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回归线上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回归】铁哥们(小说)

精品 【回归】铁哥们(小说)


作者:木春 秀才,1088.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75发表时间:2019-04-14 07:55:18
摘要:阿磊和阿强、阿山、阿军是铁哥们,是逢年过节必聚的知心朋友,形如密不可分的“四人帮”。阿磊的老婆和局长夫人也是“铁姐们”,一度亲如姐妹。可是,最后他们都形同陌路,虚幻一场。

【回归】铁哥们(小说)
   夏夜的酒楼异常聒噪。
   满面红光、酒气喷人的阿磊再一次站了起来,右手握住酒瓶,左手举着酒杯,他还要敬三个铁哥们。
   阿磊心里明白,首先该敬坐在中间的阿强,是这位大哥向税务局的武局长打了个有力度的招呼,武局长才答应明年局里招人时给我儿子留下一个金贵的名额。儿子一旦进了税务局,那就是进了蜜罐,也就有了让人艳羡不已的前途。孩子有了前途,父母就有了盼头,家庭就有了希望——这是天大的恩情啊。要好好感谢强哥,千恩万谢也不为过,这样仗义的大哥哪里去找?一辈子能遇到这样的朋友,那是自己烧高香啦!能交到这样的哥们,那是祖上积大德啦!
   阿磊晃晃悠悠走过去,给强哥满上,双手捧到他面前。
   阿强瞪着凸出而又浑圆的大眼珠子,咧开肥厚而又宽大的嘴巴,哈哈大笑,那笑声如洪钟般鸣响。在笑声戛然而止的瞬间,阿强抓过酒杯,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强哥用那熊掌般的大手拍着阿磊瘦弱的肩膀说,有困难找大哥。在这块地盘上,没有你大哥我不认识的人,也没有我摆不平的事。我抖抖手,乌拉拉能招来一帮兄弟;我挤挤眼,呼噜噜能唤来一片弟子;我跺跺脚,颤巍巍能震尿一群地痞。上自县长下到百姓,哪个也得给我阿强留三分薄面。信不,兄弟?
   阿强瞪着眼珠子,用右手的食指直挺挺地指着阿磊,像用一把手枪瞄准他。
   阿磊被拍得东倒西歪,连连点头称是,硬着舌头说,大——哥你就是小弟心中的上——帝,小弟肯定信你。你看我称呼谁——为大哥呢?就你够资格,你——现在是我大哥,将来也是,永远都——都是……大哥,我还给你满上,酒逢知己千杯少——不,万杯少……
   阿强闻言,心满意足地放下直挺挺的指头,向椅背上一仰,又哈哈大笑起来。
   接着是敬左边的阿山,是山哥介绍自己认识强哥的。山哥可是道上的“千里眼、顺风耳”,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没有他想不出的点子,他可是本地的“小诸葛”。今后要想先知先觉,捷足先登,靠大数据和云计算都不靠谱,还得靠这个山哥。
   阿磊踉踉跄跄地走过去,给山哥满上,双手捧到他面前。
   山哥,你要干掉,小弟我——佩服你,没你牵线搭桥,我——咋能结交强哥呢?你——就是“上帝的使者”。
   山哥眯缝着小眼睛,抿着小嘴吧,嘻嘻笑,那笑声婉转细腻,伴着笑声,山哥端酒杯的手不停地抖动,酒水也不断地洒落。接着,“吱”的一声,酒水被吸入到那尖细的嘴巴里。
   今后有啥困难,兄弟你说,我山子给你出谋划策,一定能让你站得高看得远。在这个地盘上,没有你山哥不知道的事,能欺瞒你山哥的人还没出生呢,信不?
   阿山忽闪着小眼珠子,也用右手的食指直挺挺地指着阿磊。
   阿磊连连点头称是,又硬着舌头说,小弟我——当然信,不信你这个上帝的使者——还信谁啊?你就是我的导师,现在是,将来是,永远——都是……山哥,我还给你——满上,酒逢知己那个——万杯少……
   阿山闻言,心满意足地放下直挺挺的手指头,又嘻嘻笑了起来。
   最后敬右边的阿军,是他介绍自己认识山哥的。阿军呢,在当地是黑白通吃的人物,三教九流的朋友众多。他还与自己是发小,自打穿裤衩时就在一块下河捉泥鳅、上树掏老鸹,整天形影不离。记得那时自己长得干瘪,常常受气于人高马大的王胖子,开始自己忍气吞声,最后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就把自己的憋屈告诉了军哥。哪知军哥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和王胖子在柳河边大打出手,把个王胖子摔倒好几会。当然,军哥自己脸上、手臂上也都负了伤,回家还挨了父母一顿揍,饿了一顿饭。自己实在看不下去,就从家里偷出红薯来,隔着院墙往里扔给军哥吃。从那以后,这王胖子再也不敢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了,自己也就成了军哥密不可分的兄弟了。这样的朋友具有管鲍之情,可谓刎颈之交,多牢靠啊。再说了,两家长辈还是世交,有源远流长的情感基础。哎,都说现在人情淡薄,人心难测,不假,可那都是不熟悉的人,没有感情根基的朋友,那叫露水朋友,见光死,当然薄情寡义。俺和军哥,那是用岁月的精华萃取成的友情,是太阳和月亮见证过的朋友,你说我有困难他能不主动帮忙,能不掏心掏肺地真出力?虽然这些年只顾奔波自己的事情,与军哥交往稀疏了,可今天还是一见如故,毫不生涩。嘿,这故交如老酒啊,开坛弥香。嘁,这个世道,没真朋友的话,行走江湖那是寸步难行,绝对寸步难行。
   阿磊揉了揉充满血丝的朦胧双眼,飘飘悠悠地走过去,给军哥满上,双手捧到他面前。
   军哥,你要喝干。自小你就护着我,宠着我,我——是在你手底下长大的,我——头顶上这片蓝天可都是你给罩着呢。我——下一代的事又劳烦你,小弟我记着呢,还要让我的儿孙也永远记住,不记着还是人吗?我——给你满上,你——今天要带头喝,你我是“青梅竹马”的兄弟,我——的事就是你的事,你就是今天的“代东”。
   肥头大耳的军哥眉开眼笑,慢腾腾地说,自家弟兄多说见外,一切都在酒里。
   军哥一仰头,一口闷,面不改色心不跳。
   阿磊给军哥一个大拇指。
   今后有啥困难,你只管说,我军子绝对为朋友两肋插刀。你是谁,我是谁啊!哪个能拆散你我兄弟情呢?你我铁着呢。放心吧,在这个地盘上,有我和你山哥、强哥在,还有过不去的坎吗?要是谁不给你面子,就是不给我们面子,他奶奶的,那就是反天了,我们非操他十八辈祖宗不可。信不?
   阿军一面摇晃着硕大的脑袋,一面也用右手的食指直挺挺地指着阿磊。
   阿磊怔了一瞬,然后连连点头称是,硬着舌头说,军——哥,我是跟着你屁股后头混的,我——当然信你,不信你——信谁啊?今后我还是你的跟——跟屁虫,那王——胖子,张——胖子,我都不——怕!
   阿军闻言,也心满意足地放下直挺挺的手指头,又眉开眼笑了。
   阿磊颤颤巍巍,站立不稳,他叫老婆顶上,继续敬三位哥哥,让海量的哥哥们一定尽兴。他想,凭这几个哥们的关系,胆小怕事的自己在社会上混事心中也就有了定心丸,怯懦的孩子将来在他们的庇护下也定能混出个人模狗样的。
   老婆也敞开了胃,激发出女人的坚韧和执着,舍起命来陪君子。
   慢慢地,老婆也摇摇晃晃了。阿磊就叫来几个陪酒员,接着喝。
   一时间,猜拳行令声震耳欲聋,好不热闹。
   散席后阿磊开着车,在飘然中把三位哥哥送去洗浴,再送去唱歌跳舞。凌晨时分大家都精疲力尽了,也心满意足了,才回家。分别时,阿磊给每个哥哥都赠一箱五粮液、两条红塔山。夫妻俩千恩万谢之余,还歉意满满地说,缺酒少菜、粗茶淡饭,不足以表达心意,余情后补等等。
  
   二
   第二年,阿磊的儿子顺利进入税务局。
   从那以后,每逢佳节,阿磊都会盛情邀请哥们小聚,不醉不归,都会准备像第一次那样的“小礼物”——虽然阿磊并不富裕,可为朋交友时他并不手短。于是,四个哥们成了无话不谈、无心不交的挚友,在外人看来他们就是标准的“四人帮”。三个哥哥啊,在酒桌上依旧滔滔不绝,气度不凡,每次都誓言要好好护卫小弟阿磊。胆小怕事的阿磊虽然并没有给哥哥们惹出任何的麻烦,可他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心里非常地踏实,自己不再孤单,一旦有事,便有了可以倚重的靠山。这人啊,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哥们,哥们就是自己的天地,就是生活中的雨露和阳光,就是生命中的分分秒秒。自己就活在哥们中,哥们的友情就是生命的血液,哥们的关爱就是幸福的源泉。
   几年后,阿磊的儿子被提拔为副股长,虽然这不算个官,可也说明儿子有进步不是。这当然是武局长的抬爱,可也一定有三个哥哥暗中的促成啊。忆往昔,看现在,阿磊更加感恩戴德于三个哥哥了,感觉自己和他们就是桃园结义中人,自己的人生真幸福,真甜蜜。
  
   三
   不久,税务局的武局长被双规了,网上公布了要拍卖的赃物,其中一件玉镯让阿磊怦然心悚——那独一无二的造型与母亲的一模一样,而母亲的传给了老婆啊!
   老婆不得不说出实情:孩子招工那年,我对你的哥们不放心,就以局长老婆表妹同学的身份,跟局长老婆搭上了关系,在一次次的推杯换盏中,关系迅速升温,认作了干姐妹,成了“铁姐们”。当我提及儿子的事,她和她的老公并不知情,也不知道阿强是谁,更不知道阿山和阿军的名头。局长记事本上的备选名单中当然没有我们孩子的名字。我的心一下子凉了,不得不拿出传家宝——那对玉镯。我这“铁姐们”真识货,顿时两眼晶亮,把玩不休,爱不释手。她果断地把局长本子上预录名单中的最后一个改成了我们的儿子……逢年过节,你请你的铁哥们,我更要去请我的“铁姐们”,要知道孩子是在人家老公眼皮底下混事,咋能怠慢人家呢。我每次都赠她两箱五粮液、四条红塔山……你常说我小气,可我也知道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该出手时就出手……
   阿磊的脸开始是涨红的,一会儿变得煞白,接着又青紫。他喃喃地说:“姥姥把玉镯传给了娘,娘像托付生命一样把它传给你,可你把它丢了……丢了……你……”他两眼呆滞,神情抑郁、哀伤、自责,渐渐变成了怒不可遏的愤慨。
   妻子吓得倒退几步。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们是骗子?”
   “上了贼船,还能下来吗?他们成事不足,可败事有余啊!你我敢得罪吗?我要是和你说透了,你还不得火冒三丈!”
   阿磊一屁股瘫在地上。
   在拍卖会上,经过几轮竞价,阿磊最终收回了玉镯,可已经高筑了债台。
   阿磊夫妇虽然对局长夫妇的受贿嗤之以鼻,但他们还是帮了忙,也并没有供出玉镯的来历,儿子的工作和副股长的位置安然无恙。所以对他们还是痛恨与感激并存的,甚而觉得他们还是挺“哥们”的。
   儿子成家之后,阿磊的女人把玉镯郑重地传给了儿媳——她没有过门就知道男朋友家有价值不菲的玉镯,亲朋好友也都知道她嫁给了有宝物的人家,将来一定富贵满满,福气多多。她今天梦想成真了,欣喜若狂——搂着婆婆狂吻不止,甚而把婆婆抱起来潇洒地转了一圈,右脚高跟鞋尖尖的跟底成了稳稳的圆心。婆婆落地后惊悚不已。
   不几天,儿媳把玉镯甩在婆婆面前,说只是一对普通的玉镯。
   阿磊夫妇惊得如坠深渊,赶忙到百年老店去鉴定,结果确实如此。阿磊拿出姥姥当年的鉴定证书,店老板也拿出他爷爷当年的鉴定记录,两者是吻合的——原件确实是独一无二的稀世珍品。阿磊对百年老店失去了信任,怒不可遏,要把人家告上法庭。
   这时从后台走出一位鹤发童颜者,掏出放大镜,端详着玉镯,最后不紧不慢地说:“家父在世时鉴宝有个特点,就是会在隐秘的位置上留下不起眼的独特标记——梅花印,而这件没有,所以它肯定不是原件。”
   阿磊夫妇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回家的。
   儿媳没有回家——假了玉镯的地方当然不再是家。
  
   四
   十年后。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曾经的局长夫妇和女儿沐浴着夕阳,沿着公园的曲径漫步踏青。虽然看不出当年局长的气场了,但也还是富态满满,更看不出蹲过号子的心酸痕迹。夫妇俩腰板挺直,皮肤细腻,面色红润,款款走来。
   阿磊夫妇腰背已经畸变弓驼,走起路来颤颤巍巍,不得不互相搀扶着,远远不如大他十多岁的局长夫妇有精神,倒像比局长夫妇大十几岁呢。他们疲惫不堪地坐在路边的条椅上,看着局长一家悠然自得地从面前经过,互成陌路。
   阿磊“嗖”地站了起来,他看见局长女儿手腕上那副造型独一无二的玉镯在太阳的余辉中熠熠生辉,正如母亲的……
   他瞪大眼睛,涨红了面颊,吭吭哧哧地说:看,玉——镯!
   然后重重地摔倒在条椅上。
   阿磊老婆哭天抢地起来。
   局长的女儿回眸一瞥,她那飘然的卷发荡漾在夕阳的金光里。局长的老婆用手赶忙拢回女儿的头,继续漫他们的步。
   阿磊老婆的号叫惊到了水榭边三个钓翁,那戴着墨镜的老大愤怒:“娘希匹,这女人号丧啊!”
   “大哥,别理她,是个屌疯子。”说这话的正是阿军。他早已乜斜到阿磊的惨状,也依然熟悉那号啕女人的声音——她敬酒时的殷勤情景似乎并不遥远。
   钓翁们又重新关注起碧波中那三个荡漾的浮漂了。夕阳的金光洒在粼粼碧波上,也洒在钓翁们神态安然的脸上。
  

共 457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木春真是鬼才,才华确实横溢了,这篇《铁哥们》就是实情例证。《铁哥们》一文用丰富的词汇,超强的构建,合理的想象,把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阴谋诡诈,小人弄鬼,大人弄权,凡人弄拙……描述的入木三分,可谓真性情、妙文章。铁哥们、铁姐们是一个心理毒药,是明理暗里的世俗真假依托。人世间的真真假假很难用准确的词汇描述,但事物诡异的本身就是人类生存的最佳理由——因为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奇妙!为此,值得好好的活着。木春用灵巧的笔,把一个并不复杂的社会现象勾画的惟妙惟肖,生机盎然,似幻似真,确实是把文字的组合精神理解透了,让每一个字都披上了机智幽默,欢呼跳跃,垂头丧气,一蹶不振的光点——有了灵性。相信每个读者都会读懂木春的这篇灵智小说,其中作者潜意识的扩张意蕴,人们也会有不同程度的想象,有空就读读吧。佳作,特此推荐!【编辑:策马南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414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策马南山        2019-04-14 08:09:16
   感谢木春君又春携玉帛来回归,远书归梦两悠悠;合合鼓钟膏雨滴,峨峨宫阙瑞烟横;隔墙吹管数枝花,暂别花城万里游……问好朋友了!
人生如梦
回复1 楼        文友:木春        2019-04-15 17:50:49
  策马南山社长,你辛苦了。
   我们又“见面”了。你的文字对木春的鼓励和厚爱甚矣。你的“诗雨”更是对木春的浇灌。
   木春感佩。
   拜别。
   遥祝安好。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