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作品赏析 >> 【时光】沉默的羔羊终将走下神的祭坛(赏析)

精品 【时光】沉默的羔羊终将走下神的祭坛(赏析) ——读李佩甫长篇小说《羊的门》杂记


作者:素馨 进士,9610.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63发表时间:2019-02-20 20:27:59

【时光】沉默的羔羊终将走下神的祭坛(赏析)
   长篇小说《羊的门》,是河南作家李佩甫《平原三部曲》的首部,三十余万字的容量,涉及官场、情场、“人场”以及乡村政治的“神场”,呈现了中国典型乡村在几十年风雨挣扎中的变革尝试和命运走向,酣畅地展现了现实的残酷与黑白,人性的复杂与美丑,发出了关于乡村如何走向未来的叩问,在当代小说作品中,算是值得品读的。
   《羊的门》正文前引用了《圣经·新约·约翰福音10》里的话:“……耶稣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我就是羊的门。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盗贼来,无非要偷盗、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对于并不信教、对宗教也无太多了解的我来说,起初并不太明白这引言的用意。待读了三分之一后,渐渐明白引言其实是整个小说的纲,小说的故事就是引言的中国版印证。
   羊有一个特性,温顺、软弱。它那双美丽的眼睛,时时透着无言的哀婉、无声的隐忍;那偶尔拖长音颤颤叫的一声“咩——”,无不令闻者的心亦随之颤颤地,生发出一丝丝疼痛和保护欲来。据说,在牧区,当狼闯入羊圈后,群羊不是奋起反抗,而是集体往角落里缩挤,咩都不咩一声,瑟瑟发抖着任由宰割。所谓,沉默的羔羊是也!
   按引言的意思,耶稣是上帝,民是羊。在《羊的门》里,于呼家堡来说,掌门人呼天成是上帝,呼家堡村民是羊。呼天成深谙平原人的特性,知道平原人活的是脸,是气,是小,是圆,是由忍到韧。正因为他透彻地了悟这些,所以,他目光高远,看人看事精准,耗费心思建立了一个由县到市到省甚至到北京的“人场”。借助这网一样的人脉关系,以及对呼家堡村民精神领域的“奴役”,他成功地成为呼家堡村民心中的神,成为无所不能、广施博爱的救世主,而且屹立四十年不倒。呼家堡就是他心中的乌托邦,是他倾注了毕生心血的他的王国,当然,也是他的“羊圈”,“群羊们”献祭的祭坛。
   在《羊的门》里,有一个人物,或者说是小人,让人印象深刻,这就是范汉章。其实,他的大名小说中总共也就出现了两次,我不重新翻书确认都想不起他的大名,相反的,他的诨名“范骡子”倒是能随口而出。这是一个苦逼的、狡黠的、反复无常的小人物,在前县委书记、县长,后来的副市长与县委书记之间,如墙头草一样周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最后却哪边的人都不算,被戏弄、被残酷地踢出局,落得在厕所里上吊的下场,沦为官场斗争的牺牲品。“范骡子”这个诨名起得真是绝。骡子是什么?骡子是马与驴的杂交种,非驴非马,身份尴尬,地位卑微,又几乎没有生育能力,只是下苦力的角儿。这与范汉章的人设是多么契合。“范骡子”这个小人物的塑造,体现了生活的不易、人生的无奈和不可把控,充分映射了人性的丑陋和不可捉摸,有着非一般的意义。
   《羊的门》结尾颇玩味儿,应该说是一个发散性的结尾,透过这个结尾,我们可以往前追溯、分析、发问,对小说的主旨和作家为文的用意作出种种可能的假设。
   那么,结尾处谢丽娟对呼国庆到底耳语了什么?有人觉得她说的是“我们会幸福的”,我却觉得这个猜测有些突兀,我宁愿猜想她说的是“我怀孕了”。这样猜想是有根据的,在谢丽娟被收审遭到轮番轰炸的时候,她心里有这样一句话,“在你的身上,已有了一颗种子,那就是他种下的”。在仕途与爱情、理想与现实中挣扎的呼国庆从没有想过爱也会有结晶,所以不能再做县委书记、已被呼天成定为接班人的呼国庆听到后先是露出了诧异的目光,继而惊讶地望着谢丽娟。呼国庆再次面对选择,前面的两次选择在呼天成看来都是错误的,这一次选择于呼国庆来说将更艰难。呼天成对呼国庆是有重恩的,不仅仅是把他栽培到了县委书记的位上,还在他人生两次遭重劫时使出浑身解数挽救了他,所以,呼天成要他当接班人挑起呼家堡当家人的重担,他是不能拒绝也不会拒绝的,这是他报恩的方式。然而,谢丽娟又是呼国庆生命中重要的女人,而且,呼国庆与呼天成无欲、能忍不同,他是渴望事业与爱情兼而有之的,本就放不下谢丽娟,现在谢丽娟又有了他的亲骨肉,他将何去何从?他能何去何从?小说中写到这里时写天上突然响起了一个炸雷,六月天的炸雷,其实,这个炸雷,更是呼国庆心中的炸雷,也是呼天成心中的炸雷,还是呼家堡村民心中的炸雷!一辈子看人精准的呼天成遭受到了灭顶的打击,应该说是绝望了,当天晚上就突发高烧病倒了。
   有意思的是,病倒的呼天成想听狗叫。更有意思的是,村里早已没了狗,全村的男女老少居然一齐学起了狗叫。在这里,这个狗叫是实也是虚。
   呼家堡其实本是有狗的,狗在多年前都被呼天成下令宰杀了。为什么杀狗?因为呼天成与秀丫互相喜欢,秀丫又是呼天成救下却给了村民孙布袋当老婆的女人。呼天成每次与秀丫私会准备欢爱时,村里的狗就叫起来了,而且叫个没完没了,每每都坏了他们的好事。而在这个背后,村里的狗在关键时刻叫起来,其实又是孙布袋偷偷跟踪自己的老婆秀丫故意整出来的警示。呼天成与狗斗,与孙布袋斗,也是在与自己的欲望斗。呼天成斗赢了,狗全被杀了,孙布袋死了,他也练就了面对秀丫投怀送抱却无欲无求的境界,这种忍造就了韧,为他长期掌控呼家堡村提供了可能性。通过这,他还借“杀鸡儆猴”的把戏进一步提醒呼家堡的村民他是呼家堡说一不二的天,在呼家堡村民的心上再撒下一张精神奴役的网,为他的绝对权威添了把火,成了造就他屹立四十年不倒辉煌的助力!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火眼金睛,钦定的接班人呼国庆却不仅婚外找了情人,现在居然还跟情人有了孩子,叫他情何以堪?他在病倒时,或者说在临死之前,不提别的,偏偏要听狗叫,无疑也是不甘,也是想学孙布袋,给予呼国庆这个未来的呼家堡当家人警示。
   当然,这里可能还有一层意思。呼家堡已经没有了狗,但当呼家堡的当家人想要听狗叫时,呼家堡的村民竟不管不顾地集体学起了狗叫。这就像什么?就像群羊。小说中市委书记李相义面对呼家堡时心里曾暗想,“这里只长了一个脑袋啊!”呼家堡的“羊”们是用不着脑袋思考的,不管是活着还是死去,统统都是呼天成说了算。他们听命于他们的神习惯了,现在他们的神要撇下他们走了,他们的主心骨没了,自然惶惶然,寄希望于满足神的任何要求也要把神留下来。狗往往代言着忠诚,在他们心中的神呼天成生命即将终结之时,村民们集体表忠心,这就是人的奴性,多么荒唐可笑。
   不过,我揣测,最后震耳欲聋的狗叫也是长鸣的警钟,借警示预示了什么。我们回溯小说的内容,呼家堡真正的狗在夜间频频叫唤,源于内心既害怕又不服的孙布袋使的伎俩,呼天成借杀狗给自己树威信,狗实是代人受过,杀了狗,实际是灭了人的精气神。我们再回到小说的引言,如果由引言延伸呼家堡的神是呼天成,呼家堡的村民是羊,那么,到了神即将归天的时候,平时温顺、无声的羊集体叫了,不是“咩咩咩”的羊叫声,而是如巨雷般的“汪汪汪”的狗叫声,是不是有人向狗忏悔、精气神回归的意味?只长有一个脑袋的呼家堡看着光鲜,实则死水一潭没有生气,没有生气也就没有未来。作家借村民学狗叫,是不是在警示在新的经济形势下,呼家堡的未来之路该怎样走,广大的农村要怎样找到一条适合的路生存、发展、壮大?是不是在预示沉默的羔羊终将醒来,主动地走下神的祭坛?
   关于这一点,小说里是有蛛丝马迹的。几十年里,呼家堡的村民并不尽是温顺的“羊”,尤其是当改革的春风温暖人间的角角落落,开放、自由、拼搏、创新等新时代的精神冲击陈腐、僵化、专制的家长制集体经济时,势必会有不同的声音出来。发出这个不同声音的是刘全的儿子刘庭玉。刘庭玉和他长期被精神禁锢的、老实巴交的父亲不同,他有部队当兵的经历,是走出呼家堡村见过大世面的,有眼界、有魄力,又有年轻人的闯劲和大无畏,所以,他义无反顾地脱离了呼家堡这个集体,带着老婆孩子出走了。这在呼家堡是个例,但鸡蛋只要有了一点缝,就难保缝不继续增大直至鸡蛋碎裂。应该说,刘庭玉脱离集体的这一小步,实际是一大步,他就像是一面旗帜,一骑带头尝试新活法的先锋。他的行为,一定程度上给了呼家堡村民示范和勇气。星星之火,可成燎原之势,这是小说的一点亮色,也点燃了可贵的希望之灯。
   还有呼国庆。呼国庆是呼天成一手培养,从呼家堡走出去的人物。他并不是呼天成能真正掌控的“羊”,因为他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认知,有自己的价值取向,并有着并不曾褪色的年轻人的浪漫和冲劲。他崇拜呼天成不假,但这个崇拜不是盲目的追随和行尸走肉地活,实际上,他只有在自己闯了大祸无力逢凶化吉时,才会把呼天成当成救命稻草,那也不是高高在上的神——虽然他恭敬之至。他也因为有自己的思想,不受呼天成把控,所以会一而再地犯重大错误。呼天成以为他救了呼国庆两次,呼国庆就定能心甘情愿地接受他的安排和嘱托,死心塌地地完成替他继续守住呼家堡这个乌托邦的遗愿。然而,呼天成走眼了,呼国庆骨子里还是那只桀骜不驯的“羊”,他选择爱情与谢丽娟双宿双飞不是不可能,就算他留下来当呼家堡的掌门人,他的身上也有着种种可变性和可塑性,成不了呼天成那样修炼到连肉欲都没有的“神”,他要的,起码包括美好的爱情和生活的趣味。大胆地想象一下,说不准他会留下谢丽娟,亲手毁了呼天成的“门”,带头走下那个虚幻的、腐朽的、毒害人的精神祭坛!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沉默久了,哪怕是羔羊,也会选择发声!

共 369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河南作家李佩甫因《生命册》而获茅盾文学奖。他曾说自己愿做一个“麦田的守望者”,继续书写一种疼痛与憧憬并存的生活。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在平原,真正意义上的农民已逐渐演变为流动着、迁徙中的一个个背着土地行走的人。他们或个体、或家族、或群体,在大变革的潮流中被夹裹着四处奔突……这是连根拔起的一种生活,是疼痛与憧憬并存的一种生活。”长篇小说《羊的门》,正是他立足豫中平原,呈现了中国典型乡村在几十年风雨挣扎中的变革尝试和命运走向,他在书写这种疼痛与憧憬并存的生活。这篇文章从小说的引言切入正题,从小说的结尾追溯、分析、发问,从小说的人物塑造艺术去鉴赏,鞭辟入里而深入浅出,再现了小说的表象:呼天成是上帝,呼家堡村民是羊,呼家堡是群羊们献祭的神坛,而呼国庆是一只桀骜不驯的有思想的羊,最终在沉默中爆发,破“门”而出,揭露了现实的残酷与黑白,人性的复杂与美丑。一篇很独到的赏析文,带读者站在特定的高度理解、评析小说的主旨。难得的好文,小编极力推荐共赏。【编辑:薛志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222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薛志成        2019-02-20 20:34:04
  读一本好书胜读十年闲杂书,读素馨老师的文章是就这种享受。学习了。
   初学者,编辑不到之处敬请海涵。远握。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唐】王维
回复1 楼        文友:素馨        2019-02-23 22:00:16
  总编老师辛苦了,献清茶一杯!
2 楼        文友:西鋂铃铂        2019-02-22 16:30:28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沉默久了,哪怕是羔羊,也会选择发声!
江山评论部,联系江山与文友的桥梁,欢迎您加入。QQ号:263593961.非诚勿扰。
回复2 楼        文友:素馨        2019-02-23 22:01:00
  多谢朋友阅读拙作,问好!
3 楼        文友:雪飞        2019-02-24 22:19:39
  羊的门,将这一群体的命运写得透彻,也写的悲哀。待宰的羔羊,命运的逼迫下,只有在沉默中爆发,才有一线生路。素馨的文一向有深度,值得学习。问好!
回复3 楼        文友:素馨        2019-02-26 08:33:38
  雪飞社长那么忙,还来读拙作、发评,素馨不敢当。
   读李老师的平原三部曲时感慨颇多,小说是好小说,只不过我的解读还太表浅。
   遥问春安!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