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麻将桌上的“风采”(小说)

编辑推荐 【看点】麻将桌上的“风采”(小说)


作者:芦苇向远 白丁,24.3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85发表时间:2019-03-13 19:24:48
摘要:老年人玩玩麻将,无可非议,他们却却玩出了纠纷。

A小区是A县城里的一个老小区,楼不高,住户大部分是某企业下岗工人和退休了的老年人。小区里没有任何健身器材,也没有一颗花花草草。实在是憋闷了,一部分就去街里溜达溜达,一部分老人们实在是不甘寂寞,就以黄大妈为首打起了扑克。以崔大爷为首的打起了麻将。
   经常打麻将的有:崔大爷,刘大爷,郑阿姨,李大妈等。
   崔大爷年轻时当过村支书,退休时,是某厂的书记。平时为人很好,小区里谁家有个三灾六难的,他第一个先到,又是帮忙又是送东西。从不抠门。很爱面子,又爱整洁,每天穿戴的整整齐齐,留着大背头,梳的光油油的。谁叫一声“书记”高兴的鼻子一哼,背头一甩。可有一样不好,好吹嘘、爱虚荣,100元买的东西他说500元买的。今天他吃的是米粥,他非说他家炖的肘子。处处显摆他家的好。为此,私底下给他起了外号叫“老吹”,爱和他开玩笑的人们都叫他“吹”书记。他还有一样不好,就是打麻将赢了高兴,输了恼。只要输了牌,好胡闹,不是不按规则出牌,就是摔麻将、赖账。刘大爷呢,刘大爷个子不高,平常话不多,都说他很抠门,是知名的“妻管严”。有一位厉害的老伴儿,平时,什么都听老伴儿的,可就是打麻将不听他老伴儿的。打麻将毫不吝啬,并且有诀窍。十打九赢,为此,小区里都叫他“老鹰”。平时,崔大爷很不愿意和他打,凑不够人的时候才叫他。郑阿姨年轻时是一位女干部,敢说敢干,说话大嗓门,非常泼辣。外号“呱呱雀”。退休后后的第二年,丈夫就去世了,和唯一的儿子媳妇关系不好,就把大把的时间挥洒在麻将桌上。在麻将桌上和崔大爷是丁丁对对,崔大爷没少吃她的话头。
   一个月来,崔大爷手气差的很,每天打是每天输。每天晚上痛下决心明天不打了,可一吃了中午饭,手又痒痒起来。又摆起了麻将桌。这一天,崔大爷又输了50多元钱,还和郑阿姨吵了几句嘴,心里窝火的很。想来想去,还是用老办法,明天找两个新牌友试试运气。
   第二天,崔大爷找了在小区租房子住的一个妇女,大约四十多岁,打扮得洋里洋气,谁也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都知道她离婚了,私生活很混乱,名声很不好。她爱穿一身红衣服,私下里都叫她“红公鸡”。不干正经活,是打麻将的油子。
   刚吃中午饭,崔大爷和刘大爷,“红公鸡”又叫来了她的一位好友,四人巴登巴登地“战”了起来。刚开始,崔大爷还行,“红公鸡”给他放了一把,刘大爷给他放了一把,他自揭了一把。高兴的崔大爷背头一甩一甩的。
   几圈过后,崔大爷的霉运又来,他做梦也没没想到他今天叫牌友叫到了“鬼”!“红公鸡”叫来的女人和她是一伙的,她们有暗号,她两个谁需要“几饼”就踢谁几脚,谁需要“几条”就敲几下桌子,谁需要就“几万”就伸出几根手指。两个钟头下来,“红公鸡”和她的同伴是频频得手,刘大爷一看势头不对,采取了自保的法宝,不和了,“红公鸡”出啥他出啥。崔大爷眼看又输了一百多元,又急了。他又使出了他惯用的招数,声东击西。明明他急需三条,他却把二条亮出来,给别人造成错觉。可他这招数在“红公鸡”面前是“小儿科”,反而暴露他的真实意图。又给“红公鸡”放了两把。崔大爷急的脸红脖子粗的,这一把,崔大爷好不容易“听”上了三条,可就是无人放“和”,自己也抓不上,急的崔大爷脸发红,头冒汗。于是他急中生智,把抓到手的“一条”假装掉了,顺手抓起人们打下去的“三条”。顺手把他的牌往前一推,哗啦地一倒,大叫“我和了。”
   和崔大爷坐对面的刘大爷,真不愧是“老鹰”,他心细眼尖又深知吹书记的套路,一把抓起他放下的“一条”大声说:
   “你捣鬼,你掉了一条换三条,三条是我打下去的。”
   崔大爷一看,自己的把戏被刘大爷击穿了,又气、又臊、又恼。心想,此刻,绝不能承认,否则,自己又输钱又丢人。于是就假装生气,拿起麻将在麻将桌上叭叭地摔,吼着:
   “谁捣鬼了?谁捣鬼?”
   由于用劲太猛了,一个麻将牌溅起来正好打到刘大爷的眼上,眼角霎时起了大泡。疼得刘大爷“啊呀、啊呀”地叫了两声,一时气急,两手推住麻将桌飕地砸向了崔大爷。崔大爷躲闪不及。往后一躺,后脑勺正好碰到板凳上的钉子。顿时,鲜血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毕竟崔大爷也是七十岁的人了,一时晕了过去。
   正是下午不冷不热的时候,在院子里歇着的人很多。大伙一看出了事,都纷纷围了过来,有的给崔大爷包扎,有人赶忙打了120急救。大伙赶忙把崔大爷的老伴和刘大爷的老伴也叫到了跟前。崔大爷的老伴是个老实人,一看崔大爷晕倒了,吓得哆哆嗦嗦,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起来。邻居们赶忙给她出主意说:
   “不要哭了,赶忙给你儿子打电话吧。”
   不一会,120赶到了,人们七手八脚的把崔大爷抬了上去,两个比较年轻的邻居和崔大爷的老伴跟着救护车走了,一阵“吱唔吱唔”叫,救护车把崔大爷拉到了县医院。
   “红公鸡”和她的同伙一看,今天麻将打成这样,反正自己钱也赢了,赶忙溜吧。正要走,却被刘大爷的老伴一把手拽住了。刘大爷的老伴是个一点“屈”不吃的“茬”。一看这阵势,刘大爷成了“乌眼青”,崔大爷又住了院。一肚子火没处发。“红公鸡”还没有反应过来,“吧唧吧唧”两巴掌就扇到了脸上。刘大爷老伴一边打一边骂:
   “往日我们这里和和睦睦,今天准是你这个骚货捣的鬼。把赢的钱拿出来,不然老娘和你没完。”
   “红公鸡”也不是善茬,抬起胳膊就要还手,被众人拉扯住了,大伙赶忙劝她:
   “她一把年纪了,你把她推到了,也住了院,你不摊上大事了。你是有本事之人,不在乎几个小钱,他俩都受伤了,你快给他们吧。”“红公鸡”万般不愿意,可又过不了刘大娘这“厉害茬”的关。只得顺水推舟把二百多元钱拿了出来,摸摸脸上的五指印气哼哼地走了。
   刘大爷的老伴刘大妈拿着白毛巾给刘大爷热敷着“乌眼青”的眼。一边敷,一边数叨。心里又盘算着:崔大爷住了院,也不知道严重不严重,要我家出医疗费该怎么办?他儿子可不是善茬,可事情又是崔大爷捣鬼引起的。
   盘算了一会,想出了妙计: 我们也住院去。 主意一定,赶忙给女儿女婿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刘大爷的老伴夸张的说:
   “你爸被人打了,打的不轻,你们赶忙回来往医院送吧”。
   刘大爷的女婿郝文学是新来的县委办公室主任,一听老丈人被人打了,赶忙回电话说:“我正在开会,暂时走不开,我已经给县医院打了电话,让救护车先拉去住院,我一会就到。”不一会,救护车“吱唔吱唔”地也把刘大爷也拉走了。
   崔大爷的儿子崔刚是公安局刑警队的副队长,是刑警队的一员猛将,在凶残的坏人面前是无所畏惧。多次立功受奖,可就是脾气火暴,不沉稳,要不早就担任了刑警队长或更高的职务了。他妈给他打电话时,他正好没事,在办公室里和同事们闲聊。他妈当时很着急,连说带哭,把推到说成打倒了,一听他爸被人打了,这还了得。提了一根带电的警棍就走。他刚走出门正好碰上了刑警队长,队长特稳重又和他是铁哥们儿,一看他气势汹汹的样子,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言语,就要去开车。队长往他跟前一站说:
   “我命令你放下警棒把事情说清楚。”他只得说了。
   队长说:“你先不要去,以免把事情扩大,你在队里候着,我先派两个警员去看看,了解清楚情况再说。于公于私都没问题。”
   当两个警员赶到了医院后,崔大爷已经清醒了。经过医生检查,伤口也不大,没有大碍,医生给做了包扎处理。建议输两天药,消消炎,压压惊。崔大爷的老伴是好人一个,平时对崔大爷麻在将桌上的混闹没少劝,一看崔大爷没事了,就再也不愿意找刘大爷的别扭了。乡里乡亲的,俗话说的好;远亲不如近邻居。赶忙对两位警员说:“都不是故意的,就是有点意外和误会。”她让俩个警员告诉她儿子不要着急,千万不要找事。
   下午5点多,崔大爷的儿子崔刚和刘大爷的女婿郝文学在医院的走廊上相遇了。他俩是上高中时最好的同学,一见面,立即拥抱在了一起。
   崔刚说:“听说你小子回来当官了,正打算给你洗尘接风呢、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你,你在这里干什么?”
   郝文学说:“我丈人住院了,我来看看。”
   他俩边走边说,正好先看见了刘大爷的病房。崔刚也不知道打着他爸的人就是郝文学的老丈人,就想,那就先看看郝文学的老丈人吧。平时,由于他工作忙,也不经常去他爸妈住的小区里。和刘大妈一家也不很熟。刘大妈一看崔刚来了,心想肯定是问罪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赶忙先说崔大爷的不是,把崔大爷今天如何捣鬼,先打着了刘大爷,往日里如何耍赖,今天叫上不正经的破鞋娘们打麻将等等,抖搂个底朝天。一嘟噜一嘟噜地,没个住。把崔刚听的是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当着郝文学的面又不好发作。郝文学看他丈母娘忒过分了,当着他的面一点也不给崔刚留面子。几次打断他丈母娘的话:“妈,你听我说。”他丈母娘就是不听他说。
   崔刚一边往他爸病房里走,一边想,今天多亏了队长,不然就把事情搞砸了。想到今天在老同学面前很丢人,他的火暴脾气又起来了,气冲冲地走进他爸的病房,本想向他爸发一通脾气。可当他看到他爸病恹恹的样子,零乱的背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过了一会儿,崔刚从兜里掏出一沓钱,放到他爸的面前说:“爸,你以后打麻将拿这些钱打,输了不能赖账,输完了我还给你。明天出院了我来给你结账。”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本来, 郝文学对他丈母娘的“强势”、他丈人的“抠门”就有些看法。但是,女婿不能比儿子,有些话是不能说的。今天他丈母娘一点脸面也不给他留,他非常恼怒,又不能说,铁青着脸。崔刚走后,他在床前站了一会儿,从兜里掏出一沓钱放到床上说:
   “我还有个会,我先走了。”

共 373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篇旨在通过“打麻将”引起的纠纷来揭示亲情、人情、社会关系的小说。作者一开笔,就向我们将在麻将桌上出现的人物依次展示开来,给读者留下了较深的印象。接着,转入对纠纷的叙述,笔法较为细腻。最终,崔大爷晕倒被抢救住院。刘大爷也在妻子的怂恿下住进了医院。刘大爷的女婿郝文学和崔大爷的儿子崔刚是高中时期最好的同学,各自探望亲戚,在医院相遇。小说情节深层次的含义,给我们揭示了亲情,这包括父子关系、女婿和丈母娘的关系。还有人情,包括郝文学和崔刚同时面对各自亲人时的尴尬。当然,还有社会关系,从小说开头对于“麻友”的介绍,是一种凸显,更是一种社会关系的呈现。读罢此文,读者应该还有一种感慨,那就是健康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如今退休的老年人群体,不能泡在麻将桌上消磨时光。这就需要晚辈们的关心和引导,不是像结尾所述,掏出一沓钱借故要开会就走了。小说叙述完整,语言通顺。推荐赏阅。【编辑:小民西安】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小民西安        2019-03-13 19:25:52
  欢迎投稿看点,问好!
小民西安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