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微型小说 >> 【看点·光】紫砂壶(微小说)

精品 【看点·光】紫砂壶(微小说)


作者:孔雀河 秀才,2809.2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93发表时间:2019-03-14 09:52:33
摘要:一把紫砂壶,传承了一种精神——不当孬种……

【看点·光】紫砂壶(微小说)
   初春,五十五岁的华荣接到了堂兄的电话,电话的内容是取钱给拳门的师父修扬名碑,双鬓染霜的华荣二话没说,就简短地回答了几个字:“行!该多少钱你先替我垫上,立碑那天见面给你。”
   说实话,尽管华荣光腚跟师父练拳,也是师父的关门弟子,可眼下华荣早把学过的玩意丢了,要不是今年春节回老家,要不是老了恋旧,对于远离武林的华荣来说,绝对不会再趟江湖浑水的。
   不过,对于师父,华荣还是打心眼里尊重感恩。如果不是师父罩着,估计自己也混不到吃了几十年皇粮的地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是拳义古理,也叫江湖道义规矩,每个练家子进门时,必须遵守的拳门规矩。
   华荣放下电话后,陷入了沉思。
   往事如烟,不堪回首。尽管华荣极力想把曾经的苦难和恩仇从记忆里删除,可那些刻骨铭心的往事,还是如炊烟一样冒出来,让他唏嘘不已。
   用准女婿送来的宜兴紫砂壶泡了杯白茶,舌底生津,华荣不得不感慨:难怪师父生前总不舍得那把紫砂壶。
   师父生前最喜欢的有三样东西:小脚师娘、紫砂壶、关门弟子华荣。
   师父生前膝下无子,师娘长得矮矮的,白净,江湖传言是大户人家的千金,是师父千里走单骑半路劫来的新娘子,所以对师娘特别好,视如生命。华荣跟着师父学艺时,师娘总是坐在院子堂屋门口的小马扎上,慈祥地看着一院子的徒弟踢腿、弹腿、下腰、单起、旋飞脚、燕子搓水、拉架子、耍枪舞棒……哪个耍滑偷懒上厕所拉屎尿,师娘总是颠着小脚,笑骂道:“懒牛上套,不拉就尿!”这时候,一院子人都会爆笑,就连一直板着脸的师父,也会从堂屋里慢慢地走出来,手把着那把磨得透亮的紫砂壶,不言而威地站在门前,一语不发地看着活蹦乱跳的徒弟们。往往这时候,最倒霉的就数华荣了。
   华荣是师兄弟中最小的一个,按照年龄,相差一个旬头。但按照邻里辈份,华荣跟师父平辈,所以,华荣不怎么怕师父和师娘,感觉师父和师娘就是自己的哥嫂。只不过,师娘总是不给他面子,每次被师兄弟代师传艺时,都疼得眼泪啪撒地,师娘就会走到华荣身边,一边替他擦泪一边笑着说:“大小是个男人,别整天里提个泪罐子!娘们兮兮的,丢人不?爷们点儿。”虽然师娘撂下的都是火辣辣的狠话,但华荣还是偷偷抹泪。年小的他知道,自己之所以拜师学艺,师父之所以肯收自己为关门弟子,因为自己能受气。
   正处“文革”时期的华荣,因为自己的爹得罪了一些人,又劫了批斗老干部的造反派红卫兵的军车,最终被人陷害蹲了大牢,判刑发配到了遥远的地方劳动改造。孤儿寡母的华荣一家,在村里抬不起头来,就连自己的亲大爷一家,也跟他们划清了阶级界线。沦为地富反坏右黑五类子女的华荣又整天病怏怏的,被那些阶级成分好的孩子经常欺负得不敢吭声,也不敢出手还击,只能眼泪啪撒地被人狠揍猛骂。最不能让师父容忍的是那些成年人,也拿华荣出气。
   从来都谨慎低调沉着的华容师父,破天荒地改了收徒规矩,收了华荣做了徒弟。这让大家都困惑不解,对于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虽说不满,但忌惮华荣的师父深不可测的擒拿格斗拳术,谁也不敢吭气,只能选择沉默。
   其实,师父之所以收华荣为徒,还有一层最根本的原因,那就是华荣骨子里不服输的劲头。
   一次在菜园子里薅草,一群孩子动手欺负华荣,作为看生产队菜园子的华荣师父,手里端着紫砂壶,不声不吭地在一旁看,眼见华荣被打得满地找牙,但就是不低头认错,眼神里那种打死不服输的神色,令华荣的师父感觉到,这小子有种、能忍、有出息。华荣的师父向华荣一招手,头拧着脸昂着满眼角里噙着委屈泪水的华荣,走到师父的身旁。师父在华荣的耳朵边轻声地说了一句话,华荣转身就追着欺负他的小伙伴打,那两眼冒火拼命三郎的劲头,把欺负他的人打得满地乱爬。
   华荣的师父端着紫砂壶,在一旁欣赏华荣的拼命反击,从不露笑意的脸上,多了些久违的笑意。尽管事后有不少人找到华荣的师父讨要说法,华荣的师父脸一沉,眼一瞪,不等开口,都识趣地拉着自己的孩子转身离去。
   华容从此认定了这个深居简出的师父,一日五练,再也不敢马虎偷懒。等到华荣的爹期满归来的时候,爹和师父喝了一夜的酒。那时的华荣已经上了中学,成绩杠杠地。中考被录取后,华荣到了师父家,对着师父恭恭敬敬地磕了四个响头,师父正襟危坐,手里把着油亮的紫砂壶,华容毕恭毕敬地给师父敬了三次茶,一言不发的师父满脸笑意,一旁的师娘倒是满脸泪水。
   进城读书临行前,师娘颠着小脚,来到华荣家,给了华荣一百块钱,并捎了一句师父的话给华荣,华荣听后,不由得痛哭失声。师娘抹了抹泪,又笑嗔道:“都要到城里读书了,还娘们兮兮的,大小也是个男人了,别整天提个泪罐子,男人点儿!别一个劲憨脸地读死书,早晚给我带来个徒弟媳妇?”几句话把华荣逗笑了,华荣破涕为笑道:“好。”
   华荣倒是顺风顺水,读了中专又读大学,毕业分配的时候,留在了省城高校工作。师父去世的时候,华荣急慌慌地赶到,师娘见到华荣,早已经泣不成声。华荣跪倒在师父的灵柩前,实实在在地磕了几个响头。问了问师兄弟师父临终前的遗言,年长自己很多的师兄弟说:“把你师娘交给华荣,那把紫砂壶留给华荣做个纪念。”华荣的泪哗哗地流着,但华荣没哭,把泪人似的师娘搂在了自己坚实的胳臂弯里,让师娘的晚年有个厚实的臂膀依靠,这是做关门弟子的义务与权利。
   安葬了师父,华荣陪了师娘几天,就匆匆回省城了。临行前,师娘把师父把玩得放亮的紫砂壶拿了出来,要交给华荣。华荣却没有接收。华荣清楚,这紫砂壶是师父一生的爱物,师父走了,能陪伴师娘的也只有这把紫砂壶了。所以,掂量再三,华荣还是把师父生前的爱物留给了师娘,只是茶叶每年由自己提供。
   师娘病危的时候,接到信的华荣从省城赶了回来,看着奄奄一息的师娘,华荣痛不欲生。师娘用手轻轻地替华荣抹了抹眼泪,很安详地用手一指床头的那把有些发黑的紫砂壶。华荣赶紧起来,给师娘冲了半杯白茶,稳稳地端着,轻轻地放在师娘的手里。师娘的手有些颤抖,华荣悄悄地把手放在师娘的手底下擎着,缓缓地将半杯白茶水抬到师娘的嘴边。师娘闭上了眼睛,轻轻地品了一小口,幸福地对华荣说:“你师父来接我了,不论到哪里,都别忘记你师父说给你的话。”华荣使劲地点着头。
   师娘安详地走了,华荣与几个师兄弟披麻戴孝,把师娘与师父安葬在一起,在合坟封土时,华荣把师娘交给他的那把黑色的紫砂壶用红布包好,作为唯一的陪葬品封进了坟里。华荣与几个师兄弟守了三天孝,圆完坟,谢绝了师兄弟的挽留,就回了省城。
   把持着手里的紫砂壶,华荣的眼角已噙满泪水。师父的那句“别当孬种”的话,响彻在华荣的耳畔……

共 259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把紫砂壶牵起了很多很久远的回忆。小说中的华容是师父收的关门弟子,在跟着师父学拳的同时,主要学会了怎么做人。师父之所以收他做关门弟子,主要是看中了华容身上那种不服输的精神。华容学艺期满后,吃了几十年皇粮。但是他坚守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江湖道义,谨记着师父告诫的那句“不当孬种”的精神。师父给他留下的那把紫砂壶,他也随同师娘一起陪葬给另一个世界的师父。一篇非常感人的微型小说,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318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3-14 10:05:01
  小说中的师娘比师父生动得多。欣赏了,问候孔雀河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1 楼        文友:孔雀河        2019-03-14 11:43:43
  谢谢鼓励
回复1 楼        文友:孔雀河        2019-03-14 11:56:12
  谢谢鼓励,编按辛苦了????????
2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3-14 12:52:49
  小说描写细致感人,情节安排合理,尤其是结尾点出师父的话,不光是写出师父对华荣一生为人的影响,也更丰满了师父的形象。好小说。
只留阳光
回复2 楼        文友:孔雀河        2019-03-14 12:55:42
  感谢社长鼓励!
3 楼        文友:陶桃        2019-03-18 21:52:31
  祝贺老师佳作摘精,祝老师创作出更多的精品分享,致敬!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