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旧时光记:观音·小砚(散文)

精品 【流年】旧时光记:观音·小砚(散文)


作者:许冬林 布衣,443.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86发表时间:2019-04-05 20:33:40


   一、观音
   旧文学里,写男欢女爱常会闪出一个比喻:观音,将漂亮女子当作观音。二十郎当岁的文艺男,在古旧的时代里,睹美女芳容的频率还不及在庙里睹观音菩萨,所以偶一见艳色女子,内心那个小宇宙十方震动,难免要把她惊为神仙了。
   《西厢记》里张生在普救寺初遇莺莺,痴看了小半日,恋恋着又目送人家走远,“兰麝香仍在,佩环声渐远。东风摇曳垂杨线,游丝牵惹桃花片,珠帘掩映芙蓉面。你道是河中开府相公家,我道是南海水月观音现。”于是决定不往京城去了,就在寺里拾掇个房间住下,半是看书半为着看观音一样的美人。无独有偶,《牡丹亭》里,柳梦梅在道观里拾得杜丽娘的自画像,展开一端详,叹道,“呀,一幅观世音喜相……”。我私下揣想,不只是这些文艺男少见多怪,错把美女当观音了,恐怕还有一层滋味在里面,那就是漂亮的女人在他们的眼里心里,是有着远意和神性的。
   也许,每一段感情的起初,女人的位置都是观音一样的位置,被他膜拜与尊崇。一个捻花浅笑,被相思灼痛的他,便成为你要普渡的众生。当时自然不知,有一天,菩萨会走向民间成为百姓,美女观音老了脱下罗裙就是一褶皱满身的泥人。有一天,我们也许会在佛堂里谦卑跪下,生活的小船四下里灌雨漏风,无力无望中于是去跪拜泥塑的观音。
   有一朋友,人长得瘦瘦怯怯,信佛,逢闲会去各地的庙宇瞻仰观音容颜。她低声跟我说,各个寺庙里的观音是不一样的。我听了,心下轰然一惊,想起往事。
   许多年前,我也是逢庙必进,进香,或者转转。有一年,心如长满青草的故国废园,又荒又乱,于是跪在观音脚下,抬头与观音的脸默然相对,祈求有一束光直达我心,从此豁然空明。观音低首垂眉,竟是一副凛然的表情。分明像一位生气的母亲,手执桑条,站在村口。而我,正是那个因贪玩或因迷途而迟归的孩子。
   或许,每个人的身体里都同时住着一尊佛和一个魔,一个在高处审视,一个在低处迷惑。我不是盲目迷信的人,我喜欢到庙里去,我跪在观音脚下仰视神灵,那一刻,内心空阔宁静如晨光里初醒的湖。我知道,我仰视的不是母亲的桑条,不是一尊石膏像的观音,而是,一个魔性的自己望着佛性尚在的自己惭愧得心上发紧。佛家说,每个人身上都有佛性,每个人都可以成佛。在与观音相对的长久宁静里,蓦然懂得,菩萨不会给我光,只有我自己挥斧铲尽荆棘藤蔓打开重门,才能迎来光。光一直都在,在门外。而信佛不是双手伸向神灵要金要银要富贵和权势,而是,在岁月的那些幽暗里,让自己做一个小小的观音。让自己成为一颗小小的发光的佛珠,把光播撒出去,在照亮别人的过程中发现自己也被别人照亮。在给予他人安宁中,自己也获得安宁。
   有一年春天,跟一帮朋友去山中玩,春风浩荡,野花满山。山腰卧有一庙,红瓦黄墙,巍巍几幢,颇有几分规模,只是寂寂无声。春阳倾洒在山坡上如佛光普照,我在佛殿前匆忙游览,怕惊了菩萨们的沉思。可是,一尊卧睡的观音像却挽住了我急走的心,彼时内心震动,仿佛于电闪雷鸣之中忽然瞧见另一个浑重宇宙的存在。那一尊观音,横卧在莲花上,右手腕支在耳鬓里侧,安详垂眉,似在打盹又似在听人诉说,不悲不喜不怒。都说观音有千手千眼,可以救众生于苦难,可是面对那一尊卧莲观音,我只觉得那像是我的祖母。
   祖母躺在夏日的竹凉床上,侧着身子,一手支在花白鬓边,一手执一把蒲草扇搭在腰侧。门外蝉鸣如沸,祖母瞌睡来袭,她半睁半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又似乎还在偷看一帮不听话的孙子孙女,还在不在膝边在不在阶下。池塘里鸭子们戏水扑腾,祖母担心是孙儿们偷下池塘,于是用力睁开了细长睡眼,鱼尾纹荡漾。多少年过去,想起微胖的祖母侧睡的身姿,就想起观音。人老了,老成一尊观音,世事洞明之后惟剩下这和善慈祥,剩下这软和暖,真好!
   观音很远,在高处;观音也很近,在低处。
  
   二、小砚
   构思一个小说:一户书香之家,四个女儿,最小的那一个,名叫小砚。又清凉又难忘的名字。
   在纸上写下“小砚”两个字,恍惚中以为满世界有雪花在飘。三片两片、又三片地飘。苍黑的远树淡了,灰黄的远草白了。冷冷澹澹,安静凄清。
   老祖宗传下的文房四宝,笔墨纸砚。如今,硬笔替换了羊毫狼毫那样的软笔,如蝇小字熙熙攘攘挤挤闹闹,也代替了古人的笔走龙蛇金戈铁马。墨呢,有墨水,有随用随丢的中性笔替芯,磨墨人不在。经过美白的纸,用时只觉光洁明亮,宣纸的暗黄或米白成了一场古旧遥远的相思。虽如此,这四宝里,笔墨纸三样转世之后依旧流连人间,只有砚,不常在了。仿佛一家子生养的四个女儿,眼见着前三个都吹吹打打给嫁掉了,只有小女儿至今待字闺中默然无语。是啊,家常的书桌上,遇砚一回,太难。砚是这样一个自有格调的小家碧玉,敛了袖子,低头退身于时光的重门之后,独自贞静寡欢。
   依稀记得是去沙家浜,看芦苇,听京戏。看听之间,出来转,走进河汊边一所僻静房子,里面尽是砚,明清的旧砚。房子幽寂无人,灯光白白冷冷,一块块古砚安静陈列在附有标签的玻璃罩里。彼时只觉血液停滞,时光也停滞,只有看不见的空气是凝重丰厚的。砚池发白,无墨,砚池里盛的是岁月。空空干干的砚池让我想起新疆的罗布泊,水草丰美变作黄沙连天的罗布泊。在今天,砚于我们,更多时候它的价值不在使用,而在展览。一屋子的砚,砚陪着砚,各自不语,砚没有墨来陪,更没有磨墨人来陪。令人遗憾,令人可惜。
   想想,书桌上,少一方小小的砚台,会少了多少风雅啊!
   遥想从前的读书人,在隆冬,看天地荒寒,于是在屋内闲置炉火,展纸研墨。一方冰坚的砚台里,春水初起,盈盈润润,渐渐流泻到微黄的宣纸上。于是,草木有了,花朵有了,山川近了远了,一座狭小的屋宇被一幅纸上的水墨给撑开了。天地就此寥廓。回头看看磨墨人,她是王羲之家的丞相千金郗璇,她是苏东坡南迁相随的侍妾朝云……面若桃花,开在砚台边。
   早年读中学时,冬天,父亲送我块砚台。极朴极拙的砚,是用砖凿出来的。那时,学校边兼卖文具的杂货店里,没见摆放过砚台;父亲念念不忘砚台,大约是他少年读书时用过砚台。门前堆放的青砖是用来建新房子的,父亲挑了最沉实的一块,在中央凿出一涡砚池来。不知道父亲用去了多少农闲的时光,只记得那年我家的对联是我写的。我用父亲凿的砚台写字,给后门对联写的是“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父亲的砖砚,陪了我一整个中学时代。之后离家读书,再见那块砖砚,已经是碎的了。为此,怅然多年。
   年末,我所在的学校组织了一场学生书法比赛,有硬笔,也有软笔。给学生发奖时,我一翻,奖品里竟有砚台。内心一荡,不禁欢喜起来。打开盒子看:好小的砚,大半个手掌大小,石青色,没有雕龙附凤,没有绘兰描菊。可是,到底是古意出来了,墨意在了。不知道得到它的学生会是怎样开心,日后伴同它时,会是怎样珍爱。
   是啊,在冬天,能有一方小砚陪着多好!在有暖气的室内,俯对一方拙砚,展纸写字。听墨在纸上走路的声音,像雪花落在湖面上一样轻。写着写着,小小的砚池里,墨浅了,尽了。一抬头,玻璃窗外,迎春花哔哔剥剥开了。

共 277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观音很远也很近,入情入心,依稀呈现旧时光的影子。冬,一方小砚,侍弄书法,最得墨意、风雅。冬天,暖室,俯对一方拙砚,展纸写字。一座狭小的屋宇被一幅纸上的水墨给撑开了。天地就此寥廓。父亲的砖砚,陪了我一整个中学时代。奖品中的小砚,带给获奖学生欣喜。一屋子的砚,砚陪着砚,各自不语,砚没有墨来陪,更没有磨墨人来陪。在今天,砚于我们,它的价值不在使用,而在展览。书桌上,少一方小小的砚台,会少了多少风雅啊!两篇小文,落墨充满情致,观音与小砚,与季节勾连、和字体及意趣相契、并习戏同乐,有生活的细节,有诗意的抒发,也有写意的延展与深拓,曲曲折折的幽深中,平旷又舒展,意犹未尽。佳作,推荐。【编辑:芦汀宿雁】【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412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4-05 20:34:42
  冬天宜喝茶读卷下棋悟道,还有,就一方小砚,侍弄书法。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4-14 07:04:56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