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光】棘堡坡的大吉(小说)

编辑推荐 【看点·光】棘堡坡的大吉(小说)


作者:玄鉴 童生,929.1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55发表时间:2019-04-25 15:00:42

“小吉吉,你的鞋又破啦!”阿灵追啊,追啊,声音被风顺走了,大吉听不见。
   小吉吉追啊,追啊,云彩从山头跑掉了。
   小吉吉的诡诈父亲,告诉小吉吉一个没有人知道的“秘密”,这个秘密除了大吉外,棘堡坡的人都知道。
   “小吉,你爸爸是骗你的,你,你看,云彩是会动的,你跑过一个山坡,它就飘远了。”
   “爸爸昨天去看妈妈了,他说看到小兔子形状的云彩停在南面最高的山头,要加快速度,妈妈就出来了。”
   小吉吉从五岁跑到十五岁,他再也不跑了。他坐在长满鸡蛋黄花的山坡上,痴痴望着天上的云朵。
   “大吉,大吉,你爸爸,死了,死了,他……”阿灵跟在他身后跑啊跑,竹竿似的小腿要被风吹走了。
   “怎么就死了呢?他可不会死,他打骂我的力气可大了!”
   “大吉,大吉!快回来,你爸死了!”一个胖胖矮矮的女人,衣着脏乱,跛着脚在山坡下叫喊。
   大吉身姿轻盈,他实在太瘦了,只几步就跑到了坡下。矮胖女人身上的肉打着颤,呼吸急促往家跑。
   “吉婶,他这是怎么了?他的嘴唇怎么是紫的?是中毒了吗?你毒死他了吗?你一定恨死他了吧!这下好了,他不能再打你骂你了。”
   大吉的爸爸叫大风,镇上的人都知道他。他可是镇上第一个大学生,那年新出生的孩子大多男孩都叫了某风,女孩都叫某凤,盼望着和他一样乘风高中。
   “他可不是我毒死的,他是被大风刮死的。你去请了法医来,一里地外就能闻到他的坏心眼和酒虫子。他昨夜在平房上骂了一夜,我的耳朵啊!听不见了,他还骂灵儿,灵儿,你个丑八怪。你个鬼精灵,就知道去鬼屋躲着,我可知道,那里面没有鬼。”
   吉婶年轻时候的名字叫灵儿,和大风一起生活后,就被叫了吉婶,她和大风没结婚,大吉也叫她吉婶。
   “我们叫村里的人来吧!他这么沉,我可抬不动,我给他换上衣服,你给他擦擦脸。你看他的脸,多诡诈,肯定没死,在装死呢!”大吉掐了他的脸,硬了。大吉再打了他的脸,一动不动。大吉急了,大哭起来:“吉婶,他真的死了,真的死了,可要怎么办?他不骂我了,谁来骂我?”大吉哭得死去活来,把大风的衣服撕了个净,真可怜,一件结实的都没有,他把自己的一套运动服给大风换上,大风看起来像个阳光帅气的大学生。
   大风考上大学啦!镇长来给他送了钱和衣服,镇长的女儿珍桃儿一起来,给他送了书包和鞋子。珍桃儿长得真甜美,他们是初中的好同桌,珍桃儿考了中专,她早就爱上了大风,大风也喜欢她。大风大四的那一年,珍桃儿说自己怀孕了,快要生了,大风恨了她,明知道自己很困苦,还非要生下来,他也恨自己,真是个窝囊废。珍桃儿在邻乡镇政府里做工作,快生的时候来到了大风这里,她知道大风没有钱,这四年她给了大风很多钱。大风真恨她,使得他更窘困,大风也恨这个孩子。珍桃儿和孩子让他无暇了学业,他们开始闹矛盾,他的脾气啊,很是火爆:“我的远大抱负就要死在你们面前,我的人生没有一点亮光,你们要我分去精神,在你们身上,你们身上是婴儿的啼哭和温热的陷阱。”他可是喝大了,说出了憋屈的心里话。
   珍桃儿病了,白嫩的脸蛋变黄了,头发也白了,恹恹巴巴的没精神。大风开始打工了,大四也是时候找个工作历练历练去了。他夜半回来,骂骂骂咧咧,还染上了喝酒的毛病。珍桃儿停薪留职了一年,在这呆了半年就待不下去了,她爸妈还不知道呢!
   珍桃儿病重了,她不管儿子,任他嗷嗷哭,自己还笑着。在她看到大风后,她清醒了一会说:“我做了个梦,和你生了个孩子,真滑稽,天黑了,我走了,你放学就到棘堡坡找我啊!”
   珍桃儿真走了,她当真以为做了个梦,从此也记不得这里的人了。她的父母都退休了,就住在镇上的楼房里,谁也不知道她和大风的故事,还有她的孩子吉吉,她取的名字。
   珍桃儿回家了,她的父母发现她病了,却不知是为什么病的,他们给她吃了很多药,带着去了很多地方看病,好在两年后她眼里有了光芒。她啊,经常去棘堡坡,她一直记得听过的一个故事。一阵风吹过,故事就来了:南面最远处最高的山头的那边的山上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她不是巫婆,是个仙女,人们的烦闷愁苦她都了解,谁若去了,她就会用树叶演奏美妙的歌曲,飞鸟湖鱼也一起舞蹈,一曲毕了,人便焕然一新,前尘往事便也了了。“你看,那片云彩,正停在山头,我们跑过去,要是云彩没有动,就可以见到那个仙女了。”大风带她跑了多少次,她记不得大风了,使劲想会头疼,再想就晕过去,她再也不想想起来。那个孩子,想到那个孩子,她就流泪,泪水都落在棘堡坡的山石上,一会大风就吹干了。
   大风回来了,带着五岁的儿子小吉吉。
   他成了一个酒鬼,还特别诡诈,在城里是混不下去了,他挪用公司的钱,被人家开除了,他自己卖衣服,服务态度还不好,人们都不愿和他沾着,他借钱不换,嘴巴也差,凭着自己帅气,还勾引农民工邻居的老婆。他回来了,听说珍桃儿过得很富裕,还嫁了一个有钱人。
   “这不公平,不公平。”大风回老家喝了三天酒。阿灵这些年一直帮他打理着家里的房子,看不出没有人住过。阿灵是大风同村的异姓姑娘,和他是小学同学,阿灵崇拜大风,有学问还长得帅。她到现在没结婚,村里人都知道,镇上的人也知道,她天天住在大风家,就是等大风回来,有的人说她傻,她的父母和家人也都这么说。有的人说她聪明,缠上一个大学生,以后日子尽享福。她谁的也不听,相信大风一定能回来。
   棘堡坡的月亮升起来了,阿灵等到了大风回,她对小吉吉那个好啊!就像亲生的妈,小吉吉不叫她妈,她就让他叫姨妈。日子开始过起来,阿灵看到了新生活,她把这几年镇上工厂打工的钱拿出来买了新的厨具和被褥,把家里打扮得像一个新房子,院子里的花啊,真像棘堡坡的龇牙菜,大风喝醉了酒,一脚就踩蔫了。
   “有什么不公平,你回来多好啊!镇上来了好多厂子,你去了当个厂长多威风。明天我就去找村长,怎么也给你个主任当,你可是咱镇第一个大学生。”阿灵真像个百灵鸟,脸上生了一些小雀斑,眼睛小得像柳叶。她可是个勤快的姑娘,走路那个快啊!一会就能跑到镇上去。
   小吉吉可是吃饱了,他真是个小滑头,谁对他好,他就黏着谁,但他不说话,只有饿的时候来找阿灵,只有大风要打他的时候来找阿灵。
   “死了死了吧!死了就安生了。就不去找那个女人了,不用偷偷摸摸了。”阿灵大哭着,在骂什么,谁也听不懂。
   大风回来十天后的深夜里,趁着酒劲去找镇上楼房里的珍桃儿。珍桃儿的房里没灭灯,她的丈夫今晚出差要回来。她心里着急啊!下楼来迎着。
   “珍桃儿,你过得真好啊!你看你,皮肤真白嫩。”大风长长的发,破破的衣,珍桃儿吓得丢了魂魄。恰好她的丈夫回来,呵斥棍打了这个疯乞丐,他以为大风是镇上那个疯乞丐。
   珍桃儿听出那是大风的声音,她心悸、发热又病了。她现在生活多美好,虽然没有生养,好在丈夫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对她实在是好得很。风韵饱盈的身段啊!任谁都说最好看。
   棘堡坡的桃花啊!她在楼上就看得见,粉粉嫩嫩,真像吉吉的小脸蛋。她知道大风回来了,她想看看小吉吉,她又不能去看小吉吉,若是丈夫知道了,那可怎么好?
   大风夜半就来到她楼下,吹起口琴小调子,棘堡坡的桃花啊!纷纷落满山坡上,任那月亮都红了脸。珍桃儿一休一休不能睡,楼上的人们来打这个吹口琴的大疯子,把他赶走了,再也听不到口琴声了,珍桃儿却更是睡不着。
   “求求你,不要再来折磨我,我可能快要死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吧。”珍桃儿跪在地上求大风,大风心里越是不痛快。他恶狠狠地说:“是你害了我,你却在享福,这不公平。你要弥补我,你要给我钱。”于是珍桃儿就给他钱,每个月都五千多,等她再也没有钱了,她去镇上的工厂打工了,她对丈夫说自己闲着睡不着,要出去干点活,丈夫心疼不愿意,可到底还是宠着她,任她喜欢去。
   珍桃儿没日没夜地干活啊!还偷偷去看了小吉吉,小吉吉长得圆胖胖,阿灵远远看着她笑笑,拉着吉吉过来了。珍桃儿好想摸摸小吉吉的脸,抱了他,亲了亲。“他长得和你真像。”阿灵说了句实话,吓得珍桃儿再也不敢抱吉吉。
   大风有了钱,喝酒更凶了,大家都说他挣了大钱,不然怎么喝茅台,还穿了西服和西裤,头发也打了发蜡油。村长过来恭维他,让他任村里的主任,好带领村民干点啥。
   镇上的姑娘,媳妇们也喜欢他,他不醉的时候,走路的样子真风流。大风回来了,也要做镇上的有钱人。他的花销实在大,珍桃儿好累啊!
   他用村里的钱开了一个大鞋厂,家家入股,年底分红。大风也有好运气,当年赚了十几万,但他还是要珍桃儿给他钱。他也置办了镇上的小楼去住,开窗就看见珍桃儿。他和厂里漂亮的姑娘调情,还和小媳妇去地里偷情,在镇上像一个王子。
   珍桃儿累病了,他半夜又在吹口琴,棘堡坡的风啊,吹啊吹,吹出了秋红和黄白,桃花开啊又落了,不觉三年过去了,珍桃儿死了!死在棘堡坡洒满花瓣的青坡上,她的丈夫哭了又哭,头发也花白了。
   大风夜夜在山坡吹口琴,酒瓶堆在了山坡下。“死了,死了,你个死女人,你个死女人。”大风哭起来,晕晕乎乎看到南山头,珍桃儿露着半个脸在云朵里,飘啊飘,落在山头那边的山坡上,她吹着满山的叶儿,和鸟儿飞,和鱼儿游……
   大风的老宅不住了,他谣言里面有个鬼,他天天窝在“鬼屋”里,喝了一壶又一壶。喝醉了就到镇上骂,大家都说他中酒疯了。不醉的时候他就痴痴呆呆坐着,到了夜深他就去找珍桃儿,在她坟前吹口琴。
   “你让她安静点吧!她都死了,你还扰她清净,你个疯子,你个杀人的疯子。”阿灵多温顺啊!她拿起了石头打他,打他,打破了头,流着血。阿灵知道大风爱珍桃儿,也知道小吉吉是她的孩子。珍桃儿觉得自己病得不轻时,找了阿灵一回。她让阿灵照顾小吉吉,给了阿灵一个小金猪坠,小吉吉是个属猪的。还给了阿灵两万余,那是她仅有的,最后的。
   棘堡坡的月亮升起来落下去,阿灵一直跟着大风,眼角有了皱纹,皮肤松弛了,她天天去鞋厂干活,好挣钱给小吉吉上学。大风偷东西,偷阿灵的钱去买酒喝,他和镇上那个乞丐一个模样,阳光好的时候,若他没有喝酒,也会洗洗头,穿上西服去镇上逛逛。
   阿灵看起来很老气,脸上浮肿,双手也浮肿,脸上的雀斑连成一片片,肥胖的身体走路快了就气喘。大风会打她骂她还睡她。大家都说她死心眼,自己找罪受,贱骨头。
   小吉吉长大了,初中要毕业了,大风看到他就骂他,骂些别人听不懂的话。他有时还打他,他学习特别好,考县里最好的高中十拿九稳,别人要是说他随了大风,他就恶狠狠地瞪人家。“真是个奇怪的孩子,和他爸爸一样。”这是路上的人说的。
   小吉吉长大了,他不大说话,也没有几个朋友,因为他有一个疯子一样的爸爸。但是班里一个姑娘喜欢他,她是学校最好看的姑娘,家里还有钱,只是她没有妈妈,这点和小吉吉一样。他们有很多话讲,“大吉,你说棘堡坡的桃花美吗?可有我美?”她眼波流动,一看就是个精明活泼的姑娘。“大芳,棘堡坡哪有桃花?只有鸡蛋黄花,它们可没有你美。”吉吉从此喜欢别人叫他大吉。
   没有人记得阿灵的名字,大家都叫她吉婶。吉婶让村里来的人去棘堡坡下面的地里挖了坟,这是她家的自留地。坡下生了满沟鸡蛋黄花,甚是美丽,还有一堆大风喝酒后的空酒瓶,白白绿绿的颜色,晶莹剔透的玻璃,被一场春雨冲洗得那个干净啊!
   埋了,大风享年三十九周岁。
   大吉比以前更沉默,中考后,吉婶和他搬到了老宅子住,楼房就租出去吧!这可是大风生平最大的财产和成就了。
   大吉到晚上就到棘堡坡坐着,大芳经常来陪他坐着,他给大芳讲南山山头上的云朵定在那里,那里就有一个仙女在跳舞……大芳不相信,说他是个傻瓜,他憋红了脸,流了泪,想念他的妈妈。大芳也跟着哭了,她也想念她的妈妈。
   吉婶养了一只母羊,她不想去鞋厂干活了,觉得干不动了。每次看到大吉和大芳在一起,她就唉声叹气,还大骂大吉,说他不好好学习,这么小就搞男女关系。大吉不理她,出去一天都不回来。
   大吉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吉婶高兴地做了好几个菜,还给大吉买了新衣服。邻居们也羡慕他有好成绩,都说不要随了他爸爸的好。大芳没有考上高中,他爸爸让她复读一年。大吉送给大芳一个小猪的坠,鼓励大芳明年一定考上,大芳说她也有一个一样的小猪,两个人做了交换。
   月亮在棘堡坡升了又落,吉婶真的老了,她的头发全白了。她养的母羊生了很多小羊,她养了一百多只羊。大吉也长大了,他开始心疼吉婶,假期里就帮她伺候羊儿。棘堡坡的野草野菜真肥嫩呢!羊儿们都长得很肥硕。
   大吉爱说话了,他和吉婶说他的梦想,说南山山顶那边山上的姑娘真美丽,像大城市的霓虹灯。海上的、江上的那些霓虹灯,挂在树上的就更美丽了。他看过大风的书,和大风的字,自豪地说:“大风是个有才的男人,你看他写的工厂管理和财务分配,他还会写诗。”
   “他是被酒害了。”吉婶可不希望说出其他的话。
   大吉拿了大风藏在衣橱底下的书本,里面有一张女人的相片,吉婶慌神抢了来。
   “那可是我的妈妈?”
   “这个不是你的妈妈,这个是我妹妹的照片。你不要拿了!你妈妈是外地的人,我们都没有见过。”吉婶肥胖的身体啊,大吉是夺不过她的。
   大吉不追究,他很快被大风收藏的书吸引了。棘堡坡上的风吹啊吹,这个少年正在如痴如醉,饮食“甘露”。这是一本《名人传》,伟大的人和伟大的思想。
   “姨妈,我要报考上海复旦大学,你说好不好?”大吉脸上的笑容多了,像青色坡上的蒲公英,迎着太阳,笑得飞扬开放。大芳上高二了,她也要考上一流的大学,做山外那个仙女般的人物。
   秋天里,白云在天上,一片片,一片片,在赶集,在聚会吗?蓝蓝的天空是被谁清扫得如此干净?吉婶穿了一套大红色裙子,哎幺幺,那水桶似的腰,还有些性感呢!昨天她就买好了鞭炮,今天一早好放几串。
   大吉考上大学了,第一志愿复旦大学没有考上,还不错,去了中国农业大学呢!
   棘堡坡的月亮,升了又落了。
   大吉知道吉婶不喜欢大芳,因为大芳的爸爸精神不好,大芳还有一个弟弟,家庭负担重。
   吉婶养不动羊了,她每天总是睡不醒。夏天的晚上她还会去棘堡坡的青石上睡,那里有蛇,她不怕。吉婶病了,夜露太重,她说自己感冒了。大吉已经上大四,可以去社会上历练历练了,但是他没有去,他想念棘堡坡山下的那片土地和吉婶。
   “姨妈,我们养羊吧!成立一个公司,慢慢来。我放不下南山山顶的那块云。”大吉也会开玩笑了。
   吉婶骂他没出息,吉婶还是顺着他。
   大芳来了,她照顾吉婶,真温柔贤惠的姑娘。
   “我知道,珍桃妈妈就是大吉的妈妈。我见过他妈妈的照片,那就是我的珍桃妈妈。”大芳哭啊哭,哭的吉婶心都软了,吉婶也哭啊哭,哭得大芳心疼了,她严厉地教训她不许哭,那个劲,珍桃可没有。这个善良的姑娘,比珍桃聪明,把秘密藏在心底。吉婶看她桃花般的脸,点头同意了!
   棘堡坡的坡下一头头奶羊,毛白得像天上的白云。坡上谁种了桃花?半夜里,有人看见一些音符从口琴里冒出来,漂流啊漂流,流到了南山头的那朵云朵里……
  

共 580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的行文风格如同叙事散文。在整篇小说中,棘堡坡自始至终贯穿全文,伴随着棘堡坡的月亮升起了、隐落了;桃花开了、谢了,吉吉的父亲大风考取了大学,成了整个村子的荣耀,之后的大风和珍桃儿好上了、偷吃禁果了、有了吉吉了……可这样没有根基的爱情毕竟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的,之后的珍桃儿因为心理上和生活上的种种不如意病了、傻了、逃走了。再后来,回到父母那的珍桃儿病好了,另嫁他人了。而那位大风,却没有同样的幸运,他因为挪用公司的钱,被人家开除了,之后的他自己卖衣服,服务态度还不好,人们都不愿和他沾着,他借钱不换,嘴巴也差;他凭着自己帅气,还勾引农民工邻居的老婆……凡此种种,使得他在城市待不下去了,只好带着五岁的吉吉回家了。好在这个时候家里一直有个痴心的阿灵在等着他,她以未嫁之身为他守家,她无怨无悔地做了他的屋里人,她接纳了吉吉,并且从那时起,一直用心呵护着吉吉。可令阿灵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回家后的大风,却并不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他酗酒,他醉生梦死,他常常去找那个已经嫁人的珍桃儿,以往事要挟,逼着珍桃儿一次次地拿出钱来,供他饮酒作乐,直到珍桃儿死了,直到他自己醉死……万幸的是大风留下的儿子吉吉没有像他的父亲,他在逆境中奋发努力,一步步,从中学到大学,脚踏实地,最后,成了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样,阿灵的未来,该是幸福的。小说语言温雅,构思精细,故事情节吸引人。欣赏美文。推荐阅读。【编辑:兰花悠悠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9-04-25 15:02:29
  老师的这篇小说与昨天的那篇,写作风格截然不同啊!由此可见老师是个多面手。学习了。编辑不到位处请谅。
回复1 楼        文友:玄鉴        2019-04-25 15:10:11
  亲爱的兰花老师,您辛苦了。敬茶,呵呵,老是喜欢喝什么茶?
   世间有很多种爱,大风是爱珍桃儿的,但是他内心脆弱,他的爱狭隘而卑微,所以他的一生是悲凉的。他无偿的接受着珍桃儿和阿灵的爱,却从未付出过。珍桃儿的爱太过宽松,没有立场和原则的爱,让她的一生也是悲凉的。阿灵的爱是执着的,即使一一生,她也坚守着,大吉是懂感恩的,无疑阿灵的抚育影响到了他,所以,爱要坚持,爱要有原则,爱要有方向,才会幸福吧,起码不会太过悲凉。
回复1 楼        文友:玄鉴        2019-04-25 15:11:17
  谢谢兰花老师的表扬,我会加倍努力,多写作品,握手。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