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八一】当年入伍的那些事(散文·旗帜)

精品 【八一】当年入伍的那些事(散文·旗帜)


作者:墨林 秀才,1245.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44发表时间:2019-03-24 12:53:19

【八一】当年入伍的那些事(散文·旗帜)
   “十八岁十八岁,我参军到部队,红红的领章映着我开花的年岁……”每每哼唱,那嘹亮的军歌就像冲锋的号角,让我热血沸腾。回想起当年入伍的那些事,一幕幕情景就像发生在昨天,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一
   一九八六年,天高云淡的九月,山上的苹果与往年一样,圆圆的脸蛋儿还未羞红。一天,村里接到通知,让符合应征入伍条件的年青人第二天去镇上参加检查。村里有不少人当过兵,因而村里也流传着关于部队的各种故事。接到通知的几个同龄伙伴,各有各的想法。
   一直以来,当兵是件很光荣的事情。自家大门上镶着“光荣之家”的门牌,每到春节县政府发的“慰问信”,还有不少当兵的退伍回乡后当起了村干部,生在农村,谁不想有机会当当村干部呢?显现的自豪感,潜在的优越感,是存在的,也是很有吸引力的。在我的印象里,村里出去当兵的人,一般第三年都会回乡一次。其中的一件大事,就是忙着相亲找对象。归队之前,几天时间,就妥妥地订好了婚。那时,农村女孩还是喜欢嫁给当兵的。当兵的第三年,我也如期回乡探亲。可惜的是没有一个人给我介绍过对象。我也纳闷啊!好事咋就没有我的份呢?后来想想,家里的条件并不好,许是没有人愿嫁给我跟着吃苦吧!
   那时的农村人,习惯了面朝黄土背朝天。我属于一个不太安分的农村人。小时候,就不太喜欢干农活,特别是厌烦大热天到地里锄地除草,那滋味感觉就像煎熬一样的浑身难受。为此,我也常受到妈妈的呵斥。不是我怕苦,其实是还不懂得担当,特别是逆反心理又很多。已经十八岁了,但年龄并不意味着真正长大了。人就是这样的,长大需要一个跨越。而我真正长大了,是从当兵开始的。当兵离家后,才懂得妈妈把我们姊妹五个拉扯大的不容易……
   当听说报名参军的消息后,我非常高兴。如果没有参军的机会,我就不得不安心地干着自己并不喜欢的事情。现在好了,或许这是改变命运的机会。小富即安,不少人有这样的心理,而贫穷更让人渴望改变命运。
   我渴望改变现状。
   对于当兵,我并不陌生。家族里有当兵的传统。叔伯辈就有几个人当过兵,上过朝鲜战场,到过福建前线备战。几个堂哥也先后当过兵。对于去当兵,我没有特别的感觉,相反倒是觉得顺理成章。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班主任老师就是一位退伍老兵。他是语文老师,讲课时常常讲起他当兵的往事。语文老师讲课好,讲起当兵的故事更是眉飞色舞,活灵活现。听着我们个个入神,这也勾起了不少同学对部队的好奇和向往。至于老师讲的那些当兵的故事,是真是假,当时并不在意,也不知道。事实上,等我当兵以后,便有了自己的认知。那些看似真实的故事,在老师添油加醋地描述下多了几分娱乐,更像是军营的趣事。这或许是老师用来活跃气氛的。
   同样的故事,就在新兵连的时候,新兵班长也曾讲过几个类似的故事。这与经历有关。没有当兵的经历,是讲不出如此这般的军营故事。这只不过是老师独具风格、别具魅力的讲课艺术罢了。这也难怪,班里的语文成绩保持得还算不错。
   后来,在新兵连时,偶尔也跟一起入伍的同学谈起当年的那位老师、那段光阴、那些趣事,仍然觉得值得回味。
   初中三年,耳濡目染,让我对当兵多了一份期待的好感。
  
   二
   去镇上检查,同伴们都骑着自行车去的。我很想让同伴骑车带我去,毕竟自己刚学会骑自行车,可又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于是,便打肿脸充胖子了。
   自从学会了骑自行车以后,那是第一次骑车去镇上。那时的二八式永久牌自行车,可没有现在这样方便好骑。往日里,我都在村里平坦的打麦场上练习自行车,也曾有过摔进路边小河沟的经历。那是情急之下,真忘了刹车。骑艺不精,真的不该上路。这就跟现在学开车的道理一样。去镇上的路都是沙土路,还有两次大的上下坡。自己的骑车水平,是清楚的,还真没练过上下坡呢。骑在车上,看似有些洒脱,却也忐忑不安。
   那心情,恰同于去镇上的体检,一切都在未知中!骑着骑着,就渐渐地想明白了。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可能摔嘛。摔就摔吧,又不是没有摔过。往往事情就是这样的——不怕,就没有什么可怕的。越怕,反而越危险。跟同伴的骑术老练和疯狂相比,我显得生涩和紧张。平路和上坡路还好,下坡时就更得集中精力了。手脚并用,好在并没有手忙脚乱。同伴已经骑出了很远,而我还在慢慢悠悠,小心翼翼地紧刹着车,控制好车速。此刻,着急只能让情况变得糟糕。尽管这样把控,车速还是越来越快的。好在渐渐适应了,那几百米的大坡终于变平路了……
   那颗悬的心,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经历一次,就可以让人不再心生畏惧。那些所谓的困难,自然不再话下。这一路骑来,越骑越心情越美。因为挑战了自己,也超越了自己。那些崎岖坎坷、高低起伏的沙土路,最后也就乖乖地形同于坦途了。
   已经记不起当时去镇里检查了什么项目。不过,来回的路上,就像这检查一样非常得顺利,根本就没出现那些可怕的心里预想。
   我顺利通过了镇上的初审。没过几天,我们根据通知去了二十里外的邻镇继续体检。体检是在一个学校里进行的。体检之前,我们观看了一个展览。展览的主题是特意安排的。看着一幅幅栖霞籍战士在对越自卫作战前线的事迹介绍,我的内心感叹受到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那个年代,多多少少了解那场战争的一些消息,没想到战事如此激烈残酷……
   这样的宣传,往往会带来两种截然不同结果的选择。都说当兵光荣,而此刻大部分人应该看出来了:光荣,是有代价的,甚至是付出生命的代价。我暗暗敬佩和羡慕那些为国牺牲的英雄。
   大家边走边看,默默无语,却又各怀心思。大约十几分钟,很快就结束了。走到外边的场地,便三五成群地窃窃私语,人群有些骚动。一个同伴悄声地问我:“现在你还想去当兵吗?”我毫不犹豫地说:“如果通过了,我肯定去。”人的选择,有时是可以创造条件实现的。我顺利地通过了体检,他因眼睛的视力不合格而没有通过。
   一切都在不言中。脚下的路,是自己选择的。“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和平时期,很多人还是自愿选择当兵的。当战争来临时,同样会有一大批热血儿郎招之即来,来之能战,甘愿血洒战场……
   “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感到懊悔。”这歌声也是我的心声。
  
   三
   离家前的几天,十几里外的大姑和表姐、表姐夫碰巧来了。白天,她们在爷爷奶奶家,晚上住在我家。夜里,妈妈和大姑聊着家事。我和表姐夫躺在东屋的炕上。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表姐夫,准确地说是准表姐夫。是大姑带着表姐和表姐夫让爷爷奶奶看看的,也算是确认表姐的这门婚事。
   屋外,皎洁的月光散落一地,正是秋高气爽。秋风不紧不慢地从开着的小窗中吹进来,撩拨着我心底对未来部队生活的一丝憧憬。
   我和表姐夫,虽是初见,聊着聊着,慢慢就打开了话匣子。他说,今年参军,他也报名了。他并不想去,后来,体检正好没有通过。这也算是顺了他的意愿。年青人,刚有女朋友,正是卿卿我我好时候。又有几人舍得花前月下呢?
   我们是在同一个地方体检的。对他,我还真有点印象,只是当时彼此还不认识罢了。表姐夫说:“当兵干什么,你想过吗?”我说:“只要不让我去打山洞,干什么都可以。”为什么怕当工程兵打山洞呢?曾经听村里人说过,有人当了三年兵,打了三年的山洞,枪都没有好好地摸过,有点遗憾。当时,我的心里想,要是当了这样的兵,还不如不去当兵。那时的想法就这么简单。不过当兵以后干什么,其实谁的心里也没有底。
   后来有人告诉我,我们这批兵,招的有可能是特种兵。听到了这个消息,可把我高兴坏了。能当特种兵意味着什么?那几年,武打片、功夫热盛行一时,村里的年轻人几乎人手一本练武的书。没事的时候,就跟着书里的动作比划着学几下。有朝一日,也想当个行侠仗义的高手。如今的好事来了,假如真的当了特种兵,那就不愁学武无门了!
   新兵连结束分配时,我看着战友们一个个高兴地分到了装甲兵指挥学院,心里甚是羡慕。同班的战友,有的分到了新兵班长所在的连队,更是兴奋不已,我却不知道会分到哪里去。晚饭后,天渐渐黑了。营房里没有了往日的热闹气氛,几盏灯光默然地散发着橘黄色光亮,暗绰绰的灯影笼罩着几个还未分配去向的新兵忐忑心思。今昔对比,一明一暗。这若有若无的灯光,何尝不是我那一刻的心情呢?不知去向,心里愈发着急。几个人聚在一起,也没有多少心情交流。心里还在暗暗猜测去向……
   大约两小时后,接到通知收拾行李上车。就这样,我和六个战友离开了河北元氏县的新兵连,辗转到了北京的总参某部大院。饭后,再次乘车到了郊区的部队大院。到部队工作后,闲余时间,我的心里也时常纠结过:当初说是当特种兵,可哪是特种兵啊?!用现在的话来说,难道当初是忽悠吗?
   很长时间,我都想不明白。直到有一天,已经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了。我突然明白了。所谓的特种兵,或许是指特殊兵种。当时新兵连所在的部队是装甲兵,而装甲兵就是特殊兵种。似乎有点茅塞顿开,不过觉得像是在打擦边球。
   几年的疑惑也算是解开了。
  
   四
   离家的前一天我去看望了二爷爷。二爷爷,不是我的亲爷爷,我一直把他当作亲爷爷。这是因为,二爷爷是我家的恩人。他是党员,以前是村干部。每当我家里有难事时,他总会出面帮助。见我来了,二爷爷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站在一旁的二奶奶说话了,“孩子要去当兵了,这是好事啊!村里跟他一起报名的几个人,就他通过了。你也跟孩子说说话吧!”
   二奶奶对我很好。
   我清楚地记得我十岁左右的一件事。那是一个冬日的午后,天气依然寒冷,路面上的积雪上还没有融化,我一个人在街上玩着积雪正起劲呢。走街串门的二奶奶路过时,看见了我冻得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就招呼了我一声。不是我不知道冷,因为男孩子都贪玩,也就没把冷当回事。
   那一天,我穿着单裤,赤着脚穿着矮腰雨鞋。二奶奶指了指我穿的雨鞋,问道:“这大冬天的,你穿着雨鞋冷不冷呀?!”我俏皮地说:“二奶奶,我不冷!这样穿着,就不怕鞋湿了。”二奶奶接着说:“这孩子,你过来,我看看你脚上穿了什么?”我就随手一提裤腿,脱了鞋,露出了光脚丫子。她有些吃惊地说:“这大冷天的,还光着脚丫子,就不知道穿双袜子啊。”不冷才怪呢!顽皮的孩子,手脚明明被冻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可玩得兴趣上,早把那些冻伤所带来的难受感给忘了。她说完话就蹲下身子,对着我穿的雨鞋比划了几下,然后劝我早点回家好好暖和暖和。
   当时,我没弄明白她比划什么。第二天下午,二奶奶到了我家,找到我妈妈说看给我冻的样子,就托人特意去镇上给我买了一双布棉鞋。那双布棉鞋温暖了我几个冬天,也一直温暖着我的心。
   见二奶奶那样说话,二爷爷这才扭过头来,看着我,直接叫着我的小名,气呼呼地说:“你去当兵,我是反对的!我跟你妈妈说过。你现在刚长大,家里就你这个壮劳力。你妈妈的苦日子刚有点盼头,你就要当兵去。你替你妈妈想过吗?”我确实没有想过,也没有想多。当时只觉得穷日子、苦日子没有尽头,或许走出去能换来一片晴天。我不时地点头附合着二爷爷的话。训了一阵子,二爷爷渐渐地把火发完了,语气也变得缓和了……
   临走之前,二爷爷提醒我,“到了部队,就要好好干!既然出去了,就别想着去三年就回来!如果那样就白当兵了。你得为你妈妈、也为你自己争口气!”二爷爷的话,至今我都难以忘怀。到了部队后,我就在笔记本的首页里写下了四个字:骨气,争气。
   后来,几经辗转,那个笔记本再也找不到了,可那四个字却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里……
  
   五
   离家那一天,具体日期已经记不清了。大清早,村里就安排了一台拖拉机送行。我把简单的行李搬上拖拉机,举手便高兴地跟妈妈,跟家人,跟街坊邻居告别。没有离家的感觉,也没有离别的眼泪。这不是无情!那时觉得就是要出一趟远门似的。
   颠簸的拖拉机渐渐地远离了村庄。看着山路两侧后退的绿荫灌木,我的心里瞬间涌出了些许莫名的凉意。是真的要走了。是真的要离开这个生我养我的山村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不想低头怀想,抬眼远处,零落在山坡上的一棵棵柿子树,秋风摇拽着红柿子,仿佛是在招手送行。这些场景太熟悉了。每年柿子快熟的这个季节,柿子树下都会留有小伙伴们贪吃的脚印。今年是无缘了。
   再见了,满山的红柿子!再见了,我的故乡!
   是爷爷和村里的民兵连长一起把我送到了镇上武装部的。其他几个村参军的十几个人,也陆陆续续地赶到了镇上。我看了看,这一批兵,只认识其中的一个初中同学。我们闲聊了几句,就站在一边安心等待着。不经意间,我触碰到了爷爷的眼神。爷爷也正看着我。或许爷爷看我好久了,或许爷爷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我。
   爷爷能我送到镇上,是我没有想到的。
   就在送行的拖拉机开动的那一刻,爷爷自己跳上车的。妈妈和家里人招呼着劝爷爷年龄大了就别去送了。可爷爷却执拗地坐在拖拉机上不肯下来……家里人都知道,那是爷爷对孙子的不舍。爷爷站在面前,没有跟我说话,只是面带笑容地看着我。看着年迈的爷爷,我这才感觉到那种离别的痛,几乎就要掉下眼泪了。
   自从我八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后,全靠着爷爷奶奶帮扶着我家。我们姊妹对爷爷奶奶也都有着深厚的感情。还记得第一次回家探亲时,姐姐告诉我,爷爷很早就在村外等我了。三年后,就在我军校即将毕业时,收到了家里的来信,得知了爷爷去世的消息。那一晚,我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无声地流着眼泪,痛哭着……
   爷爷的身影渐渐模糊了我的视线。
   上午八点左右,我们十几个人一起乘车到了县武装部的操场。有些电视剧里有过这样的镜头:刚刚入伍就穿上了新军装,家人送别的场景真是感人。我没有这样的感动机会。我们是在县武装部换好军装的,根本没有回家嘚瑟的机会。而当天穿着的外衣,交由镇武装部人员打包带回转交给家人。
   那时,唯一嘚瑟的机会就是穿着新军装出去理发。头发得理合格,这是县武装部的要求。于是,县城的几家理发店,几乎都是穿军装的新兵。走在大街上,当兵的感觉真得不错!待到下午四点左右,我们几百新兵乘坐几台大轿车,车队浩浩荡荡地赶往烟台。晚上到了火车站,稍作歇息,很快便登上了北去的列车……
   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
   这一去,也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转眼间三十多年过去了。多年的军旅生涯,那庄严的国防绿,也早已成为了我生命的底色,让我终身受益。
  

共 556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文章描写的是作者三十多年前参军经历,对入伍前心理描写和情景再现。文章的思绪条理清晰,让读者感受到亲如现场一般。字里行间蕴含着对军人或部队的崇敬与尊重。作为一个生长在农村的刚成年男孩,平时看多了或听多了关于战争和军人的故事或传说,对那一抹国防绿有着无限的向往。可是现实又是残酷的,当看到那些为国捐躯战士们的事迹后,有人后退了,但是“我”却坚定不移地跨进了军队大门。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如今想起,依然在感动着,于是便有了这篇情感饱满,语言生动的精彩文章。从结构表层上讲,文章分为五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描写了一九八六年的九月,当村里有参军的消息后,“我”渴望当兵改变现状,想起退役军人语文老师讲起军营的故事,心中多了一份对当兵的期待与好感。第二部分描写了顺利地通过了检查,当看到对越自卫作战前线的事迹后,有人后退了,而“我”更加坚定地选择了“国防绿”。第三部分描写了离家前得知是特种兵,感到很兴奋。然而新兵连结束分配后,自己还不知道会分到哪里去。第四部分是离家前一天看望二爷爷二奶奶,想着他们对自己的好,当得知母亲为了自己还得苦上几年,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有“骨气、争气”。第五部分描写了爷爷送行,“我”开始了军人生涯。离开了家乡,才真正地感觉到“离别”的滋味:“再见了,我的故乡!”……层层推进,逐段描写,使文章格调上扬,得以升华。使我们对军队的生活能进一步地了解和对军人的崇敬。好作品,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期待更多佳作,问好老师。【编辑:黄金珊瑚】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326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珊瑚        2019-03-24 12:58:01
  参军光荣,军人辛苦,为人民服务是天职,坚守在祖国的边防线上。这是一篇关于入伍的精彩文章,读来有亲切感,为之感动中。
   欣赏佳作,向墨社学习,向军人致敬。祝墨社创作愉快,问候墨社下午好,遥祝春祺。
黄金珊瑚
2 楼        文友:醉江南        2019-03-24 13:46:28
  拜读墨林老师的作品,真挚的情感,质朴的语言,令人感动!
醉江南
回复2 楼        文友:墨林        2019-03-24 14:09:10
  感谢老师留评,祝安好!
3 楼        文友:墨林        2019-03-24 14:08:30
  感谢珊瑚老师的精彩编按!辛苦了,敬茶!
墨林
4 楼        文友:极冰        2019-03-24 14:27:18
  拜读墨林老师新作,了解墨林老师原来是个懒鬼,怕劳动才去当兵。^_^
   去镇上体检骑自行车,好精彩。下坡居然没摔跤,让人白担心了。写那么紧张。^_^
  
   心理描写很精彩。^_^
  
   往事记忆如此深刻,夹杂着艰苦的岁月,书写着人生的印记。让人感怀。让人叹息。好样的。墨林。骨气,争气!为您点赞!^_^
极冰
5 楼        文友:闲妹        2019-03-24 16:32:09
  部队是个大熔炉,"懒人"在部队百练成钢。为作者充满阳钢的作品点赞!
6 楼        文友:墨林        2019-03-24 16:57:58
  感谢极冰和闲妹老师留评。人都有懒的一面,那是兴趣决定的。当你遇到喜欢做的事情时,再苦再累,也愿意。这些是出于本能的。而有些事情,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你都得必须认真完成。这就是纪律了。部队锻炼人。敬茶,祝安好!
墨林
7 楼        文友:镶蓝旗        2019-03-24 20:37:01
  拜读社长的大作也勾起了我的回忆。
   ……
   当兵,改变了我的人生。
8 楼        文友:走乐        2019-03-26 14:15:34
  朴实的语言讲述着质朴的故事。文章小中见大,浓墨重彩于入伍那些事,精彩!引人入胜!
9 楼        文友:绿池朱华        2019-03-30 08:51:36
  以参军经历为主线,写少年,写成长,写亲情,文笔流畅,转换自然。为军人点赞!
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人生很短,活好这一世,做真诚的自己。
10 楼        文友:我心向往        2019-05-15 20:05:27
  拜读墨林老师大作,内心升腾起对部队无限的眷恋,部队确是一所大学校,紧张而艰苦的军旅生活,不仅能磨练人的意志,也增强了适应社会的能力。向墨社学习、致敬,遥祝夏安!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