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华文部落 >> 短篇 >> 传奇小说 >> 【华文】黄马褂的传说(短篇小说)

编辑推荐 【华文】黄马褂的传说(短篇小说)


作者:顾昊岳 秀才,2754.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87发表时间:2019-05-21 11:20:54
摘要:皇帝选妃 国舅探亲 黄马褂流传


   故事发生在清朝某年间,地点在长白山余脉,辽南某地。
  
   一、挪茔
   烈日当空,蝈蝈们在远近的山岭和沟谷间组成了一支隐形合唱队,它们尽情地弹奏那一个嘶哑而又单调的音符。蝗虫们在山腰的羊肠小道边幽会,它们听见人的脚步声,便立刻像鱼儿跃入大海一样纷纷窜入密森森的草丛。一只野鸡也惊飞起来,惶恐的样子像是一个被强盗追赶的山野村姑。
   王老五喘着粗气,从后面一颤一颤地赶上来,他用铁扇子一样的大手抹了一把黑红的大脸上油汪汪的汗珠子,对一个黑脸中年男人说:“七爷,天太热了,歇一会儿吧!”
   七爷是刘老爷的管家,他看看天,没吱声。
   两个小伙子在前边抬着一个大肚坛子,边走边不住地埋怨:“这坛子里装的是什么宝贝啊,这么沉!掌柜的,让俺们歇一会吧!中午就没吃饱饭!”
   七爷见他们两个油嘴滑舌的样子就骂道:“你们两个不中用的东西,长这么大个子,白吃饭啊!走这么几步路就不行了,是不是晚上又睡不着觉瞎胡闹了?”
   王老五笑着说:“七爷,你年轻时那可是走南闯北的,见识多,他们哪能跟您比呢?”
   七爷一听来了劲:“想俺当初像他们这个年纪,一宿挑一百斤粉条走五十里路还要睡俩女人,换成你们还得了!快走,还要翻两座山呢!”
   “睡两个女人?一宿?真的吗?七爷,你可真行,不是骗俺们吧!”说话的是一个瓜子脸的青年,他小眼睛,八字眉,叫二龙。
   另一个细眉圆脸后生听了也附和:“七爷,你可真厉害。你给俺们讲讲你的风流事儿吧,二龙整天晚上都睡不着觉哩!”
   七爷听了骂道:“小小年纪,就不学好,你们不要命了!听话,好好抬着,有你们的好处!”
   那二龙又说:“俺们把坛子抬到地方东家有什么奖赏呢?”
   王老五听了骂道:“你们两个不老实的东西,成天都想些什么?整日像两只小牙狗似的围着春梅和秋菊转转,还指望老爷把她们赏给你们,是吧?你们好好地抬吧,小心别把坛子给摔了,有你们的好处。”
   那二龙立刻接话说:“谢谢五爷开导!不过,这坛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不会是金元宝吧!”
   五爷道:“你小子,不是想女人就是想发财。这里面装的可是老爷家祖宗的骨髓。你们知道老爷家为什么家大业大,辈辈显贵吗?就是靠着祖宗坟茔地风水好。这一回啊,老爷家又踩到了一块更好的坟茔地了。你们俩可别往外传啊,将来老爷家发达了,能没有你们的好处吗?”
   圆脸后生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难怪起个大早上山,还让俺们在半道等着,神神秘秘的。七爷,还是歇歇再走吧,实在是太热了!”
   七爷说:“不行,天黑前必须下葬,误了时辰可不行!”
   圆脸后生说:“没事儿,就撒泡尿。您二老先走,俺们保管追上你们!”
   “那好,你们俩可得快点跟上。咱们先走一步!”说着,那七爷和五爷像两只黑猩猩一样蹒跚着消失在前边的树林之中。
   那圆脸后生叫宝柱,他和二龙见七爷走远了,便说:“这骨髓什么样?二龙,你见过吗?”二龙说没见过,宝柱说要不打开瞧瞧。一个说不好吧,一个说有啥不好?宝柱说:“怕啥,怕老爷知道?你不说,俺不说谁会知道?你别是怕鬼吧!”
   二龙说:“谁怕鬼?俺从来就不怕鬼,再说一个坛子里能有什么鬼?”
   宝柱说:“你敢打开看么?”
   打开?二人说着,好奇心和年轻人的不计后果的鲁莽劲头让他俩三下五除二打开了坛子。一股儿冷气从坛子里钻出来,二人不由得退后一步,继而又上前看了两眼,里面连泥带水的,绿森森的,也没看见几根骨头啊!
   二龙说:“抬着真沉,不如把里面的东西倒出一些吧?抬着也轻快点!”
   宝柱一听拍手赞成。两人就把坛子里面的东西往路边倒,一下子倒多了。二龙说:“倒出的太多了,这要是被老爷发现了可就坏了,正好有一泡尿撒里面好了。”
   宝柱一听,就说好。二人就掏出家伙,对着坛子尿起来。尿完了,用盖子盖好坛子,二人赶紧抬起坛子,做贼似的往前赶去。
   傍晚时候,他们把坛子抬到了青龙山。刘老爷跟阴阳先生早等在新建的墓地那里。这个刘老爷祖上都做过高官,到了他这一辈,只做了几天县太爷。他一生迷信风水,认为是祖宗的风水已经改变,应该寻找一处更好的坟茔地了。于是,他花重金找了几个阴阳先生,最后选中了青龙山这块风水宝地。他先在青龙山脚下的太和庄买了一处大庄院,接着把全家搬到了这里。之后,不等来年的清明,就急忙挪坟茔,他巴不得后代赶紧出几个王侯将相呢!
  
   二、选妃
   日月如梭,很快过去多年,刘老爷家不仅没出什么高官显贵,竟出了个败家儿子刘天虹。刘天虹娶了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为妻,生了一对儿女,却还成天不务正业。那刘天虹受二龙、宝柱一伙儿无赖的引诱,流连风月场所,抽大烟,又嗜好赌博,很快就把家财败光了。
   村里人都说,阴阳先生就是骗人的,专门骗那些有钱的财主。也有人说,是因为有南方来的蛮子,在青龙山上建了座塔,破坏了风水,把龙脉给镇住了。
   日子就在村民的唉声叹气中一天天过去。转眼刘老爷和儿子刘天虹都过世了,相继下葬在青龙山上的墓地。宝柱和二龙也一个因为盗窃被抓进牢狱,一个因为赌博害命被判了死刑。
   又过了些年,刘天虹的儿子刘腾二十出头了,为了生计,娶了邻村的一个女子郑氏,那郑氏是个母老虎,对小姑子刘凤很不待见,成天百般刁难,巴不得她赶紧嫁人,家里好少一个人吃饭。
   这一年冬天,刘凤早上还没吃饭,就被嫂子打发上街去换豆腐。那刘凤的娘亲死的早,她从小没有人疼爱,头上生着疮,蓬头垢面,肩上围着一条破被单子,两手端一个小瓦盆,里面装了一些黄豆,来到街上,看见卖豆腐的,用豆子换了一块豆腐。她端着瓦盆,手托豆腐正待往家里走,忽然,就听远处锣鼓喧天,旌旗招展,一大群官家的人开道而来,两边还跟了不少村民看热闹。
   那刘凤从来没见过这场面和阵势,街道狭窄,人群混乱,她个子又小,就来到街边一堵矮墙上站着卖呆。不知是因为她头上有疮,怕人看见嘲笑,还是天冷瓦盆太凉了,她把瓦盆扣在头顶,两手托着玉米皮垫着的豆腐,站在矮墙上东张西望。
   那些官人竟然来到刘凤的跟前,只见其中一个对当地的官员说道:“正是!正是!钦天监是有能人,看的天象算的就是准啊!看,娘娘头顶凤冠,身披霞帔,手托玉印,脚踏土龙,正是吾皇万岁梦中之人。”说着一行官员倒头便拜,吓得刘凤跳下矮墙一溜烟往家跑去。
   官员们就跟在刘凤的后面,来到了她家。刘凤的嫂子见来了这么多衙门的人,以为是刘凤在外面惹了什么大祸,正待发作开骂,那京城里来的官员喝令刘凤家人接旨。一家人跪倒尘埃,听了圣旨,还是半信半疑。这时,早有一群丫鬟媳妇上前带刘凤去沐浴更衣,经过一番梳洗打扮,刘凤像换了人似的,光彩照人,连头上疮疤也没有了。
   这时,八抬大轿到了门前,一群女人搀扶刘凤出门上轿,刘凤的嫂子这时才回过味儿来,上前巴结刘凤,假装哭泣说舍不得小姑离开,她问刘凤有什么要求,刘凤就说:“嫂子,把那块豆腐给俺吧,以后,俺可能就再也吃不到家乡的豆腐了。”
   她嫂子就用一只粗瓷大碗盛上那块豆腐送到轿子前,有人接过去,递给了轿子里的刘凤。一行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奔州过府,望京城而去。
  
   三、探亲
   常言道:“女子无才便是德。”单纯质朴的刘凤进了京城,就像一棵乡野小白菜,让吃惯了大鱼大肉的皇帝倍感新鲜,她深受皇帝宠爱,很快成了皇帝的妃子。
   一转眼五年过去了,刘凤的哥嫂把当初皇帝的那点赏赐挥霍的差不多了,日子又陷入了困顿。
   这一年夏天,那郑氏就对刘腾说:“自从你妹妹进了皇宫,这都五年多了,怎么连个信也没有?俺都怪想念她的。怎么着,你也应该去京城探望一下你妹妹啊,你这当哥哥的怎么这么不关心她,还不知道她在宫里过得怎么样呢?”说着装作抹鼻涕擦眼泪的。
   那刘腾见郑氏这么一说,也很无奈,就说:“俺也想俺妹妹啊,但常言道:‘穷在大街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俺们如今这样光景,怎么好去给妹妹打脸!”
   那郑氏一听,来了气:“好歹俺们也是皇亲国戚啊,你去找找你妹子,就说想她了,去看看她,你那皇帝妹夫还能吃了你?好歹你是他的大舅哥,说不定还会有很多赏赐呢!俺说你明天就动身,去京城看你妹子去,盘缠俺都从俺娘家给你借好了。”
   那刘腾也找不出别的办法能来维持生计,只能点头答应。
   经过一个来月的晓行夜宿,那刘腾终于来到了京城,他打听着找到了皇宫,见门前有武士守卫,就上前说明情况,没想到他的地方话和那穷酸的打扮,让门卫听了半天也不相信他就是皇上的大舅哥。
   那刘腾在宫门外逡巡了几天,也没能进去宫门半步。他带的那点钱也花光了,就每天在街角屋檐与乞丐混在一起。有一天,有个老乞丐跟他聊天,知道他的妹子是当今皇上的妃子,就给他出主意,让他等在皇宫门口,见有大臣上朝,就赶紧去求大臣给宫里传话,或许兄妹能够相见。
   第二天,那刘腾就依老乞丐的主意去做,果然奏效。进了深深皇宫,刘腾一路心里直打鼓。皇上是个嘛样子,妹妹又会是嘛样子,能不能生个小外甥呢?
   左拐右弯的穿门进户,来到一个大殿里,刘腾在带路的太监提示下跪倒殿中,行完觐见礼,抬头看见大殿上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像一个病秧子。皇帝问刘腾一路辛苦,几时到京,为何才来走动?这不问倒好,一问刘腾竟实话实说,把来京进宫的艰难,门卫如何阻拦一一诉说。皇帝一听很没面子,下令去查是哪个门卫不负责任,强行阻拦。不一会儿,一个门卫的头被放在托盘里送到了刘腾的面前,那刘腾吓得浑身颤抖,面如白纸,再也不敢抬头了。
   皇帝说刘妃今日偶染风疾,不能前来相见,命太监带刘腾去探望刘妃。又左拐右弯地来到一处寝殿,刘腾被带到一处华丽的幔帐前,就见幔帐里伸出一条手臂,白森森的手腕上戴着一个翠绿的镯子,就听里面的美人说:“家中一切可好?兄长来京一路辛苦,好好歇着,早点归家,免得嫂嫂惦念!”
   刘腾跪地,连连点头,终未见妹妹嘛模样,也不知那幔帐里的是不是妹妹刘凤,就在太监的引领下退出了寝殿。
   刘腾当天就告辞归乡,皇帝赏赐了刘腾一件黄马褂,还有一个小楠木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地方的钱粮国税账册,究竟做什么用,刘腾也是没听得太明白。刘妃赏给兄嫂几批绸缎,宫廷的各式点心,诸多钱物。
   那刘腾摇身一变成了阔佬,皇帝派人护送出京,又命沿途各州府接送。所有的赏赐装满了一辆马车,刘腾是风光无限,望家乡而来。
   刘腾到了家,那郑氏乐得抓耳挠腮,她拍手打掌地说:“怎么样?俺说应该去看看你妹妹吧!瞧,给了这么多东西,瞧这缎子,多漂亮啊,村里人一辈子也没瞧过!”她看见那个小楠木箱子,打开一看,很失望,就对刘腾说:“俺还以为是什么珠宝呢?原来就是一箱子书,你要这些书干嘛?还不如要几件金银首饰给俺呢!你真傻帽!俺跟你这一辈子怎么就没那富贵的福气呢?”
   刘腾听了非常厌恶地躺在炕上,懒得搭理郑氏。他想跟郑氏说那卫士的人头,想说皇宫的阴森可怕,想说自己没饿死在京城,能囫囵个回来就不错了,可是,他懒得张口,一切都仿佛一个噩梦,他似乎还没从幻梦中醒来。
   那郑氏见刘腾从京城里回来,成天蔫蔫的没精打采,只知道睡觉,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一天,恰巧孩子拉肚子哭闹,她就把那楠木箱子里的书拿出一本,撕下几张给孩子揩屁股。别说,那纸本软软的,用来上茅房还真的不错。
   转眼上冬了,这一天,听说镇上唱大戏,刘腾就想去看看,快过年了,穿得也要体面一点,他就找出了皇帝赏赐的黄马褂穿在棉袍外面,一步步往镇里走去。
   没想到,还没到镇上,早就有镇上的一些官员和乡绅迎接而来,那些人都是冲着那件黄马褂来的,一个个羡慕和嫉妒的眼神让刘腾很不自在,心里直发毛。面对一群人的前呼后拥,溜须拍马,刘腾很不适应,虽然被安排在戏台雅座,但他心神不定,戏没看完,他就趁上茅房方便,早早跑回了家。
   从此,那件黄马褂,刘腾再也没敢穿第二回。
  
   四、传说
   几年过去了,刘腾两口子好吃懒做,家里又陷入了困顿。东西都变卖得差不多了,那郑氏又核计让刘腾去京里找皇妃妹妹,就说:“当家的,你说这日子可怎么过啊?你也不会种地,也没学个什么手艺,这成天在家里呆着也不是个事儿啊!眼看着孩子也大了,你能不能再去趟京城,不为俺们大人,为了孩子的前程你也要去看看你妹妹啊!人家毕竟是皇妃,手指头缝嘀嗒点也够俺们活几年啊!”
   那刘腾瞪了她一眼,说:“你以为那是你娘家啊,想去就去?要去你去,俺是打死也不想再去了!”
   那刘腾去了一回京城,不能说死里逃生,也是感觉在阎王殿里走了一回。千里迢迢,他再也不想去折腾了。更何况这些年过去了,他的皇妃妹妹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一点消息也没来过。那皇宫里尔虞我诈、争风吃醋、你死我活的,可不是个什么好地方!刘腾古书和戏文也没少看的。

共 602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美好的传说是人们茶余饭后的精神食粮,通过作者精心的编辑,透过作者美好的心灵,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个精彩绝伦的美好画面。黄马褂的传说通过 一、挪茔 二、选妃 三、探亲 四、传说等几个章节彰显了流传在人民群众口中的美丽传说。通过这个传说,反映了人民群众的美好心愿。文章最后说“黄马褂的下落不知道真假,但有一件事却是真的,就是当地好多年没有官差收税了,老百姓都暗地庆幸,怎么这些年,天无大旱,地无洪灾,五谷丰登收成好,怎么就不见官府来人收田税啊?难道是皇家有了什么喜事,天下太平,田税都免了吗?”希望看到这个传说的人,也能感受到故事的跌宕起伏和美好愿望,在炎炎夏日给你带来丝丝清爽。欢迎赐稿华文。问好作者,遥祝夏安。【编辑:春风拂柳丝】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共 0 条 0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