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韵】吉坪村的怀想(散文)

精品 【菊韵】吉坪村的怀想(散文)


作者:吉晓武 秀才,1550.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20发表时间:2019-05-10 07:33:32

【菊韵】吉坪村的怀想(散文)
   一、岁月的镜子
   爷爷的身体日日消瘦下去。让我感到触目惊心的是那次爷爷脱光上衣,坐在六月的骄阳下捉虱子的情形。他的骨骼一根一根,十分清楚,好像随时会捅破干而松弛的皮肤。
   在我的思绪中,爷爷的肉体正在跟土地靠近,无论从颜色上还是从日益贫瘠这一点上。当我想到有一天爷爷突然死了,我就感到有种不知所措的茫然,一个生命就这样交给了岁月,交给了热土。
   “枣树老了。”以后的一段时间,爷爷常说这句话。在我的记忆中门口的那棵枣树就是那么老,皮干而皱,裂纹跟爷爷的额头一样,甚至比他的还要多。就连枝干也虬曲而沧桑。但爷爷为什么现在才发现它老了呢?也许是爷爷觉得自己老了,才在自己老去的生命里发现了枣树苍老的影子。
   “枣树老了。”爷爷说完这句话后,便一个劲的抽烟,再也不说一句话,似乎他的一切语言都包含在那句话里。
   一个人,其实看得最明白的是自己走过的生命路程。他在这条漫漫之途上,摔过哪些跤,掉进过哪些泥坑?或是沐浴过几多阳光?他都不由自主的在生命之纸上记下了它们。也许他难以一一说清道明,但它们还是如疤痕一样真真切切的存在。也许每一个前进着的生命个体,都是一道道疤痕来完成的雕塑。尤其是生活在村庄里的人,每一个东西都可以是记录一个人成长轨迹的一张纸,或是映照自己生长过程的镜子。一朵悄悄开在田埂上的野花所看到的时光不一定就比一个人的少,虽然它走不过冬季。同样,一只麻雀在村子里飞过的曲线不一定就比一个人走过的路程短,也许那曲线里就深藏着一村子人的生活影子。我由此更加相信,那棵枣树之内,一定记录着有关爷爷的生命痕迹。也许在不自觉中,它也收集了我的许多走失的生活。
   那年秋天,爷爷将一块地没有耕完就赶着马回来。他走进门,便开始卸犁铧。还自个儿说:“铧老了!”当他将卸下的铧辗转观看时,又说:“什么东西在岁月面前都会变老。生命也是,其他事物也不例外。”那夜吃晚饭时,爷爷又说:“岁月跟咱们的土地一样,它让马老了,犁铧老了,让一棵枣树老了,让我也老了。但岁月又同太阳的光一样,让每一个事物都发光,包括生命,也包括不是有生命的!”
   爷爷这一番话说得似乎很古远,让一个生活在村子之外的人很难明白。即使生活在村子之内的人,也不一定完全明白。我觉得,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里找一个事物作为他的镜子。在这个镜子里,他会看到过往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当爷爷说“枣树老了”的时候,我就坚信了爷爷的镜子就是门口的那棵枣树。那棵枣树走过的日子比爷爷还要长。它一定是看到了一个生命由降生再走向衰老。它对一个生命的感悟一定远远超过一个人。当黄昏来临,它看到了一匹老马在一个人的牵引下走向庭院,它记住了那袅袅炊烟对村庄心语的细细抒发。当然,对于那只老在它的身旁唤来一个个早晨的公鸡,它也肯定铭记在心——虽然那只公鸡早已死去。它的那根老枝现在仍然横着长,原因是我曾在它上面绑过简陋的秋千。它应该记得一个小顽童荡秋千时快乐的笑声吧?然而在那个秋千和笑声随风而散之后,它发觉自己再也伸不起那根老枝了,它也许以这种姿态保持着对一幕欢乐童景的记忆。
   这样来看,爷爷以此“枣树”为自己的生命之镜,倒是最为贴切了。那么,那棵枣树是否也以爷爷作为自己的生命之镜呢?我想是的,说不定当爷爷佝偻着腰身走过它的身旁,并不住地说:“枣树老了!”的时候,它也在自己的内心默默附和:“是啊,你也老了!”
   人的一生面临的结果是怎样的呢?我此刻真的无法感知,但爷爷一直说的这些话能反映出什么呢?也许能说出一点岁月与生命的关系吧?然而我不知道,也许对于生命与岁月,我真的没有话说,也只有沉默。
  
   二、心里的眼睛
   一生再怎么折腾过的人,来到这个村庄必定会安静下来。这个村庄,简直就是一个平静的港湾。它总是摆弄出一个不变的姿态和一副深不可测的表情。阳光被羊群早早的托上懒洋洋的山坡,沿羊们温和的目光水波般漫开并荡漾出暖暖的光点。等到下午,村口有女人喊叫自己晚归的孩子时,羊群们又趟水般踩着零零碎碎的夕阳,直到将最后一丝阳光在山口送回。风在这个村庄,显得就更加小心。无论哪个季节,风都是走着奶奶的三寸金莲步。这种状态,充满柔和。仿佛村口老槐树下沉浸在往事里的那双沧桑的眼睛。
   我十分珍惜这个村庄里近乎凝结的宁静。昂首天空的蔚蓝,或放眼一垄一垄的麦田,抑或是站山腰俯瞰一排排低倭的瓦房,有时将目光游移在一条条曲曲折折的巷子上,这无论哪种方式,都是心灵的一次漫步。尤其是村庄西边的那颗大榆树上黑如铅重如铁的喜鹊巢,凝聚了太多的时间之影。那些在风雨之中变得黑乎乎的木条是一只只喜鹊从村庄的各个角落叼来的,再一根一根的将它们编织在一起。它们被编得极为牢固。村里曾有人爬上榆树想将它拆了,终因太费力无果而终。我相信,那些巢已被深深的嵌进一个叫岁月的土墙之上,任谁也别想将它们除掉。它们在一只只喜鹊远离之后,变成了村庄脸颊上一颗颗凝重的痣。被擎得高高的,那么安详。
   活在这个村庄里的一切事物,都仿佛与思虑无关。最后,都将变成绰绰约约的影子,然后被风吹得无影无踪。一只鸡,一头猪,饿了随口吃一些埂子上的野草,困了随遇而安。就是走在一条条巷子或小路上,都可以闭上自己的眼睛。
   其实,在这个村庄里生活的久了,眼睛似乎倒真没什么用途了。看着那个村东头住的瞎眼老人的生活状态,我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每当晨曦初绽,他便早早的站在村口,安然的面朝东方,让一朵朵灿烂的朝阳在他的脸上迈开轻盈的步子。他瞎了的眼睛虽然迟滞灰蒙,但绝不空洞。他很安静,仿佛怕惊飞了栖落于花叶之上的蝴蝶。他如一枚按钮,为村庄打开了早晨。我想,他在心里已经看见了一片绚丽多彩的天边云霞,那云霞围绕初升的太阳舞起轻漫的衣袖,紧接着,麻雀们奏起了土质般的乡间民谣。这美好的一天在他微微的浅浅的笑容里打开。等到太阳升上一竿子高,他便转过身,自然舒缓的迈开步子,稳健而不须攀摸的走遍村子的大街小巷。听老人们讲,他的眼睛瞎时50多岁了。我明白了,一个在村庄里生活了50多年的人,已经把村庄的所有东西装进了自己的心里,他在心里完成了另一双眼睛的诞生。所以,无论在以后的日子里村庄如何变迁,他都能用心里的那双眼睛找到回家的路。
   生活在这个村庄里所有人和事物,都拥有一双心灵的眼睛。一只麻雀,一头牛,那一坡红艳艳的野花,甚或村口的那块供人们休息的大石头,它们都在时时用心灵的那双眼睛
   窥视着村庄的一切,包括自己。
   当一个人由降生走向衰老,如一片叶子由抽芽走向枯黄,他就由一条小溪蓄积成一块不大不小的湖泊。明亮如眼睛的湖泊无论有风与否,均平静如斯,波澜不惊。只是有一朵云,或是一只鸟将自己的影子投在里面时,会有一丝惊喜掠过,但很快又归于平静。
  
   三、逃归的麦子
   在这个小小的村子,什么东西都在准备着一次逃离。而后又在不知不觉中沿鲜为人知的道路返回。
   一匹失踪多年的马,在主人毫无希望之余,去圈里收拾残物时,却发现它正安静地站在槽边,并循声回头张望。一把铲子说不见就不见了,干活的人只好另买一把。当新铲子用老之后,那把消失多年的铲子又突然出现在什么旮旯角里,仍旧保持了原来的模样。在干活人惊喜的目光里,它却是那么平静,全然没有一点久别重逢的喜悦。
   自然,驻立在这个村子生命高度的麦子也不例外的准备逃离,然后又赶在秋天之前返回。母亲将大把大把的麦籽撒在地里,让它们一齐喊叫一个丰硕的年成。但总有一些会偷偷逃离,隐藏在院子里的墙角,或是园子里不为人知的地方。它们终于耐不住隐藏的寂寞,在春雨一声声的召唤里,破土而出,日日成长。墙角或是园子是母亲每日都要清理的地方。她会把杂草铲掉,会将枯枝败叶扫除。她说不能让一个庭院有荒败的景象。在母亲清理过后松软的地方,总会有一丛又一丛的麦苗更显挺拔。母亲说麦子是生命的方向,所以她会将那些稀稀落落的麦苗留下来。从此以后,母亲会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看待那些麦苗,不许鸡抛,不许孩子们踩踏。它们的偶然出生让母亲多了一份为生活而弓腰的程序。
   在母亲悉心的照料下,那些麦苗拔节成长,并最终抽穗。当村子之外的麦子迎着骄阳走进村子时,这些孤零零挺立在庭院中的麦子也溢出了诱人的醇香。它们终于在逃离之后于秋天也回到了众多姐妹欢聚的场地,在金色的帐帷里尽说那次逃离后的喜悦。
   在这里,所有逃离只不过是为了回归。那匹马回归了,那把铲子回归了,那几粒麦子回归了。其实,所有的人也就在进行着只属于自己的逃离,但最终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回归。
   二牛爷爷是几十年前离开村子的。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有人在村口看到一个直挺挺躺着的人。村子里的人扫下覆盖在他脸上的厚厚的雪,才认出来他是谁。没人知道这几十年他在哪,他在干什么。但人人都能想到,当他刚刚逃离村子的那一瞬间,他就想好了在剩余的时光里怎么回到这个村子。
   母亲也不例外的在逃离。她携带着一把把养活性命的麦子。她撒开手指,让时光流过,至少不想让时光牵住自己逃离的脚步,但在若干年后,她才发现,她所进行的每一次逃离都不过是徒劳。因为她的头发铺霜,脸皴裂纹。而这些,就是时光沿原路返回,找到她后连本带利交给她的一次回归。

共 363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组诗意的怀想,让读者的心绪与一个小村相连。(一)每一个东西都可以是记录一个人成长轨迹的一张纸,或是映照自己生长过程的镜子,爷爷以枣树为自己的生命之镜,那棵枣树何尝不以爷爷为生命之镜呢?(二)一生再怎么折腾过的人,来到这个村庄必定会安静下来。在这里生活的久了,眼睛似乎没什么用途了,因为他们都拥有一双心灵的眼睛,窥视着村庄的一切,包括自己。(三)在这个小小的村子,什么东西都在准备着一次逃离。而后又在不知不觉中沿鲜为人知的道路返回。麦子、马、铲子还有二牛爷爷都是这样,母亲也不例外的在逃离,但每一次逃离终归不过是徒劳。每个人、每个事物,走得再远、飞得再高,终究会沿时光原路返回,连本带利一次性回归。文章语言优美,意涵深邃,有如轻魂一般在村子上空游荡,又如电光火石般迸撞出思想火花,连读三遍,爽心清脑,意味绵长。好文,推荐共赏。【编辑:乐歌】【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510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乐歌        2019-05-10 07:44:16
  老师的散文,诗意盎然,哲思深邃,好文,鉴赏!
诗骑人生
2 楼        文友:黄金山        2019-05-10 08:11:09
  写得好真的!天天就是好
3 楼        文友:素心若雪        2019-05-17 14:33:08
  !文学,多半是为了书写记忆。真实的人生,总是在历史的长河中流淌,唯有把忆记定格为文字,才能长久保存……
馨蕊英华步冷穹, 清魂洁魄傲芳丛。 宁由朔雪侵三世, 不向东君乞柳风!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