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浪花诗语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浪花·回眸】城市·尘世

编辑推荐 【浪花·回眸】城市·尘世


作者:一江秋枫 举人,4511.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27发表时间:2019-04-10 17:36:29
摘要:断断续续的风华,是历史给城市的考验。

【浪花·回眸】城市·尘世 断断续续的风华,是历史给城市的考验。
   城市里的每一栋建筑,似乎都有它存在的意义。银行、金融中心、豪华酒店、商业街、娱乐城、夜总会……一幢幢建筑仿佛傲慢孤独的堡垒,彻夜闪烁着独属于它们的霓虹。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你乘坐着夜航巡逻的飞机,从城市上空穿行而过,远望着身下绵延数百平方公里的灯火海洋,成千上万发亮的针尖般的光芒拼凑成完整的图案,这边几千盏灯灭掉,那边几万盏灯又瞬间亮起,仿佛是个鲜活的生命在做均匀的有规律的呼吸。你在城市上空惊诧不已,眼前的景象就像一幅气势磅礴的画卷,你看着脚下密密麻麻犹如蚂蚁般的人群,感慨万千。于是你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自己,想起自己其实就是这茫茫人海中最渺小的一员,毫不起眼,极度渺茫。
   但是你仍然感到非常满足与快乐。天上的星星固然耀眼,但却只能始终被人监视着——被这座城市监视,被整个大地监视,一举一动,尽收世人眼底。
   这一天,城市终于破旧。很多个世纪劈头盖脸,迎面而来。很多灰尘,从人群行走的缝隙里,静止车轮下,昏黄路灯,晨曦里,跳跃又落下。很多灰尘就这么来了又走,像是带了一些种子,把灰色,不停种在城市日子的细水长流里。
   细水长流,从来不是属于城市的形容词。城市永远翻滚和沸腾。城市是一只铁龙,被关在铁栅栏里,每一个眼神都是小心翼翼的恫吓。
   城市一直很胆小。一直以来,都是。
   有的城市有河流经过,有的面向大海。有的热,有的冷,有的疯狂,有的艰辛。跋涉,这个词却始终属于城市。每个拥有历史和开拓历史的城市都在跋涉,步履的大踏步,也带着小心翼翼。每个城市都像一个正在长大的孩子。他们变成豆蔻或弱冠之前,恐慌总是在假装坚定的眼睛里打转。这些落不下的坚硬泪水,让他们显得艰难又可爱。
   未经世事的孩子,未经世事。未经啊。
   很多时候,希望城市的成长可以不像人这样惨烈。
   夕阳和晨曦都是眷恋城市的。还有旅人的慰藉。旅人带着投身此地或萍水相逢的心情,带着大包小包,带着相机,带着家眷,带着钞票信用卡。有些旅人不是真的旅人,日久生情了,就成了主人。
   有多少城市塞满了这样的旅人。他们带着不同的口音,不同的厨房,不同的审美,就这么住下了。每一个城市的蚁穴都被这样的人群填满。
   也有的时候,我从时空的甬道里观看我的城市。漫腾起伏的烟,远天上不落的霞光。缀着隐约星光的傍晚。车辆拥挤着回家,人流在红灯前短短的低头沉默。这一分钟的时间,许多东西飞进了脑海,城市静止了几十秒钟,所有钟表都落下了眼泪。
   你知道,有多少回家的路都心事重重。拥塞的交通,局促的环线,焦急的人群。
   老公和孩子,厨房和电视。我要回家为你做一顿剔除劳顿的晚餐,我要给你点一只晚烛,为你芬香整个房间。这个房间叫做家。我们的家。
   一条条横在眼前的粗直白线,阻挡了归去。你可在焦急地等着我,为我拉开了帘子,透进晚霞。是否点了一根烟,又想起什么,转到了阳台。你把那盆花浇了浇,用手碰了碰又敲了敲玻璃。好像也有什么心事,然后你推开它们,一个赤橙黄绿的大世界就冒进了眼前。你看见很多人在回家,很多人张望。我在看不见的街角也低着头,邂逅了红灯。如果抬起头,是不是就知道你等我的时间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孤独了。
   绿色是跃动的颜色,终于整条街又换了一种追赶的方向。
   十字路口的交替,更像是鸽子奔回自己喂养人的身边。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需要你的喂养。一生都如此。
   城市是许多窗子编织而成的。一个窗子里睡着一个梦境。有的梦是真的,有的制造徐徐不断的暖烟和温怀。有没有人描述城市是一个没有王和守卫的蜂巢。有没有蜂巢长着漂亮的门窗,漂亮的梦。漂亮得一如暖冬后发枝的柳桃。漂亮得仿佛月光泄落人间,海波浮漾天际。
   我是你的读者,你漂浮无依归梦的读者。一生都是。
   我几乎和黑夜并行,打开了面向东边的门锁。光线散落一地,你的脚印,我随之渐移的目光。一整天的温暖都泄光了力气,接下来是我们的所有。只有别人丢弃过后,我们才感受自己的富足。有些东西捧在怀里并不安稳,需要别人彻底的离开换取。我们的经营,从现在开始。刚刚开始。
   钟表拨到定格的地方,书柜香味弥漫。
   打开书的第一页,打开书的第十页,打开书的第一百页。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想要变成书的一部分。这个样子,才能在面对浮夸浮躁世界的时候,目无下尘地投以平静。劳累充斥了生命,镜子变成谎言。我生性里的水若被蒸干,也要是泛黄书页的样子。我的第一百八十页写满了孤栖城缘的困顿。我一生劳顿,却一无所求,我只要自己的影子,只要不变质腐坏的一个灵魂。
   想成为一个录者,应该是风烛残年时的愿望。我颤颤巍巍的右手拿着你送我的画笔。我站在城市远处的高点,看着同几十年前一样喷泄的烟尘,滚滚袭来的落日,葱郁,茂盛,遮蔽的炎热,看不见的管道和网络。我把一些旧曲子听碎了,CD和旧河道一样,和顽固的茶垢一样。我的右手生出了河道。蜿蜿蜒蜒,曲曲折折的。他们皱起来的样子和我的衰容差不多,孩子们都喊我奶奶了。
   我不再读诗经了,觉得不好意思。我却送了它们给年轻人。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从前的慷慨原来都是假的。
   我不再对着相片发呆,因为生命是一口探人入内的陈年古井。
   我摇着扇子,我对着夕阳,我眺望我的城市,好像对着掉了半口旧齿的老友。说不出一句成型的话。我会偷偷看见孙女的信,她的发卡,和她肩膀一样窄小的淡色吊带。
   终于知道,我们的岁月,在这个城市的尘世中就只剩下这残落而光荣的最后一程。

共 214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城市•尘世》一文,是对城市的思考,也是对人生的思考。每一个城市中的人,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经历和感受。因而也会有不同的思考。推荐阅读以开脱思路。[浪花诗语编辑 陈兵]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陈兵        2019-04-10 17:41:23
  编按如有不当之处,请指教。
2 楼        文友:一江秋枫        2019-04-11 10:13:17
  在相同的城市中,有着不相同的尘世,城市在变,我们的心路也在变;城市在苍老,人也在苍老。城市,尘世。不同的城有着不同的人,不同的尘有着不一样的世。
文字为砖,心灵为瓦。用眼睛俯瞰俗世,用脚步丈量现实。竖信文字有属于自己的气质。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