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影视戏曲 >> 【看点·光】肇事逃逸(剧本·根据同名小说改编)

编辑推荐 【看点·光】肇事逃逸(剧本·根据同名小说改编)


作者:志在千里 秀才,1346.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14发表时间:2019-03-22 15:32:22
摘要:舒不仁和洪大道一同开店,他俩的两个店相邻。舒不仁把车停在自己店门口前面,洪大道的儿子从自己的店门口出发,开车准备回家,在从人行道走入路面时,不小心刮了一下舒不仁的车,在他的车上留下了一丁点划痕……

剧中人物:
   舒不仁:男,32岁,个体商户老板,喜欢无事找事。
   洪大道:男,55岁,个体商户老板,性格耿直。与舒不仁相邻开店。
   洪小明:男,20岁,洪大道的儿子,为人胆小怕事。
   冯小官:男,38岁,交警,敬业。
   叶剑明:男,35岁,交警,为人正直。
   伍乾冲:男,50岁,县公安局副局长,分管县交警大队,系舒不仁的姐夫。
   时间: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一日傍晚
   地点:河口县步行街商铺外边空坪
   【布景】:夜幕已经降临,街市上热闹非凡。邻近步行街外边停满了车,只有舒家的小车与高压电杆之间有一出口,该出口正好能过一台车。
   【幕启】:洪小明准备开车回家,当他把车启动后,环顾四周到处都停满了车,无路可走,只好从舒家的车子与电杆之间穿插而过,不小心两车侧面相碰,把舒家的小车擦花了一丁点油漆,因而引发纠纷。
   (旁白:冯小官和叶剑明接到出警电话后,立即开车赶往步行街,到达目的地时,他俩感到好生奇怪,此地一如平常、平静如水,根本没有发生交通事故。他俩以为找错地方了,忙拨打报警人的电话确认。)
   (旁白:舒不仁看到有警车停在自家店门口不远处,警灯在夜幕中爆闪,发出凛然、令人敬畏的光茫,那光茫吸引了他的目光。他估计是交警来了,匆忙穿过人群,快歩向警车走去。)
   舒不仁(走着走着,他的手机铃声响了,他按了一下接听键,听到对方在向他问话,那语气很严肃。)
   冯小官:“喂,刚才是你报的警吗?”
   舒不仁(边走边回答):“是的,是我报的警。”
   (旁白:舒不仁心里清楚,虽然自己报了警,但由子案子小,他估计警方一般不会介入,不得不动用上头的关系。)
   舒不仁(通话结束后,立马拨通了伍乾冲的电话):喂,姐夫,现在忙吗?
   伍乾冲:我现有点忙,你有么个事?
   舒不仁:我家的车被别人家的车刮坏了,等一下交警要来处理,麻烦先跟他们打个招呼。
   伍乾冲:是哪个中队在处理?
   舒不仁:是河口中队的警官。
   伍乾冲:好的。
   (旁白:伍乾冲是县公安局副局长、分管交警大队,虽然不能一手遮天,但只要他愿出面,承办此案的警官不得不给他面子。舒不仁有了这一层关系,他就更加肆无忌惮。)
   舒不仁(急匆匆地走到警车跟前):两位警官,是我的车被人刮坏了。
   冯小官:出事地点到底在哪?
   舒不仁:就在前边,请跟我来。
   (他俩随着他走到了“出事地点”。)
   舒不仁(指着那车说):你们看,这刮痕用手摸一下明显就能感觉得到。”
   冯小官(声色俱厉地说):就刮坏这么一丁点儿,你也要报警?你以为我们警官每天吃了饭没事做是吗?
   舒不仁:不是的,两位警官,如果你们不出面处理,他家是不会赔我家的钱的。
   冯小官:这本来没多大的事,你们双方完全可以协商处理,不必要我们参与,现在还有好多的案子等着我们去处理。
   (旁白:冯警官说后与叶警官一同返回车中,关上门,准备到他处去办案,当车轮在徐徐移动时,冯警官的电话铃声响了。)
   伍乾冲:冯警官啊,我內弟的车被人刮坏了是你在处理嘛?
   冯小官:伍局,请问你內弟是哪一位?
   伍乾冲:是舒不仁。
   冯小官:哦,是我在处理。
   伍乾冲:请你多关照一下。
   冯小官:伍局,你放心,我会的。
   (局长发话了,两警官不可能不给他的面子,他俩把车又停了下来,下车往“事发地”走去,舒不仁看到他俩又走了回来,估计是姐夫“关照”了,他的脸上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舒不仁(当两警官走近时,他硬各塞给他俩一包和天下烟,然面带微笑说):警官,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冯、叶)两警官:别客气,处理交通事故是我们的本职工作。
   舒不仁:说实在的,我的车是刮得不严重,但他刮了我的车后,屁都不放一个开着车就跑了,这不明摆着的是肇事逃逸嘛。
   叶剑明:他跑了?跑到哪里去了?
   舒不仁:这我哪晓得,不过他的父亲就在我们隔壁开店子。
   叶剑明:好,你带我俩找他去。
   舒不仁:好嘞。
   舒不仁(带着两警官走进他门店,洋洋得意地说):洪老板,现在交警在咯哩,你儿子刮坏了我的车,你当着交警的面,你说怎么赔偿?
   洪大道(看到交警来了,也想向他们讨个说法):警官,你们给我评评理,我儿子开车不小心是把他的车刮伤那么一丁点,当时我对他说你先去把车修了,修车花了多少钱我赔你多少钱。他不同意、硬要报警、说我儿子是肇事逃逸,你们说说我儿子是肇事逃逸吗?
   叶剑明(解释说):我看也是,如果他出事后不逃离现场,而是报警等待警官来处理,或者双方协商处理等就不是肇事逃逸了。
   洪大道(质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儿子逃离了出事现场?
   冯小官(反问):证据?你有证据证明你儿子当时在出事现场吗?
   洪大道:我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我儿子当时在出事现场,但你可查监控录相,刮车后我儿子把车停在路旁,他看到舒不仁在我向索赔时才开走的。
   叶剑明:就算你说的是事实,但你儿子并没有下车主动与舒家谈赔偿问题呀。
   洪大道:他是没有,但是我在谈呀。
   冯小官:你在谈?你在谈又能说明什么?你又不是当事人。
   洪大道:他是我儿子呀,我在谈就说明他没有肇事逃逸。
   叶剑明:他刮坏别人的车不在肇事现场这不是肇事逃逸,你说又是什么?
   洪大道:逃逸?你想想他逃得了吗?我家的店子就在舒家店子的隔壁,更何况他的车就被刮坏那么一丁点儿,用得着逃逸吗?一两百块钱的损失,我家又不是赔不起!
   冯小官:你在店里难道就能由此证眀你儿子不是肇事逃逸?
   洪大道:他在向我索赔,就说明我儿子的责任我在分担着,既然我在分担着,你们说他还是肇事逃逸。
   冯小官:你分担责任?如果你愿意给他赔钱的话,你说他还会报警吗?
   洪大道:是啊,我也感到很奇怪呀!我答应赔他的钱、他为何还要报警。
   舒不仁(插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要他帮我去把车修好,他不愿去,我当然要报警啰。
   洪大道:你别胡说八道好吗?我不是不去,而是没时间去,要你自己去修,修理费我付,对此你不愿意。
   舒不仁(“理直气壮”回复):你刮坏了我的车子,干嘛要我去修?你既然找理由不愿去修,我只能报警。
   洪大道:你报警就报警呗,我的车子刮了你的车又不是犯罪,我怕什么?
   冯小官:你们两个别争了,既然舒老板报了警,我们警方介入了,我们就会依法妥善处理好这件事情,如果是纯粹的交通事故,可以调解结案,但此案涉及到了肇事逃逸,我们就得走法律程序。
   洪大道(很生气地问):这屁大的事情还要走法律程序,用得着吗?
   叶剑明:违法必究,你儿子肇事逃逸,我们可以依法拘留他,在问题未调查清楚之前,请你把你的驾驶证、行驶证交给我。
   洪大道:你有么个权力扣我的驾驶证和行驶证?我又不违章,即使我违章,你也只能扣我的分和罚我的款,你干嘛要扣我的证呢?
   叶剑明:车子是你的,你的车子出了事,虽然不是你开,但你要承担连带责任。
   洪大道:我还要承担连带责任?你说话真可笑,亏你还是一个交警,他的车子被我儿子开车刮坏之处,总共修理费可能不到两百元,这也算交通事故?你们也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
   冯小官:你少说废话了,我不但要扣你的证,还要扣你的车!
   洪大道:你干嘛还要扣我的车?
   冯小官:你儿子不但肇事逃逸还开黑车,你说我们该不该扣你的车?
   洪大道(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黑车?我儿子开黑车?
   冯小官(质问道):怎么?不是吗?你家的车连牌照都没有,难道不是黑车吗?
   洪大道(耐心解释):我家的车刚买回才一个礼拜,是新车,哪来的牌照?我用的是临时牌照,放在车里。
   冯小官:你家的车是新车?有证据吗?
   洪大道:有!
   冯小官(语气变得缓和):请你出示一下购车凭证。
   (旁白:洪大道从“事发地”走入店中,他把机动车登记证书、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单、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车辆购置税完税证明等全部拿了出来。)
   洪大道(拿着证件底气十足地走了出来):你们两个警官都在,您们看一下,这是我购车的凭证。
   冯警官(接过证件):叶警官,你也过来看一下。
   叶剑明(向冯警官靠近):好的。
   冯小官(面向叶剑明):叶警官,你看洪老板所提交的这些购车凭证是真的吗?
   叶剑明:是真的。
   冯小官:舒老板,你也看到了,洪老板家的车是刚买的新车,刚买的新车只有临时牌照,没有正式牌照,临时牌照也是牌照啊。你说他家的车没有牌照,把我们都搞糊涂了,差点酿成大错。你以后报警要实事求是,不能胡乱乱报,乱报警是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的。今天这个事,看在伍局的面子上我们就不追究你了。
   舒不仁(羞愧不已):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冯小官(把购车凭证递过去):我俩看了,你的购车凭证是真实的,现退还给你;你和舒老板是邻居,咯个事情你俩协商处理,我们就不参与了。
   洪大道(心里虽不是滋味,但还是勉强地答应着):好的。
   【幕落】

共 337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极妙的影视戏曲。事情起因很小,洪大道儿子的车把舒不仁的车碰掉了一点油漆,这就涉及到赔偿问题了。按说也就一两百块钱的事情,可舒不仁仗着自己的姐夫是公安局副局长,于是一个电话让姐夫给两位办事的警官打了招呼。这一来,两位原先已经从现场走了的警官,只好再次返回。这时候,舒不仁又不失时机每人给了一包烟。当然,舒不仁的要求并不是简单地要求赔偿,他还要告对方肇事逃逸。好在事情的结局是舒不仁意想不到的。戏曲画面感很强,内容贴近现实生活。欣赏荐读。【编辑:兰花悠悠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9-03-22 15:33:05
  感谢老师赐稿看点。期待精彩不断。
回复1 楼        文友:志在千里        2019-03-22 15:58:05
  点评,精彩;编辑,辛苦;荐读,可敬。老师,真诚感谢您!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