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指间微凉 >> 短篇 >> 杂文随笔 >> 妈妈,我想对您说

  妈妈,我想对您说


作者:明月河山 秀才,1950.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03发表时间:2019-03-31 20:32:22

爸爸走了,丢下了妈妈。
   妈妈失去了生活的重心,一时无所适从。行动起来,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出也不是,入也不是。说起话来,总感觉里面带着戾气,怨气,还有一种让人心酸的悲凉之气。
   我看了一个贴子,是一位失去丈夫的老女人写给儿女们的,她说,丈夫死后,儿女们陪了她138天,她后悔生下了她的儿女们,那意思,无非是丈夫死了,儿女们陪过她138天后,来陪她,问候她的时间就没有多少了。
   爸爸离开的时候,九十五岁。他的离开,似乎把我的心脏都给扯烂了。那种无法言语的悲伤,是无法表达的。妈妈的悲哀,一定更甚于我们。因为她和爸爸相依为命达到六十一年,就如两棵老树,根深蒂固地长到一起了。失去老伴的妈妈,遇到了一道几乎无法逾越的关卡。要从悲哀之中思念之中走出来,何其艰难。因为妈妈也已经八十岁了。
   爸爸走后,妈妈就跟我说:某某某死后,他的老伴只隔一个月也走了。某某某死后第三天,老伴也没……言下之意,她也不久了……如此种种。那种日子,我们的提心吊胆摧肝裂肺的痛苦,深怕妈妈有个闪失。
   快过年的时候,妈妈因为思虑和悲伤,加上气候很坏,冷,她得了重感冒引起的肺炎住院了。我那个时候觉得天都要塌下来。妹妹们陪着妈妈住院打针,妈妈认为她可能过不了年,她每天咳得无法睡觉,我们站在床边,真的是无能为力,痛苦揪心。好在在医院的努力下,她慢慢康复,好起来了。
   我们轮流着陪妈妈住在老家,不让她感到寂寞难受。但是,这没法缓解她的痛楚。妈妈总是梦见爸爸来喊她,要她和他一起去。妈妈非常害怕,而且无法排解这种害怕。看着她每天愁眉苦脸,听着她翻来复去地不断重复着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辛苦往事,我们在半年的时间里,体会不到半点快乐与安详。家里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于是我们在过年的时候,把妈妈接到城里,让她跟着弟弟一起过年,有时间就去陪她说话,坐坐。
   妈妈每天就坐在床上,抱着一个暖水袋度日。当我去看她的时候,她说着话就掉泪。弟媳天天陪着她,想和她说话,她就觉得她太粘人了,似乎让她没有自由空间。作为她的女儿,我就直白地说她不能这样,要体会大家的心,她听了,半天不说话,鼻子里发出哼哼声。
   我想接妈妈来住,约好元宵过了就去接她。她就总是很策略地说:等等,等等。我说:“我明天来接你”。她似乎很高兴。可是第二天,她又对我说:“你妹妹会来接我。”我说不管她来不来,反正我会接她。把她接到家后才住一天,她又说:“我要回老家去住。你妹妹会来接。”我妹妹第二天来了,我没办法,只能让她把妈妈接过去。可是第二天早上,妈妈又打电话给我说:“我还是来你这里。”妈妈跟着妹夫的车子来我家,一进门就很不高兴地说:“你妹夫还问我晓不晓得进门,我就老成这个样子了?真是好笑。”我知道妹夫是关心她,就说:“那是他关心你,怕你搞错了受苦。”妈妈气哼哼地说:“我还不至于这样糊涂!”
   妈妈在弟弟家的时候对我说:“我现在能吃的东西很少,就是柿子和红薯干,我还能吃一点,其他的都吃不得。”我把这句话记在心上了,回到家里就买了湿湿软软的吊柿子,以及红薯干,以便妈妈来吃。妈妈来后,看到一大包柿子,立即不高兴地说:“你又买这个干什么?花那么多钱!”我笑:“妈喜欢吃,能花多少钱呢!”妈妈正而八经地说:“我也吃不了什么。”
   妈妈依旧抱着一个热水壶,天天窝在床上。弟弟弟媳说妈妈不接受新事物,所以天天说陈事,老是抱怨,一遍又一遍。他们就劝妈妈买了一个手机,让妈妈看看上面很多新鲜事。妈妈买手机的那天,哈哈笑了一整天。可是老人学手机慢,上面的功能她根本搞不清。一会儿网络没接上,她能不高兴好久,一会儿消息看着丢了,她着急得什么似的。她敏感多疑,深怕儿女们说她不行,遇到问题还不好意思问,就这样纠结着,每天哎声叹气。那天我好不容易发现这个情况,就把妈妈的声音发到家庭群里,让大家都来和她视频,妈妈那天很开心。
   妈妈没有多少牙齿了,弄吃的这件事可真让人伤脑筋。她不吃的东西可多了。羊肉狗肉牛肉泥鳅之类,妈妈从来不吃。近来妈妈听很多人说老年人不要多吃肉,所以肉也不吃,白菜不吃,说是风大,吃不得,鸡蛋不吃,说是火大,吃不得,所以,妈妈钦点的菜只有三样:鸭蛋,甜豆,生菜。而且甜豆还要先用高压锅压得稀烂。妈妈钦点的饭食就三种:包子馒头和面条。这可愁死了我啊!我做胡萝炒肉,让妈试试烂不烂,妈说:你能吃就可以了。我哭腔说:“妈,特意炒烂给您吃的,您试试嘛。”这个时候她才接过吃一下,然后说:“你能吃就可以。”我听着妈的话里意思,又加水加盖狠狠煮。我想炒个菲菜炒鸡蛋,问妈吃不吃,妈的头摇得像拨浪鼓:“太风了,不能吃。”但是我炒出来准备和老公吃的时候,妈妈又会照顾我们的面子吃一点。
   妈妈依然在咳,为了让她快点好起来,我把好不容易弄来的虫草就莲子饨汤让她喝,她喝过果然不是那么咳了。但是她对里面放的肉骨头有意见,说:“这个骨头不要买了,吃不得。”我问她不放肉骨头那放什么呢?她说:什么都不要放。然后她又不确定地说:“你想放就放。”
   妈妈在我这住了十天,在打电话给妹妹的时候,她说:“我好象在这里住了好久好久了。”然后她就和妹妹算,要在二月十四回老家,还有十多天。她对妹妹说。
   爸爸还在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算的。才来住几天,就开始算什么时候走。爸爸总是听她的,她说走就走。爸爸从来不反对她的提议。在所有的儿女家住,她都是才来住的时候,就算什么时候走。她的心好似就没有在儿女家安宁过。看着这些的时候,我真的很难过,不知怎么样,她才能安心地住。我对她说:“你看那个婶婶,她住在女儿家一住就是几年,她多自在!”妈妈就别过脸说:“我不学她,她没志气!”
   前几天,妈妈又跟我说了一件事,说是她一个老朋友,想住在大儿子家,因为大儿子家在老家,而且也很孝顺,可是大儿子不答应,小儿子也不答应。大儿子让小儿子出四百元一个月,让她住,可是小儿子坚决不答应,他说:妈妈在家反正不用花钱,一起吃个饭不花费多少。让他拿钱坚决不干。所以只能在大儿家住四个月,另外四个月要住到广州小儿子那儿去。人老了,不愿出去,所以妈妈这个老朋友只要一到去小儿子家的时候,就会成天哭泣。而大儿子在四个月内,可谓茶到水到,非常周到。四个月之外就不理了。我说,那个大儿子也真可以。妈妈说:不是大儿子的错,是她老朋友的错,她在自己当家的时候,对大儿媳很不好。然后,妈妈说:“我也很担心,以后我不知道会不会沦为她的样子。”我瞪着妈妈:“你哪里来的这么多不安心啊?你安心就是,儿女们都很爱你,希望你快乐。”妈妈就噘嘴不说话了。
   爸爸走了,我时时处处都可以感受到母亲的这种不安宁不安心。她是这样敏感多疑,似乎时刻都在倾听儿女们对她不好的地方,即使只是不小心,也会成为她住到儿女家里去的巨大障碍。
   还好,那个手机现我成了妈妈的精神寄托,她在上面看笑话,看人家的故事,看到那些在电视上报导的苦人的故事,觉得自己似乎过得还不错,所以,这几天笑声多了一点。
   但是新问题又来了。她看手机太多了,眼睛又酸又涩。她说:“不能看,本来就惨,要是眼睛瞎了,那更不得了。”然后,她又开始细数那些不快乐的陈年往事。听着她的话,我感觉心里刀扎似的难受,觉得自己作为女儿不能让她感到幸福快乐,真是罪过。
   其实,在儿女的心里,盼望妈妈依然像过去一样,可以命令,可以喝斥,可以推心置腹,唯独不可以这样小心翼翼,这样战战兢兢。
   妈妈,我想对您说:“我们都爱您!我们都盼您幸福安康,快乐无忧。我们是您的儿女,爸爸走了,但其他一切都没有变,您就大大方方地提您的要求,吃您想吃的,穿您想穿的,干您想干的吧。只要您快乐,我们就快乐!”

共 306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虽然叙述絮絮叨叨,琐琐碎碎,也是老年生活的写照。写出了老年生活的不易。问好作者。【编辑:杨月弯弯】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共 0 条 0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