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算人间知己(散文外一篇)

精品 【流年】算人间知己(散文外一篇)


作者:指尖 举人,4031.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35发表时间:2019-03-09 23:18:38


   茉莉花浮开在大人茶碗里,带点微微的鹅黄,颤颤地在水面抖动,仿佛女子凌波微步,轻盈得已经叫人惊艳了,偏偏还有沁人心扉的清香,一缕一缕飘过来荡过去,让你人忍不住口舌生津。这样的美妙不久消散。那时,喝茶人神清气爽,仿佛远古神农初次遇见茶叶,在惊讶悦喜的同时,生出从此人生漫漫都作浮云散,只留得眼下豁然贯通的享受。几次冲水后,茉莉花似乎承受了过多的重力,也像经过了某种难以言说的蜕变,最终沉入碗底,成为茶叶渣子,被泼在梨树下的雪堆中,陡惊起枝上两只麻雀。
   世上美味,只茶、酒两样。仅因这两样是大人不允小孩去碰触的东西。小孩玩过家家,虚拟的桌上,会摆一块小白石头,这块小白石头被我们臆想成一碗好茶,一杯好酒,敬给神仙或招待远客。
   我家大人大度,偶尔会将乏茶赏赐于我。我喝到的茶水,远没有闻到的香甜,乃至跟白水全无两样。有一回偶然喝到初泡的茶,茉莉的鲜香和茶叶的苦涩顿时令人神清气爽。但这种时候不常有,更多的是前者。大人生怕我慌慌张将茶碗打掉,便将暗黄的茶托去掉,独留一个白瓷茶碗,被我双手捧着。但即便这样,我还是成功将一只茶碗摔到了地上,祖母痛心疾首。村里偶尔也来补锅补碗的匠人,祖母花两毛钱,将茶碗补好,从此,我家柜子上的两只茶碗成了摆设。没人知道,有一只是不能用的,也没有人知道,祖母是怕另一只也碎掉后,她对祖父的记忆变得越来越淡。对于我来说,打碎茶碗并不是记忆最深的,而是那些褐黄色的残茶泼洒到地上之后,茉莉稀软的丑样子,全然破坏茉莉的超凡出尘。
   茉莉是南方的植物,据说在广东,家家户户都栽植茉莉花,这真是令人思慕的事。也曾养种茉莉,两次都没有活下来,更未见一苞花开。虽有遗憾,又觉若果真喜欢,大可去茶叶店,称一斤茉莉花茶,它便左左右右不离开你了。苏眉《花馔》中有茉莉入菜的情节:茉莉花事先腌制过,保持花型,与鸡蛋炒。最风雅的吃法是,厚白蜜涂碗中心,每早晚摘茉莉另盛在一个碗里。将蜜碗盖上,午间取碗注汤,则茉莉花的香气,都留存其间了。惹人馋涎。有年在南京见到卖花女篮子里的茉莉花,它有雪白的小花瓣,还有一个翠绿的小花柄,朦胧中,花朵带着晶莹的露水,盈盈欲滴。后来才知道,这是为了保鲜,卖花女在上面洒了水。雪白的茉莉花朵,被编成手串,项链和发箍,在卖花女的手腕和指尖转动,散发出一股又一股醉人的幽香,那种香,是熟悉的,仿佛久别重逢。但同时,对于习惯烟熏火烤的人来说,又是陌生的,仿佛咋然相见,惊魂摄魄,欢喜涌出,禁不住想靠近亲热。同行的人痴痴地说,在南方,连一个卖花人都令人羡慕啊。有意思的是,她来年得了个女儿,取名茉莉。
   逼仄的小书店碰到张爱玲的小说,翻开便是《茉莉香片》:我给您沏的这一壶茉莉香片,也许是太苦了一点。我将要说给您听的一段香港传奇,恐怕也是一样的苦——香港是一个华美的但是悲哀的城……从此,读遍张爱玲。她的文字,透着苍凉的底子,仿佛就是那些清苦的茶叶,而之中那股令人沉醉的味道,显然就是那朵干茉莉。
   对于万物来说,黑夜的藏匿和开放游戏是一成不变的,在夜里,有些花朵会自动闭合,像人类一样进入睡眠。也有些花朵是不休眠的,相反,它们仿佛被精灵般,悄悄绽开。茉莉花就是黑夜的花。无法想象,那样白衣胜雪的花朵,在夜里,有怎样傲娇从容的风流,只知它的清郁浓香,罩过红尘味道,堪称世间一流。据说采摘茉莉花的最佳时间,是将夜时分。那时,人们身着黑衣,仿佛怕自己浑浊的微光,惊扰了一朵茉莉的微笑。
   从古至今,人们对茉莉多加赞誉,古人曾写下许多关于茉莉花的诗句,宋人江奎有“灵种传闻出越裳,何人提挈上蛮航。他年我若修花史,列作人间第一香”之惊人之句,当代更有享誉世界的民歌小调《好一朵茉莉花》。连佛经里有一句“末莉花香”。看来,不止常人喜欢,连得道高僧、尘外君子都喜爱至极。茉莉花,可观赏,又能闻嗅、品尝、簪戴,万种态度,无一不好,冰雪聪明,在天地间,俨然众生知己。
  
   今朝风日好
   有时进山,但见植物茂盛,满目葳蕤,各色花朵大大小小,在坡谷间舞蹈,便会生出踏入仙境的错觉。山峰仿佛植物的母地,在这里,怎样的植物都可快乐地生,快乐地长,乃至快乐地死。有时我会带一捧野花回来,插在瓶里,来自山花的气息,让人心安。连做梦,都与大地草木有关。那年在山上看到金针开得好,便舍不得离开。眼见得太阳落山,狠狠心挖了一苗回来,栽在花盆。那时还住在旧房子,屋子逼仄不透气,便把金针放到了屋外。一苗金针也不怕孤独,开得热热闹闹,好像从未离开过大山般怡然。
   来年入夏,它依旧努出花苞。北方晚春初夏,虽杨柳依依,但绿意尚未洇绿大地,几支小小得花苞,这次倒惹了好多眼目。最关注得是楼上得老太太,中午我下班回家,她总是盯着金针跟我说,这花是能吃得,凉拌最好。乃至要下手将它们摘下,给我。我便说,还是看花得好,就不要吃了吧。她有些不自在,有觉得可惜,虽移步上楼,还不舍的回头。
   金针的学名叫萱草,母亲节到花店里买花,每捧花中康乃馨是主角,当然也有萱草玫瑰和桔梗花。萱草又叫谖草,谖就是忘的意思,诗经中有焉得谖草,言树之背得诗句,意思就是说我去哪里能找到一支萱草,种在母亲得堂前,让母亲快乐无忧呢?旧时游子远行,或进京赶考,或出外经商时,就会在北堂种上萱草,希望母亲睹物思人,可减轻对自己得牵挂,忘记烦忧。
   古人真是智慧,一丛萱草便将离别化解得如此入情入心,既有敬顺得意思,又有抛弃得意思。世上那个母亲不想念儿子啊,即便种上满山满谷得萱草,即便儿子近在眼前,牵挂和思念如何能减轻或者消失呢?
   我小时村里有怀孕得妇人,在胸前悄悄地插枝金针花,避着人羞涩地走过街巷。人们说如果想生儿子,就得如此。真是有意思,萱草想必就是男子栽给母亲得花,旧时有疗愁之称得花,竟是与女儿家毫无干系。我疑惑地看了看母亲,猜测她可能从未插过此花,所以才连接不断地生女儿。
   据说超市里买回来得黄花菜也是萱草,看来它被冠于太多得名称了,足见古时人们对它得器重。我看过一个关于华佗与金针得故事,说得是曹操著名得头疼病发作,便差人去请名震江湖得名医华佗,但华佗估计有点畏惧曹操,便百般推辞,曹兵以刀相逼,方从之。曹操病症疑杂,治不好丢命,治好也难保全,华佗知此一去再难回,可怜一干民众,日后病痛无医少药,如何是好。忧心中华佗渐渐入梦,见一仙人立于面前,并把一捧草递于他,便飘然而去。华佗醒来,果见胸口一捧草。明日跟送别得民众依依不舍,临别便将手里得草向空中一扔,但见金光闪闪,即刻漫山遍野长满了青叶黄花得植物。这就是金针草。华佗走后,金针草成了百姓得良药,瘟疫来了,喝它。浑身浮肿,喝它。感冒上火了,喝它,渐渐得,喝得不过瘾,就吃它,这一吃,几千年就过来了。
   估计是如此原由,所以楼上得婶子才会对我盆里得那株金针草念念不忘,恋恋不舍。那株金针花有六七个花苞,既拥挤又疏朗,又娇俏又清雅,注定会受人眼热得,所以第二天早上,它的花苞就不见了,只剩下了低垂的叶子。楼上婶子看了,惋惜不已。我便顺水推舟,将金针送给她。
   再看金针,我就上山,坐在它跟前,被山风吹着,被山气罩着。我的头发和它的花瓣,摇来晃去,得意自在。
   偶尔也生出遗憾。便摘两支回来,送给母亲。金针花一摘下来就会萎掉,可惜了它。我心里却在想,自己虽不能给年老的母亲种一北堂的萱草,总可以送支花表表暗藏的心意的。
   夏日晚间出门纳凉,信步走到藏山游园,一进去便被满园子的金针唬住了。明黄色的金针在夜里有种明亮灿烂的温馨,仿佛灼灼眼目,那样俏生生地跟你对视。路灯下的金针却呈暗色,如果你不仔细巡睃观望,怕是不会察觉那些开得热烈得,金黄或酡红的金针。
   一朵花给人得感觉总是惊诧的,心神摇荡的,几百几千朵花倒给人一种无法分神得静气。就在这种铺天盖地的安静中,想起了王冕关于金针的《偶书》:今朝风日好,堂前萱草花。持杯为母寿,所喜无喧哗。

共 313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算人间知己】生活气息浓厚。茉莉花茶,喝得是恬淡的生活,一种生活的态度,而那茶碗,它不仅仅是盛装差水的器皿,更是一种记忆,一种念想,一个寄托。是的,有时,也许就是一个象征。【今朝风日好】有些野花,如金针,在山里它开花热闹,被人取回家,种在瓶罐里,也能开得热热闹闹,好像从未离开过大山般怡然。可见它生命力之旺盛,顽强。一朵花给人得感觉总是惊诧的,心神摇荡的,几百几千朵花倒给人一种无法分神得静气。佳作!倾情推荐阅读!感谢作者赐稿流年!【编辑:妖怪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311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妖怪山        2019-03-09 23:19:42
  欢迎继续赐稿流年,问好。
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3-15 07:00:09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