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影视戏曲 >> 【暗香】大义拯救(戏剧剧本)

编辑推荐 【暗香】大义拯救(戏剧剧本) ——小警剧


作者:冷梅含香 白丁,92.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58发表时间:2019-05-26 21:40:07
摘要:山东滨湖县警官郑大光与导游吴小叶是青梅竹马的情人。吴小叶贪图富贵,被人拐骗到边境走私贩毒,被判死刑。吴小叶的妈妈胡莲花请求郑大光去边境拯救女儿,大光不计前嫌,大义随行。到了云南边境瑞丽城,与当地警局配合调查小叶贩毒一案。郑大光利用高科技技术,在网络上钓到了真正的毒贩霍大发,洗清了吴小叶的罪名。歌颂了我公安干警本着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的原则,执法如山,大义凛然。

【暗香】大义拯救(戏剧剧本)
   时间:2018年春
   地点:山东滨湖县城→云南瑞丽市
   人物简介:
   郑大光:男,30岁滨湖刑警
   吴小叶:女,28岁导游(囚犯)
   胡莲花:女,50岁小叶妈
   严律师:男,46岁山东金牌律师
   邢队长:男,42岁瑞丽市缉毒队队长
   霍大发:男,35岁缅甸籍华商(毒贩)
   女警官(甲)27岁(狱警)
   男警官(若干)
   男青年(霍助手)
  
  
   第一场闻信惊变
  
   幕启:滨湖县城公园内,花红柳绿水潺潺,郑大光穿一身便装上。
   郑:(唱)春光明媚艳阳天,鸟语花香满公园。
   父母逼我去相亲,地点定在假山边。
   我与小叶青梅竹马同长大,相亲相爱十余年。
   都怪我工作太忙少陪伴,她贪图富贵移情别恋。
   两年来出走无音讯,但愿她生活幸福婚姻圆满。
   希望今日相亲能如愿,梦中情人到眼前。
   (坐在假山石块上等待)。
   胡:幕后(唱)
   我匆匆走来踉跄行,心如刀绞火烧胸。(急上)
   (唱)公园内去找郑大光,拯救我女儿出火炕。
   自从小叶悔婚离家走,我无颜去见亲家翁。
   今日事急我无奈,去找大光求人情。
   抬头望大光坐在假山亭,我不顾一切向前冲。
   大光面前双膝跪,未曾开言泪雨倾。
   郑(大惊)(白):胡姨你这是干什么?
   胡(白):大光啊!
   (唱):小叶负你出走两年整,
   我又羞又愧心不宁。
   昨日公安传噩耗,
   小叶她,她……她边境被捕判死刑。(泣不成声)
   郑:(白)什么?判死刑?怎么回事?你站起来说给我听。(拉胡)
   胡:(白)公安的同志对我讲,小叶从瑞丽海关入境,在拉杆箱里查出了毒品。小叶已认罪,判了重刑。我女儿从小乖巧守规矩,哪能贩毒把人坑。她一定是上当受骗替人顶罪名。
   郑:(白)小叶虽然有些虚荣,但不至于走私贩毒做违法的事情。她如今关押在哪里?情况如何你要对我细说明。
   胡:(白)大光啊!小叶在瑞丽女子监狱服刑。你是警察懂法律,我求求你,不记前嫌,救救我女儿,别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哭泣)
   郑: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胡姨,你赶快回家准备准备,我去单位请假,再请来山东省的金牌律师,明天咱三人赶赴瑞丽。搞清情况再作道理,事不宜迟,快行动!
   胡:(为难地)大光,听说你是来相亲的,咱这一走……。
   郑:(白)人命关天,相什么亲?救人要紧,快走!
   (二人下)
  
  
   第二场探监
  
   (瑞丽女监舍中,小叶靠窗呆立张望,心中凄然,思绪万千……)
   吴:(唱)望窗外,
   春光明媚天蓝蓝,南雁北飞返故园。
   深陷牢笼心意冷,风扫落叶返枝难。
   悔不该,爱虚荣,贪富贵,离家园,
   舍老母、弃初恋,跟着大发到边关。
   为了接母过海关,箱内查出毒品为哪般?
   如果不把罪来认,又怕发哥受牵连。
   莫名认罪定了案,血贯九泉心不甘。
   盼望发哥来看俺,诉说衷情把他保全。
   可怜我的白发母,千里迢迢难相见。
   自吞苦果心凄惨,生离死别我太冤。(背过身去)咳!
   (郑、严边读边上)
   郑:(白)严律师,咋晚咱们给辑毒大队的干警座谈,他们发言很热烈,对小叶贩毒一案,仍存很多疑点。
   严:(白)这案子是有些乞巧,咱得细细求证,查出案子背后的真相。那些大毒枭,惯用美女走私贩毒,没想到海洛因一查出,小叶就承认带毒是自己所为,甘愿认罪服法。大光,这吴小叶很可能是上当受骗替人获罪。
   郑:她就这么个人,纯情善良。别管干什么,都首先想着别人,她认罪,一定是有难言之隐。
   严:过一会儿见了她,要好好盘问,让她供出案子的实情,咱再作打算。
   (郑、严二人走场到监舍前,向内招手,女警官上,三人耳语,靠后站立。)
   女警:(向内喊:吴小叶,出监!有人探视,来探视室,坐在那边等着,别东张西望的。)
   吴:(念)听说有人来探监,心中好似急浪翻,一定是发哥有情男,不枉我为之把罪担。(翘首向外察看,郑和严迎上前。)
   郑:小叶,我来看看你,这位是严律师。
   吴:(迎上,惊退)大光哥,你咋来啦?
   郑:(小叶呀!唱:)听说你犯了罪,
   我怎能袖手旁观。不相信你会贩毒,
   为什么把罪行担?我请律师前来搭救你,
   希望你把案子的实情对俺谈。
   吴:我已认罪,无须再谈!
   郑:(唱)上当受骗不是你的错,执迷不悟案难翻。
   法律无情人有情,你说出真相,我才能为你洗冤。
   (小叶含泪扭头就走,郑大光上前拉住)
   小叶,小叶你别糊涂,无辜代罪,青春难返!
   吴:我没代人认罪,自己甘愿服刑。
   严:大光啊!(唱)小叶甘愿去服刑,
   你何必劝说自作多情,
   小叶你想一想,俺千里迢迢来救你,
   你为何不领情。
   小叶:(唱)我与大光恩断义绝无关系,你何必与我念旧情。
   郑:(唱)我此番救你非私情,执法如山求公平。
   咱俩婚姻不成仁义在。
   兄妹之情你莫忘净。
   你好比弱柳风吹断,落花流水污淖中。
   你若不把实情讲,我怎能为你洗冤情?
   你思一思,想一想,何去何从自分。
   吴:(唱)大光讲出真情,我心潮起伏难说清。
   吴:(接唱):光哥对我情意重,
   千里救赎洗罪名。
   我心神不定说不清,
   自吞苦果肚里明。
   低下头细思量,
   重重疑点分不清。
   发哥若是把我害,
   他一定是披着羊皮的狼。
   心惊胆战不敢想,
   落入陷阱后悔有啥用。
   上当受骗愧对亲人面,
   倒不如一死都干净。
   我自作孽自已受,
   何必把他牵入案情中。
   大光哥,我今求你一件事,
   照顾我妈度残生。
   今生负你成败柳,
   当牛做马报来生。
   郑:(唱)说什么今生报来生,
   你分明是逃避现实把己哄。
   代人顶罪太糊涂,放走真凶法不容。
   坦白才是光明路,举报恶人,能赎罪立功。
   严:(娓娓劝道唱)吴小叶呀!
   (唱)长江还有回头浪,
   响锣不用重锤敲。
   坏人设局你往里跳,
   执迷不悟把命抛。
   悬崖勒马不为晚,
   掩护坏人罪更高。
   思一思来想一想,
   何去何从你自掂量。
   (手机响,接听)喂,我是严林,什么?明日结案?
   这,这……我刚到瑞丽怎么好回去……?
   噢,噢,我明白了,我立即飞回……好,好,就这样办。(转身对郑说)大光,刚才山东高院来电话,明日有一大案要结案,让我即刻返回。对不起,我得马上赶往机场。你和小叶好好谈谈,查清案情给我打电话,我立即回来。
   郑:严律师,既然如此我送你。
   严:不,不!我打出租车去机场,你在这继续查案。就此别过!(走两步又回,对小叶说)别固执己见,白送了性命。大光对你一片真情,不要辜负了他,再见!(下)
   郑:再见!(郑与吴四目相对,默默无言……)(想了想说:)小叶,我问你几个问题,能否如实回答?
   吴:大光哥,你问吧,我一定如实回答。
   郑:你跟何人来到边境?可知那人啥背景?
   吴:前年我带旅游团来到瑞丽,在网上结识了缅甸华商霍大发,他是亿万富翁,家在果敢,在边境一带做生意。
   郑:他年龄有多大?在做什么生意?
   吴:他今年三十五岁,是单身。“大发货栈”的老板。做的是水果、百货和玉器。
   郑:他和什么人多来往?晚上常住在哪里?
   吴:国际经商客户多,我不知他和啥人有来往。瑞丽西南有个姐告城,对面就是缅甸的木姐镇。“木姐大发酒店”是他开的,常住酒店,一套豪华间。有时白天来瑞丽,晚上一定回那边。
   郑:除了做生意,他还有什么爱好?
   吴:一是喝酒K歌,二是上网群聊。
   郑:他爱唱什么歌?
   吴:最爱唱中国民歌。他的男中音浑厚圆润,唱起来声情并茂,激情满怀。让人听得心潮澎湃。特别是那首陕西民歌《桃花红,梨花白》唱的特别陶醉。当年就是他的这首歌,叩开了我的心扉。(害羞地低下了头)
   郑:我们十几年的感情,还不如他的一首民歌?
   吴:惭愧!
   郑:霍大发的老家是不是陕西?
   吴:可能是,没问过。
   郑:他爱上网聊天,你知道他用的什么网名吗?
   吴:他的网名很多,常用的就几个,好像“旅游桃花”、“梨花”、“俏哥”、“靓妹”等有关系。
   郑:当初你们俩在网上聊天用的什么网名?
   吴:我的网名叫“爱旅游的桃花妹”,他的网名叫“梨花俏哥梦中来”。
   郑:(思考)是了,是了,这家伙就是用这种手段迷惑纯情少女。网名都与那首民歌似乎有着内在联系(轻声唱):“桃花那个红来,梨花那个白,漫山遍野向阳开,呀呀得呆”,哎,下面是啥词来?
   吴:“穿过桃花林来,趟过梨花海……”
   郑:(接唱)“憨憨的哥哥采花来呀,呀呀得呆”。
   吴:对,对!你唱得没他唱得陶醉。
   郑:他到底用什么办法骗的你如此陶醉?
   吴:(生气地)不许你再问他,我不说啦!
   郑:你还没告诉我过海关时,箱子里有毒品?
   吴:我若知道还敢过关?
   郑:毒品哪里来?(紧追)
   吴:我也不知道。
   郑:为什么自顶罪?
   吴:不愿意牵连更多的人。
   郑:你最怕牵连谁?
   吴:(唱)光哥把我追,心慌意乱不知怎样回?
   本来是个无头案,我怎能让他们都搅进来。
   狠狠心,咬咬牙,自作自受心不亏。
   大光哥,我已判罪成铁案,要想翻转不可回。
   你的情意我心领,别再为我翻案往下追。
   我今虽死不足惜,可怜我妈年迈人。
   郑:(唱)你妈已经跟我来,我去叫她你等待。
   吴:我妈来啦!她在哪里?(东张西望)
   (喊)妈妈,妈妈……
   女警官:你喊什么喊,老实点!
   (郑与女警官耳语,胡匆匆上场)
   郑:(郑对胡说)胡姨,小叶给我说了很多,就是不肯供背后真凶。你要劝她说出实情。找到放毒品的人,才能把你洗清。
   胡:大光,你且在门外等。我有办法让她说实话,供出案情。
   女警:(对胡说)你的探视时间只有三十分钟,有什么话快说。
   (大光随女警下)
   胡:(喊)女儿,女儿……
   吴:(扑向胡)妈妈!(母女抱头大哭)
   胡:(边哭边唱,母坐女跪)女儿呀!
   自从你狠心离家园,
   妈妈我时刻把你念。
   白天吃不下饭,晚上泪洗面,
   你一走两年不回还。
   妈妈天天把你盼,
   盼来盼去你成罪犯。
   小叶,小叶,这到底为哪般?
   吴:(唱)我是个不孝女,叫妈把心担。
   悔不该,毁婚绝情意,
   贪图富贵跟人私奔。
   女儿享了福,也遭了难,
   判了死刑后悔晚。
   我的妈呀妈,女儿判罪实在冤!(失声痛哭)
   胡:(捋着女儿的头发语重心长诉说唱)
   我守寡二十载,养女多辛酸,
   盼儿快长大,虽苦心却甜。
   你和大光如手足,相亲相爱十年。
   老人盼你早成婚,享受天伦抱上孙。
   谁曾想,你人大心开不听话,
   逃婚弃母与人私奔。
   箱内毒品哪里来?
   判你死刑到底啥原因?
   你不说原因我三头碰死你面前。
   吴:(大惊唱)上前拉住我的娘亲。
   妈呀妈你别伤心,
   女儿真情对你说原因。
   离你走时曾经发短信,
   我跟着霍大发去了木姐镇。
   发哥对我是真情,
   一心为我赤诚心。
   带我去了七、八国,
   还许我一个豪华婚。
   他好意叫我回家接娘亲,
   让您老来享福入豪门。
   谁知过海关时我无心,
   查出拉杆箱内有毒品。
   夹层里查出四包海洛因,
   重量足足有二斤。
   当时我也很纳闷,
   拉杆箱本是我亲手装。
   哪里来的海洛因?
   又惊又怕昏了头,
   仗义认罪怕连累他人。
   胡:(唱)你怕连累别人把罪认,
   不怕杀头你浆糊一盆。
   那个发哥到底是什么人?
   为何认死保他身。
   吴:(唱)他是华商缅甸人,
   资产过亿是豪门。
   他对我恩义相加很痴心,
   危难时我怎能负他心。
   妈呀妈,你再问,
   还有何情你不清?
   胡:(唱)临来前夜你住何处?
   房间里还有什么人?
   吴:(唱)我住在木姐酒店豪华间,
   发哥出差就我一人。
   胡:(唱)房间钥匙有几把?
   还有何人能开你的门?
   吴:(唱)钥匙两把,发哥一把我一把,
   平时都是带在身。
   胡:(唱)木姐酒店的服务员,是不是能开你的门?
   吴:(唱)那是我和发哥的卧室,谁也不敢进。

共 11384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吴小叶本和郑大光是夫妻,但是由于吴小叶爱慕虚荣,原以为交上了好男人霍大发,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霍大发是毒枭。他利用吴小叶帮自己运毒品,吴小叶还天真地以为霍大发是对她好的,不可能会陷害她的。而郑大光相信她不是这样的人,为了能帮助吴小叶,便设法装扮,设计抓捕霍大发,原来这一切都是霍大发设计的计谋,让吴小叶帮自己运赌,吴小叶还不信,最后霍大发说出了一切,吴小叶认清了霍大发的为人了!戏剧脉络清晰,人物刻画鲜明,情节跌宕起伏,弘扬正能量,打击贩毒人员,也提现郑大光对吴小叶的大义拯救,不计较前嫌。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品读佳作,感谢赐稿暗香,祝创作愉快,好戏剧,好作品!祝安!力推佳作!【编辑:易辞】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易辞        2019-05-26 21:42:00
  好作品,好戏剧,品读!弘扬正义,打击毒枭,期待再次来稿暗香,祝佳作连连~~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