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渔舟唱晚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渔舟】木命(散文)

精品 【渔舟】木命(散文)


作者:情韵悠然 童生,894.6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35发表时间:2019-03-11 23:19:27
摘要:木水桶被放在老屋一个角落里,三十年来不被使用,不被怀念,它的寂寞只有时光懂得。今天,它成为茶盘的一部分,重新走进主人的生活,每天体味人间的温度。木水桶以另一种形式获得了重生,它的生命力得以发挥,是父亲的功劳了。我似乎想从木块身上看到一些有别于常物的东西。我能感觉到,我内心对这些木块的感情,虽然三十年不与它亲近,再见依然亲切。


   回老家看见茶几上放了一个茶盘。底盘是铝质的,盘里铺着一排木垫,木垫由十来块陈旧的木块组合成。我觉得这木块似曾相识,便问父亲,在哪儿找来那么陈旧的木?父亲笑着说,我把以前用过的木水桶拆了,拼成这个茶盘。我有点惊讶,想不到竟然还能看见这些木块。望着茶盘,我佩服父亲的奇思巧手,又赞叹木块的经久耐用。
   父亲把水烧开,家人围着茶几坐下来。弟弟拿出红茶叶,用开水泡了会,然后把茶水倒在茶盘上。茶水顺着木块的缝隙,流入底盘,再通过胶管,流入小胶桶。此刻,我对眼前的木块有点沉迷,怎么看也看不够。恍惚间,曾经的木水桶从旧时光里走出来,站在我面前,我望着它,温情满满。
   木水桶被放在老屋一个角落里,三十年来不被人所使用,不被人所怀念,它的寂寞也只有时光才能懂得。今天,它成为茶盘的一部分,重新走进了主人的生活,每天体味人间的温度。木水桶以另一种形式获得了重生,它的生命力得以发挥,是父亲的功劳。我似乎想从木块身上看到一些有别于常物的东西。我能感觉到,我内心对这些木块的感情,虽然三十年不与它亲近,再见依然亲切。
   老屋,及老屋里所有陪伴过家人的旧物件,都是珍贵的。一间老屋,几百年无限期地使用,住过几代人,有深深的情味。那些缸桶盆篮、桌椅床凳都是经久耐用之物,有些经过多次修补也舍不得丢弃。不只因物以罕为贵,更重要的是那时人们节俭,懂得珍惜,不丢能用之物。
   小时候,家里没有安装自来水管,每天都要去井里挑水。木水桶是母亲专用来挑水的。因木水桶自身重,装上水就更重了,我和妹妹都挑不起两木桶水。家里还有两个体积小点的塑胶桶,我八岁就开始用塑胶桶挑水。在我心里,木水桶和塑胶水桶一样珍贵,它们每天装载我生命中不能缺少的水。饮用的水、洗澡用的水都需要桶来装,我们对水感恩的同时,也要对水桶感恩。正因为有这些与我们的生命息息相关的物件,使我们活得厚重而深情。
   在那个贫穷的年代,粮食太重要了,很多时候家里能吃的东西只有米饭,木桶放在饭桌上,每天都被我惦记着。
   饭桶是家里重要的物件,它装着家人的温饱。我家的饭桌放在屋里右边靠近门口的位置。家门一开,饭桌最显眼,最顺手。每天中午,做饭的人打开饭桶盖,看看有没有剩饭,如果有,就闻一闻,没坏就装在碗里,用来喂猪或喂鸡,坏了就倒在垃圾桶里。然后,把饭桶洗干净,量米,淘米,生火做饭。饭熟了,在锅里焖一会,然后装在饭桶里。满满一木桶饭,端在手里,沉甸甸的,饭香扑鼻,使人食欲高涨。家人陆续回家,人齐了,就可以开饭。一木桶饭,像中午升起的太阳,热腾腾地填充家人的肚子,使人忘记半天的劳苦,使人觉得活着有幸福感。家人用木勺一勺一勺地把饭装到碗里,吃进肚子里,肚子饱了,饭桶就空了。家人的肚子跟饭桶之间,一方给予,一方收获。我留恋饭桶的原因,或许就是因为它一直满足我的需要。
   我14岁那年,家里盖了新楼房。住新房子时,老屋里的木水桶、木饭桶、木脚盆、木饭桌、木床等都没有搬走,我们远离老屋的同时,也远离了老屋里一切旧物。然而,老屋及老屋里的一切旧物似乎都有不死的灵魂,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
   旧时,人们惜木,树木有生命。木饭桶曾是一棵树,从细嫩长到茁壮,吸纳大地精华,经历过无数风雨。一棵树还小的时候,像一棵草,刚刚钻出地面就有可能被猪踩死也被牛当草咬伤,能够活下来的树都是幸运的。一棵树如果长在河边,每天可以听流水声,也可以听女人在河边聊家常,在涨潮退潮中看着时光慢慢淌过,看着虾儿鱼儿长大、繁衍、游戏人间。人们在树下乘凉、聊天、洗衣裳。一棵树如果长在田边,可以俯瞰稻谷,看它们跟阳光嬉戏,看它们结子、变黄,看人们幸福地收割。
   每一棵树对于泥土和陪它成长的人都有感恩之心,生时扎根于泥土,努力成材成荫,给人乘凉,给鸟栖居。人们需要它做床,它就做床,承托人的肉身、心灵和梦。人们需要它做饭桶,它就做饭桶,空不怨人,满不为己。人们需要它做柴,它甘愿粉骨碎身。断骨而后化烟,噼噼啪啪地告别前身,此生终与谁同?无英雄之名,亦无大侠之称。
   一棵树被砍倒,树根树干被制成生活用具,是用另一种形式活着,它们的生命融入人们的生活。小树枝被人们劈成柴,码在墙角,木柴比稻草耐烧,人们大多在煲老火汤或过年过节煮大餐时才烧木柴。我喜欢烧木柴,先用稻草点火,把木柴引着火,就可以坐在灶前看书,不用不停地往灶膛里塞稻草。小时候家里的木柴常常被我偷着烧。
   屋前河水昼夜流,屋后万木四季春。我习惯了生活中有流水和树木相伴。树木是村庄的灵魂,知道节气变化,知道泥土的温度,能够放出氧气、形成绿荫、产生炊烟。曦光微亮,树上挂着露水,把全身的清新赠予万物,像诗人一样,默默地站在山上、村口、河边、田间,为村庄抒情。从小喜欢村里的树,不管我笑着经过树,还是哭着经过树,树都平静地站在原地。果树遵循季节的规律开花,结果,不悲不喜。不结果的树只管长自己的枝,生自已的叶。村庄里的人,也像树一样,过着简单的生活,不追逐名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然繁衍,几碗饭几碟小菜就满足。
   我是父亲随意播下的一粒种子,在母亲的腹中发芽,成人形。之后,母亲随意把我放在村庄里。我像一棵树,在泥土的气息中茁壮成长,和庄稼一起阅读大地。我开始爱上了天空、流水和鸟鸣。我有梦想,努力学习,最终走出了村庄,凭知识在城市里工作。离开村庄,我就像一棵离开泥土的树,根部失去原始的水土营养,思想的绿叶渐渐干枯。我在深圳生活,深圳有海,有高楼,也有草木,给我不一样的养分,我的容貌少了一些土气,多了一些城市的光环。我住在三十层的高楼上,离天空近了,离泥土远了,心被架在一片虚无的空间里。我一边在城市生活,一边怀念着故土。
   长得粗壮的树木会被重用,会被用做房梁、房柱、饭台、大床,长得小一点的呢,做成了板凳、饭桶,更小的只能拿去当柴烧。人如树,有能力的才会被社会重用,没能力的只能被社会忽视。而更多的,则是像我这般,不太差也不优秀的人,做不了国家栋梁,恰如一只木桶,默默地在小圈子里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共 240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将日常所见之物赋予意义,乃是一种生活的智慧。当年华老去,青春不再,经受的便是岁月的洗礼。这篇散文开门见山,由一只木桶推及整个人生,层层递进,娓娓道来,看似平淡,琐碎,实则暗藏玄机,正如一部电影里说的那样: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世人万千种,浮云莫去求,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滚滚红尘,芸芸众生,在栋梁和朽木之间,其实还存在着一种人生,虽然不甚起眼,也能焕发自己的余温;虽然黯淡无光,也有着属于自己的轨迹。这种人生正如木桶一般,尽管泛了黄,褪了色,有朝一日,当我们回过头来,展望自己人生的历程,默默耕耘便是最好的诠释。散文短小精悍,简洁明朗,读来让人亲近,特此推荐。——编辑:柳约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312001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柳约        2019-03-11 23:23:07
  木命,短短二字,便道破人生真谛,果然通透。
用手儿接过梨花盏。
回复1 楼        文友:情韵悠然        2019-03-11 23:58:17
  看柳约写的编按是一种享受,觉得你不当编辑好浪费!这么晚还来编辑,辛苦啦!敬茶!
2 楼        文友:山泉        2019-03-12 09:45:43
  曾经的场景不复存在,曾经的岁月铭刻一生。文章简朴自然,一种乡愁,几种相思,尽在怀旧的情愫中。
   问好社长,祝贺渔舟再次开业!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2 楼        文友:情韵悠然        2019-03-12 12:26:22
  谢谢山泉老师鼓励!祝你春安!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