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凡】公章是只猫(小说)

精品 【晓荷.凡】公章是只猫(小说)


作者:大路白杨 进士,8771.1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625发表时间:2019-05-31 20:53:42
摘要:当初,我们非常反对的东西,活着活着,就会成为左右我们一切的东西。猫是一种阴性的动物,它与狗等家畜相比,性格与行为截然不同。生命里很多被体验的事情,有很多时候,是被一种无法看清的东西所左右。猫也是,它左右着刘高和周清悦,却隐于无形之间,最后,我们的所有结果,很可能就与猫之类的命运相关联。

【晓荷.凡】公章是只猫(小说)
   1
   推开10层单元楼的自家房门,刘高的视野里一亮,这是他进门直视的第一眼。猫,凸显着两只荧光闪闪的眼睛,共同冲着他,闪亮而出。
   直接面临恐惧的深渊,还有仇敌带来的压迫,甚至骤然间夏天里才有的阵阵寒意,迅速地聚焦在刘高全身的皮肤层面。在阴暗的灰色里,一双纽扣大小的眼珠正闪着亮光,绿荧荧如坟茔场里罪恶的磷火,挟裹着一股野性的屠戮杀气,热浪般迎面袭来。
   出于本能的自防,刘高用足全身的力气狠狠踢去,两条腿瞬间踢成了九十度,抬起右腿绷得笔直,包括皮鞋和腿踝一起绷直伸齐着。可惜,这只浑身硕白的大胖猫,看似笨拙,却沉着狡猾得像一个久经官场懂得圆滑的老牌子领导,反应比人脑还好,逃跑起来比人还要速度快,嗖地像一道闪电就看不到了。虽然他眯着眼早就瞄准很久,适当做出一定的提前量,心中有几分钟的提前预谋,觉得一下能踢它个半死,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但是,踢出去还是没踢着。一阵愤怒的心情带着一丝懊恼再次袭上心头,前几次也有这种感觉。回过神来,不觉泛起一阵轻松欣喜。幸好没能踢上,否则,踢伤踢死老头子都会骂人。老头子是刘高的第二任岳父。
   收起脚,刘高才在尚未平息的愤怒里,听到自家客厅里有来人的声息。
   是岳父。今天,这位当过多年局长、又很少信任、疑心多于喜欢刘高的老岳父,看完病从医院出来说是顺路来家里看看,顺便又带来这只白色波斯猫。看女儿的意思当然很客气,其实就想顺便而且理所当然地吃一顿饭,喝上一盅刘高的好酒。老头子好这一口,虽然几次喝下来,刘高能仗着年轻气盛撑着不倒,为讨好老岳父放开酒量去喝,几次下来,没一次能彻底喝过岳父,这让他心里有些发怵。
   回来了,坐吧。岳父坐在深深的沙发里,一手拍拍身旁的沙发,一手捏着电视摇控器,用孩子才有的情态沉浸在古装戏剧的情节里。他忘记自己身在女儿家,边调着电视节目的音量边对刘高说,态度和蔼亲切。
   这可是我的家呀。看着老岳父在茶几上翘着一条腿,还晃悠悠的自在样,刘高心里刹那间泛起一丝不悦之情。
   窗外,是一片沉闷肮脏的雪地,有一堆拎包背包的人,高高矮矮地排着小长队,挤在住宅小区一扇不锈钢焊成的后门前,挨着个在安检门前刷着身份证。虽然隔着窗户听不到声音,这些人的表情很严肃,肯定心中充满不悦,就像此时的刘高。世界上不快乐的人太多了。这个念头让刘高稍显沉重的心情释然地轻松一些。
   倒是那只白色肥硕的老猫,比人还自由自在还气闲神定,像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将刘高和它完全置身于世外。俯卧在没有阳光照射的窗台上,用政治家特有的阴险目光,恨恨地看着刘高。
  
   2
   与曲晓琴相比,周清悦身体里天然多了一份谙懂人情的温暖,这种熨贴抚摸般绕身而过像一丝轻微甜蜜的电流,带着颤抖的曲线穿过刘高的心情。起码,她更愿意能像真正的妻子那样,习惯于理解并顺从着刘高的所有心思,不管有没有对手,她都会在第一选择中,同仇敌忾地站在俩人共有的阵地上,共同去做事情和共同去想问题。顺手之间,周清悦很轻松间就把第二任丈夫刘高侍候得像一位在任的皇帝。
   曲晓琴是刘高的前妻,俩人生活近二十年,在无休无止的争吵和长期隔阂里,生下女儿刘萱。尽管俩人有着很多不同的想法,甚至是一对笔直的铁轨永不会相交在一起,但是,唯一能共同去做而不吵不闹的事情,就是女儿的事情。幼儿园,小学,中学,直到女儿考上内地大学,为共同的事情想在一起、做到一起,几乎没有大的矛盾发生。直到刘萱上大学报名时,刘高还是挺骄傲地扛着行李、提着背包和曲晓琴一起,跟着刘萱一块到了大学,看着女儿找到有四个女生共住的宿舍,看着女儿自己学着铺好凉席被褥,刘高还爬到上铺去挂装好蚊帐。他们看着女儿注册报名,安顿好一切,才走出大学生宿舍楼。剩下俩人时,他们竟意外而凝视地相视一眸,长吁一声松了一口气,欲说无语间,感到人生中所有的心事终于如期完成。两年后,刘萱上大二时,刘高主动提出分开,自愿放弃俩人共同的几处房产,让得到一笔钱财后的曲晓琴,终于能够最终停止了喋喋不休、满腹满嘴的抱怨。俩人满意而平静地同意分手,走出民政局的大门,站在台阶下面居然握了握手,谁也不想请对方吃最后的晚餐。刘高记得是曲晓琴主动凑上来,轻轻地拥抱了自己,并大度地说,有困难了可以找我。瞬间,让刘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感觉,一路上硬硬地堵在他的心头上。
   离婚不久,曲晓琴就把一处房产卖掉,拿上一大笔钱,还清了银行里为数不多的贷款。之后,就和别人结伙到成都去旅游,鸿雁南飞般再也没了她的音讯。事后很久,才从刘萱含含糊糊的话语里得知,妈妈其实是看房产去了,她早就想留在那座温柔之城生活了。当然,随着乌城市社会治安形势的变化,刘高隐约知道一些,身边有很多人都在私下卖掉本地的房产,手攥着一大笔钱去海南、西安、成都和其它二线城市,购买上一间面积不算太大的房产,以防备乌城市因为社会稳定有什么风吹草动时,全家人好有一个完美的全身退路。
   全身一色青灰色长裙,才从大学毕业的刘萱,是典型的90后出生那一代人模式。她和很多孩子一样,与自己的父母、祖父母之间,隔着一条深深的沟壑。诸多的念头和习惯的行为,甚至不紧不慢充满肯定语态说出来的话都让刘高心有不爽。虽然年轻,如同绿草清水,你若是和他们谈谈诗歌散文学来,她们的鄙夷会让你觉得她们非常苍老,如同和一位九十岁的的老人谈心,刘高经历过这样的场景。但是,只要一谈起吃来,哪儿好吃,在什么地方,好吃在哪儿,甚至吃的感觉妙处在哪儿,让你仿佛一瞬间落后到自责自卑的地步,仿佛古董一样回到明清时代。这一代孩子骨头透出的冰冷,整个人身体里无不散着追求结果、房间务实,甚至利益清晰划分的气息,可能符合了这个时代的要求,却极不宜合骨头里有着传统孝敬观念的刘高。
   刘高很不看好自己的女儿,就像很不看好单位里的领导一样,他将自己从头到尾地置于一个冷静的旁观角度,这样。自己将来的老年生活根本依靠不了这一代人。他选择周清悦重新再婚,可能有很程度上是把自己的将来,一定程度地与她联系在一起。
   生活总要继续吧,我妈当然要有自己的生活。刘萱一边头也不抬地吃着刘高买来的米粉,一边用含含糊糊的口吻对刘高说着。这句话声音说的并不太高,完全融入了餐厅上方电视剧主人公抒情的语调里。刘高正在吃饭,没有停下来去仔细回味和思考女儿说这句话的含意。他的面前是一盘劲道很足的过油肉拌面,几片过油羊肉显得红灿灿的,几片被切成不规则的辣椒干皮,被油浸透后的口感挺很有回味,他吃拉条子有些像吞东西,没有细细地品味。回族人拉的拉条子就是很地道,含在嘴里滑溜溜,细嚼起来总有一股新麦混和了阳光的味道,面粉肯定是产于吉木萨尔县坡上的旱地小麦。
   直到吃完饭,用餐巾纸擦着脖子后面汗水时,顺便抬头看了一眼远在城边的博格达雪峰后,刘高这才回过味来,意识到刘萱不经意一说的话里肯定有话,可能曲晓琴早在与刘高一块生活时,就预先物色好了将来的男人,给自己准备好了备胎?看来,曲晓琴对她和刘高的将来生活很早就不再看重,而且可能开始着手筹划自己的新生活啦。成都是个不错的地方,人们都想脱身离开乌城市这个伤心之地,这种打算和计划都挺好。
   噢。刘高放下筷子,低着双眼望着狼藉的盘子和桌子开始发愣。暗色木纹的餐桌上,早就堆起一小摊拭过汗水和鼻涕的纸团,混乎乎软沓沓,粘着混成一团的水渍,像一份丢掉了希望的生活。
   暗渡陈仓,他妈的,真不地道!算了,由她吧。刘高心中恨恨地怒骂道。
   打发走了刘萱,转个弯回到办公时,楼道里早就没有什么人的踪影。离下班时候还有一段时间,机关里又没有什么考勤监督,谁还愿意留在这儿继续工作。刘高懊恼地打开办公桌上的电脑,开始准备写材料。他明白,从这时开始,他必须要放下身外的烦恼,让自己彻底平静下来才行。若是用这种十分糟糕的心情,干什么事情都不会在状态上,否则,明天下午的领导讲话肯定写不好,接下来肯定是局长的一顿责备。他需要及时清理干净这种肮脏的情绪。
   滚蛋吧,她妈的生活!
  
   3
   周清悦不止一次私下对刘高说过,与前任丈夫相比,刘高你简直就是人间奇迹啦。
   俩人刚开始住在一起时,除了女人身体生理上的差别很大,让刘高有一种新鲜感以外。在很长一段新鲜里,刘高弄不明白,什么样的男人才是好男人,才是过得去、真不错、挺好的男人,而且自己是这种男人,周清悦的结论让他觉得很是意外。男人不在家里对女人施行家庭暴力,做饭时俩人在一起,一个打下手,一个上锅台,说着话就把简单的饭菜弄利索了,然后端在桌子上一起吃,再一起继续说话。晚上看过电视,就双双脱了衣服睡觉在一张被窝里,浑身疲软地居家过日子,谨慎地不去捅别人的伤口,这不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家生活吗,难道这就是好男人,又有什么奇迹可以惊讶?
   今天晚上,俩人各自端着一碗素米粥吃着,然后,时不时就着一口略带酸味的小菜,这是他们早就定好的晚饭规则,谁也不能多吃,发胖、脂肪、心血管病,都是和大量进晚餐有关,周清悦懂一点医学知道,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刘高爱吃晚饭的习惯一点点地改掉。粗茶淡饭,让刘高的身体肠胃舒服很多,看来,科学总是有道理的。刘高洗过碗筷锅勺后,才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也是约定好的,做饭俩人轮流,洗碗洗锅涮盘子包括清理厨房都是由刘高来做。新闻联播除了报道领导人一天的活动外,就再没有多少让他喜欢看的内容。周清悦喜欢看的电视剧,其实也没有多少意思,就是混混时间而已。今天放的是一部电视连续剧,讲的是一对老年夫妇如何与子女在一起生活的故事,老人的作,子女的让,反过来的生活,让喝着绿茶的刘高不禁多看了一会,看着看着才发觉心绪有了一些波动。总之,现在的中国人生活虽然好了,手里的钱也多了,通讯速度也快了,可是,精神上、思想里的问题却越来越多了,尤其是人与人之间,那些平时谁也看不到的事情,想都想不到就出现的矛盾,两代人之间差异极大的观念,顿时出现了,对立了,深深地渗入到日常的琐碎间,把本应平静无虞的生活搅得鸡飞狗跳,谁的日子也过不好。看来,人还是要独立出来,自己过自己的日子才好一些,才能避免掉很多的纠纷。而且,让人能在处理各种关系的过程中,明白什么是远亲近臭、什么是距离才是美的大道理。以前,刘高曾想过,如果将来有条件了,可以时不时和女儿住在一起,起码要住在一个小区里,离孩子有几步路的功夫,自己一旦生病就医还能相互照应一些。但是,现在看来,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不仅不切实际,而且真的很幼稚。俩个人搅在一起过,肯定会影响到他和周清悦的生活,还是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安静些。
   刘高的单位正在进行机构改革试点,据说几个单位合并成一个单位的撤并方案已经定下来,接着就要实施,实施的最大问题就是分流裁人,这才是改革的关键。当然,这个时代,那样的改革不是这样呢,都是用种种借口不再承担对你的福利,而是以让你明白和自觉地自掏口袋为目标。他不知道自己的归宿在哪儿,平静的生活是否仍是老样子。主任私下里和他沟通过,让他要有思想准备,可能要调整工作岗位。几个单位合并,领导职位多出许多,剩下的人做什么?况且,他们这些做普通职员的人,必然会调走一些,退休一些,下基层一些,慢慢消化掉多余人员,这是机构改革一直以来的老模式,你就是不服气,又能怎么样?
   老岳父来过几次后,接着就在很长一段时间没再露面,听周清悦说是跟着老岳母一起去了南方休养。老岳父在海南的三亚市有一套房产,是老岳父在任时由岳母出面联系,疯了一样买下,傻了一样装修出来的,据说房价涨了二倍多,当时三四十万的房子,现在就涨到八、九十万,听说还继续在涨,估计涨到百万不成问题。顿时,房子的升值让老岳母的价值也在老岳父心中开始不断提升。乌城市的房子虽然前几年涨的很快,就是一间三十多年的破筒子楼也跟着涨,每平方米几乎上万元。其实,涨成高价房归功于城市三年间的拆迁和棚户房改造,近期来,由于城市人员的不断流失,乌城市的房价却能保证持续不涨,也持续坚挺着不跌。
   晚饭后洗漱,周清悦说,刘高先你先把年假休了,我们一起去海南住父母那儿几天,免得到机构改革时,你跟着瞎忙,就没法抽身去了。
   刘高不是没想过休假的事情,可是恰逢机构改革关键时期,人与人的关系又变得非常微妙,若是一去海南休假,不在单位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前途?
   靠在床头上,刘高侧着脸转过身子,先是把周清悦抱在怀里,然后才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周清悦从此再也没催过让刘高休假到海南的事儿。

共 18797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是从什么时候起呢?活着活着我们就变得空虚起来,变得隔膜起来。父子,父女,翁婿,夫妻,本来是人世间最为亲密的相互倚仗的关系,却因为那许多条所谓的深沟大壑——经历与观念而变得冷漠起来,从而使得生活里的龙套一族——猫抑或狗成为了难得的,甚至不可或缺的纽带。“刘高”极为讨厌猫,甚至有因为猫毛而引发的过敏症,可是在生活的推推搡搡里,在书本与现实的切换里,他终于明白,内心里的喜好俨然浮云一片,一切终抵不过切身的利益。喜好,以利益始。现实啊,谁能说妥协就一定是一种悲哀呢?学习老师的文字,推荐共赏!【编辑:至简至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602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至简至爱        2019-05-31 20:55:16
  再一次学习老师精彩的文字,问安老师。
2 楼        文友:双头狼        2019-06-02 10:20:47
  实力小说,大路老师是社团的骄傲。给赞!
3 楼        文友:何叶        2019-06-02 21:14:03
  恭喜大路哥小说获得精品!大路老师实力作家,绝对棒!
我是禾小妞,你是谁我不管。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