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影视戏曲 >> 【丹枫】上京告状(潮剧)

编辑推荐 【丹枫】上京告状(潮剧)


作者:易辞 布衣,105.3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28发表时间:2019-05-08 17:34:47


   戏曲简介:苏家原本是商户大家,本本分分做着生意。可却被当地县令衙门敲诈欺压,苏家不知拿了多少钱财给了他们。苏家为了能够制压这种贪得无厌的县令,只能向官职更高的官员求助。但在此期间,苏家由于生意惨败,不得不安于现状,想带着家人到别处安生。由于求助高官大人,所以得罪了当地的县令,却给苏家带了苏章被冤死的下场。苏章之妻林慧娟,嫁入苏家,公公早已离去,但得婆婆喜爱,丈夫宠爱。她为了能给丈夫苏章讨回公道,决定上京告状。
  
   第一场 决定上京
  
   (场景:闹市住房)
   场白:苏家由于家道中落,只能变卖家产,住于闹市之中,儿子苏章被害冤死,苏家老夫人接受不了现实,病了一场,只能卧床养病。
   苏林氏:婆婆,来,吃药。
   婆婆:哎,我的儿子啊!苦了你啊!
   苏林氏:婆婆说哪里话,自我进门苏家,得婆婆喜爱,得苏章疼爱,如今丈夫被冤死,婆婆你……(低声吟哭)
   婆婆:我的好媳妇,趁着年轻,快去找户好人家,嫁了吧。(低声吟哭)
   苏林氏:(起调,走动,唱词)我自小被姨娘养大,可是并非亲女儿。姨娘本来贪财物,便把我变卖,好得遇到苏家,这个好婆家。一年多来,婆婆你,你总是待我如亲生女儿咦!把我好照顾。再说了,丈夫对我,话前话后都关心着我咦!(低声吟哭)
   婆婆:哎,苦了你,我的好媳妇啊!(低声吟哭)
   苏林氏:婆婆,我决定上京告状,为我那冤死的丈夫申冤。
   婆婆:当今世道,已是恶人当道,算了吧。(低声吟哭)
   苏林氏:婆婆放心,既入苏家,就是苏家的人,算是死,也要为丈夫申冤。
   婆婆:可我这病重,如何是好?
   苏林氏:婆婆,你放心,邻居李大嫂家,我已说明情况,她会帮我来照顾你的。
   婆婆:哎,苦了你啊!
   苏林氏:婆婆,事不宜迟,我收拾包袱,待明日可以出门。
   婆婆:既然你决心已定,我也无话可说,这一路艰辛,千万要保重身体啊!(低声吟哭)
   苏林氏:我知,婆婆你好生休息吧。
  
   第二场 苏林氏诉苦
  
   (场景:荒山野岭)
   场白:隔日一早,苏林氏带上包袱就出门上京去。但在半路盘缠被歹徒抢去,还险些被抓去了。恰好碰到一位好汉,被他救了下来。
   歹徒甲: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苏林氏:我,我没有钱财。各位好汉,我本是上京为我冤死的丈夫告状,请你们看在我这苦命的丈夫,放我过去吧!(低声吟哭)
   歹徒乙:看你姿色美丽,既然成为寡妇,那我们把她抓起来,送给大哥吧!(大笑)
   苏林氏:不不不,我生是苏家人,死是苏家鬼,誓死不从!
   歹徒甲:不从!好,那就莫怪我动手了!
   好汉:住手。(只见声再来人)
   歹徒乙:来一个送死的,好,成全你。(走动,冲出去)
   (只见好汉,两三下就打退了歹徒。)
   歹徒乙:你等我,我去禀报大哥,叫人。(退场)
   好汉:姑娘可好!(走动,询问)
   苏林氏:多谢好汉救命之恩,请受奴家一拜!
   好汉:姑娘客气了,这荒山野岭,姑娘孤身一人,怕是不安全啊!
   苏林氏:哎,说来悲痛啊!
   好汉:姑娘有事请说,在下愿意为姑娘分担。
   苏林氏:(起调,走动,唱词)我本是城里苏家苏章之妻咦,原本苏家啊,是大户人家,但是被县令所欺,被县令所陷害啊。我丈夫啊,被县令所陷害冤死的咦!(低声吟哭)但是我身为苏家人,为了我那冤死的丈夫,决定上京告状,好惩治这个贪得无厌的县令啊!
   好汉:(起调,走动,唱词)姑娘啊,姑娘你,你真是苦了你啊。但你可知,这上京之路,路途遥远,再说了,这一路,凶恶歹徒之人有多少呢?你得为你安全所想啊!
   苏林氏:(起调,走动,唱词)好汉所说,奴家知道啊。但是一想,那恶人县令,害我丈夫,我身为苏家人,誓死要为我苏家讨回公道啊!
   好汉:姑娘,你……
   苏林氏:好汉莫劝,奴家决心已定,告不倒那恶人县令,为我苏家讨回公道,我永不回头!
   好汉:既然姑娘决心已定,我也不好再劝说。只见天色不早了,请姑娘到舍下住下,明日再做打算吧!
   苏林氏:多谢好汉了!
  
   第三场 县令设计抓拿苏林氏
  
   (场景:县令府里)
   场白:县令大人听闻苏林氏上京告状,和师爷在府里商量此事。师爷提议,让县令大人派人抓拿苏林氏,要是真的被她上京告状,那县令大人头上的乌纱帽不保的。县令大人便听从了师爷的提议,派人抓拿苏林氏。
   师爷:大人,听闻苏家娘子苏慧娟,上京告状去了。
   县令大人:哦,竟有此事?不过,不怕,这路途遥远,巧是伊苏家娘子一个弱女子想去的。
   师爷:(起调,走动,唱词)大人啊,听闻今日那娘子出城,被好汉所救咦。要是这好汉听说了那娘子诉说大人的陷害苏章事迹,说不定会保她一起上京也说不定啊!要是见到高官大人,这事怕是难掩埋啊。
   县令大人:师爷考虑所是,如那娘子乱说一通,怕是能顺利到京城啊!那,巧是怎么办?
   师爷:大人,当下的办法,便是派人抓拿苏家娘子,然后再秘密杀害。人不知,鬼不觉。
   县令大人:也只有此办法了,师爷,此事交你去办理吧。
   师爷:大人放心,此事交与我,定让大人没有后顾之忧。来人!
   衙役:在!
   师爷:你和一人,此刻上京城,寻找那苏家娘子苏慧娟的下落。如有踪迹,便说你是哪位大人,骗她相信,再到偏僻地方,杀死便是。(附耳低声)你巧明白!
   衙役:师爷放心,我知道了!
   师爷:那去吧!
   县令大人:师爷,你拟写书草一份,我立即去拜见余尚书大人。
   师爷:是!
  
   第四场 苏林氏半路险被害
  
   (场景:半路残庙里)
   场白:苏林氏在好汉住处休息了一晚,隔天便启程踏上这告状的路。好汉见她可怜,便决定一起上京。但在半路遇到一位大人,原是那县令衙役装扮而来的。好在被路过的秀才识破。
   苏林氏:多谢好汉,我也该上路出发了。
   好汉:姑娘客气,在下听姑娘事迹,真是被你的真心所感动,所以,在下决定陪姑娘一起上京告状,算是保护你了!
   苏林氏:这,多谢好汉心意。但好汉你,可是方便?
   好汉:方便,方便,只身一人,四海为家啊!既然出去,那就以兄妹相称吧!
   苏林氏:既然好汉这样说,那奴家就不客气了,这一路有哥哥左右,我也放心。待状成之时,奴家为奴为马定报答哥哥之意。
   好汉:妹妹客气,那就走吧!
   (说好之后,便出门了。有半日,遇到残破庙宇,便在此稍作歇息。)
   好汉:来,妹妹,在此破庙休息一下吧。
   苏林氏:好,就此休息了!
   (破庙内,有一位秀才。)
   好汉:打扰了,这位秀才。我和妹妹路过此处,疲惫不堪便在此休息。
   秀才:客气了,我也是路过此处稍作歇息。
   (询问过后,从门外进来一位身着绸缎的人。)
   随从:大人,就且在此歇息吧。
   (假)大人:那就在此处歇息了。
   (苏林氏一听来人,随从称为大人,便上前询问。)
   苏林氏:请问是哪位大人?官居几品?
   随从:无礼刁妇,这可是新上任的苏阳知府贾大人。
   苏林氏:大人在上,奴家有冤情诉说。(下跪)
   (假)大人:哦,有冤情,起来说话。
   苏林氏:(走动,起调,唱词)夫家苏氏是苏阳大户人家,但遭到县太爷的欺压,还把丈夫冤死啊!(低声吟哭)请,请,请大人为奴家做主申冤啊!
   (假)大人:巧有此理!好,此事本官做主了!来,把妇人与我们前行,到苏阳府邸,将妇人冤情之话写于状书之上。
   苏林氏:多谢大人,冤情得解,奴家定会报答大人恩情。(低声吟哭)
   (说好一起上路,返回苏阳城,可被一旁的秀才拦住。)
   秀才:且慢!来者说的是苏阳知府大人,可问知府大人,可有皇上的下上任书啊!
   随从:你是何人,既然质疑我家大人。哼,来走!
   好汉:且慢,这位秀才之话有理,既是新上任知府大人,定有皇上下诏的上任书,请知府大人出示,让我兄妹相信与你。
   (假)大人:这,这个是有,但到途中,被歹徒所抢,上任书也被抢去。
   秀才:也就是说,是不是真知府大人也难说了。
   随从:你是何人?既对我家大人如此无礼!
  
   第五场 秀才原是新上任苏阳知府大人
  
   (场景:半路残庙里)
   场白:假大人原是县令大人的衙役,因询问得知苏阳知府大人是新上任,就假扮与知府大人。巧的是,被真的知府大人识破。知府大人知道了,这个县令大人真是个不择手段的恶人县太爷。最后,决定帮助苏林氏申冤!
   (真)知府大人:我是谁?你们看这是什么?
   (只见那秀才拿出一书上任书。)
   苏林氏:这是上任书!那你们是假的!
   (只见那两人假知府,落荒而逃,瞬间不见了踪影。)
   好汉:(走动,起调,唱词)原来啊,原来知府大人就在身边咦,想必知府大人所知道,我这妹妹啊,苦了啊。请大人做主,申冤啊!
   知府大人:(走动,起调,唱词)新上任,还不到苏阳啊,就看到这事,想必那县令是个恶霸啊,听了姑娘的冤情,真是太可怜了。我为新知府,必定为姑娘做主,为姑娘申冤啊,好好惩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县令啊!
   苏林氏:(走动,起调,唱词)多谢大人为奴家做主申冤啊,多谢大人,奴家此生必定为大人做牛做马报答大人恩情了。(低声吟哭)
   知府大人:姑娘请起,无想本官还不到苏阳城里,既出了这事。我们前行,前往苏阳知府府邸,请姑娘写于状书之上,待本官抓拿那恶人县太爷。
   苏林氏:多谢大人了。
   好汉:多谢大人,妹妹之事,算是得以圆满了。来,我们来走。
   知府大人:来走!
   (说完,三人纷纷一起前往苏阳知府府邸而去。那假知府也回到县太爷府里禀报此事了。)
   衙役:禀报师爷,坏了啊。路上遇到新上任的知府大人了。
   师爷:什么?新上任知府大人?来,你快马加鞭,前去余尚书大人府里,通知此事与大人知道。
   衙役:是,我知道了。
   师爷:去吧。
  
   第六场 知府大人审问县令大人
  
   (场景:县令府大堂里)
   场白:知府大人和苏林氏一起到苏阳知府府里,已经是晚上了。苏林氏写于状书之上,知府大人看了又看,很是气愤。待隔日天亮,前往县令府里询问清楚,却被余尚书大人所欺压。
   知府大人:来,前去通知那县令大人,说本官前来。
   衙役:是,大人!
   (念:苏阳知府大人到来,请苏阳县令大人出来迎接。)
   (匆匆忙忙,只见县令大人,师爷携带衙役们在大堂候见。)
   县令大人:下官不知知府大人驾到,有失远迎,请大人恕罪!
   知府大人:县令大人请起,本官新上任,在半路得知这里有冤情,所以前来询问县令大人。
   县令大人:下官愚昧无知,请问大人有何冤情!
   知府大人:来人,状书呈上。待和县令大人看个明白!
   (只见苏林氏把状书呈给县令大人。)
   县令大人:这,这个冤枉了下官啊!
   苏林氏:冤枉!知府大人在上,民妇苏林氏,状告苏阳县令,欺压苏家钱财,苏家被迫无奈,求助高职大官,可被县令制压,反过来陷害我家丈夫,害他含冤而死。请知府大人为我丈夫申冤啊!(低声吟哭)
   知府大人:县令大人,巧有此事?
   县令大人:没有,没有此事,苏家苏章是自己失落那江边而亡,并非陷害而死。
   苏林氏:住口,失落而亡?(走动,起调,唱词)如是县令所说,我丈夫是失落而亡,为何那尸体会有被勒亡痕迹啊,为何有那勒亡痕迹啊!定是得罪了县令大人,才会落得这个冤死的下场啊!(低声吟哭)
   知府大人:县令大人,这个痕迹做何解释呢!
   县令大人:这个,这个是下官派人打捞,恰好绳子与颈子上。所以,捞起来时才会落得痕迹。
   苏林氏:胡说,都是你县令大人造得谣言。
   知府大人:县令大人,那苏章尸体现在何处啊?
   县令大人:启禀大人,已派人好生安葬了!
  
   第七场 余尚书大人前来
  
   (场景:县令大堂里)
   场白:县令大人早已托好余尚书大人前来。知府大人却被压制,最后,知府大人思前想后,不管余尚书大人的面子,执意要治罪与县令大人。
   通报:(念)余尚书大人驾到。
   知府大人(县令大人):下官拜见大人。(下官拜见尚书大人)
   尚书大人:请起,赐坐。
   知府大人:谢大人。
   不知大人前来,有何吩咐。
   尚书大人:原来是得第新状元,上任这苏阳知府。好,本官为苏阳尚书,前来问候与你。
   知府大人:多谢大人了,可惜下官未进这苏阳城里便出了这冤情,诉说的是这县令大人冤死那苏家之子苏章。
   尚书大人:好说了,这事县令大人已与本官说过了,是手下粗糙而办,不在县令大人那啊!
   知府大人:(走动,起调,唱词)尚书大人啊,下官初到这苏阳城,便出这冤情啊,承蒙皇上看重啊,到苏阳城上任知府咦,那就不应该辜负皇恩啊!如这县令大人陷害那苏章之事成了,下官得定要惩罚这个县令大人啊!
   尚书大人:知府大人,你言重了。县令大人本本分分,本官已是知道的。
   知府大人:大人,此事交与下官。是不是那县令大人粗糙而办,待下官再次验尸就知道了。
   尚书大人:知府大人,本官话已至此,你可以收手了。
   知府大人:大人,下官本是苏阳知府,管理与县令,尚书大人,想必这县令之事,大人不必操心了。
   尚书大人:哼,小小知府大人,既然如此和本官说话。是不是不把本官放在眼里啊!
   知府大人:大人此话严重,尚书大人本是朝廷重臣,这县令之事,怕是轮不到尚书大人吧!
   尚书大人:你,来人,把无礼知府抓起来。
   知府大人:且慢,尚书大人,下官为皇上新封知府,皇上与下官说过,要随时与皇上通报着苏阳情况。好像这苏阳县令贪得无厌,已经在皇上心中了!
   尚书大人:这,这个,好。既然知府大人想管理此事,本官也无权询问,知府大人看着办就好了。(起身)
   县令大人:尚书大人,尚书大人啊。
   尚书大人:住口,本官原以为县令为本地清官,无想到你让本官失望啊!
   知府大人:来人,将县令头上乌纱帽摘去,关入大牢。
   县令大人:大人冤枉,冤枉……
   苏林氏:多谢大人为我苏家申冤。(低声吟哭)
   知府大人:姑娘请起,不瞒你说,这县令大人早已在朝廷臭名昭著了,这次也是皇上下旨调查此事的,如有事实,直接严办了就是。
   (苏林氏得已为丈夫申冤,也就回家照顾婆婆了。)
  
   全剧终
  
   (潮剧,又名潮州戏、潮音戏、潮调、潮曲。是用潮州话演唱的一个古老的传统地方戏曲剧种。中国十大剧种之一,广东三大剧种之一种,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南国奇葩”的美誉,以优美动听的唱腔音乐和独特的表演形式,融合成极富地方特色的戏曲而享誉海内外。老舍先生曾写下,“莫夸骑鹤下扬州,渴慕潮汕数十秋,得句驰书傲子女,春宵听曲在汕头。”的深情诗句。)

共 539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苏家原本是商户大家,本本分分做着生意。可却被当地县令衙门敲诈欺压,苏家不知拿了多少钱财给了他们。苏家为了能够制压这种贪得无厌的县令,只能向官职更高的官员求助。但在此期间,苏家由于生意惨败,不得不安于现状,想带着家人到别处安生。由于求助高官大人,所以得罪了当地的县令,却给苏家带了苏章被冤死的下场。苏章之妻林慧娟,嫁入苏家,公公早已离去,但得婆婆喜爱,丈夫宠爱。她为了能给丈夫苏章讨回公道,决定上京告状。林慧娟在途中遇到强盗打劫,幸被一 好汉救下,拜为兄妹,护送赴京。县令得知苏林氏上告,派人追杀。后林慧娟兄妹行到一座破庙休息,庙里还有一位秀才。这时,县令所派追杀的人也到了庙里,故意露出是新上任的知府,林慧娟便上前告状,知府同意带苏林氏回去,被秀才认破知府是假的,因为秀才正是新任知府,有皇上任命诏书为证。新知府顶住尚书大人为县令求情,秉公办案,贪赃枉法的县令得到惩处,苏家冤案得申。剧本脉络清晰,故事曲折,邪不压正,民冤得申,弘扬正气,大快人心!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05-08 17:36:13
  剧本脉络清晰,故事曲折,邪不压正,民冤得申,弘扬正气,大快人心!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回复1 楼        文友:易辞        2019-05-08 18:24:52
  辛苦老师编辑了,感谢!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