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光】院里院外(小说)

精品 【看点·光】院里院外(小说)


作者:玄鉴 童生,629.1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86发表时间:2019-06-08 15:37:19

【看点·光】院里院外(小说)
   一
   这是一只穿着海军衫的蚊子,在这个城市待久了,总会有些熟悉的朋友,还有街道上的法桐、候车厅、海边的岩石和贝壳……
   他困了,穿海军衫的蚊子嗡嗡作响,它从这间房子唯一的一个小窗户钻进来,多小的窗户,有他肩膀的一半宽,细长纱窗上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房间里没有一点亮光,它寻进来,伏在他身上,他没有感觉到它将吸管刺进皮肤,吮吸、兴奋的满足。它吸饱后,去了床底一块看着顺眼的床板上休息。他翻了下身子,床板吱嘎了几声,墙上报纸的一部分飘在了半空,其它的都还服帖在墙上面,大部分都被浸上了水渍。他不停地翻身,腾空的报纸被他搅扰到不能入睡,断离了墙上报纸的牵拉飞去了顶棚。
   有人敲门,是房东太太,在这里他也不认识什么人,他不想睁开眼睛,龟缩在一条蓝白条的床单里,因为不间断的敲门声拧紧了眉头,最后抵不住,他把床单狠劲摔在床尾后,去开门。
   “小关,你这么年轻就睡这么早,这才几点啊?你明天就要开张做生意了,现在不打点好能行吗?我看你们年轻人就是没有打算。先下去吃个饭,过会儿我和你去门头那里看看。”
   “我不饿。明天还不开张,有些东西还没有买。”
   “开蛋炒饭店,不用准备很多东西,我这里大部分都有,你先拿去用。吃饭这个事情饿不饿的,你都要下来一趟,另几家都等着你,给你接风。”这句话房东太太说得很温柔,脸上和眼睛里都有笑。
   隔壁房间里出来一个女人,窄小廊道里的灯比房间里的亮很多,他瞄了一眼这个女人,白胖矮圆,眼神柔和,她盯着他看。“走吧,付姐姐准备了很多好吃的,这个院子有个规矩,没事坐院子。我们前几天刚聚会完,这次是托你的福”。那女人说着拉了他的胳膊,他不好意思推开,下楼的楼梯只能走一个人,他趁机抽回了胳膊。
   “你叫我付姐,小关叫我付姨,论辈分,他也该叫你姨,论年龄也差不多叫你姨了。”房东太太在前面自说自道地大笑。
   “你叫我孟姐,我们各论各的。”他低了头,跟着进了房间。
   这个房间他白天时来过,晚上看比白天要干净一些,地上一堆鞋子和果壳还在,电视柜上也摆满了杂物,食品袋、相框、酒瓶满满当当,茶几上摆满了盘子,有三个人已经坐在一张大圆桌前,他没有和他们打招呼,兀自坐下。
   “小关,全名叫关旭东,人家是个大学生,自己出来创业,告诉你们,这个可是咱院里学问最高的一个,他用东头门头房,和老战挨着,老战,你有空就去帮帮他,刚开始干,忙不过来。小关,老战当年可是很有钱,千万富翁,就是被他败坏了。”房东太太率先这样说。
   “付大姐,千万不算什么,老弟我有能耐重出江湖……”
   “行了,行了,有个钱就去睡了、赌了,还豪气冲天什么?说正事,这是给小关接风呢!”刚才那个自称孟姐的非常不屑、不耐烦。
   “你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老战脑袋后面中央扎了一个小辫子,其余地方没有一点头发,个子很矮,比那孟姐高不多少,穿着棕色紧身衣,大肚子格外鼓胖。
   “这个是大柱,买菜和水果,和孟姑娘的店挨着,那个是大柱爹。孟姑娘是做美容事业的,打耳眼,美甲。老战是做艺术的,卖字画、音响。”还是房东太太在介绍。
   孟姑娘用眼神提醒他说几句,他没看见,只顾低着头或者抬头看闪晃的电视屏幕,电视开着没有声音。电视上有男女亲热的镜头。
   “我媳妇不让我亲,不让我摸,他咬我。”大柱激动地看着他爹,这句话引得他看了大柱,也看到了孟姑娘的眼神。
   “谢谢大家,我叫关旭东。”
   “没信号了,没信号了。”大柱看电视看得入迷,电视屏幕上都是雪花,他急了。
   “我们在一个院子里住,大家都相互照应些,我按了监控,要是出现偷摸的事,我可是要打110。都吃,都吃,别再剩下了,吃了不疼浪费疼。”
   “骨头汤不要喝,这是上个礼拜的;那个香肠也别吃,是过年时灌的,这一盘热了八遍了;馒头也别吃,是她出去大学食堂捡回来的。那个凉拌菜是我做的,青菜啥的都能吃……”孟姑娘靠他很近,小声嘀咕。房东太太在拍打电视,找信号。
   “祝你成功。”老战走到孟姑娘面前悄声说。他笑得古怪、淫荡。
   “老战,你做事就没有靠谱的时候,这个是你去买的,钱也没有少给你,整天没有信号,你过来弄好。”房东太太一下阴了脸,把遥控器扔给老战。
   “付姐,您弄个有线多好,现在哪有用锅盖的?您那钱都资助了老头了吧?”
   “我不吃了,我走了,你们慢慢弄。”孟姑娘一口都没有吃。
   他本想喝点啤酒,看到杯子上的污脏,也打算回去房里。
   “小伙子,小心那个胖女人,她最喜欢鲜嫩的肌肉,比海军衫蚊子还厉害。”老战和房东太太会意地笑,听得出在这个事情上他们有共同的认识。大柱和他父亲一个劲地吃喝,骨头汤和火腿全部吃光了。
   房东太太忘记了要帮他明天开业的事情,他压根也没有想到明天要开业,甚至到底要干点什么都没有想清楚,他一会想着上班好,不用太操心,一会觉得应该吃一些苦,自己创业,从底层做起,折腾一下,说不准可以成功。这次租房子是他人生中下的最大决心,但是现在他迷茫了,就在白天签订租房合同,交了房租后,一下失落到了极点。
   窄小的楼道有一股霉味,是海滨城市特有的阴冷味道。水泥台阶抹得不平整,墙壁上的白色涂料掉在上面,被踩成了粉末。一脚步入二楼,热浪扑面而来,他看了看楼梯口右面的走廊,尽头是洗手间,开着门,从里面飘过来一股尿骚味,走廊两面各有两间房,他的房子在左手面,只有一面有房子,一间是他的,一间是孟姑娘的。对面有一个窄小的铁门,里面用一块布挡住了。
   穿海军衫的蚊子在棚顶睡得香甜,窗外楼体上的灯光多少照进来一点,这个城中村看着似乎与城市一步之距,却又相隔遥远。
   既然走到这一步,就要走下去,他想到要做蛋炒饭的生意,新闻上他看到北大才子卖猪肉的信息,也看到清华学子回家养猪、种田的信息,何况自己只是个普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他容易被这些新闻打动,现在这些东西对他依然可以起到燃起斗志的作用。二十九岁,还是可以搏一搏的年龄,远处的灯光闪烁不停,楼下房东太太的嗓门从他的小窗户传进来:“你们这些流氓婊子,大半夜不睡觉,笑起来像些鬼,不浪就死吗?”她在骂隔壁一个出租屋一个洗头房里的女人。
   这样的环境,让他的情绪立刻跌入谷底,至于明天要做什么,他不知道,对生活和自己都失望极了。如果他没有辞职,现在还是一个中型外贸公司的跟单员,一个月拿五六千元的工资,刚毕业时一个月三千左右,唯一的好处是公司可以帮助交五险一金。
   是她让自己下定了决心,他开始想这个女人,秦香珍。春节时见到她,多么清纯动人,和自己一个年龄的她,笑容里怎么没有一点时间洗练的痕迹,水汪汪的大眼睛干净明亮,一笑起来就要把他所有烦忧都赶跑了。她的笑声和笑容近大半年时常在他眼睛里,神往、憧憬。
   她念完初中就辍学去城里打工了,他们的父母是好友,不在一个村里居住,也会常来常往。
   自他毕业工作至今五年时间里,他只第一年回家过年,其它四年都以值班为由,等到年后年轻人都回城上班后他才回去,今年春节他回去见到了她。她比四年前长得漂亮洋气了,说话让他总感觉舒服。她羡慕他的学问和学历:“关大哥,你和关二哥都好厉害,学习好,考了好大学,工作也不愁。我爸妈经常说我和弟弟不争气”。她仰着头,红红的嘴唇润泽饱满。
   其实她现在很好,在省城打工自己攒了钱,帮家里盖了房子,还自己买了一辆小轿车,她弟弟初中毕业后去当了兵,现在是名士官。
   “关哥哥,你还不结婚吗?可别挑花眼了,关二哥都有宝宝了。”是啊,他的弟弟比他小一岁,现在孩子都快两岁了,弟弟比自己幸运,考了公务员,在县城里的工商部门工作,也找了城里的姑娘,生活很圆满。
   自己呢?工作快五年了,手里仅不到五万元,虽然帮衬家里盖了房子,也不过拿出一万元。想到这些,他把手打在墙上,浸过水的报纸被打碎了,从墙上散落到床单上。
   她还没有对象,这个消息是从他妈那里知道的,他妈曾提过这门亲事,他却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经济情况,她看样子比自己有钱多了。
   屋子里的热气令他窒息,他坚持不打开电风扇,脱掉所有衣服,盘腿坐着床上,要平心静气,他心里念叨着,想用意念打败潮热。隔壁响起哗啦啦的水声,一定是孟姑娘在冲澡,他心里仅有的意志被这个声音破坏了。他开始烦躁,这个声音让他想到了分手不久的女友,他同居一年的女友,夏天的晚上她也会哗啦啦冲澡,用水盆浇在身上,她的身子干瘪,瘦得可怜,但是脾气火爆,她回老家烟台了,五一的时候结了婚。谁愿意用水盆而不是淋浴房的花洒冲澡呢?
   他似乎看到了隔壁孟姑娘白花花的身子,口干舌燥,汗水流进嘴巴里,他咂摸着,咬破了嘴唇。
   顶棚穿着海军衫的蚊子醒了,它是饿醒的。蚊子开始在他身体上盘旋、选择。他困了,实实在在的累,蚊子非得唱着歌开始一顿盛宴,他的大手拍了下身子,它就死了,躺在他身上,一点黑色和殷红。
   早晨的阳光照不进这扇窗户,他挠了几下被蚊子叮咬的包,继续睡着。
   “小关,起床了,年轻人怎么这么懒,你不打算挣钱了?”房东太太的督促让他非常懊恼,他佯装听不到,敲门声不会罢休,他还不清楚房东太太的毅力。
   蛋炒饭的生意是他随便说的,房东太太问他租房干什么时,他只随口一说,虽然这个想法是有过的,但最终没有下定决心。她当了真,她已经把门头房打开,里面的桌椅也摆放上,炉灶也是现成的,这需要他自己亲自搬弄安装。
   按照她的指示把锅碗和煤气灶都搬到门头房里,隔壁老战吹着口哨,惦着脚,手里盘着一串珠子站在他门口,小辫子在脑后晃荡。孟姑娘拿了水桶和抹布帮忙擦桌子,打扫卫生。大柱一条腿有些瘸,晃悠着身子指着门头说:“打上字,要不谁知道。”房东太太说他知道东西大街上有打字喷绘的,很便宜。
   难道房东太太知道自己大部分积蓄已经交了一年的房租?他手里真没有几个钱,要是不做点生意,也很难维持生活。
   这一天房东太太一直没有闲下来,她是个行动力和执行力都非常强的人,就像在做自己的事情,煤气灶和桌子椅子她都不要钱,这个事情的宣布是在他们忙完一天,大家聚在院子里嗑瓜子吃西瓜的时候她宣布的。“你们年轻人做点事情不容易,只要好好干,做好了,你们也不能忘了我,忘了我也没事,我也不缺钱。做砸了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付姐,你不缺钱,你缺滋润,你家大哥好多天没有来了啊!”老战盘着手里的珠子,坏坏地笑。
   “那个熊玩意,又去惦记别的女人了,说好假离婚的,我是被他骗了,他心里想着真的离,现在自由了吧!顶着领导的帽子,像只野狗一样,到处交配……”她骂得越来越难听,恨不得要扒了这个男人的皮。
   “你也不亏,这片房子就是摇钱树,他也夺不了去,还是你聪明,你合算”。孟姑娘磕着瓜子,穿着一条翠绿色睡裙,皮肤细腻白嫩。
   “大柱他爹,大柱呢?”房东太太忽然想到了大柱不在。
   “去他丈母娘家了,去接媳妇去了,媳妇去了好几天,他惦记的。”
   “他是又想人家了。”老战笑得不行,还想调笑一下这个事情,大门外进来两个人。
   大柱领着一个走路画圈的女人,两个人走起路来非常困难,女人的手老打在大柱头上,他也不知道靠后一点。
   “大柱,今晚你可得好好摸,轻一点,你看你大爪子,好好洗洗,抹点油。”老战正儿八经地教导大柱,自己脸已经憋得通红。
   大柱媳妇个子不矮,她知道老战说的话不好听,瞪着眼嘀咕着说了一通,应该是骂他。大柱爹瞪了老战一眼,说他老不正经,三个人就进去了西偏房。
   门外有人喊老战,老战不住在院子里,他住在自己租的门头房里。
   “又被女人喊去了,这个老不正经的,就知道和女人睡觉,调戏女人,还想着有钱,门都没有,他老婆现在可是有钱得很。”孟姑娘看着老战背影,毫不留情地揭他老底。
   “也是个有钱的人了,我听说当年可是市里的风流人物,炒地皮发了家,后来就作,和他老婆离婚,找了多少女人,那钱可不抗花,这个年龄落败了,也挺可怜的。也不可怜,和我家那死熊一个样。”房东太太手里编着一个篮子,她手巧,这房子的二层房间和门头房都是她找人或自己一个人干的,她去拆迁的地,捡一些人家不用的门窗,钢筋来,见什么有用就捡什么。
   他累了,明天再折腾一天,挂上门头字,后天就可以开张了。坐在这个飘着月季花香的院子里,他有些感激遇见这些人,若不是房东太太的督促,他可能还在思考,在阴暗的房间里痛苦地反复思考。
   院子被房子包围了,留着一块四方的天,天上看不到星星,月亮像是被做了高斯模糊的效果。房东太太的房门前种了两个花坛,里面两株月季,一株开浅黄色的花,一株开玫瑰红。房东太太让他搬一块大铁块到楼上,她跟在身后,孟姑娘也上楼来。房东太太开对面的小铁门,打开灯,这里面不是很小,有几排铁架子,上面摆满了很多不同类型的工具,电工用和泥工瓦工用的工具分得很清楚,墙上有一个很长的挂衣架,上面挂着一些干活用的衣服、帽子和鞋子。衣架旁边有张上下铺,上铺堆着一些包裹,下铺有被褥,好像有人会在这里过夜。这个房间比她住的房间要干净很多。铁块放在架子最底下,他看到里面还有很多铁块和铁棍。她拉好帘子,锁好铁门,宽厚的背影很有力量。

共 29323 字 7 页 首页1234...7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很有深意的,包含了多重意义的小说。小说以文中的他为主线,以同为租客的那几个人——孟姑娘、老战、大柱父子等为副线,加上房东太太,可谓是齐头并进又主次分明地写出了底层群体众生相。首先,我们来说说他——小关,他原是一家中型外贸公司的跟单员,因为爱上了一个叫秦香珍的姑娘,他辞了职,来到了这个地方,租了这个有院子的小房子,虽然说房子逼窄潮热,但他有梦想。他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和香珍有房有家。为了这个梦想,他决定自己创业,卖蛋炒饭。在房东太太的鼎力帮助下,他的蛋炒饭卖得不错,时间不长,他便有了几万元的积蓄。有了积蓄后的他感觉自己离期望中的目标越来越近,于是,他主动打了香珍的电话……可就在香珍即将要来的前几天,他却鬼使神差地与同为租客的孟姑娘发生了关系。当然,孟姑娘无论是年龄还是外形、经历都与他不般配,况且当时的两个人也没有想到更深层次的问题。接下来,香珍还是如期而至了,他衣着光鲜地带着她在酒店里吃饭,为她定了海景房的客房,他原指望,只要香珍认可,以后,他便会一步步走出希望来,可最终,香珍却告诉他,她马上就要结婚了,她这次来,只是为自己和他的爱画一个圆满的句号……失却了希望支撑的他一下子被打回原地,此后不久,母亲打来电话,说有一位离异的女子可以一见,两个人的初次见面,女子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可最终,两个人还是因为现实的原因成了擦肩而过的路人,在爱情和梦想遭遇了接二连三的打击后,他和孟姑娘似乎走得越走越近,可最终,孟姑娘却离开了他,而他最终也离开了出租屋重新寻找到了一份工作。说到孟姑娘,小说里一开始就介绍了她是一个表面卖弄风情,长相丰满的四十多岁的女子,其实,这只是她的表面,从她与小关的几次对话中,读者不难知道这是一个性格纠结又命运坎坷的女子,她原本有家,但老公却遗弃了她;她原本也有爱,那个心中的爱人是个亦正亦邪的男子,却死于非命。她对小关的感情,从一开始肉体意义上的勾引慢慢演化成了内心真正的喜欢,应该是一种渐进的过程,而她最后的不告而别,乃至小关再一次找到她,她对他说的那一番话,应该说,她已经走出了情感的藩篱。关于房东太太,应该是一个热心、直爽、刀子嘴豆腐心的代表,她热心地为租客大柱做媒,当她知道大柱欺负老婆时,她抱打不平教训大柱,还上门去女方家做工作……可惜的是,这样的房东太太,命运也是坎坷的,她的老公骗她假离婚,她离了;她的儿子和女儿平时里对她不管不问,她也只好顺其自然。至于她的爱,说起来那真是低到尘埃里的,那样的一个前夫,她的心里还是放不下,虽然她的嘴里数落着对方的不是,但一挨对方上门,那一种温软实在是让人无言,好在最后,她从感情的泥潭里走了出来,并有了自己的一方世界。至于小说里另外几个人物诸如老战和大柱等,也自是各有特色,那位老战,曾经腰缠万贯最后却落了个无家可归,那个傻傻的大柱,有时又带着一点小狡诈……小说构思巧妙,故事编织严密,人物形象众多又各具特色,人物的性格特征明显。整篇小说的叙事非常清晰,心理描写、行为描写等到位。佳作。倾情推荐。【编辑:兰花悠悠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609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9-06-08 15:43:11
  再次编辑老师的佳作真是荣幸。看老师的这篇小说感觉上就像走进了那个院子,那里的租客各有特色,而且都还带着各自的秘密,那个孟姑娘的感情世界是一个秘密,那个老战的落寞潦倒是一个秘密,还有那位房东太太的婚姻等等。小说对人物塑造和性格特征的拿捏真是炉火纯青!拜读佳作。编辑不到位处还请老师见谅。
回复1 楼        文友:玄鉴        2019-06-08 22:36:35
  兰花老师的编按总是那么认真,到位。老师读懂我,对于我来说是件很幸福的事情。非常感谢您,辛苦了!
2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9-06-10 06:51:11
  祝贺老师佳作成精!
回复2 楼        文友:玄鉴        2019-06-10 10:58:29
  嗯嗯,谢谢兰花老师。
3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6-10 07:39:38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祝贺玄鉴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3 楼        文友:玄鉴        2019-06-10 10:58:50
  问好武戈老师
4 楼        文友:谷泉叮咚        2019-06-10 12:55:17
  恭喜获得精品,老师的文字细腻又有品味,读者十分享受.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
偶尔写文学作品,乐在其中也
回复4 楼        文友:玄鉴        2019-06-10 21:06:40
  多谢谷泉老师来访,问好您。
5 楼        文友:谷泉叮咚        2019-06-10 20:49:18
  拜读了老师的作品,学习了写作方法和技巧,谢谢您的分享!并祝您取得更加优异的创作成绩。
偶尔写文学作品,乐在其中也
回复5 楼        文友:玄鉴        2019-06-10 21:08:09
  也祝愿老师开心写字每一天。再次感谢您的鼓励和关注!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