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晓荷】晚秋写意(散文)

精品 【晓荷】晚秋写意(散文)


作者:槐下客 布衣,219.6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54发表时间:2019-04-02 22:26:04


   今年的秋出奇的长,直长到农历的十月初天气还暖得出奇,丝毫不见所谓“萧瑟”的样子,真真应验了十月小阳春的古语。漫长的秋景秋情秋意,真正陶醉了时时刻刻寻找诗意的诗人们——从每天的微信朋友圈里咕嘟咕嘟冒着的沉醉的泡沫就能够感觉到。人们浏览着斑斓的秋叶,把玩着冷香的瘦菊,悲悲喜喜,歌歌哭哭,沉溺在秋日的哲思中。可是,如果只是为一片落叶而慨叹,或是因一朵瘦菊而陶醉,又怎能算是懂得了晚秋的意境呢?
   其实,秋是最放浪的绘画大师,挥动的是如椽笔,泼洒的是大写意;秋,又是最敏锐的微雕宿将,可以在耳朵眼儿里舞刀枪,蛳螺壳儿中做道场。
   晚秋了,他施展着自己的画技,泼洒着自己的色彩。他先把高高悬挂在树梢的柿子染成鲜艳的橙红,如同点亮耀眼的灯笼,为自己鸣锣开道;接着给苹果镀上羞赧的粉腮,恰似扮靓自己的情人;他让枣树缀满鲜艳的红宝石,让葡萄串成成串的紫珍珠;他当然不会放过遍野的高粱,于是高粱穗醉成了燃烧的火把;他更没有忘掉成片的玉米,于是玉米镶成了闪亮的金箍棒。窗前的黑枣变成黑玛瑙,檐下的山楂树闪烁着红星星。墙头上的矮冬瓜青碧中泛着霜华,篱笆下的狗脖子(瓜)深绿里夹着金黄。他甚至把粉红色的酸甜灌进石榴果,把扯不断的缠绵塞进丝瓜瓤……秋这家伙简直顽皮到了极点,偷偷地把他的色彩注进了摇着彩铃的豆荚,把里面的豆粒染成了绿的、黄的、红的、绛紫色的甚至花色的;他连躲到泥土里的花生红薯都没有放过,把圆滚滚的薯块儿酿成了蜜罐子,把住在麻屋子里的花生豆催成了红胖子……
   于是,在这氤氲着的浓郁的秋的醇香里,菜农们码着蔬菜筐,粗声大气地嚷嚷着:“采摘了!采摘了!”粮农们开着三马车,汗流满面地吵吵着:“收割了!收割了!”果农们在朋友圈里发着图片,兴高采烈地传播着:“丰收了!丰收了!”一个个红光满面,似乎还喷着果酒的醇香……
   秋也醉了。他只留下了松树的青翠,竹子的碧绿,在余下的地方更加肆意地泼洒着自己的色彩。他让银杏缀满了金色的彩蝶,白杨围上了杏黄的头纱,垂柳幻化成金发的女郎。他让碧桃树铺展出暗紫,庄重典雅;枫树和红叶流淌着鲜红,艳若云霞。只有白色最难以调配,于是,他扯下天上的棉花糖,塞进咧着嘴的棉桃里,覆盖在摇曳的芦苇上。他把剩下的湛蓝湛蓝的天空浸泡进湖水,使得湖水澄澈成了美人的眼波,变成了滤出了绿蚁的佳酿。他把远山镌刻成一道美轮美奂的剪影,镶嵌在蓝天碧水之间,使得自然变成了绚烂而透明的画卷,而把彩霞都隔在了山的那一边……
   最爱用红唇梳理毛羽的穿云燕子首先抵受不住诱惑了,她把碧空当成了镜子,一抖翎羽钻进了九霄,一直玩耍了四个月才(被春风赶)回来;北地的大雁在那里看到了家乡,一挫翅膀飞到了衡阳,饮足了乡思的醇酒。鹰是恋家的,不停地遨游(翱翔)在属于自己的蔚蓝中,表演着自己的飞行特技,想在长空中留下自己的符号,甚至为此忘却了田野里肥大的野兔;白鸽是恋家的,在天空里奏响了悠长嘹亮的笛曲……蹦蹦跳跳的麻雀来凑趣了:“叽叽喳,知道啦!叽叽喳,知道啦!”吓得肥胖的蚱蜢扑棱棱四下里飞散开,正在寻找着散落的豆子的油光发亮的野兔警惕的竖起了耳朵,就连平日里很讨人厌的田鼠此时也是毛色闪光,机敏地搜集着农人丢失的籽粒,运回自己的仓房,准备着冬天的粮食——此时他的仓房丝毫不亚于米洛斯牛的迷宫,而对粮食的分类更不逊色于经验丰富的老农……
   诗人们倾巢出动了。他们才从夏天的闷热惶惑中走出来,却又为忘记了窗前的石榴哪一片叶子先染上秋的晕红而自责,为错过了欣赏路边的国槐哪一天闪烁出第一只槐角而愧疚,为错过了田野里自己最喜欢的那片小草里哪一棵最早结出的草籽而后悔,因此,他们呼朋引伴,一次次的奔向原野,跑向水边,登上高台,攀上山顶,妄想着循着苍苍的蒹葭找到那方的伊人,或顺着流水觅出那片题着诗句的红叶,他们如痴如狂地采撷着每一个诗意的镜头,哄传着自认为美到了极致的画面,却发现,内存崩盘了,最美的却永远是下一个。它们诗兴大发,展开双臂想把这漫天遍野的秋色拥进自己的怀抱,却发现这是一个无法实现的妄想;他们忘形的张大嘴巴,大喊了一声“啊——”,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大脑是那么的贫乏,辛辛苦苦记下的词句变得那么寡淡,要歌颂晚秋,却找不出任何一个准确的词汇,只好每个人抱着满怀的赤橙黄绿青蓝紫,最终迷失在了矮篱笆下面的一朵瘦菊边……
   是啊,有哪一个善爨的易牙能同时烹调成色香味俱全的百味呈送给世上的饕餮客呢?只有晚秋!有哪一个巧手的洗染匠能够一下调弄出声光韵都有的绚丽放映给寻美的执着人呢?只有晚秋!而又有哪一首诗、哪一幅画、那一首歌能够写尽秋、画出秋、唱尽秋呢?
   晚秋,是最立体的画,是最醇厚的酒,最绚丽的绽放。
   人们习惯于用春夏秋冬的顺序来称呼一年四季的循环,生于萌发,归于沉寂;我却更愿意用冬春夏秋的顺序来标示大自然的演化,起于积蓄,终于绚烂。如同烟花的绽放,将最璀璨的光华定格在浩瀚的天宇中!

共 197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夕阳下的晚秋,在这个红火的季节,仿佛她醉了,看那荷塘下的金莲,秋风萧瑟洪波涌起,一阵落叶如秋铃莎莎响,诗人的笔下常常有她,那绚丽的姿态,一切就像画中的美人。晚秋,露出深盈的的眼光,如诗一般,此刻令我想到元朝白朴的一首诗《天净沙·秋》,“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这个季节留下太多美好,怎能一言尽之。感谢老师唯美的散文,笔墨挥洒自如,如同身临其境,期待精彩不断,推荐共赏。【编辑:聆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411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聆雨        2019-04-02 22:27:41
  走过了静谧炎热的夏,迎来了硕果飘香的秋。秋,在中国人的眼里,是变化,是转折,是收获。
回复1 楼        文友:槐下客        2019-04-02 23:11:12
  谢谢好友点评。春安。
2 楼        文友:聆雨        2019-04-02 22:29:26
  秋末冬初,霜雪的出现,成为美美的一道风景线。
回复2 楼        文友:槐下客        2019-04-02 23:11:33
  谢谢。多提意见。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