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丹枫】我们小时候(散文)

编辑推荐 【丹枫】我们小时候(散文)


作者:吴宏萍 童生,674.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36发表时间:2019-03-14 18:39:03

【丹枫】我们小时候(散文)
   ◎吃
  
   我们小时候,几乎没吃过什么零食,一天三顿还吃不饱呢,哪来的零食?现在梦里还常常会出现以前天天吃的大麦糁子饭,大麦糁子粥,每次不到饿得不行的时候真的吃不下去。如果哪天吃上一顿大麦糁子掺米的粥饭,那就非常高兴了。我记得我们家要到近一个月,才能吃上一顿米少糁子多的粥饭。
   最记得过年的时候。按照我们家乡的风俗,过年了家家户户都要蒸馒头。可是都要挨到腊月二十八九才能蒸馒头,因为蒸得早了,还没等到过年就吃完了。再一个,那时也没有冰箱,时间长了馒头就放不住了。
   大多数人家都是夜里蒸馒头,因为白天蒸馒头怕有人来吃一个两个的。那时候就有一些人,看到哪家蒸馒头,就去哪家玩,主人家也不好意思说什么,总要给来玩的人一两个馒头吃,要是陆续来三四个人,那馒头就吃了几个,所以都是夜里蒸馒头。倒不是因为那时的人小气,是因为太穷了,本来蒸的馒头就不多。
   蒸馒头那几天,小孩子可高兴了。蒸馒头的时候是最热闹的时候,小孩子们都会跟着大人弄一些面在手上玩,常常弄的满头满脸都是面,就像唱戏里的小丑,常常引来大家的大笑。
   除了蒸馒头以外,过年都要炸肉圆。有钱人家进入腊月二十就开始炸肉圆了,我们家都是到年三十的下午才开始炸。我们总是围在锅台的周围,看着母亲在桌上剁肉,在锅里放油,然后把做好的肉圆放在锅里炸。母亲看着我们兄弟姐妹眼巴巴地趴在锅台上的馋相,总是先炸几个让我们解解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总能想起那个肉圆的香味,真的好吃,似乎再没有那么好吃的美味了。
   现在想想,也许并不是那肉很少而掺杂很多萝卜的肉圆就真的那么好吃,实在是那时候没有什么好东西吃,亦或许也是那时候肚子里的油水太少的缘故。现在每餐我吃一两个肉圆就腻得吃不下去,可那时如果给我一碗肉圆,兴许我能全吃掉。
   炸好肉圆就开始炒花生和瓜籽,但炒好了当时是不给我们吃的,要等到第二天大年初一了才允许吃。
   过年那天,我们会到处跑着挨家挨户地给人家拜年,一声“新年发财”会换来一把花生或瓜籽,我们就把它装在口袋里,以后慢慢吃。
   这充满了年味的过年,我们小时候在进入腊月就开始盼望了。不像现在的人钱多了,年味却淡了,连拜年的形式都简化了。现在有了手机,流行电话拜年,短信拜年,视频拜年……拜年缺少了诚意,很多连拜年短信都是抄袭的。
   我们小时候拜年是诚心诚意,从年初一一大早跑到下午,乐此不疲。
  
   ◎穿
  
   我们小时候没有任何时尚的衣服。能有个棉布的新衣服那就很知足了。老大穿新的,老二穿旧的,缝缝补补给老三,衣服上没有补丁是不可能的。我记得我们的肩膀上,膝盖上永远都有补丁。一家十多口人,母亲几乎是天天在补衣服,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的衣服要补。
   有一年暑假,我被一个远房亲戚请去帮她家带孩子。暑假结束后,人家表示感谢,给我做了一套棉布褂裤,我高兴得直跳。假期在家还舍不得穿,等上学了才穿上。
   过年的时候,我父母尽量给我们做一件新上衣。那时候我弟弟还小,他对我父亲说;“爸爸,我不要新衣服。我就想吃肉,有肉吃就行。”父亲就把大哥的旧衣服改了一下给他穿。第二年,弟弟不答应了,说:“哥哥姐姐都有新衣服,他们也和我一样吃肉的,我也要新衣服!”弟弟长大以后,我父亲经常把弟弟当年说过的话当作笑话来打趣弟弟。
   我的父母是裁缝,每到腊月几乎天天要熬夜给人家做过年的新衣服。一般情况下,直到大年三十晚上吃过晚饭以后,才能给我们做衣服,常常是天要亮的时候才把我们的衣服做好。等一切收拾停当,父亲也开始开门放鞭炮了,年年如此。父亲说他几十年的三十晚上都没有睡过觉。
   我们小时候冬天是没有棉鞋穿的。我记得我同学的父亲用芦花给她做了一双“棉鞋”,我们称这样的鞋子叫“茅窝子”。用今天的眼光看,那“茅窝子”外观实在是太丑陋了,但却非常暖和。记得有一天,我感觉我的脚冻得就像要掉下来一样,我央求她给我穿一会她的“茅窝子”,她很不情愿地给我穿了一会,我的脚就暖和过来了。直到现在,我还十分清楚地记得,那多暖和啊!
  
   ◎住
  
   我们小时候住的是草房。那时候我们一家六口人,住着两间茅草房,大房子的旁边加了一间小房子。两间大房子一间是厨房加客厅,一间是父母的房间。我们兄弟姐妹四人就在那个小房子里住,小房子大概有六七个平方。南北靠墙放两张床,所谓床,那是太简易了。床的“腿”是两行泥夯成的土墙。先用泥加上一些草一遍又一遍地用力夯,夯结实了,慢慢晾干,然后在上面放几根木棒,铺上一些芦柴,再加上一些稻草,上面再放一张草席,就是我们四个人的床。大哥和弟弟睡一张床,我和妹妹睡一张床。
   每天晚上早早就上床了,大哥就给我们讲故事。大哥喜欢给我们讲鬼啊神的故事,常常听完之后,不敢睡觉,把头埋在被窝里,怎么也不敢伸出来。。
   这个小房子冬天还好,到了夏天那就很遭罪了。到了晚上,酷热难睡。我们经常把床上的草席拿下来放在门口露天的地上。可是虽然不是那样热了,蚊子却是多得吓人,我们就拿被单蒙在身上,可蚊子仍然隔着床单咬。我大哥就学着别人的样子,在傍晚的时候,把碎草烂草点着了,慢慢地熏烧,只冒烟不着火,用这样的办法熏走蚊子。有时候这个办法也能把蚊子熏走,但熏过以后,那残余的烟味实在难闻。不能用好草料烧,再说好的草料,烧饭还不够呢,况且好草料烧不出那种潮湿不着火的熏烟效果。
   小房子实在是太简陋了,但那小房子里有我们欢乐的童年,虽然过去几十年了,但每每想起小房子里的生活,心理都充满着幸福。
  
   ◎行
  
   我们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赶大集。特别是要过年的时候,家里大人给点压岁钱,连平时不怎么喜欢赶大集的小孩也都来到了集市上,买各种物件和喜欢的小玩意。其实我们口袋里并没有多少钱,但觉得过年赶大集是很热闹的,一个上午能把集市跑上几遍。直到累得不行了,才把口袋里的钱拿出来买“货比三家”的东西。
   我们小时候没有车坐。到什么地方去都是步行。一直到我十多岁的时候家里才买过一辆自行车。过年的时候,天很冷很冷的,父亲母亲带着我们去外婆家,父亲骑着自行车,自行车前面的杠上坐一个,后面的坐凳上母亲背后驮一个,手里还抱一个。那时候没什么地方可去,我们家住在小街上,外婆家在乡下很远的地方,我们就是喜欢去。一到过年,就盼着去外婆家。常常到了外婆家,手脚都冻麻木了,要很长时间才能暖和过来,但每提到去外婆家还是高兴的不得了。
   一年到头我们几乎没有地方去,我直到上大学才走出我们的镇子。
  
   ◎玩
  
   我们小时候几乎没有玩具。女生最喜欢玩的是跳橡皮筋,三个以上的人可以在一起玩,两个人在两头把橡皮筋固定在腿上、腰上、脖子上,其他的人在跳,边跳边说:“一五一,一五二,一八一九二十一,二五一,二五二,二八二九三十一……”一直跳到九五一,九五二,九八九九一百零一,才算一个完整。一般情况是跳不到最后的,跳岔了,就换人。常常是玩得不亦乐乎。有时候没有人玩,一个人也可以玩,把橡皮筋固定在椅子腿上或板凳腿上,自己一个人也玩得很尽兴。父母亲给的零花钱大都买橡皮筋了,也不知道怎么就玩得那么高兴。
   有时候女孩子们在一起也玩扔沙包,在规定的区域里,有两个人在两头向中间的人扔沙包,中间有很多人,砸中了谁,谁就立即下来替换去扔沙包。老远就会听到大家因为躲沙包而发出的阵阵笑声。
   男孩子一般不参与女孩子的玩法,他们最喜欢的是斗小球,球可以是钢的,但更多的是玻璃球。我最记得我的弟弟,他能在几米远的地方,拿自己的小球,斗中地上别人很小的玻璃球,那命中率是绝对的高,常常引得看的人阵阵掌声。
   男孩子们还喜欢把火柴盒子有字的那一面剪下来拍着玩。那年月,人们都用火柴,男孩子们会把火柴盒上有画的一面剪下来。然后和小伙伴们拍,把反面朝上,拍正过来就算赢。我记得我弟弟赢了很多的火柴盒,家里有很多捆火柴盒的壳子。经常听家长说家里的火柴就剩下火柴棒子,盒子早被孩子拿去剪了,很多孩子为这事没少被家长打骂。
   有时候很多孩子没有火柴盒,就把香烟盒子的画纸叠起来拍。那玩得可热闹了,两个小朋友常常会为一两张画纸,吵得不可开交。
   过年的时候,玩得就更厉害了。整天趴在地上玩,每次吃饭都要父母喊好多次。
  
   我们小时候尽管没有电视看,没有手机玩,但我们过得很充实。我们没有过重的学业负担,从来不需要去补习功课,小伙伴们之间从不打架斗殴。
   我们因为一件新衣服而得意洋洋,因为几块钱的压岁钱而兴奋地睡不着觉。
   几十年过去了,真的很怀念那朴实的岁月。

共 333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散文分吃、穿、住、行、玩五个部分,每部分作者都抓住一两个小故事,读来很温馨也如身临其境。这些故事都是发生在童年时候的事,因为是作者亲历亲为的,所以虽历久弥新,但却依然往事如昨,甚为感人。作者的父母是裁缝,还每逢春节,兄弟姐妹都有新衣穿,但这还是得天独厚,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作者吃到炸肉圆时的津津有味,那份欣喜和满足感;作者跳橡皮筋绳子所念叨的口诀,也是有节奏感的,这些小故事作者都写得很精彩、很细腻、很具体,颇入味的……这些勾勒童年的一幅幅图画,真的把童年的心和事都染进画里了,是那么的单纯,那么的带有童稚,雅真,而且如幻如痴。作者最终考上了大学,也终于迈出这个镇子,到外面去耕耘更新的世界了。好一组散文!倾情力荐赏读!问好作者!期待作者更多精彩继续!【编辑:黄江山】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江山        2019-03-14 18:40:25
  好一组小散文!倾情推荐赏读!问好作者!期待作者更多精彩继续!
《江山文学》永远都是最棒的!
回复1 楼        文友:吴宏萍        2019-03-14 20:22:11
  谢谢编辑老师精彩的编按!谢谢!
2 楼        文友:陆屿璠        2019-03-14 21:24:10
  几十年风风雨雨,再回首,那年那月好时光,归来仍是少年!品读佳作为你点赞,期待看到老师更多的好作品!
3 楼        文友:阳山岗        2019-03-14 21:43:39
  回忆,怀念纯真而快乐的童年,可惜回不去了!
站在山岗看世界OK!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