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飞花轻似梦(散文外一篇)

编辑推荐 【流年】飞花轻似梦(散文外一篇)


作者:指尖 举人,4031.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08发表时间:2019-06-09 08:32:17

【流年】飞花轻似梦(散文外一篇) 村里的小孩,很早就被大人带着,去水边、地头与逃窜的小动物碰面,并将沟梁、地边茂密或稀疏的植物指认给你,仿佛这些东西,像邻里和亲戚,是你生命的组成部分。大人们喜欢做游戏,将一把针洒到地上,让一群小闺女去捡。原本灵活的手指,面对一根细小银针,突然变得僵硬无比,一方面有针扎的恐惧,另一方面又有将它捡起的急迫欲望。她们兴高采烈地举起指尖的针呈给大人,并得到夸赞。我总是那个最后捡到针的人,大人意味深长地扯开脸上的肌肉,做出一个笑的姿势。在村里,能够在第一时间捏起针的小孩,被大人赋予心灵手巧的预言。那时,我仿佛看到自己未来的样子,笨拙的,愚钝的,乃至有一张放大了的想哭的脸庞。
   我们成群结队,过河去剜草。为避免自己不认识兔草的尴尬,我总是去剜其他小孩发现的草地。满满一筐兔草并不都适合兔子,在那里,还有一些我所不认识的、兔子不喜欢吃的、也或许有毒的草。每次回来,家人会对这筐草进行拣择,来保证兔子的安全。经过一段时间,我的筐里只剩下了三种草——没根窝,燕儿衣,甜苣菜。因为,我无法分辨它们。没根窝和燕儿衣都有黄色的花朵,没根窝和甜苣菜都有相似的叶片,像小羽毛,有锯齿,叶尖带一个小钩。
   有天村里放电影,电影里一个小女孩将没根窝结出的绒球吹开,五彩的星星缀满银幕,优美好听的背景音乐响起。初次知道,原来没根窝的学名叫蒲公英。蒲公英,多好听的名字啊,仿佛带着触目的色彩,有阳光,有雨水,有空气,当然也有尘埃。那么小,但又那么多。
   有次穿过树林,爬上坡梁,面前出现一大片黄色的花朵,阳光暖暖地打在花朵上,每一朵花,都像被镶了金边般,快乐地微微摇动,那时,一群小闺女总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忘了自己的存在和被大人赋予的任务。
   祖母的眼睛一夜之间肿起来,第二天,她把没根窝连根带叶洗净,放到锅里煮,煮好了,喝一碗,余下的倒在盆里,用来洗眼睛。我的舌头上起泡泡,不能吃饭喝汤,她也给我煮了一碗没根窝水,让我喝。邻居爷爷脖子上突现一个大疙瘩,人们说那叫火疖子,那时不止要喝没根窝的汤,还要将没根窝的根捣碎,敷在上面,半个月没到,好了。小平的妹妹一夜之间脑袋布满疥疮,剃了个光头,请先生来看,先生说,找点没根窝,每天晚间洗一次,连洗七七四十九天。七七四十九天,原本留着脓水的头顶,结痂了,到了秋天,小平妹妹头上的黑发齐耳了。迎花婶子生了孩子没几天,她婆婆就来找没根窝,避开我跟祖母嘈嘈切切,不过后来我还是知道了,原来是她起了乳痈,奶水不通,疼痛难忍,村里的偏方,就是金银花条和没根窝同煮,加烧酒,一起吞服,没三日,她婆婆笑吟吟地过啦报喜,说奶水充足大人小孩平安。没根窝仿佛菩萨布施给人间的神药,它的神奇,足以让人咂舌,因为有它,村人过得悠闲笃定。
   许多年后,我又遇见蒲公英,星星般的花朵,缀满山坡,在阳光下,整个山坡变得那么耀眼,又那么明亮,微风中,蒲公英摇摆着细细小小的身躯,令人愉悦,令人悸动。蒲公英,就是长在童年土壤里的植物,带着单纯、隐忍,温暖的光芒,长久地照耀着我们随风飘逝、居无定所的生命和记忆。朋友蹲下,便剜边说,要做蒲公英茶,蒲公英酒,蒲公英菜,蒲公英汤。原来并不是只有我有蒲公英情结,怕是很多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对它,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和依赖感吧。烈日炎炎,夏天漫长难熬,有了蒲公英,舒适安心得多。
   我终于分清了没根窝、燕儿衣和甜苣菜。没根窝是清火药,花略微大些,花朵凋谢后,会长出白色绒球,它是少见的会飞的花朵。燕儿衣是兔子最喜欢吃的草,也是黄花,但更小的,更单薄的,它的叶尾宽大,呈圆形,头部渐尖,略长。甜苣菜是菜,不开花,叶长条,呈锯齿状,人们用它来凉拌或者做酸菜。
   那天,我跟朋友在山坡上呆了好久,晒太阳,聊天,剜两兜没根窝回来,将它们洗净,晾干,放在罐子里,宝贝似地藏起。
  
   素缕紫花心
  
   夏天,通往南村的路上,悬着白洼洼的花,远远瞭去,好像一片又一片的云从天上掉下来了。那就是绣线菊。村里人多不识字,便也不知它有如此体面的名字,依旧沿用老辈人传下来的名字喊它——黑缠梢。黑缠梢的花朵不大,倘若你摘一朵下来,也不过指肚大小,但每个小小的花瓣上,都点着一个触目的灰黑点,怪异、不洁之感。那时天憋得通红,大地上布满白焰,半月二十天也没着雨星了,庄稼蔫蔫的,树叶都耷拉着,只有它们,顶着腾腾的尘土,开得热闹又繁密,茂盛而精神,一朵叠一朵,一朵挤一朵,好像老天与它们无干。那些开在春天又好看又好闻的花朵都谢了,我们眼里,便只剩下了黑缠梢。小闺女臭美,想去摘几朵回来。但大人们警告,决不能打黑缠梢的主意,不要说你摘它的花,乃至只要走近它,花瓣上的黑点就会窜到你身上变成麻子。
   南头花妮是村里待嫁的闺女,身体结实,一张向日葵般的圆脸上,缀满深浅不一的麻子,莫非,那就是摘黑缠梢花朵的后果?远不止这些,每次相亲,对方都会被她满脸麻子吓退。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光棍,都和她订婚了,眼看就要娶她进门,谁料有一天却来退亲。花妮的大脸被泪水冲得红彤彤的,那些密密的麻子并未被泪水冲淡,相反,它们的颜色更深了,她的脸看起来像一块砂石。
   有段时间,我们去南村供销社买东西,整条路上黑缠梢的花朵开得不依不饶,我们努力使自己离它们远点,再远点,可是,左面路边是它,右面崖边也是它,只能缩着身子走在路中间。阳光像一个放大镜,似乎要将我们点燃,冒出黑烟。黑缠梢不能沾,警告渐渐变成圭臬,小闺女们胆小,从不敢打破。但男孩子是不怕黑缠梢窜到皮肤上的,他们爬到崖边上,伸手去摘那些白花,哇哇大叫起来,说黑缠梢上长满了针刺,一碰到身子,就会被刺得生疼。于是,他们就拿棍子乱打,砰砰砰,砰砰砰,打下来的花变成一堆雪,抬头,还是白洼洼的一片,仿佛它们是打不死打不完的。那些淘气的男孩子只能带着遗憾去追逐一只大鸟,直到那只鸟,变成天空上的一个黑点子。
   我离开村庄后,就很少见到黑缠梢了,有一年随同事检查林业工程,在山上,又见到黑缠梢,想起小时候的事,便问同事,“它的学名叫什么?”同事说,“它叫绣线菊。绣花的绣,绣花线的线,菊花的菊。”不觉莞尔。年少的人是多么无邪啊,不怀疑,不猜忌,不嫉妒也不反驳,就那样宽敞而透明地活着,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走不远,又遇见一蓬粉色碎花,叶子也像黑缠梢。同事说,“这样是绣线菊。”继续往山顶走,烈日下,除去黄色的小野菊,眼里的花,就剩下白的粉的绣线菊了。粉色的绣线菊看起来要娇嫩很多,感觉跟白色的绣线菊在气质上有很大不同。白色的更硬朗,仿佛风尘仆仆的男子。粉色的更娇俏,倒像未出阁的闺女。我们在山顶上遇见了白皑皑的珍珠梅,披散在大石头上。同事一笑说,“这也是绣线菊哦。”
   同事问,“你知道山上为什么这么多绣线菊吗?”
   我摇头。
   “绣线菊是适应力最强的植物,既耐干旱,也耐严寒,栽到那里都会开会,活得长久。古时绣线菊曾是一味极受欢迎的药材,专治关节炎和风湿病。现在的阿司匹林,也是19世纪国外一名化学家从绣线菊中萃取而出的消炎物质。”
   如此一说,倒让我对绣线菊多了几分好奇。低下头第一次认真去端详绣线菊,每朵花,真的像用丝线绣出般玲珑而又分明,它的花盘,花瓣,花瓣上认真的一点,都有独特的美意。想起余光中那句:如果有两个情人一样可怜,让我选有褐斑的一个,迷人全在那一点点。
   看来,小时是被大人们哄骗了。又一想,也许大人怕黑缠梢扎疼我们,加上它长在悬崖石缝,采摘极其危险,才用那样一个谎言来搪塞和威胁小孩的吧?那花妮的麻子呢?
   几十年过去了,现如今村里只剩下寥寥几个老人,他们或许也会偶尔拄着拐去南村也不一定,当他们走在白洼洼的黑缠梢花下面,会不会想起曾拿这些植物吓唬过小孩而偷偷笑起来呢?

共 307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蒲公英,黑缠梢,都是长在童年土壤里的植物,带着单纯、隐忍,温暖的光芒,长久地照耀着我们随风飘逝、居无定所的生命和记忆。【没根窝】蒲公英,多好听的名字啊,仿佛带着触目的色彩,有阳光,有雨水,有空气,当然也有尘埃。那么小,但又那么多。没根窝,菩萨布施给人间的神药,神奇,消肿、消炎、治疥疮,散乳痈。因为有它,村人过得悠闲笃定。剜兔草的尴尬,看黄花的惊喜,成长的忧喜,和没根窝、燕儿衣、甜苣菜这些邻里和亲戚,割不断的蒲公英情结,美丽了童年的生命天空。【素缕紫花心】夏天,通往南村的路上,悬着白洼洼的花,那就是黑缠梢,美得妖娆,开得肆意。被一个警告“魔怔”,被南头花妮的麻脸吓住,胆小的小闺女们,却从不敢亲近它们。不要说摘花,只要走近它,花瓣上的黑点就会窜到你身上变成麻子。多年后,得知大人的吓唬别有内情:大人怕黑缠梢扎疼我们,采摘又危险。年少的人是无邪啊,不怀疑,不猜忌,不嫉妒也不反驳,就那样宽敞而透明地活着,就像黑缠梢,就像那些花儿。贴近原生的叙写,细节的刻画,点到为止的抒情与议论,别有一番滋味,勾起童年旧事,生发生命的顿悟。倾情推荐。【编辑:芦汀宿雁】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6-09 08:34:02
  蒲公英,星星般的花朵,缀满山坡,在阳光下,整个山坡变得那么耀眼,又那么明亮,微风中,蒲公英摇摆着细细小小的身躯,令人愉悦,令人悸动。
   黑缠梢的花朵不大,倘若你摘一朵下来,也不过指肚大小,但每个小小的花瓣上,都点着一个触目的灰黑点,怪异、不洁之感。只有它们,顶着腾腾的尘土,开得热闹又繁密,茂盛而精神,一朵叠一朵,一朵挤一朵,好像老天与它们无干。
   没有细致的观察力和笔力,写不出如此生动的细节。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