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你究竟去了哪里(短篇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你究竟去了哪里(短篇小说)


作者:芦苇向远 白丁,24.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934发表时间:2019-03-22 20:47:09

我的好同学李文君,1.68的身材,白白净净。虽然不是十分的漂亮,但有一种天生的内在美的好气质。谈吐优雅,稳重大方。在初中时,她是学习委员。高中时,她担任团支书。她在我们班威信最高。她大我两岁,她是我最好的同学,也是我心中的女神。可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是学不来的。
   上初中的第一天她就帮了我。我出生在大山里,上初中就得住宿,我们公社的中学没有住宿生。爹求了亲戚帮忙让我到县城上,爹叮咛了我几句注意事项,把我送上了班车就去干活了。又瘦又小的我,我背着大背包,手里提着化肥尼龙袋站在学校的院子里,很茫然,不知如何是好?文君也来报到,看见了我窘迫的样子就问:“你是来上学的吗?”我说:“是的”。她从我手中接过尼龙袋,领着我去财务室交了住宿费,领了饭票,找到了宿舍,我特感动。上天眷顾我,原来我俩是一个班的。
   从初中到高中,整整四年,都是她帮助我,我俩从未红过脸,心里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都是她帮我解。我俩无话不谈,在她面前,我心中没有秘密。她是最懂我的人,最能谅解我的小性子。那时候,我对她的感情,对她的依赖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了我的亲姐姐。我在日记本里写到:“地老天荒有尽时,此情绵绵绝无期。”
   李文君出生在书香门第之家,她说她家祖祖辈辈都是读书人。可就是没有一个走出去当官的,都是以农为生。她爸和她爷爷都当过教书先生,可都是义务教书。她爷爷还懂医学,给村民看病也是义务的。每到过年,全村的对联都是她爷爷写,后来,他爸又接了他爷爷的班。她家在村里有很高的威信。土地改革以前,她家有很多土地,平分土地的政策下达后,他家主动把土地全部交了出去,只剩五六亩地为生。有的村民分到她家的土地后,念她家的好,觉得对不住她家,就偷偷地找到他爷爷说:“我们不能要你家的土地,给你退回来吧。”都被他爷爷拒绝了,所以在划成分的时候,她家是下中农,没有一人挨批斗。
   那时候,我好多次去她家玩。她家有好多书,有的在正房的书柜里放着,有的在密室里放着。在外边放着的书有毛泽东选集,有外国名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斯巴达克斯》等等。有当时最流行的小说《金光大道》《艳阳天》,那时候作家浩然正红,到处是他的书。有医学方面的书。等他妈他爸不在的时候,她就让我跟她进密室里找书看。告诉我千万不要告诉别人。第一次进去时哪种惊奇:我相信,我肯定:我的惊奇不亚于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在她家正房的后面有两间柴房,柴房里放着柴禾和种地用的工具,墙上面也挂着长长的锄耙和好多高粱杆簰子,黄黑色的墙面凹凸不平,脱落的斑斑点点,屋顶的木头大樑和檩条上已被小虫蛀的没有了光面,成了蜜蜂窝。看得出这两间柴屋已承载了长长的年代和久久的记忆。在两间屋子的中间有一个夹层,如果不是她家的人谁也不会发现这里面还有一个屋子。屋子的小门是一块轻木片,上面抹了和墙一样的燃泥。掀开杂物走进去,也不黑,窗户和外边屋子的窗户是连着的。里面放着好多我从不知道的书籍。有《青春之歌》、《野火春风斗古城》,有四大名著,有《女儿经》、《梁山伯与祝英台》、《啼笑姻缘》和《三侠五义》等等。古今中外的、医学、自然、什么样的书都有。书占了整个小屋的大部分面积。文君姐告诉我说,是文化大革命时,他家把这些书藏进来的。由于她家的人缘好,红卫兵一次也没有搜抄过她家。
   文君姐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能没有好气质吗?腹有诗书气自华。那时候我对文君姐家的密室产生过好多遐想:除了书籍会不会还藏着金银财宝呢?不过这样的念头一扫而过。吸引我的还是书,我看书如命。我看了文君姐家好多的书,书把我带到了另一个世界里。看书看的痴痴呆呆,在书的世界里走不出来。后来命运把我赶到了商海,可我始终没有走出书呆子的思维。所以买卖就干不大,干不好。没有具备商人的毒、狠、辣。商场如战场嘛!
   临近毕业,文君就被他们大队选为团支部书记兼任小队会计。第二年文君又被选为大队会计兼任团支部书记。三年后,文君被保送上了最后一批工农兵大学。
   自从毕业后我和文君姐的联系就少了,并不是文君姐对我不好了,而是我不愿意和她见面,我自卑,在她的面前我感觉矮了半截。毕业后我只在小小的山村里当社员。说是生产队,说白了,也就是五六户人家的村庄。在她当大队会计的时候她来我家一次。她翻山越岭地来看我,激动的我热泪盈眶。拉着她的手我久久说不出话来。她给我带来了几本书,在我家住了一夜。我俩说了整整一夜的话。她看我很消沉,说了一些安慰和鼓励的话。她走时,我送了她很远很远。
   蓝天白云,小鸟啾啾。在弯弯曲曲的小道上,在潺潺流水的小河边,我们几次告别又几次手拉手地往前走。我俩坐在小河中间光溜溜的石头上窃窃私语。一同把泪水和欢笑洒向了小河,直到她坐上了班车,我才无限失落地往回走。时间不长,她给我写信说她订婚了。男方是比她大两岁的一名钢厂工人,男方的爸爸是公社干部。按当时我们农村姑娘找对象的标准来说,能找到这样的条件,就很不错了,可文君姐有志向,不是一般的女子。她在信中写出了心中的忧虑。信中写到:“华芳:你好,我订婚了,一多半的因素是父母大人的心愿。找一个自己爱的人,然后结婚生子是我们每个女孩子的归宿,可我爱他吗?他是我心中的那个人吗?我不明白,我迷茫。一个男人在一个斤斤计较的娘亲调教下,干没有志向的工作,这是我能接受的吗?华芳:愿你心情畅快,订婚的时候不要像我这样匆忙。”
   我给她写了回信,写到:姐,你好,得知你订婚了,我十分高兴,我未来的姐夫一表人才,家境殷实,你还有什么可求的。至于我吗?我就像那走在沙漠里的骆驼,何时才见到绿洲,何时才见到那渴望的甘泉。我觉得不妥,不应该给文君姐添堵。我违心的写到:姐,我最近也很快乐,因为大哥说要给我在省会找一个临时工的工作,我马上就要走了。此后,沙漠里的那头骆驼常常在梦中出现,背上搭着沉重的担子,走在无边的沙漠里,睁着一双渴望的眼睛:它渴望着绿洲、渴望着甘泉。每每醒来,我都会泪流满面。后来她又让别人捎信让我去她家,我一直没去。一年后她去上大学,她在学校里给我来过一封信。写到:华芳妹,最近可好?我被保送到邢台师范学院上学。我和未婚夫的婚约也解除了。你为什么要疏远我呢?我们永远是最好的姐妹。拿到信的时候我不敢看,等到晚上睡的时候我才看。看完后我先是高兴后又悲。喜的是文君姐有了好的前程,真心地为她高兴。看人家想自己。整天窝在小山沟里,情归何处?我悲我怨,我怨老天爷不公平,为什么把我生到山沟里,怨自己没本事不聪明,一事无成,对不住父母几十年的养育。文君姐的信我没有回,从此以后我们失去了联系。
   三年后,我违心地嫁了,嫁到了一个在A市上班,吃商品粮的人;嫁了一个不嫌弃我是山里人的人;嫁了一个最老实的人。那时候我想,就是我这辈子再受屈,我也不让我的孩子出生在大山里。
   虽然我不愿和文君姐联系,但我始终惦记着她,只要身边有了和她有点关系的人我就打问她的情况,听说她也嫁了,嫁了一个很优秀的干部,她在省会教学。再后来,我的两个孩子出生,孩子的笑脸占据了我的整个生命。我发誓今生为孩子而活。后来,我又干起了买卖。有时候,累的我连我是谁都快忘了。最爱看书的我,几十年没有看书。文君姐的影子也淡去了。
   时光荏苒,岁月匆忙。多少年后,我去参加一个远亲戚女儿的婚礼。和我在一个桌子吃饭的有一个是老乡也是文君的远亲,我曾经向她说打问过文君。她说:“华芳,你不是打听文君吗?她和她爱人今天都来了,在三楼呢。”瞬间,欣喜万分。我“啪”地把筷子一放,噔噔地跑上三楼。世间的烟火,岁月的沧桑早于把包裹在我身上的那层虚皮剥离的干干净净。此刻我心中只有和文君的友情。在三楼,我一个桌子一个桌子的找,还是文君先看见我。她拉住了东张西望的我说:“是华芳吧?”我说“是啊”。所有的情意、几十年的思念顷刻间都溶化在这紧紧的拥抱里。我说:“今天不能走了,去我家住了。”文君姐痛快地答应说“行”。
   文君还是那么气质优雅,虽然岁月在脸上留下了痕迹,更显得她成熟稳重。然后,她把她爱人介绍给我。她爱人气度不凡,仪表堂堂,在省委的处级干部位置上退居二线了,说话和蔼,没有看出对我这个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歧视。至少在表面。文君告诉她爱人说今天晚上不走了。她爱人幽默地说:“好好,多少年思念的同学终于见了面,好好地说说话吧!校长同志用不用我给你请假?”
   这天晚上,我俩又是彻夜未眠。又好像回到了当年的热土炕上。述说了这几十年的酸甜苦辣。在畅谈中,我看的出文君姐是幸福的,对她的婚姻是满意的。我们谈到了双方的父母弟妹。得知,在文君和他爱人的帮助下,她的两个弟弟都成了国家干部,走上了仕途。她家再也不是世代为农了。谈到她父母在最后的日子里,她由于工作忙没有多照顾,感到深深内疚。我想,她的父母能有这样的好女儿在天之灵是无比欣慰的。不过还是变了,我们谈的最多的话题是孩子,孩子的教育,孩子的成长,孩子的前途。文君姐只有一个女儿,和我二女儿同岁。都在本年的高考中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她还开玩笑地说:“可惜都是女儿,无论谁有一个儿子的话,我们可以结成亲家,亲上加亲。”
   她走时,我送到她火车站,仍然是依依不舍。好像又回到了当年小河边的分别。我和她说好,等我忙过冬天,春天买卖清淡的时候我去省城看她,等她放了暑假我们一起去旅游。她还说,再过一二年她就退休了,退休后和我一起干买卖。可事实难以预料。
   就在这年冬天,我的身体出现了问题。祸不单行,我的买卖合伙人又把我骗了。我一时气急,晕倒在公路上,等把我送到医院后,我的手机和挎包都丢了。文君的电话号码也丢了,从此我们又失去了联系。由于我身体的原因,我就放弃做买卖,在家休养。
   三年后,我身体逐渐康复。身无名利愁还满。想到人心难测,江湖险恶;想到那些自己真心对待的人,却被人家算计。越发激起对真诚的怀念与渴望。我记得有一次文君姐问我:“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看重你吗?虽然你爱耍点小脾气,但你有一颗真诚的心,你掩饰不了你自己,你表里如一,在你面前我永远是坦然的。”
   亲爱的姐姐,只有你最理解我了。
   我要去找她,我首先找到了上次我们给他女儿上礼的远亲。她是我婆婆的远房侄女。我想文君和她爱人都去吃饭,肯定有联系。找到她后,她说她也不知道电话号码。她说文君的爱人是她婆婆的干儿子,吃过她婆婆的奶。因为她婆婆公公去世早,他们也就来往的很少。上次过事,他们并末通知文君爱人,觉得人家是大干部,小事不麻烦人家。是文君爱人听说了主动来的。不过她向我提供了文君爱人的一个朋友,她说,他们来往很密切,他肯定有他们的电话。她说的这个人我听说过,是一个老板,经营着一个大型商场。我去找到他后,他说“啊呀,你就是文君的朋友,你干嘛不接人家电话?人家打不通你的电话,专来找你,可忘了你家的小区。人家今年春天出国了,去美国陪她女儿读书了。”我说:“她爱人呢?”他说:“都走了,她和她爱人都退了,都走了。”我说:“你有他们的电话吗?”他说没有,他又自言自语地说:“这两口子,连个电话都不给留。”
   揣着一颗失落的心回到了家。此后,我向好多人打听她,谁也不知道她们在那里。整整十年了,也没有文君姐的音讯。有一首特流行的歌词唱遍了大街小巷:“亲爱的你到底去了那里?我模糊的双眼多少次把别人看成你。”每当听到这首歌我就泪流满面。我亲爱的姐姐你到底去了那里?浩瀚的太平洋你是否能把我的思念传递。
  

共 454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你究竟去了哪里》这是一篇感情真挚、细腻的小说,主人公我是一位内心有着自卑感的女子,上学的时候,我来自大山,第一次来到学校,茫然不知所措,而同学文君是一位知书达理的女子,她带我去报名,一切为我打理好。在学校一起学习的时光里,我们成了最好的朋友,文君总是鼓励我要多读书。这深深的友情让我难以忘怀。好多年过后,文君有了好的归宿,而我也结了婚。但这份深情依然在我心中。在一次婚宴上,我遇到了文君,我们一夜未眠,谈起各自的经历,心中自是感叹万分。没想到,这次见面后,我再也找不到文君了。别人说文君出国了,而我念念不忘的是文君。无论时光如何流过,无论岁月如何苍老我们的人生,记忆始终会承载着这份温暖的回忆。这份深情与友情令人感动!作者行云流水的文字里是细腻的真情,文字是心灵的窗户,借文字表达内心的真实感受,作者用娴熟、深情的笔触为我们描写了这份纯洁的友情,让人感动!欣赏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永远红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永远红梅        2019-03-22 20:49:10
  感谢作者赐稿流年,祝作者写出更多佳作,写作快乐!
永远红梅
2 楼        文友:清闲若水        2019-03-28 06:37:32
  第一次来‘流年’,读到人物性格鲜明,内心热情似火,同学友谊似金,思念同窗如痴,感情真挚细腻,寻找不果后,小说用流行歌曲歌词‘过少次把别人看成你’结尾,使主人公热烈纯洁的学友情升华,站在了更高度,感动读者。“我”是真实的“我”,读者感情随着“我”走,传播善的正能量,是小说另一成功之处。欣赏了。
回复2 楼        文友:芦苇向远        2019-07-22 09:12:42
  谢谢,谢谢你能看我拙文,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