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搭错车(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搭错车(短篇小说)


作者:吕家严 童生,619.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28发表时间:2019-03-26 15:31:33

【流年】搭错车(短篇小说)
   一
   星期一,我的同桌李娣没来学校。
   教室里共有九排座位,我和李娣坐在第九排靠墙的位置。班上八十六个人,偶而有一两位同学没来,我们一般情况下都认为他请假了。
   今天,气氛不同。
   早读时,吴老师站在讲台上带读英语单词,教室外,一个家长模样的女人掠过窗户站在教室门口,朝着讲台方向喊了一声:“吴老师!”吴老师把课本扔在讲台上,让我们自己读单词,慌忙走出教室。吴老师带着她来到教室后面的楼梯转坡台上。女人声音粗哑,嗓门高,她压低了嗓音。吴老师诧异地询问。教室里读书声音太大,听不清他们讲什么。
   一会儿,吴老师走过来站在后门边上,神色凝重,严肃认真,他远远地盯着我看,示意我出来;停顿了一下,思忖了五六秒,又点了坐在李娣前排的冯瑶和江娜,伸出右手食指弯了弯,示意我们三人出来。
   教室后面的楼梯转坡台很宽敞,一个身高中等偏上,体形壮硕的女人站在那。这个女人我认识,是李娣的妈妈,我到李娣家玩过见过她。她们的出租房在距学校太约一千米远的寺前巷。李娣和她的妈妈长得像,也胖,身高比她妈矮些。李娣的妈妈胖而结实,脸上是红膛膛的粗皮。李娣胖而腴,肉肥,软绵绵的,身子还没完全长开,堆在一堆,像发酵了的精白面团。
   李娣在班里很腼腆话不多,极少和男同学交流,也很少参与班上的集体活动。她有一个很精致的塑料皮笔记本,上面画了卡通小白免。下课了,她喜欢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抄歌词,轻声地哼,声音小得只有我能听见。她爱笑,和我说话时总是甜甜的微微一笑,胖乎乎的奶白脸上稚气十足。她在班上玩得好的同学不多。八年级上学期开学以来,我一直和她同桌,算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李娣的妈妈噼里啪啦着急地问开了:“昨天下午你们看到李娣没有?你们有没有李娣的QQ?李娣昨天有没有联系你们?”
   我们一头雾水,满脸迷茫,说,昨天没有看到李娣,李娣昨天也没有联系我们。有李娣的QQ,但她的头像显示不在线。
   “你们知道李娣平时在学校除了你们几个要好的,还有谁和她关系好?她平时喜欢上网吗?喜欢去哪些网吧?她平时跟你们喜欢去哪里玩?”李娣的妈妈接着问。
   冯瑶说:“我看见她和陈琴在一块玩过。”
   吴老师又到教室里把陈琴叫了出来,李娣的妈妈又把同样的问题问了陈琴。
   陈琴说:“我和她玩的不是很好,那次是买书,顺道一块去的,碰见了冯瑶。平时不在一块玩。她应该不爱上网吧。”
   我们一致认为李娣不爱上网,不喜欢去网吧。江娜说:“李娣有一次说网吧里黑咚咚的,还有流里流气的人抽烟,好吓人。她应该不会去那里。”
   “你们知道李娣的消息都要如实说。昨天李娣去乡下了,中午回来时,她爷爷还亲自送她上了车,直到现在人还没到屋。李娣家里人急死了。你们平时和李娣走的比较近,知道什么要说什么。还有,这些日子把QQ登上,看在网上能联系到她不?”吴老师对我们说。
   他又转过脸去,问李娣的妈妈:“报警没有?”
   李娣妈妈说:“到派出所去了,调了路上的监控,看到她在雨石转盘下了车,上了一辆灰色的昌河面包车,往乐州方向开去了。”她歇了口气,接着说:“公安局说,立案必须过24小时之后。我打电话叫我老公从福建赶回来,在外打工,打工,孩子都打没了。本来是我下乡去,我在厂里上班赶货想多挣几块钱,想到她现在是中学生,十三四岁,也大了,就让她一个人去了。中午她爷爷说了她几句,爷爷给的二十块钱都没要,吃了中饭,就吵着要到县里来。她爷爷亲自送她上的车。”
   雨石转盘是乡下进城的必经路。从这往县城方向有两条路,一条是通往西北方向的金宇大道,金宇汽车站就在金宇大道上;一条是通往西南方向的春风大道,李娣就住在春风大道这边。乡下进城的客车都是走金宇大道,直接开往金宇汽车站。往春风大道的乘客一般都在雨石转盘下车,搭公交或摩的进城。这两条大道在雨石转盘汇聚成金鹏大道,一直向前延伸,通往县城之外的地方,比如乐州、洪城等。
   “李娣搭错车,走丢了。”我心一惊,眼皮突突地跳,嘴巴张大,不敢相信。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和那件事有关?我不敢直视吴老师和李娣的妈妈,慢慢地掉过头,合上嘴,上齿紧紧的咬着下嘴唇,眼睛看着下楼梯的转弯处,佯装淡定的样子,脑袋里嗡嗡作响。我害怕这件事和我有关,我不敢说。一周以来,我都没告诉过别人,只偷偷告诉过李娣一个人。我的身子在衣服里轻轻颤动,还好,吴老师和李娣的妈妈一直在谈论报案的事,没有发现我的异常。
   上周星期二放学时,有四个穿着异装怪服,留长头发、带耳钉的学校里的小混混在学校外跟踪我,故意靠近我撞我,无话找话搭讪,抢我的书包,扯我的衣服。我不理他们,他们就拦住我,涎着脸,不让我走。我骂他,他还伸手摸我的脸。其中一个穿黑衣服的瘦高小混混说:“这个妹子长得好看,性子还烈,归我哈。不要跟我争。”
   我的爸爸妈妈在县城租了房让外婆来带我。爸爸妈妈都在广东服装厂打工。这件事我不敢告诉外婆,怕她担心。我揪心的掉眼泪就偷偷告诉了李娣,李娣说她陪我回家。这几天,都是她陪我躲过那些小混混的。是不是因为这事,李娣……,我浑身战栗。
   中午回家的时候,我在学校的厕所里躲了好久,趁那帮小混混找不到我,走散的空当,狂奔出学校。
   中午吃饭时,我对外婆说:“外婆,我不想读书。”
   外婆骂我:“好好的,为啥不想读书。你爸爸妈妈在外面做衣服,天天加班到十二点,多辛苦。还在县城租房让我陪读,你要攒劲读,才有出息,才对得起你的父母。婷儿,听到没有?”
   “不想读,就是不想读,不为啥。我想到爸爸妈妈那里去打工。”
   “这么小不读书,笑话。要是被你爸妈听到,要急死,都没心在外面打工。快吃饭,我这里煎了荷包蛋,吃完了,到学校去。”
   中午吃完饭我被外婆赶到学校。下午吴老师在班上说李娣失踪的事,叫大家只要一晓得李娣的消息就要第一时间告诉老师。还吩咐大家上学放学时注意安全,不要上陌生人的车,不要和陌生人搭讪,学会保护自己,有事情要及时告诉老师或家长。
   放学时,我在人流里躲过那帮小混混。晚上回到家,我放下书包,躺在床上,面朝里背对着外面。
   外婆走过来,摸摸我的头:“不舒服。”
   “没。”
   “那起来吃饭,我买了你喜欢吃的鸡爪。吃完饭写作业。”
   “不吃。”
   “干啥不吃,学校被老师骂了?”
   “没。”
   “被同学欺负了。”
   我忍不住心里一抽搐,嘤嘤地哭了起来,一骨碌翻转身对着外婆说:“外婆,我不想读书。”
   外婆慌了:“你怎么啦,再这样下去,我可要打电话给你爸爸。”
   我放声大哭起来,憋在心里一天多的委屈全发泄出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祖宗,你说话呀。”
   外婆摸索着手机要给爸爸打电话。
   “我,我的同桌李娣走丢了。学校里,有小流氓跟踪我,我,我害怕。已经跟踪了一个礼拜”我哽哽咽咽把话说清楚了。
   外婆说:“老天爷呀,这么大的事,你也不跟我说,老师知道不?”
   “不知道,我不敢跟老师说。”
   “那我来给老师打电话。”
   外婆给吴老师打了电话。吴老师说他来处理这件事。
   那几个小混混查出来了,是九年级一班和六班的学生,根本不读书,和外面的小混混串在一起来来往往,他们在学校政教处也是挂了名的。吴老师找到了他们的班主任,联系上了他们的家长,请他们的家长到学校来,在政教处当着外婆的面说了:“如果彭婷有什么事,那就是你们几个人的事,到时不是留校察看处分,是要请派出所介入。”
   出了李娣那件事,吴老师对我很不放心,又打电话给我爸爸妈妈,要他们回家来,至少一人要回来。他把李娣失踪的事也告诉了我的爸爸妈妈。
   第二天吴老师的办公室里来了几位警察,吴老师又把我们几位叫到办公室。我当下忍不住,慢慢凑近吴老师的办公桌,怯怯的问:“吴老师,你说那几个小混混有可能作案吗?这个要不要告诉警察?”
   吴老师说:“雨石转盘离我们学校很远,事情又发生在星期天,十五六岁的男孩子不太可能有这么周密的计划,再说他们和李娣也没很深的过结。可能性不大。如果警察问,你也可以把这情况说说,多提供线索。”
   警察把我们一个个地叫过去询问李娣的情况,爱好、性格、交往、平时喜欢和谁来往等等。我如实回答后,又把李娣陪我躲小混混的事告诉了警察。警察又叫吴老师把那四位男生找了来。那四位男生看见警察,脸都吓白了,垂下脑袋一副死鱼相。几个警察盘问了一番,得出的结论和吴老师一样,觉得他们作案的可能性不大。警察把他们严肃的教育了一番,让他们回教室了。从这之后,上学放学再没男生纠缠我。一个礼拜后,我的妈妈也从广东回来了。
   李娣的事情一直没有消息。李娣的妈妈在县城大街上贴了很多寻人启事,还跑到乐州市街上贴了印有李娣相片的寻人启事。李娣的爸爸也在外面回来了。他天天跑公安局的刑侦大队,去催去看。刑侦大队的人告诉他,他们已经把李娣的信息通过网络发到了附近各县市的公安网点,一有消息,他们就会知道。
   一个多月,期中考试都结束了,我们都以为李娣再也找不到了。
   这天英语课,吴老师很高兴,他站在讲台上整了整天蓝色的运动衫,顿了顿教案,清了清嗓子,看着我们说:“同学们,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李娣找到了。”我们都欢呼起来,太高兴了。
   下课了,我帮吴老师拿着教案、作业,一个人跟在他的身后,来到他的办公室,问:“吴老师,李娣是怎么找到的?”
   吴老师接过我手中的教案、作业,摆放在办公桌上,双手不停地在教案、作业上抚弄摩搓,不看我。我双眼紧盯着他。“你没有必要知道。女孩子,学会保护自己。没你什么事。”他的喉咙滚动了一下,挤出几句话。
   “吴老师,你告诉我吧!以后我也长点经验。”我恳求道。
   吴老师转过身来,盯着我,神情在思索什么?眉心紧锁,上下打量了我好久,看得我心里发毛。他终于说了,好像不是说给我听,是说给一个长大的女孩听的。
   “这件事,你不要告诉班上任何一个人,就当这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
   “我保证不说。”
   “昨天乐州市公安局的人打电话到县公安局,说有人在乐州市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穿着睡衣、趿着拖鞋,目光呆滞的女孩在丽湾街上流浪。路上的行人觉得可疑就打电话报警了,丽湾街派出所马上派人出警,把这个流浪女孩带到了派出所。派出所的人觉得她和咱们县发出的寻人启事中的李娣很像。就通知了县公安局,县公安局通知了李娣的爸爸妈妈,通过视频,确认了是李娣。昨天下午李娣的爸爸妈妈就去乐州把李娣接回来了。”吴老师一口气说完,也没有解释,他长嘘一口气,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我也没再问,闷闷不乐的回到了教室。我心里有一个巨大的悬疑,它在我的心里盘桓,一直盘桓。但我答应了吴老师,不告诉任何人,我不问不说。李娣失踪后,我的话少了很多,现在更少了,我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学习上。
   下午放学后,我跟妈妈打了招呼,去李娣家看李娣。
   我来到寺前巷。李娣家租住在一幢二层的民房里的二楼。楼梯坡上都没有扶手,坡面是没抹平的水泥面。厅里靠墙的三面摆了三张桌子,每张桌子下面都散乱地放了些从乡下拿来的豆荚、青菜、辣椒等。这个居住条件比我租住的地方还要差。妈妈这次回来说,爸爸再在外面打一年工,就可在县城买房子了。
   “李娣,李娣。”上了楼,我叫着李娣的名字。李娣的妈妈从房间里走出来。“阿姨,我来看李娣了。”李娣的妈妈红膛膛的脸比上次在学校里看见时黑了瘦了,没有水色像蔫了的盐菜,满脸愁容。她搓着手,口里不住地叹气:“彭婷,你来了。这可怎么办?”
   “阿姨,李娣找到了是好事,怎么怎么办?”
   “接回家,一直躺在床上,不说话,也不吃东西,给她水喝,只是嚷嚷,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到现在都这样。”
   房门是敞开的,我跟李娣的妈妈进了房间,五月里,天气有些热,李娣蜷在床角里,头发散着,汗渍渍地蒙在脸上,她往床角内里靠,紧紧地抱着毯子,身上穿着吴老师说的那身不知从哪儿来的白花红底睡衣,身上的腴肉堆在那,雪白的小腿露在外面。她浑身发抖。我坐在床沿上,轻轻地叫了声:“李娣。”她抱着毯子往里面缩,“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她闭着眼晴不停地呻吟。我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她的身子剧烈地抖动起来,惨烈地尖叫,哭着,绝望地大声哭喊:“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一边用手拼命推开我的手。

共 756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搭错车,是讲述一个叫李娣的初中女学生遭遇的一次意外,这次意外对她是致命的打击,因而颠覆了她的人生历程,彻彻底底改变了她的命运。李娣和我是最要好的朋友,我们的父母都是在县城给我们租房,让我们接受最好的教育,可见父母对我们的期望。李娣的意外,不只是李娣一个人的不幸,父母的希望破灭,李娣的前途断送,友情的丢失。到底李娣遭遇了什么样的不幸,无人可知。正值花季的少女因此沉沦,因此走不出噩梦,这一定是沉重的,摧残人心的。故事引人深思,他们都是留守儿童,父母的陪伴自然是少了许多,侧面反映出底层人民生活的不易,警示世间所有的父母,要肩负起保护孩子的责任,不要再上演一幕搭错车的悲剧,佳作,流年推荐阅读!【编辑:清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331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清鸟        2019-03-26 15:32:27
  问好老师,感谢赐稿,期待更多佳作!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2 楼        文友:吕家严        2019-03-26 21:07:59
  谢谢清鸟老师点评!辛苦了!敬谢!
3 楼        文友:泪珠魚儿        2019-03-29 22:30:11
  唉!长叹一声!
   三十年前哪有这种事发生,这到底是社会进步了还是倒退了?
4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4-01 11:14:13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