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西泰山散章(散文)

精品 【流年】西泰山散章(散文)


作者:汪天钊 布衣,198.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75发表时间:2019-03-11 23:16:44

【流年】西泰山散章(散文)
   一、月夜
   下午到达西泰山将近六点,第二天才能登山,夜宿西泰山。
   无论到了哪里,我喜欢到僻静的地方走走,很可能有意外的收获,能够了解到当地深层次的东西、本真的味道。傍晚我出去散步,附近一条山路就是向导,引领我走向大山深处。路上没有行人,夜色静谧,安然祥和,脚步舒缓轻柔。这样的状态下是自由的,走动,伫立,或蹲在某一石头上静坐。思绪也是自由的,什么都可以想,可以都可以不想,轻盈或凝重,清晰或者莫名。
   微弱的光线穿透大山,穿透树林,在我的脚步面前停了下来,此刻夜色显得尤为深厚,而光线尤为锋利,刹那间我恍然明白了过来,这是我已经久违了的月光。
   月亮刚刚升起,我静静地对视着它,打量着它的一举一动,每一个细微的神情。
   此时的月亮是国画大师,技艺和境界无人可及,它以月光为墨,随心所欲地挥洒,这儿下笔一大片,那儿甩了一些零碎,有地方浓得研化不开,有地方惜墨如金,但绝对没有一处败笔,每一处风物的安置都合情合理,一切比例都是恰到好处,所有留白都意境深远。首先是大手笔,勾勒出天地弘大的轮廓,勾勒出大山的逶迤线条,起伏有急有缓,虚虚实实。然后是细节,在天上来几朵惬意的白云,若有若无的星光。在山上种上婆娑迷离的树木,高的矮的,密集或稀疏。在山脚下放上影影绰绰的村舍,立起几个路灯,锋芒被月光逼视得安静清冷。我的影子,竟然也被月光描摹得十分诗意。
   仅仅只有黑白两种色彩,就把西泰山的神韵呈现得淋漓尽致。黑白分明,上部是白的,下部是黑的;风物是黑的,留白是白的。黑白也是无穷变化。黑,浓黑,浅黑,灰黑,飘渺的黑,黑眼睛一样的黑;白,洁白,银白,浅白,灰白,恍惚的白,纯粹的白。什么样画面能比得上这样的画面呢——一切都是立体的,运动的,自然的,生动的,鲜活的;清晰可见秋毫,而又虚无得不可捉摸,非常近又非常远,近得触手可及,远得无法抵达。
   当月亮把大山慢慢地抛在了身后,月光又是一泓泉水,此时的山坳成了一个湖,溢满了月光。人的走动,树叶的窸窸窣窣,远处广场篝火的跳跃,旋律的高低都能推搡得月光汹涌澎湃,波光潋滟。
   那天是十四,十五的月亮是最佳的状态,但也是一个转折点,满则亏,亏则满,十六的月亮也很圆很亮,其实在亏,十四的月亮也很圆很亮,但它还在继续充盈,我俨然感觉到了月光一直在上涨,越来越深,淹没了大地、村舍、树木、山脊,最后整个世界都被浸泡得透亮,诗情氤氲。多少辞藻,像藏在草丛里的蚂蚱,被惊扰之后蹦蹦跶跶,四下逃散不见了。
   在这样的一个夜晚散步,不宜人多,一个人又是多么寥寞,两个志趣相投、性情融洽、三观统一的朋友最好。当然,要是一对志趣相投、性情融洽、三观统一的恋人,绝对是最幸福最浪漫最有情致的,他们十指紧紧相扣,一路走去,一路敞开心扉,一路轻声细语。他们紧紧拥抱,月光紧紧拥抱他们,他们的亲吻被月光发酵得热烈绵长,甘香浓郁,他们如醉如痴。我想,那个夜晚西泰山的月色一定是他们一生当中最美好的月色,最美好的记忆,并成为未来的一把钥匙,诡秘神奇,一旦打开,往事如沸水一样奔涌而来。
   散步之前,广场上的篝火晚会还没开始,但已经万头攒动,人影杂沓,一片喧嚣哗然。我完全能想象出后来篝火熊熊燃烧的样子,月光、灯光、篝火相遇的样子,篝火晚会盛大,热闹的样子,人们在这样夜色下跳舞亢奋疯狂的样子,在那特定的时间里,每一个人都是开心的,真实的、率性的。我归来已经结束,但人未散尽,篝火还没熄灭。山里的昼夜温差大,清凉悄然而至,我站在红彤彤的篝火旁,温暖舒适,我久久不肯离去,妄图把这样一个夜晚的万种风情一网打尽。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把窗帘完全拉开了,当我拉开的一瞬间,润朗的天空、浑厚的大山、柔软的白云便一股脑地扎了进来,把一个世俗的我、混沌的我、患得患失的我、苦心积虑的我、常常整夜整夜失眠的我一下子撞个粉碎,我俨然成了一个婴儿,此时的月光就是母亲的乳汁,我吃饱喝足,头一歪,熟睡的呼吸就轻盈地飞上了西泰山的夜空。
  
   二、初见
   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去西泰山,很大程度上就是冲着杜鹃花。
   我对花草的认知,基本停留在文字上,或见过但不知道名字,或张冠李戴,文字和实物的不相符永远都是浅表性的。我对杜鹃花心仪已久——很多花儿的名字本身就极具诗意,比如百合、玫瑰、夜来香、茉莉花,杜鹃不仅诗意,而且有故事,我一下子就记着了它的名字,有马上见到它的冲动。然很多春秋流逝,我去过很多地方,但一直没能看到杜鹃花,或许,杜鹃花太矜持内敛,从来不肯轻易见人,要想目睹它的芳容,必须付之于行动。当我听到杜鹃是西泰山的旅游名片时,毫不犹豫,我人生第一次寻花——杜鹃花而来。
   当我第一眼看到杜鹃花,我就知道它为什么也叫做映山红了,映山红多生动形象,多真实可信——没有哪一种花比它懂得审美,懂得渲染,红绿是最简单也是最完美的搭配,植被茂密葱茏,翠绿一色,大山场面盛大恢弘,只为烘托红色而来;杜鹃花非常紧凑,密密匝匝,叶子尚未长出来,所有枝头都缀满了花朵,一株杜鹃就是一团火烧云,它的红色逸出花朵之外,锋芒披靡。杜鹃花开得正热烈奔放,恣肆汪洋,杜鹃花依在山脚下,山脚亮艳起来,它躲在山坳里,山坳就被瞩目,当它游弋在半山腰里,真的把一架山都染红了,都燃烧了。一株一株散落,星光一样深邃,大片连在一起,朝霞一样胭红。我们去得很早,花朵还噙着露珠,一颗颗的露珠都是一颗颗红色的玛瑙,熠熠生辉。人们站在花丛里拍照,都是面色红润,目光红润。
   唯有自然的,才是最美的,西泰山处在茫茫八百里伏牛山脉之中,只有这里的土壤和气候,才能够孕育出来这样的杜鹃来。
   山径峰回路转,杜鹃一路相随,总有杜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点亮目光。要看完这里的景点,至少要两天以上,要看到在深处的风景呢。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还有一半的景点没有去到。我想,这是我和西泰山再一次相约的理由,和杜鹃再一次相约的理由。
   杜鹃为什么这样红?红得如此灿烂、如此震撼、如此闪亮,有关杜鹃有很多故事,但结果都是相同的——先有杜鹃鸟,后有杜鹃花,杜鹃日夜啼鸣,咳血而成,足见一个“痴”字,自然为情而痴。“当时丛畔唯思我,今日栏前只忆君。忆君不见坐销落,日西风起红纷纷。”这里的君,我可以理解是亲情、友情、爱情、思乡之情、或其它什么情感,这些情感有一个共性:执著,真挚,深厚、无怨无悔。杜鹃走进大量的唐诗宋词里,便成为一种催化剂,把哀怨悲伤的意境催化得那样缠绵悱恻,失魂落魄。
   我上高中时暗恋上了一个女生,我暗暗地为她写诗,在纸上一遍一遍地写她的名字;时时刻刻,满脑子都被她走路、静坐、说话、沉默、微笑的样子夯实得没有一点缝隙。寒假之后开学的第一天,应该是正月初六,那时候都是初六开学的,我想对她表白,决定去找她。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她是哪里的,哪个村庄的,大概的范围都不确定,走的是哪一条路,我和她不是一个乡镇的,相距几十里,我从没有去过那里。后来才知道,我的这种行为是多么的荒唐可笑,是从想象出发——我只知道她是那个乡镇的,那个乡镇通往县城只有一条公路,她去县城上学,不管她是骑自行车或者坐车,这条公路一定是她的必经之地,在这条公路上,我们一定能够相遇。
   五点多我就起床,骑着自行车出发了,我要赶在她出发之前到达那个乡镇;五点多的冬天还是很黑,我借着来往汽车的灯光;彻骨的冷,我和往常一样的穿着,只是戴了手套。刚下雪不久,路上还残留很少的冰凌,我重重摔了一脚,自行车飞了出去,和我完全分离,起来活动活动胳膊腿,继续赶路。还好,当我到达那个乡镇时候,路上还是人迹罕至,经过多少行人我都知道,大概都还在吃早饭吧。我去那个乡镇看了情况,一目了然,我决定在那个乡镇去县城方向附近等她。每过一辆客车,我都会掂着脚尖看,看看是不是有她,我傻傻地想,即使我看不到她,她在车上也一定会看到我,她看到我一定会喊我,大老远地跑这里干嘛?我站在那里等啊等啊,望眼欲穿,早上没有吃饭,肚子咕咕鸣叫,手脚冰冷,我不停地走动,用嘴哈着双手。
   一直等了一个上午,一辆一辆的客车呼啸而过,一个一个骑自行车的姑娘渐进又渐远,我自以为深思熟虑,万无一失的情景始终没有成为现实。临走的时候,我在路边的那颗大杨树上刻上了她的名字,我想等那些字长大的时候,她一定能看到。当我下午到了学校,那个女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教室里了,我从她的书桌旁经过,她都没有抬头看我一眼。
   坚决反对学生早恋看来是正确的,至少对我来说,书我一点也读不进去了。但我也清醒,高中是决定人生命运的时期,我不能因为我而影响她的学习,给她一辈子的伤害,假如我表达之后她也接受了,我也不能那样做,至于她将来能不能考上大学,与我无关。就这样思念着、纠结着、煎熬着、愧疚着,负罪着,眼睁睁看着同学们埋头苦读,我白白浪费比黄金都黄金的时光。高三生活异常紧张,都觉得时间不够用,我却感到异常漫长,祈祷着早点结束;那时候我真的觉得一切都毫无意义,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过了好多年,我才从那一场暗恋中解脱出来。现在,高中同学走个头碰头也不认识,认出也未必能喊出名字,而对于这个女生,她的名字还是脱口而出,她的模样还是当年的模样。当我来到西泰山时才知道,那时情窦初开的我,俨然一只杜鹃鸟,满山遍野的杜鹃花,就是一个少年经刻骨铭心的爱恋。
  
   三、永恒
   劝君莫吃三月鲫,万千鱼仔在腹中;劝君不打三春鸟,子在巢中待母归。
   春天是一个恋爱的季节,鱼儿、鸟儿恋爱了,两情相悦开花结果。万事万物都在恋爱:虫子腻歪得分都分不开,蝶儿双双舞翩跹,猫儿的叫声把铁石心肠搅合得七零八落;阳光和植物,种子和泥土,蓝天和大地,春风和花儿,无不沉浸于热恋之中,一个世界都情不自禁地姹紫嫣红,生机盎然起来。
   春天里人们大都多愁善感,有多少爱情故事在春天里生根发芽,思念被春天酿造成了一壶陈年老窖,酣香绵醇,甘冽爽口,打开的一刹那便如醉如痴。两个人恋爱,倘若发现不适合,什么时候分手都可以,千万不要在春天分手,失恋是一种抑郁症,春天能把抑郁折磨得死去活来。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这是南北朝时期邱迟给叛将陈伯之信里有关春天的描写,国人耳熟能详,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经典绝唱。我想陈伯之当时一定被感动得稀里哗啦,不然不会做出难以抉择的决定,不动一兵一卒,就阻止了杀戮,降服了千军万马,这是战争多么理想,多么虚妄的结局啊。文字的美妙,感染力必不可缺,但也是表象的,能量还是来自于内部——春天里的故事,大都是美好的。
   在阳春三月里来到西泰山,西泰山的景点很多,未必能全部都去,不去情侣峰绝对遗憾。
   去情侣峰的山路,曲曲折折,上上下下,时而陡峭,时而平缓,整个轨迹无法描述,转弯处总有期待,犹如小说的情节,掉人胃口。潜藏在密林之中,遮遮掩掩,意境幽静深邃,阳光被稀疏或浓厚的树荫修剪得婆娑迷离,又如朦胧诗,适宜抒情。一路过去,浏览一路的风景:老得不能再老的古树上再发新枝,盘根错节、比麻花都扭的古藤,连翘不吭不卑地站在某一角落里,无视你的来与不来,见于不见。杜鹃依然夹道恭候多时,和你最近距离地肌肤之亲,或牵着你的目光满山坡地奔跑,呈现它不同的绰约风韵。一切都可以按着自己的性子,快步或闲庭信步,或独自一人,发现属于自己独特视角,或者文友们一道,说话漫无边际,不定哪一句醍醐灌顶。有人大声呼喊,有人回应,呼喊声在山野里荡漾,这是一种清空般的释放。
   情侣峰是两块长形的巨石,一粗一细,劈开的样子,就像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伸手就可拥怀。山路跌宕着上升,时而可见时而不可见,横看成岭侧成峰,在不同的角度呈现的状态是不一样的,有一个角度非常逼真,头部显现,凸出一块石头,象嘴巴,亲吻的样子。随着越来越接近,情侣峰也越来越高大,岿然气魄悄然而至。不知道有多少晨曦在他们身上刻凿,多少的夜晚在他们身上栖息,多少春夏秋冬的脚步在他们身上轮回,他们依然是他们,初心依然。他们一道看尽风花雪月,沧海桑田,千万年的岁月,都不够他们瞥一眼。
   对于有些人来说,真的是一次浪漫之旅,和我们一起来的文友,有几对是夫妻,一定会有更深切的感受。其中一位文友,在陡峭的地方,他牵着他妻子的手,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上来,或者一个一个台阶地下去,小心翼翼,这样一路走来,真的让人羡慕。以情侣峰为背景,他们拍了照,拥抱,接吻状,凝视,微笑,幸福甜蜜得如杜鹃花一样,把石径点亮了,整座山点亮了,旁人也被点个透亮。在我眼里,他们是那一天最动人的风景,完美地诠释了情侣峰的内涵。
   绝大数人都和情侣峰留影纪念,我也在其中,情侣峰不仅仅是爱情,也是一切美好的象征,我们未必与爱情有关,但一定与美好有关。当我们怀揣美好,不要怀疑,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迷失。
  

共 505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西泰山散章》,作者撷取了前往西泰山交游中三个印象深刻的画面展开了描摹,在描摹自然景物的同时,更多加入了个人的体悟和感受,实现景、情、理的有机交融。月光下的西泰山,是月光赋予了西泰山的神秘和神韵。白天的五彩到了晚上幻化成黑白两色,它的寂寥安静是白天所没有的,身处在这样景致,涤荡身心。初见西泰山的杜鹘花,是漫山遍野的红云,它们的热烈浪漫,唤起作者美好的暗恋,如满山的杜鹃,对作者而言轰轰烈烈,虽然没有意想的结果,那也是年少时的爱恋。无论如何,初见是铭心的。情侣峰,慕名而往,有爱情,有友情,自是人间真情。一个景点,一段旅程,一份值得珍惜怀念的情绪。美好的才是永恒的。说是散章,其实不散,凝聚了作者美好的心灵。观照自然,观照内心。一篇有情怀的文字。感谢作者赐稿。【编辑:伊蘭】【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313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伊蘭        2019-03-11 23:19:25
  一段旅程,于景物中生出一篇有情味的文字,写景又高于景,值得我学习。
万人如海一身藏。
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3-15 07:02:06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