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浪花诗语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浪花】赔偿(小说)

精品 【浪花】赔偿(小说)


作者:山雨歇 秀才,2671.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243发表时间:2019-06-09 16:10:18

【浪花】赔偿(小说) 1
   “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手机铃声在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响着。从睡梦里惊醒的陈菲,看着眼前黑乎乎的天色,一下子清醒了。心“怦怦”地狂跳着,一边舔了下干燥的嘴唇,一边迅速地抓起仍然在唱歌、闪光的手机。
   “陌生号码呀!”陈菲咽了口唾沫,似乎听到提到嗓子眼的心“咚”地一声落回了原地,“不是自己家人的电话就好。”
   “谁大晚上的不睡觉,吓得人灵魂出窍?”把心放回肚子里的陈菲腹诽了一下,看着仍在执着地闪烁的手机,想着自己刚刚的紧张,她按下接听键,准备温柔地告诉对方打错电话了。
   “什、什么?”极度的震惊,让陈菲暂时地失去了发音功能,嘴唇开合着,语音却只在她自己的嗓子眼里咕噜了一下。
   “徐汉霖死了。我是帮忙举丧的。他妈说给他办理保险的人是你的朋友,让你看看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陈菲早就孬了爪子,她哪里知道该怎么办?徐汉霖死了?他才35呢,怎么会跌死?手里握着手机,陈菲失魂落魄。
   “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叨叨什么啊?”陈菲的丈夫王一正拿走她手里的手机,把她拉进被窝,“谁死了?大半夜的,我倒快要被你吓死了。”
   “小妹家对门的一个年轻男子。”陈菲蜷缩在对象的怀里,“昨天晚上他从他家楼梯上掉下来跌死了。刚才那人说他爸爸晕过去好几次了,他妈只是哭,帮忙的已经给他远在东北的妹妹打电话了。”
   “你认识他吗?他死了跟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半宿大夜地打电话跟你说?”王一正搂住陈菲的胳膊往里箍了一下。
   “我认识他,不过不熟。他住小妹家对门儿。去年,我介绍安邦泰人寿保险公司的赵盟福给他妈入了份保险。他妈让赵盟福给他儿子顺带也入了一份意外险。没想到现在却用上了。怎么就能这么巧呢?”
   “黄泉路上无老少啊,谁敢说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王一正感慨了一句,又问道,“你说死的这个人才30多岁?他是从自己家楼梯上掉下去跌死的?”
   “电话里是这样说的。”
   “怎么可能?自家的楼梯闭着眼也知道一步迈多大呀,更何况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
   “他家的楼房是自己盖的二层楼,楼梯在室外,比较窄、陡,楼梯上的栏杆也挺矮的,出事倒是有点可能。不过我还是不太相信啊,才35呢!他的父母又怎么活下去呀?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他父母多大了?”
   “不知道。”陈菲刚摇了下头,又想起来说,“哦,他妈去年53,我看过她的身份证。”
   “明白了。你这会儿着急也没有用,你不是医生救不回他的命。天还没亮,保险公司也不会上班,你先静心再睡会儿。等天亮了,你赶快给保险公司的那个赵、赵什么打个电话。入保险的时候钱是他挣着的,这会儿出事儿了也该他出力了。你不要掺和。”
  
   2
   “赵盟福,徐汉霖跌死了,怎么办?”天刚一放亮,陈菲也顾不上礼貌了,急吼吼地给赵盟福打了电话,
   “徐汉霖?哪个?怎么跌死了?”赵盟福明显是刚睡醒的声音,也显然一时没记起来徐汉霖是谁。他虽然听到有谁死了有些意外,可那声音比陈菲初听到信时镇定多了,“哦,你是陈菲呀。别着急,你慢慢说。”
   听陈菲叙述完了解的情况,赵盟福不紧不慢地说:“情况我了解了,这事儿得先向公司报案。公司说不定能派人下来调查情况,毕竟他这个‘意外’也实在是有点意外。”
   “是你去帮他们家报啊,还是他们家的人自己去报案呢?”
   “这个都行。”
   “他家里现在是这种情况,如果可以,还是你去帮他们报吧。”
   “倒出空来再报也行,三天之内就可以。”
   “这种天气,去世的又是年轻人,按照规矩恐怕他们家里等不了三天;再说了,不用说三天,就是三个月恐怕他们也收拾不起心情,还是你早点去公司给报上吧。”
   “现在天刚亮呢。等公司上班以后我给经理打个电话,咱俩先去看看情况。”
   在约好的时间地点,陈菲和赵盟福碰头后,一起去了徐汉霖生前的家。
   门里门外有很多人。徐汉霖的母亲由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搀扶着,从屋里出来。她没有认出赵盟福,看他西装革履,手拿文件夹,把他当成了安邦泰人寿保险公司琴岛分公司安泰支公司派来调查的人员:“我领着你们去看看他。”突然间苍老了十岁的母亲一句话刚出口,泪水又溢满了眼睛。
   “行。”赵盟福答应着,跟着去了后院,陈菲却裹足不前。她实在是很怕见到那个曾经鲜活的生命突然间就一动不动地躺在自己的面前。
   十多分钟后他们出来了。徐汉霖的母亲仍然由那个女人搀扶着,赵盟福抢先一步走回了院子。
   “死者嘴角、鼻子、耳朵都有小量的血迹;我路过楼梯时也仔细看了,那里也有一小滩,不过不多。派出所的人和医生已经嘱咐让他们留着,防备着保险公司来人调查。”赵盟福还是没能忍住他的震惊,轻声地对陈菲说完,看了下快走到跟前的徐汉霖的母亲又说,“刚刚商量了下,阿姨去医院拿病历,咱俩陪着去。等拿到病历的复印件,我再去报案吧?”陈菲点了下头。
   徐汉霖的母亲走过来,虚弱地说:“麻烦你俩了。我家你大叔已经爬不起来了,只有我还留着这半条命挣扎着送儿子一程。”
   “阿姨你得节哀。至少他还给闺女‘准备’下了读书的钱。”赵盟福劝道。
   “唉,这可是我儿子拿命换来的啊!只是苦了我们这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只希望你大叔不要就此垮下去,帮着我拉扯大汉霖留下的这个孩子。也希望你们保险公司早点给赔下这笔钱来。唉——儿子没了,我哪里还有心劲去忙活啊!”
   “阿姨放心,看现在的情况,我们保险公司没有不赔偿的理由。”赵盟福及时地给徐汉霖的母亲送上了宽心丸。
   陈菲不知道怎样安慰这位可怜的母亲,幸亏徐汉霖的母亲主动提起去医院的事。
   徐汉霖的母亲说,她家离着医院走小路很近。三个人选择了步行。路上赵盟福给陈菲使了个眼色,陈菲忽然想起来他们来的路上赵盟福对她说的话。
   在心里嘘了口气,陈菲鼓足勇气对徐汉霖的母亲说:“阿姨,如果不是我,你和赵盟福也不会认识。尽管不忍心,可有些话还是不得不现在就说,希望你能理解。”
   “是保险赔偿的事吧?你说。”那位没了儿子的母亲仿佛脚步未曾迟滞。
   陈菲趁热打铁:“当初你心疼儿子,给他入了这份保险,说是权当给他请道护身符。那时候谁也想不到会发生今天的事儿。”
   徐汉霖的母亲脚下一个踉跄,赵盟福赶紧伸手扶住:“阿姨,是这样的:意外现在真的来临了,咱们现在要做的是让咱们曾经买过的保险,起到它应有的保障作用。对于保险理赔的程序我能更专业一些,希望能得到阿姨的积极配合。”
   “配合。”徐汉霖的母亲点了一下头。
   三个人脚步未停,赵盟福道:“阿姨,请你说一下事情的详细经过好吗?当事人是怎么从楼梯上摔下来的?事发之前喝酒了吗?你们家人又是怎么发现的?发现的时候情况怎么样?送医了吗?”
   徐汉霖的母亲将身子倚向正经过的一处房山墙:“昨天下午,我做熟饭去和你大叔到利客来门口看车子,替换汉霖去接雯雯放学,回家吃饭,写作业。”
   赵盟福和陈菲都知道徐汉霖一家在利客来商场门口看车子。那是他们的职业。那里每天巨大的客流量给他们一家带来了不菲的收入。
   赵盟福和陈菲都没有说话,徐汉霖的母亲继续说:“昨天晚上,我和你大叔回到家时得有11:00多了。院子里没开灯,我和你大叔也习惯了,就摸着黑上了楼梯。陈菲知道我家的情况,雯雯她妈平常不在这住。我看汉霖房间里亮着灯,害怕他大半夜的还在打游戏,就想去催催他,让他早点睡觉。”可能是这个过程已经深深地刻在了这位母亲的脑海里了吧?她一溜淌水地道,“在门口叫了一声,汉霖他没答应;我推开门看看,他衣服也没脱在床上躺着呢。我怕他感冒,走到床跟前推了他一把,叫他脱了衣服好好睡。他说头昏昏沉沉地不爱动。我去拉他衣服拉链,让他别懒。就在这时候,我看他左边的鼻孔里好像有点血痂。我以为他是不爱喝水干的,问他喝不喝水。他说他十点来钟临睡前到楼下去上厕所,回来爬到二楼时,听到邻居家的狗一个劲地咬,以为是我和你大叔回来了,就趴着楼梯往下看;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竟然一跟头跌了下去……在地上躺了一会儿,醒过来后他就上楼躺下了。听他这么说,把我吓坏啦,我赶紧把你大叔叫上来,要送他上医院。他却犟着说什么也不去;说他不爱动,躺躺睡一觉就好了。我和你大叔看看他没有别的伤,拿手电到楼下照照,地下也就有一小口血;再到楼上问问,他还说不要紧。你说我也是在外边看了一大晚上车子累了,大意了,我和你大叔就在楼下躺下了。”
   一滴泪从她的右眼角流了下来,一滴在她的左眼角颤动着。赵盟福接了一句:“然后呢?”
   “我哪能睡得着啊?过一会儿去他门口听听,都没动静。可我不放心呀,汉霖鼻孔里的那块血痂老是在我的眼前晃。在床上翻腾到2:00,我忍不住了,趿拉着鞋上楼进了他的房间。我的天妈姆呀,可了不得了!汉霖的鼻子、嘴、耳朵都是血,头也垂到了枕头下面。我吓得一腚跌在了地上,嘴里只会不成腔调地‘哇哇’叫。也许是你大叔也没睡熟,他听到声音赤着脚丫子就跑了上来。他还不如我呢!进门一看他儿子的那样儿,‘啊’的一声就晕过去了。这时候我反而能动了,爬过去朝着你大叔的人中穴使劲地掐了下去。他醒过来还是站不起来,拿手指着汉霖,嘴里叫着‘120,120’。我反应了过来,撒腿就跑楼下去找手机。你说我就不知道拿汉霖的手机用?那时候可真不知道了呢。”
   徐汉霖的母亲说得急促而形象,陈菲和赵盟福仿佛也亲历了那个场面。陈菲抓着徐汉霖母亲的手臂,赵盟福静静地站着,二人都是大气不敢出,生怕打断了她,她会没有勇气再说下去:“120很快就来了,110也来了。”陈菲心中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医生说,汉霖这是意外,这种情况得报警。”
   “这么说,派出所那里也有记录?”可能是涉及到了他的专业,赵盟福插问了一句。
   “有。派出所来了好几个人。他们围着楼梯、地面上的血痂、汉霖、汉霖睡的床都拍了照,还做了笔录,法医也做了检查。”
   赵盟福点了下头:“有了这些权威证明就好办。阿姨,待会儿咱们从医院拿到病历的复印件,还得找个人去派出所那里拿到他们的鉴定报告和他们出具的死亡证明、户口注销证明。”
   “这个人家派出所的人都懂。已经说好了,等派出所上班,汉霖他二叔会去办。”徐汉霖的母亲说着,率先移动了脚步,“咱们去医院拿病历吧,也不能让你们俩老是出工夫陪伴着我。”
   “没事阿姨,我已经跟公司经理打电话请过假了。不过咱们还是早点去医院把病历拿出来,去保险公司备上案。这点对于意外险理赔来说很重要。”
   到医院时主治医生已经将病历写好。在让护士去复印的时候,心里藏不住话的陈菲问医生:“虽然是从二楼跌下,可病人出血很少,能自己爬起来上楼,他自己也说没事,为什么过了三四个小时以后,他又离去呢?”
   医生让大家坐下来,解释道:“我简单点说。病人从高处跌下时,虽然出血不多,也没有外伤,但是他的内脏器官已经受到了损伤。病人临终前口鼻出血,这是颅内出血的症状。有时候病人或许并不是不想挣扎呼救,可他们已经陷入了半昏迷,自己已经无力自救了,所以看起来他们是安静地离去的。这种情况下在医学上是完全解释得通的。”
   “医生,我还想问一个问题。”赵盟福抬了抬手,得到医生的首肯后庄重地问,“我是死者徐汉霖的保险代理人,咱们能确定死者是死于意外吗?”
   那个医生将他手里的一本病历朝着桌子上“啪”地一摔:“不是意外难道还是谋杀?死者各个脏器也没有病变!”
   “那么,请问死者去世之前喝过酒吗?”赵盟福没有理会医生的白眼,又提了一个问题。
   “请你相信我们的职业道德!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我们仔细检查过了,死者在去世之前没有喝过酒,他血液里酒精含量为零。”也许是感觉自己刚才的动作有些鲁莽,医生郑重地说,“所有这些我都已经在病历上写清楚了。”
   “这就好。”赵盟福舒了口气,“因为如果死者生前喝过酒,保险公司很可能会拒赔。我也是为客户着想。现在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了。”
   “呵呵,”医生随便翻着他面前的那本病历,“你们保险公司都这样,让人入保险时都说得天花乱坠的;等到赔钱了,各种各样的借口就出来了。依我说,有钱就攥在自己的手心里放心。”
   赵盟福也是“呵呵”一笑,说:“或许有的保险公司真的像你说的这样做过,不过我相信我们安邦泰人寿保险公司绝对不会。”
   就在这时,护士走进来将复印好的病历等连同原始病历、医学死亡证明书等都交给了徐汉霖的母亲。她将复印件递给赵盟福说:“下面的就拜托你了。多长时间能赔下钱来?”

共 764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随着越来越多的保险公司成立,人们在解决温饱,有了余钱之后,也注重了医疗、养老、人身意外等保险。本文就介绍了一起意外险的投保,立案,直到赔保的过程。虽然篇幅并不算长,却把徐家意外事故及索陪的曲折,描写得详尽贴实。陈菲出于好心帮俆母和徐汉霖入了意外险,没想到第二年,徐汉霖就意外身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可想而知,而做为保险公司的业务员赵盟福,对事件上报不认真,致使保险公司拒赔。让家属伤心,更让陈菲生气,接下来,在索赔的路上,通过陈菲的良心处事,公正陈词,最终徐家获得赔偿。本文所言明的人性,良心,世态,法理,非常实际,也非常深刻。文章主线清晰,主题令人沉思,是一篇共鸣性强,情理性真的作品。其结局也符合读者的所愿和世情的公正。感谢赐稿推荐共赏。【浪花诗语编辑·望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613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望雪        2019-06-09 16:31:09
  感谢老师支持,编按不当之处还望指出。遥祝快乐。
悠然、坦然、超然、了然、顺其自然。
回复1 楼        文友:山雨歇        2019-06-09 17:38:46
  非常感谢社长亲自编案,辛苦了!这个“故事”在我心头萦绕已久,我力图描述出当事人的悲伤、无助、凄惶,也试图用简捷却又毫无悬念的肯定来描写法律、正义对普通人的帮助。《保险法》有一条是明确地把保护弱小写进条文的,为祖国的这一条律法点赞!
2 楼        文友:双双喜        2019-06-19 21:39:18
  一部反映当下的现实题材小说。好文。
热爱文学,所以创作文学;创作文学,所以玩味文学
回复2 楼        文友:山雨歇        2019-06-19 22:21:42
  非常感谢刘老师的关注,辛苦了!老师的作品涉猎范围广、故事引人入胜、笔法老到,更不用写作的基本手法了。向老师学习。
3 楼        文友:邓州徐君泽        2019-06-30 10:01:21
  十分感谢文友浏览我的文学空间留香!特意回拜!
  
   您的小说立意高妙,结构严谨,故事鲜活,语言准确。
   很有艺术感染力!
   点赞!
回复3 楼        文友:山雨歇        2019-06-30 16:38:38
  谢谢文友关注留言,感谢文友极高的评价!或许是朋友在此处的签名跟江山注册名不一样吧,恳请原谅不能再去拜读老师佳作。
4 楼        文友:高永强        2019-08-12 17:38:25
  我也学到了不少社会知识,保险公司也很黑啊!你是个有正义感的人,我也是!我们志同道合!我写小说诗歌和戏剧,希望人读到我的作品之后,能变得更善良一些,邪恶少一些!我们的文风很相似,我们的人格也很相似!
回复4 楼        文友:山雨歇        2019-08-12 21:07:44
  非常感谢老师关注!感谢您的认可。其实,不一定是保险公司的原因,可到底是什么原因该篇习作中并没有明确点明,给读者留下了一定的悬念。在习作里,我尽量通过前面的一再描述,从多方面来点明去世者的死真的是意外,可是,理赔过程中又发生了什么意外呢?不过,最后的结局还是好的,虽然死者的亲人受到了打击,过程也有些曲折,可最终还是拿到了理赔款。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