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那时候,我不懂爱情(小说)

编辑推荐 【晓荷】那时候,我不懂爱情(小说)


作者:叶华君 进士,6877.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932发表时间:2019-03-24 14:19:42
摘要:有些故事来不及真正开始,就被写成了昨天;有些人还没有好好相爱,就成了过客。 ——白落梅 《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晓荷】那时候,我不懂爱情(小说)
   “梅儿,我想吃厂外川味那家的炒粉了,你下班给我带一份吧!”每次我这样说,哪怕夜班下得再晚,梅儿也会拎着打好夜宵的盒子,敲开我的寝室门。
   “梅儿,我有一堆脏衣服,麻烦你有空拿过去洗洗吧!”每次我这样请求,梅儿总会及时把我的衣物收拾过去,洗得干干净净晾干过后,她又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我床位的枕边,散发着清新的肥皂味。
   “梅儿,你明天出来耍穿上那件绣花小衬衣吧,我觉得那件衣服最合你的身!”每次我这样建议,梅儿总是遵照我的心意,从来不违背。
   “梅儿,车间那个张三总是缠着你,没有觉得他看你的眼神一直不对劲吗?他肯定不怀好意,你不要和他多说话,好不好!”每次我这样提醒,梅儿就疏远了那个人。
   当年,因为家境困难,我高中还未毕业就出来打工,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懵懂少年。我在成都三圣乡一个机械厂里上班,流水线上做洗齿工序,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梅儿的。
   梅儿是贵州人,大山里出来的女孩。她家兄弟姐妹好几个,家里负担也很重。梅儿读了几年书,就辍学投奔姑姑来了成都,托关系进了我们厂里,后来车间主任安排她跟我做学徒。
   梅儿好像营养不良,面黄肌瘦,裹在粗布衣服里的身子像一根火柴棍,她也不爱怎么打扮,一条辫子好像没有舒展过,总是扎得那么乱糟糟的。
   梅儿叫我师傅,其实我比她长三四岁吧。她看我操作机器的时候,经常低低地哼歌,她声音很清脆,每次唱完,她会悄悄地问我:“师傅,我唱的歌好听吗?好听的话,我每天都唱给你听!”
   后来,梅儿熟悉了机器操作,就去另一个车间工作了。不过凑巧的是,无论我何时下班,只要去食堂打热水,总会遇到她提着水桶在那里排队。每次看见我,梅儿总不自觉地扬扬头,额前的刘海儿颤动着,就冲着我甜甜地微笑起来,明显感觉到她想与我搭讪几句。经常,我帮她提提水,因为她的确太柔弱了。
   我与梅儿真正熟悉起来的是那个傍晚,我当时正在厂食堂吃饭,突然梅儿拿着一份报纸兴冲冲地向我跑来,喊着:“师傅,师傅!”弄得其他同事都好奇地抬起头观望。
   “大惊小怪什么嘛?”我问。
   梅儿把报纸一扬,激动地说:“师傅,报纸上有你的名字呢!”她的眼神充满了崇拜:“师傅,你太有才了!”
   其实,梅儿崇拜我不是没有道理的,那时候,喜爱写作的我偶尔会在报刊杂志上发表一些“豆腐块”。在那个没有网络的时代,最流行交笔友了。通过报刊、电台,我结识了一些笔友,几乎每天,我都会收到许多异地笔友的来信,这件事在厂里一直让许多人羡慕。
   梅儿为了给我庆祝,执意要请我吃烧烤。她的态度很坚定,满满的诚意,我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了。那个年代,男女交往很保守,白天一起说说笑笑倒是没有什么,在晚上结伴出去肯定让人浮想联翩了,流言蜚语肯定会很快传遍全厂。
   出厂的时候,我在前,梅儿在后,彼此拉长着一段距离,默默地前行,我清楚地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那晚,我抬头看夜空的月亮,特别的圆也特别的亮,好像一直在冲我微笑,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不能忘记。
   以后,梅儿对我越来越好。上班的时候,她有空就会来到我身边帮忙干活;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她主动坐在我旁边,把自己菜里的肉块夹到我的碗里,解释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吃肉;我脱下的脏衣服,她总会及时收拾过去清洗;我每天下夜班,她总会提前给我准备好夜宵,比如炒粉或是炒饭、炒面什么的,天太热的时候,还有一拉罐啤酒……
   我从最初的不好意思,到心安理得地接受,需要她的时候,就毫不客气地使唤她。让我最感动的是,那次我生病了,那时候正值夏天的农忙季节,家里几亩地的玉米和小麦还等着我回去帮着收割,那个焦心!梅儿得知后,居然请假坐车去了成都几十公里外的老家,和父母一起日晒雨淋,帮忙收割度过了那个难关。
   经常,同事们在我面前竖起大拇指啧啧夸梅儿:“哇,你这徒弟不错哟!像妈一样照顾你,事事俱细啊!”也有人调侃:“梅儿是不是喜欢上你了?”
   我一笑而过。在我的眼里,梅儿那么瘦骨嶙峋,已经十八岁了,还看不出她身上的发育,干瘪瘪的,她的皮肤蜡黄蜡黄的,没有让我有一点点触动的感觉。平时,她穿着老家带来的几件衣服,太寒碜了。她都舍不得买一件新衣服,说是要省钱寄回家里,弟弟妹妹要张嘴吃饭呢。
   当然,同事们也不会觉得我和梅儿有什么。那时候,全厂的人都知道,我喜欢厂里的质检员叶子。叶子真的太漂亮了,小巧玲珑,说话娇滴滴的。她如果受到了一点点的委屈,水汪汪的大眼睛立刻就会汩汩流淌出水来。
   每次听着她的声音,那种舒服一直酸软到我的骨头里,我热烈地感觉那么喜欢她。我在寝室的床上躺着,正好可以遥遥地望见她的寝室门口,只要看见她从门扇里转出来,我的心激动得像小鹿碰撞砰砰跳。
   我在工作上细致入微,只是让她认可我的成绩;经常晚上主动申请加班,也只是让叶子觉得我的勤奋;我经常爱在同事们的面前夸夸其谈,只是想引起叶子对我的注意……
   我对叶子的迷恋,也激起了对文字的灵感。经常,我在日记本上为她写一首又一首的诗歌,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她的名字。
   不过有一次,我的日记本忘记收藏好,无意间被寝室里的几个同事翻阅了。日记本上的那些诗句,就成了他们谈论的笑料。有时候,他们看见我或叶子,抑或是在车间有空的时候,经常会阴阳怪气地扮着鬼脸调侃:
   “啊,叶子,你是我的心!”
   “啊,叶子,你是我的肝!”
   “啊,叶子,你是我心中盛开的雪莲!”
   看来,纸是包不住火了。我索性对叶子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我一封封的信写给她,还买这样那样的礼物送她。每次,我都叫梅儿跑路,让她不管想什么办法都要送到叶子的手里。
   可是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叶子无声无息,没有一点回应。
   我忍耐不住又一次问梅儿:“我送的东西,叶子真的都收下了吗?”
   梅儿还是习惯地点点头“嗯嗯”着:“不过……”梅儿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不过,她每次收东西的时候都会笑嘻嘻地说……不要……白……不要!”梅儿小心翼翼地,“师傅,我感觉叶子她根本不喜欢你!”
   我很沮丧,粗暴地打断梅儿的话:“怎么可能,她收礼物就是证明她有可能接受我,她只是在考验我,你懂什么?”
   梅儿一副委屈不做声了。
   明天就是周末了。那天,我下了夜班回到宿舍已经很晚,发现梅儿像往常一样已经把洗好的衣物送过来,折叠好了已经放在床头边,不过旁边多了一条胀鼓鼓的塑料袋。我打开袋子,里面有一条领带和一套崭新的西装,还夹了一张纸条。
   梅儿在纸条上歪歪斜斜地写道:“师傅,我以前看过电视剧里演的,在很多人的地方下跪追求女孩子,最容易让她感动。鲜花已经订好了,在厂后街的那家情缘鲜花店,我已经付过钱了,你明天九点多过去取就好了。师傅,你穿西装挺帅的,记得穿上。明天上午,我会约好叶子和几个女同事去逛百货超市,你赶过来好好地表白,为爱向前冲,师傅,我相信你是最棒的!”
   啧啧,想不到梅儿还有这样的思维,她的鼓励无疑给了我无限的动力。那晚上,我兴奋得彻夜难眠。
   凌晨还未天亮,我就早早地起来打扮。梳子蘸了又蘸清水,把头发梳了又梳,那时候我们戏称的“打水摩丝”。西装革履地穿戴好,我拿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照了又照,不时将脖子还扭几扭,感觉非常不错。
   寝室里的几个同事早就被我起床的响动惊醒了,不时在被窝里探头出来这个看那个瞅,惊奇着我的一举一动。
   窗户开始泛白了,我走出厂门一路小跑着,使劲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神经质地笑呵呵着。
   绕到那家情缘鲜花店,还没有开门。看看时间快八点了,正是寒冬的早晨,周围一片雾霭笼罩,寒气在空气中流淌。我在原地一会儿跺脚一会儿蹦跳,手脚还是感觉冰冷冰冷的,不过想起叶子水灵灵的模样,我的心里就流淌着一股股暖流。
   当我手捧着一束娇艳的玫瑰花在百货超市门口蹲守的时候,冲破雾霭的阳光已经照在我的脸上。终于,在如梦似幻的光晕里,我遥遥地看见厂里的几个女同事向我这边有说有笑地走来,梅儿把叶子拥在中间。
   我压抑着心中的那份紧张和激动,眼见她们过来只有几步之遥了,我忽然从柱子背后闪现出来,手举着那束玫瑰,迎着阳光,迎着叶子扑通跪了下去。
   几个女同事猝不及防,叶子更是惊慌失措。
   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围过来看热闹。梅儿一个劲地示意,敦促叶子赶快接花。几个女同事也一个劲地怂恿,因为她们看见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场面眼看就要失控。
   叶子脸胀得通红,伸手哆哆嗦嗦地接过花,又赶紧拉起我。
   我们冲出人群后,在一个僻静处停留下来。
   叶子把花递向我,埋怨开了:“干什么呀?这样做好尴尬的!”
   我也豁出去了,信誓旦旦着:“叶子,做我女朋友吧?我真的很爱你!”
   叶子握住玫瑰花的手没有缩回:“小明,你不要幼稚好不好?我对你真的没有一点感觉,你我就是同事。我是犯了一个错误,收了你的信你的礼物,不过都是好奇心驱使的,只是想看看你有多执着,其实那些信我一封没有拆过,礼物我也都收好着,准备这两天退给你。”
   我怎么也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瞬间,泪水哗啦啦地掉下来,扯着叶子的衣角又要跪下去。
   叶子那么无奈又一脸正色:“小明,你干嘛啊你干嘛!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膝下有黄金。把花拿回去,拿去!”
   我使劲地摇头,好受伤。
   突然“啪”地一声,那束花被叶子摔在地上,玫瑰花瓣碎了一地,有风掠过,四处飘散。
   她撂下一句话:“你不觉得你和梅儿更般配吗?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说完话,叶子头也不回,决绝地离开了。几个同事面面相觑,接着也跟了上去,只有梅儿伫立在我面前,怜惜地望着我。她伸手过来,搂着我的肩膀,轻轻地拍着。我把头无力地靠在她怀里,感觉那么的虚弱。
   几天后,梅儿突然不辞而别了。她留下了一张纸条给我:
   “师傅,想来想去,我还是得走了,我在你身边会影响你找女朋友的,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你有胃病,记得不要睡懒觉,早晨起床再忙都要吃早餐,我也给你买了一些胃药,就放在你床顶那个小纸箱里的,如果胃病犯了记得吃。我觉得叶子是不适合你的,从心里放下她吧,去找一个真正爱你的人,祝福你师傅!”
   以后,梅儿销声匿迹了。那时候,我才觉得,她早已经附着在我的生命里,剥离开了让我感觉到那么的疼痛。
   一年过后,有一天中午,门卫通知外面有人找我。出了厂门,远远地,我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背影。没有错,是梅儿!
   梅儿着装时髦,身体明显比以前丰润多了,皮肤竟然白白净净的。她的粗辫子也不见了,头发剪短了些,烫成了小波浪卷,还染成了栗色。
   我无比惊诧地见证了一个丑小鸭到白天鹅的蜕变,那一刻,我不自觉地把她和叶子对比了一下,毫不逊色啊!
   她有些害羞地看着我,低低地叫了一声:“师傅!”
   我动情地上前想拥抱她,她惶恐地躲闪开:“师傅,不要这样,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瞬间,我犹如五雷轰顶,我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抱着梅儿,泣不成声。
   梅儿靠着我的肩头也潸然泪下:“师傅,你已经把梅儿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原来,梅儿换工作后遇到一个对她很贴心的男人,对她呵护备至,他们很快恋爱了。男人觉得女朋友就是自己的一张脸,所以,他从不吝啬对梅儿花钱,平时把梅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他们的感情很快瓜熟蒂落,已经商量准备回老家结婚了。
   梅儿塞给了我一个信封,恍恍惚惚的,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
   等我冷静下来,撕开信封展开那张纸条,只有一行字:
   “师傅,我曾那么的爱过你,感觉真好,谢谢你!”
   我把纸条撕碎扔向空中,泪水再次模糊了眼眸。
   我痛心地知道,我把今生最爱我,对我最好的梅儿永远弄丢了,这是成长付出的沉痛代价。
  

共 447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人的一生中,不免有些遗憾,引用苏轼的一句话“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年少时,我们对于爱情,也许是懵懵懂懂的,单纯却也酸涩,但它却在我们的记忆匣中闪闪发光,仿佛那一幕就发生在昨天。文章以对梅儿的吩咐开头,感觉当时的时光十分平常,似乎是理所当然,当时作者还不懂梅儿对自己的情意,而是爱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直到梅儿离去,才开始体会梅儿的好,“只是当时道寻常”,相逢再相见,只是相见时彼此已不是当时的模样。文章结尾写到是作者自己把把最好的梅儿永远的丢了,露出淡淡的伤感,需要有自责,有无奈,可是往事如烟,错过也会有更好的遇见。本篇文章感情真挚,语言质朴,述说了自己的情感故事,生动感人。感谢作者赐稿晓荷,晓荷有你更精彩,期待佳作连连。【编辑:何叶】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何叶        2019-03-24 14:21:05
  欣赏华君佳作,敬茶。
我是禾小妞,你是谁我不管。
回复1 楼        文友:叶华君        2019-03-28 07:53:53
  谢谢社长精彩编辑,辛苦了!
2 楼        文友:何叶        2019-03-24 14:22:23
  文章质朴,感情真挚。佳作!
我是禾小妞,你是谁我不管。
回复2 楼        文友:叶华君        2019-03-28 07:55:26
  青春的记忆很青涩,也很美好!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失去中才满满成熟成长。
3 楼        文友:秋水翁        2019-04-16 15:37:21
  这怎么没有这样的经历呢?这样的情感也是人生的财富呢。
回复3 楼        文友:叶华君        2019-04-16 20:23:59
  谢谢老师到访留评,向老师学习啦!有空一起喝茶!【笑脸】
4 楼        文友:桑瑜        2019-08-08 09:46:19
  读完小说,脑子里只浮现错过“错过”,“错爱”两个词。懵懂青春,少男少女,情感给予。很清新质朴,欣赏!
生活中的背包客,世俗里的苦行僧。
回复4 楼        文友:叶华君        2019-08-08 10:14:30
  好久不见桑瑜,谢谢到访,祝你一切顺心安好!
5 楼        文友:王祖锋        2019-10-13 10:59:45
  错爱一人,错过一人。每一次爱,都是一种痛。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