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影视戏曲 >> 【晓荷】错别字先生(相声)

编辑推荐 【晓荷】错别字先生(相声)


作者:烟云墨雨飞 进士,9845.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17发表时间:2019-05-07 16:52:23


   甲:(夸张抒情)啊,春天来了,一切都是那么清新那么美,我要踏青寻梅去……
   乙:踏青寻梅?请问,你那儿到底是什么季节?
   甲:踩着冬天的尾巴,拽着春天的胳膊,我们这儿是冬春交接时候。
   乙:那应该是寻春啊,咋还寻梅呢?
   甲: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老师姓梅,简称“梅”。
   乙:好么,原来是这么个踏青寻梅啊——请问,这大礼拜天的,找梅老师干嘛?
   甲:这话说的,当然是补习功课嘛。
   乙:呦呵,都三四十岁了,还知道学习呢。
   甲:现在是啥年代了,没有文化就是不行,连说话都有讲究了。
   乙:嗯,说的也是。
   甲:你看看我,五大三粗的,又没有多少文化,我媳妇说我就是十足一个大草包。
   乙:你媳妇为啥这样说你?
   甲:你都不知道,我以前啊,除了上班,就是一天仨饱一个倒,可乐薯条咸瓜子,手机电视一杯茶,沙发上来个葛优躺,我就那么一趴。
   乙:一看就是不爱运动那伙的。
   甲:就为这个,我媳妇是天天说我。
   乙:都说你什么了?
   甲:我媳妇说我(学着女人腔调)看看你那样子,像什么?胖的像头猪,不运动。整天开着电视也不看,就知道低头玩手机。人家别人拿上手机是疯子,放下手机是君子。你呀,是拿上手机是疯子,放下手机是呆子。
   乙:这是什么意思?
   甲:我一放下手机就不知道干啥了,有一次手机坏了拿去修,我愣是呆呆在沙发上坐了一个星期。
   乙:好么,挺严重的手机依赖症。
   甲:我说我锻炼了,知道多散步多运动能减肥,可是我就纳闷了,为嘛我走了十万八千里,还那么肥。
   乙:为啥?
   甲:我媳妇说,因为你太爱美食,走一路吃一路,越来越肥。
   乙:控制啊。
   甲:今天开始控制,走步去找梅老师上课——我媳妇说,这还差不多。
   乙:忘了问你,梅老师是不是办了一个夜校?
   甲:就是业余时间给我们补习文化课。
   乙:哦,这样啊。
   甲:我刚一进门,就听见梅老师家的小孙子喊了一嗓子,爷爷,爷爷,快来看啊,错别字先生来了……
   乙:谁是错别字先生?
   甲:(咬着手指头,很不好意思地)我。
   乙:这谁给你起的外号?
   甲:大伙儿都这么叫,还真不知道是谁给起的雅号?
   乙:(忍住笑)就这名字,还雅号?
   甲:甭管外号还是雅号,你有么?
   乙:我还真没有。
   甲:梅老师看见我,递给我一张纸……
   乙:这是干嘛?
   甲:为了不让我总写错字,老师就锻炼我们多写多念多领会其中的意思。
   乙:是这么个理——你写的啥?
   甲:我想了想就写了六个字,我摊(瘫)沙发长膘。
   乙:(对观众)这位啊,真够懒的。
   甲:梅老师拿过去一瞧,说,是瘫痪的瘫,不是提手旁那个摊。我说,因为我摊瘫不分,我只摊开,没有瘫,是故摊字。
   乙:真会狡辩。
   甲:梅老师用戒尺打了我一下说,还狡辩。别人都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摇,你这都封顶,盖了帽了。
   乙:欠收拾。
   甲:后来梅老师又让我念句子,我就慢慢念,皇帝问道,这位朋友很白(陌)生,联(朕)没见过……
   乙:说的什么啊?我怎么没听懂?
   甲:梅老师上来又是一戒尺,又读错了,那个字念陌,是陌生,不是百生。这个字念朕,不是联。唉,你这孩子真是没治了。怪不得你媳妇说你是大草包。
   乙:该罚。
   甲:还没等我说话,梅老师家的小孙子这时候插嘴说(学孩子腔调)大草包,草包大,包大草,大包草——草包大,大草包,提个花筐去割草,装了满满一筐草,太阳出来那么一晒啊……
   乙:(捂嘴窃笑)怎么样啊?
   甲:全蔫了。
   乙:嘿,这顺口溜有意思。
   甲:(瞪着乙)你这人忒不讲究了,跟着孩子一起来笑话我。
   乙:(赶紧忍住笑)不笑话了,你,接着往下说。
   甲:我赶紧写上,不止是大草包,还有庆丰包,棉花包,小笼包——瞧瞧,我灵感一来,出口成脏(章)。
   乙:这次写对了吧?
   甲:我琢磨着也应该对了,可是梅老师举起戒尺重重打了我手心三下说,是章,文章的章。不是脏乱的脏,你为什么永远没有进步呢?还出口成脏,你还能脏成什么样呢?
   乙:(非常惊讶)啊?
   甲:啊啥呀?你是渴还是饿呀?嘴张那么大?
   乙:不是,你、你咋又错了?
   甲:我捂着红肿的手说,梅先生梅老师,我、我现在脑子很乱,想、想在地上溜达一圈。
   乙:梅老师同意了?
   甲:梅老师没好气地说,你除了在地上能溜达还能去天上溜达?
   乙:看来你把老师气得够呛。
   甲:我嬉皮笑脸对梅老师说,我要是蛇精(神经)就去天上溜达了。
   乙:得,这是要成精啊——蛇精(神经)是一种“病”。
   甲:梅老师也这么说。但是,自从得了神经(蛇精)病,我感觉精神好多了。
   乙:谁给你看好的?
   甲:梅老师这时候,又让我写,我就写着回答你,看什么啊?感觉现在精神多了,我不去看医生,因为我有白大挂(褂)恐惧症。
   乙:你是穿上褂就是医生,脱了就是患者呀。
   甲:我刚写完,梅老师的眉头皱起来,又错了,是褂,好不好,你个熊孩子,真让我抓狂!我赶紧说,梅老师您别急,听我说啊,挂和褂,这两个字,我也想了半天,不知道用哪个?就寻思着用手穿衣服肯定是提手旁,结果、结果还是、错、错了。
   乙:瞎寻思。
   甲:梅老师说,你个熊孩子,记住了,褂,是衣服,你要用衣字旁的褂,而不是提手旁的挂。
   乙:(偷笑)我觉得啊以后你就别穿褂了,免得精神不好。
   甲:我自从得了神经(蛇精)病,感觉精神好多了,跟穿褂没关系。
   乙:(偷笑)蛇精(神经)继续……
   甲:又偷笑?再笑让蛇精把你嘴给缝上。
   乙:(赶紧闭嘴,用手比划)不笑了,请继续……
   甲:看着梅老师很生气,我就想着说个小段子来逗他笑,交(绞)尽脑十(汁)想了半天……
   乙:是绞尽脑汁,不是交尽脑十。
   甲:甭管什么字,反正是那意思。
   乙:想出来了没有?
   甲:我急中生智,还真想了一个搞笑顺口溜。
   乙:快说说,让大家伙听听乐乐。
   甲:春光明媚我上高楼,时光匆匆一回头,少时差(蹉)它(跎)岁月里,昆昆屯屯(混混沌沌)梦中游。
   乙:这都什么呀?错别字乱飞。
   甲:梅老师腾的一下站起来,戒尺高高举起来,一下一下打着我的手心,训斥道,什么差它?那两个字念蹉跎,是蹉跎岁月,还差它,我看就差你。最后一句,是混混沌沌,不是昆昆屯屯,你是不是把水都抽走了,在昆屯找水喝呢?咹?
   乙:(掩嘴窃笑)又挨罚了。
   甲:(瞪了乙一眼,对观众)我突然发现我很不幸,老是遇见幸灾乐祸的人。
   乙:(憋住笑)我没笑啊。
   甲:不稀得理你!梅老师在给我布置作业呢。
   乙:还有作业啊?
   甲:当然有了,正规学习。
   乙:快回家写吧。
   甲:辞别了梅老师,我就回到家,一下子就倒在沙发上。
   乙:累着了。
   甲:媳妇看见我又躺在沙发上了,就说,又开始养膘了,你就养吧,肥的耗油,瘦的炒菜,骨头剁吧剁吧喂乡下大姨家那条老土狗。
   乙:计划的不错。
   甲:我对媳妇说,别光说我,你不也是很丰满嘛。
   乙:胆肥了?还敢说媳妇?
   甲:媳妇一听就炸了,拎着拖布就来打我,我赶紧求饶,媳妇,媳妇,你败(别)打,虽然你线条不美,脂肪成堆,可你也是我心里最美的杨贵妃……
   乙:(对观众)这位啊,真是欠打!
   甲:媳妇这才住了手,问我,学的怎样了?我说,还行。她说,来来,我考考你,看看有没有提高?说完,递给我一张纸之后又说,我念你写,考个简单的,就说成语。
   乙:写啊,发什么呆啊?
   甲:我心里直打鼓,能不发呆嘛——嘿,此时此刻,我灵感又来了,顺口溜脱口而出。
   乙:还把诗意给逼出来了。
   甲:成语考试还真累,只愿平时不想背。媳妇媳妇求安慰,心里没底字乱飞,看着试卷定悲催。
   乙:瞧你这点出息,人家还没出题呢,就吓成这样?
   甲:我媳妇一瞪眼,别嘚嘚了,开始——善解人意,快写。
   乙:这个忒简单了。
   甲:是啊,我也乐了,这太好写了,赶紧刷刷写了这四个字,分分钟交卷。
   乙:对了吧?
   甲:我媳妇说,哎呦,还挺快,看来没白学(无实物表演,低头看卷子)善、解、人、衣?
   乙:咋回事?
   甲:错了呗,我把意写成衣了。我媳妇这个气啊,还善解人衣,看来你是不是经常解人衣?说,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乙:是不是有故事要发生了?期待……
   甲:去去去,瞎参合什么?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说,媳妇啊,要说解衣,我只能解你啊,别人我可不敢。
   乙:快点说说你都解谁衣了?
   甲:(没好气的)解你衣。
   乙:我是钢铁长城,你解不了——你媳妇生气了吧?
   甲:我媳妇说,谅你也没那个胆!你要是敢那样,我就手挠嘴咬带脚踹,大脖溜子一顿甩,揍你个金光灿烂。
   乙:好家伙!你媳妇够厉害的。
   甲:我看媳妇生气了,得赶紧哄啊,顺口溜张口就来了。媳妇媳妇一回头,看看时光可倒流。差(蹉)它(跎)岁月牵君手,春光明媚乐悠悠。
   乙:是蹉跎,不是差它。
   甲:我一着急又错了。
   乙:嗨!

共 329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相声是一门说学逗唱的艺术,关键在逗哏的“逗”,但捧哏的“捧“也很重要,能不能将观众逗乐,除了剧本,当然还要靠表演者的“二次创作”。本相声作者以一个识字不多,经常写错别字的例子为主逗,通过一连串错别字的展示,来引逗观众的乐趣,逗得巧妙,捧得来劲,在相互配合上恰如其分比较到位。不错,推荐欣赏。【编辑:徐老榆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周巍挺        2019-05-07 18:19:58
  大赞一个!好。
以文为媒
2 楼        文友:徐老榆木        2019-05-07 19:32:24
  相声不错,挻有意思的,能写出这样文艺作品,足见老师的文字功夫。欣赏了,感谢赐稿。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