。
   1834年,吴敏树赋诗一首《赠表兄罗懒农》,诗曰:为爱吟诗号懒农,春风秋月寄欢悰。于今诗思都成懒,牧犊村山倚短筇。
   吴敏树说,因为爱吟诗表兄就自号懒农,春风秋月寄托他的欢乐。于今他的诗思都成了懒,在村山放牧牛犊拄着短杖。
   为什么给自己取名“懒农”呢?原来,是因为他爱吟诗的缘故。
   1845年,罗懒农死了,这时候吴敏树正在浏阳做学官,得到消息后,痛哭一场,赋诗二首予以记念,诗曰:(1)微官随牒在浏阳,惊见家书字一行。相近卌年离半载,如何长别使人伤。(2)爱歌善哭独情亲,早暮过从喜近邻。我最少年今欲老,教公那得不陈人

共 895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自古以来,中国人讲究门当户对,文人更是如此。吴敏树有六个孩子,探究吴敏树的亲家也真是有意思的事。作者查阅资料,只找到了三位与他有诗文往来的王云湖、龚智轩和刘淡山三个亲家。吴敏树对亲,似乎有一条规则,不看家穷家富,但必须是读书人家,礼仪之家,正所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那另外三位亲家为什么没有资料记录呢?给人们留下了悬念,另一篇又辑录了吴敏树的几位亲属,作者这种精细的研究方法很可取。一位再伟大的人都有亲属,他要和亲属有所往来,虽然亲属可能不是多么有名的人,甚至是很普通的人,但能把这些有关联的人都记录下来,满足了大家的好奇心。【编辑:莫道不销魂】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2-17 23:00:08
  从亲家身上入手,可以看到吴敏树的结亲标准,也是从一个侧面了解他的突破口。为您点赞!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2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2-17 23:01:47
  后一篇也可以单独成文的,您将两篇放在一起,减少我的工作量。非常感谢!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3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2-17 23:02:39
  期待更多精彩,晚安!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回复3 楼        文友:铜盆孤雁        2019-02-18 00:09:56
  谢谢莫女士的编审,恭祝编安!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