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人生家园 >> 短篇 >> 影视戏曲 >> 【家园】爱在苗岭(院线电影剧本)

编辑推荐 【家园】爱在苗岭(院线电影剧本)


作者:龙震南 布衣,220.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35发表时间:2019-05-11 22:35:03
摘要:双亲去世的云南女孩何丽环不满其兄包办婚姻,暗收聘礼。她在婚姻大事上,自有主见。哥哥挪用礼金,逼嫁烂仔。无奈之下,逃婚离家,受尽苦难来到湘西。生命垂危时被龙东生所救,受到悉心照顾。俩人日久生情,终于喜结连理。

爱在苗岭(乡村电影剧本)
  
   编剧:龙震南
  
   字幕:1986年初秋.湘西某小镇
   人物:何丽环(女主人公.23岁)
   包子商贩(女,30来岁)
   众人
   1.集市上 日
   人来人往的街市上,摆着琳琅满目的货品,商贩们各显神通,吸引顾客购买。一位蓬头垢面、衣服破烂、满身汗臭的年轻女子,歪歪斜斜,步履深浅走着,肚子饿得咕咕响……她来到一个包子摊前,驻足直看,直流口水,老板见到这模样,二话不说,直赶她走。
   老板:走走走……
   身无分文的丽环只好离开,孤身一人在异乡流浪。
   人物:龙东生(男主人公 25岁)
   2.特写:月明星稀的夜晚,月光照在空蒙的远山,婉如一位出嫁的新娘,美丽迷人。蜿蜓崎岖,杂草丛生的山路上,隐约出现一位男子模糊的身影,哼着山歌,由远至近地走来。(淡入下一场)
   人物:龙东生(男主人公)
   何丽环(女主人公)
   3.松林 外 夜
   茂密的松林,遮天蔽日,阴森恐怖,风吹着枝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忽然,隐约听到人的呼喊。
   何丽环(画外音、微弱地):有人吗?救……我……
   后生骤然惊悚起来,惊惶失措地站着,吓出一身冷汗。
   龙东生(得瑟地):谁……半夜三更的莫吓人!
   没回应,后生以为是野物,就不在意了,往前走了十几米,又一阵呼救声入耳。
   何丽环(画外音、颤抖地):有人吗?救……我……
   龙东生(立马止步、大声地):谁啊?这么讨嫌,半夜三更地吓死老子了。
   何丽环(画外音、苍凉地):在……这……快……
   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声音朦胧无序,听起来像是一位姑娘,但又不敢确定。
   龙东生(站着嘀咕):难道白天时候,哪寨的人到这里砍柴时,不小心摔伤了?
   龙东生(呼喊、搜索):有人吗?你在哪里?我来救你。
   他孤身一人在密林里来回穿梭,找了许久,仍不见踪影,也没听见她回应,好像蒸发了似的。
   龙东生(自言自语):真见鬼了,找了大半夜,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难道,我听走耳了?
   他纳闷了,疑惑了,但他没有放弃搜寻她的下落。他插腰站在某处寻思,突然……
   龙东生(斩钉截铁地):不!我没听错!她可能出了意外,我一定要找到她。(淡入下一场)
   4.原野 外 夜
   出了密林,眼前一片空旷的原野,葱郁的野草一望无际,月光洒落在上面,银灰色的一片。此情此景,他心血来潮,仰望星空,对月放声“啊……”呐喊,小路从中穿行,他往深处走,边走边搜寻,到达中央,发现前方有个人纹丝不动地躺着。他赶紧上前看情况,果然是她。
   龙东生:姑娘,醒醒,你怎么啦?怎么躺这儿?
   她没回应,他蹲下身,手摇了她身子。
   龙东生:姑娘,醒醒,起来啦,这么晚了,早回家啊。
   也没回应。他感觉不对劲,将手伸到她额头。
   龙东生(惊慌):烧得很厉害,怎么办?怎么办?
   顿时神色慌张,心里很矛盾。时间过去了许久,在救与不救中徘徊。
   龙东生(暗自嘀咕):她病得那么厉害,若见死不救,又于心何忍?怎么办?怎么办?管他的,人命关天,顾不了那些。
   他站起来。将其驮上了背。
   龙东生(边驮边说):我龙东生不做亏心事,怎怕鬼叫门。
   他迈开步子,沿着草地边缘走去……(淡入下一场)
   人物:龙东生(男主人公)
   阿爸(东生父亲,60岁,满头银发,热情和善)
   龙东燕(东生堂妹,16岁,扎着一条大辫子,活泼可爱)
   5.院坝 日 外
   晌午时分,艳阳高照,东生手持竹扫篼在打扫院子,阿爸拿着烟竿坐在堂屋吞云吐雾,东燕从房间出来。
   龙东燕(急促地):阿伯,她醒了。
   阿爸:走!看看去!
   俩人进了里面。东生听见,放下扫帚,也赶过去。(淡入下一场)
   人物:龙东生(男主人公)
   何丽环(女主人公)
   阿爸(东生父亲,60岁,满头银发,热情和善)
   龙东燕(东生堂妹,16岁,扎着一条大辫子,活泼可爱)
   6.房间 日 内
   残破的房间内,光线四射,摆设一张破旧的木床和一个伤痕累累的木柜。丽环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环顾四周,看到三个陌生人站在床边,看她憔悴,恐惧的样子。
   阿爸(轻声微笑地):姑娘,你醒了!
   何丽环(恐惧地):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们是什么人?
   阿爸(微笑、和蔼地):姑娘,别怕!我们是好人。这儿叫杨排村,你是在我家里。昨晚,我家东生从镇上回来,在半路听到你的呼救,他到处找你,后来见你躺在路边,就把你背了回来。
   何丽环(微弱语气):谢谢!
   她瘦弱的手抓紧床被,撑起身来。
   阿爸(劝阻):别动!你现在身子虚弱,需要修养,快躺下!(目光移向东燕,交待说):燕子,在这里照顾好阿姐,我去拿药。
   龙东燕(点头):嗯!
   阿爸:东生,我们走。
   父子俩打开房门出去了。(淡入下一场)
   人物:龙东生(男主人公)
   阿爸
   7.堂屋 日 内
   父子俩来到堂屋,走到门前,阿爸交待东生。
   阿爸:东生,你去二哥家赊点鸡肉回来,给她补充点营养,快去快回。
   龙东生:好!
   父子俩分别行动。(淡入下一场)
   字幕:金平
   人物:何家俊(女主人公的哥哥,30岁)
   梁大头(看上丽环的烂仔,35岁)
   几个小混混(梁大头的手下,18到23岁之间)
   8.集市 日 外
   一天,家俊在集市上碰到梁大头和他手下的几个小混混,家俊正要避开之时,不巧被梁大头发现,他们追来,家俊赶紧跑,正上演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梁大头(指着前方,大声):家俊就在那儿,快给我追……
   大头和他手下边追边喊:站住!站住!快……
   家俊躲在一处很难发现的墙角下,害怕被逮住,久久不敢出来。狡猾的梁大头用了一招以静制动,家俊果真上当了。他以为大头已走了,他一出来,大头围上去,被逮个正着。
   梁大头(得意):家俊,你跑啊,跑到天涯海角,我照样把你逮回来。
   手下甲:家俊,就算你是孙猴子,也别想逃过如来佛的手掌心!
   何家俊:我求求你了,梁哥。钱,我会慢慢还,宽限几天好吗?求求你了!
   手下乙:小子,面前有两条路让你选,一,要么还钱,二,要么把你妹妹交出来,嫁给我大哥,不然休想!(淡入下一场)
   人物:龙东生(男主人公)
   二嫂(东生堂嫂,40来岁,热情大方,苹果脸,稍胖,挺高)
   9.二嫂家门外 日
   东生刚到门口,俩人正好碰面。
   龙东生:二嫂?背背篓到哪里去?
   二嫂:东生?我以为是哪个,站在门口吓死我了。
   龙东生(笑):大白天的,你就那么胆小?我又不是老虎吃人,怕什么!
   二嫂(哑口):嗨?你还有理啊。
   龙东生(憨笑):二嫂,我不是故意吓你的,我来有事。
   二嫂:你有什么事?
   龙东生:进去说。
   叔嫂二人进了院子。(淡入下一场)
   人物:龙东生(男主人公)
   二嫂(东生堂嫂,40来岁,热情大方,苹果脸,稍胖,挺高)
   10.屋内 日
   叔嫂俩到屋内。
   龙东生:鸡蛋!还有吗?
   二嫂(表情严肃):没有!
   龙东生:哦。
   他转身要走时,二嫂哄哄地偷笑,故意笑出声来,他听到后,立马转过来。
   龙东生:二嫂,好啊,你骗我是不是,快拿来。
   二嫂(笑):谁让吓我啊?
   龙东生:好好好!是我不对!我向你认错,行了吧?
   二嫂:这还差不多。
   二嫂进房间拿来一篮子鸡蛋给他,他接过篮子,笑了。
   龙东生(开玩笑):你骗我了,这蛋钱,就免了,走喽!
   嫂(讶异瞪眼):嗨?还我鸡蛋!
   龙东生(挑逗):过来拿!
   他拔腿出了门外,二嫂笑着看他,不禁地摇头。
   二嫂:这小子……(淡入下一场)
   人物:龙东生(男主人公)
   阿爸
   11.厨房 日 内
   厨房响起炒菜的声音,阿爸进来拿药水。
   龙东生:阿爸,我来舀。
   阿爸:你快加火炒鸡蛋给她吃,要多炒一点,她可能几天没吃东西了。
   龙东生:好的!(淡入下一场)
   人物:何丽环(女主人公)
   阿爸
   龙东燕
   12.房间 日 内
   东燕守在床边照顾丽环。忽然,阿爸推开房门,端着一碗刚熬好的药水进来了。
   阿爸:燕子,快扶她起来。
   龙东燕:好的!
   阿爸把药递给东燕。
   龙东燕(将她扶起):阿姐,来,服点药,身体才会好啊。
   何丽环:谢谢!
   东燕把药水递到她嘴边,眯眼一服而尽。
   龙东燕:阿姐,慢点服!
   何丽环:这药怎么这么苦啊。
   阿爸(笑了):良药苦口嘛,这是我们苗家祖传的药方,专治身体虚弱,头疼感冒,安心定神,还有补血的功效呢。
   何丽环(点头):哦。
   东燕将碗递给阿爸。
   阿爸:姑娘,你好好休息,安心养病。
   何丽环(点头):嗯,谢谢大伯!
   阿爸:燕子,好好照顾你阿姐。
   龙东燕:阿伯,放心!
   阿爸走出了房间。(淡入下一场景)
   人物:阿爸
   13.特写:夜幕降临,星光闪烁,点缀天宇,苗寨恬静,偶尔间,隐约闻见邻家几只小狗“汪汪”地叫。阿爸独坐院坝上纳凉,静静地,若有所思地抽烟……
   人物:龙东生(男主人公)
   何丽环(女主人公)
   龙东燕
   14.房间 夜 内
   房间内,一盏油灯放在床边的凳子上,发出通红微弱的光。东燕坐在床边守护着丽环。忽然,她醒了。
   龙东燕:阿姐,你醒了,好点了吗?
   何丽环:好点了!坐。
   东燕坐在床边。
   何丽环(深情地看着她):你叫什么名字?
   龙东燕:东燕,大家都叫我燕子。
   何环环(点头):哦!那,我可以叫你燕子吗?
   龙东燕(笑道):当然可以啦!
   何丽环(微笑):好!燕子!
   龙东燕:哎!
   房门开了,东生进来看望。
   龙东生:燕子。
   龙东燕:阿哥。
   他走到床边。
   龙东生:阿妹,好些了吗?
   何丽环:好些了!多亏阿哥相救,不然,我可能……
   龙东生:别说这些了!
   何丽环(点头):好!不说了!
   龙东燕:就是嘛!
   三人笑了,东生站着,东燕坐着,沉默一会。
   龙东生(看着丽环):阿妹,听你口音不像本地人。
   丽环点头回应。
   龙东燕:阿姐是从哪里来的?
   何丽环(低声):云南。
   龙东燕(惊讶):啊?这么远啊。
   丽环点头回应。
   龙东生(惊讶):云南离我们这里那么远,你是怎么来的?
   何丽环(脸色低沉,眼神透着一丝伤感):我……
   龙东燕: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
   丽环吱吱唔唔。
   龙东生(抢过话头):燕子,你阿姐累了,让她好好休息,今晚,你就不要回去了,在这里照顾她。
   龙东燕(点头):好的!
   龙东生(站起,看着丽环):阿妹,你休息吧,安心休养,才好得快。
   话音一落,转身过去。就在此时,丽环突然叫他。
   何丽环:阿哥……
   龙东生(转过身):还有事儿吗?
   何丽环:看得出阿哥是个老实人!我叫何丽环,是从云南金平过来的。记得,我5岁那年……
   (闪回境头)
   字幕:时间:1968年夏
   地点:云南 金平
   15.外景 日
   特写:乌天黑地,雷电交加,狂风暴雨,雨珠泼洒到屋顶,流过鳞鳞瓦片滴落在地,摔得粉身碎骨,屋檐犹如水帘……
   人物:何丽环(女主人公 童年)
   何家俊(丽环哥哥、少年11岁)
   何母(贤惠的家庭主妇、35岁)
   何伯(丽环大伯、麻子脸、身材魁梧、为人和善)
   16.屋内 日
   何家母子坐屋内闲聊,有说有笑的。突然,一位50来岁的男子,打着伞慌慌张张地跑进屋来。
   何伯(画外音):小芸,小芸,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何母(不解地问):哥,出什么大事了?
   突然,外边闪起一道恐惧的寒光,照亮了整栋屋子,接着,几阵隆隆的惊雷震耳欲聋地响彻云霄,令人不寒而栗。
   何伯(眼眶含泪,气喘吁吁,嘴角颤抖着):梓华……他……
   何母(焦急追问):梓华到底怎么了?快说呀,哥。
   何家兄妹(含泪悲丧、异口同声地):我爸他……怎么了……快说啊,大伯,我爸到底怎么了……
   何伯(吱吱唔唔):梓华……他……他死了……
   何母(急切追问):啊?他怎么死的?
   何伯(泪珠滑过脸颊、哽咽地、颤抖地嘴唇):他从越南到泰国的途中,不料遭到劫匪的袭击,至今生死不明,可能已经……
   得知噩耗,何家人一下子地陷天塌,犹如晴天霹雳砸到这家人的头上。何母脸色发青,浑身抽搐,泪如雨下,一时间接受不了残酷事实。

共 34517 字 9 页 首页1234...9
转到
【编者按】一部值得一看的院线电影剧本,一个年轻姑娘何丽环为了逃婚,遭遇不测,幸得好心人龙东生搭救。在悉心照顾和日常生活中,两人日久生情,步入婚姻殿堂。一对幸福的新人,又去看望曾经受到诱骗把妹妹推向艰难处境的哥哥,兄妹深情相拥,当年的坏人被依法惩治。这时突然发现何丽环怀孕了,一个大团圆的结局。这个剧本故事性很强,场景描写充满诗意。推荐加精!【编辑:田冲】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田冲        2019-05-11 22:36:27
  好剧本,欣赏了!感谢赐稿人生家园!
出版长篇小说《迷局》,入围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获首届浩然文学奖;出版散文集《春暖花开》和诗集《守望家园》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