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娘在山那边(散文)

精品 【柳岸】娘在山那边(散文)


作者: 童生,754.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06发表时间:2019-06-10 19:36:17


   一
   我不是一个孝顺的人。
   年龄渐长,我心平气和地给自己做出这样的评价。生平痛恨不孝顺父母的人,而今却把这样的标签贴到自己脸上,纵然无可奈何,却是事实,两千多年前的那个大个子老乡看我不顺眼。孔夫子给“孝”制定了一个指标:父母在,不远游。我在太行山这边工作,父母在山那边。虽隔千里,但也只有七八个小时的路程,而守在父母身边的日子,却屈指可数。父母俱是耄耋老人,老天爷还能给我多少守候爹娘的日子?而我唯有望着山那边,泪水涟涟。
   特别羡慕一个同事,一直和父母住在一起,平平静静,我以为给予他的妻子任何表彰都不过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始终不把经卷撕了,不把木鱼钟鼓砸个稀巴烂的,又有几家!这个同事即便去做总理,我也不觉得奇怪,治家治国,其道必通。有个文友老百,爱写打油诗,什么事儿到了他的笔下,好像都有可乐的地方,他甚至可以对着自己骨折肿胀的脚打油,让人在看着X光片里的钢板瘆得慌的同时又不由得好笑。但我以为自己找到了老百快乐乐观的本源所在:他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照片,不过是几个新鲜红艳的西红柿。上面有老百一句话:给老娘送去。一霎时我的眼泪下来了。宛如童稚之时,眼巴巴地盯着别人嘴里含着的糖。有老娘在身边,难怪我总觉得老百有如弥勒再世。
   很久前曾治过一枚闲章,其文曰:舍得五斗米,终日绕娘膝!这只不过是牙巴骨上的狠劲,其功效大致等同于“忠孝不能两全”的自我安慰,暂时缓解稀释远游之疼,终究还要一头钻进现实的斗米之中,营营役役,竟然忘记了自己还是别人的儿子,忘记了爹娘的目光翻越太行山,罩在自己走过的每一寸时空上。
  
   二
   四十多岁又要了个闺女,娘一定要来伺候妻子月子。我好像也同时坐开了月子,天天早晨冲鸡蛋花,飘一层芝麻油,不喝不行,小时候甚至因为抗拒此类食物挨过揍。娘说蛋花败火,对我整天讲课的喉咙再好不过。
   这是爹娘第一次在我这儿过年。过年之后没几天,我去金店给娘买副耳环作生日礼物。这竟然是自己第一次给娘过生日。自我成家以来,爹娘在生日时竟然从没吃过我端上来的一碗饭。一念至此,泪水突又涌出。路上人来人往,赶紧以手覆面,掏出纸巾。
   伺候妻子出了满月,爹把我叫到他们房间,沉默了半天,说该回去了。娘说:回去看看再回来。娘说着说着眼泪又下来了:你看孩子他妈,又白又胖;你看你,又黑又瘦。你弟兄四个,最不放心你……饭都吃不肚里……
   既然娘说了要走,那就要马上走。老家还有三个儿子呢,还有一帮孙子呢,还有一群老姐妹呢,还有鸡鸭鹅狗呢……还有她的小菜园,开春天暖和了,就要种上黄瓜、豆角、西红柿,根本吃不完,就拿到集市上卖了换个钱……有一年娘在我这儿,一说要回家被我二话不说否定了,结果过几天一个老乡偷偷找到我,说我娘和他娘说着话说着话哭了起来,那老乡的眼神分明怀疑我在虐待娘,好像娘在我这儿不知道受了多大委屈。另有一次我不让娘走,娘居然大病一场。罢了,走就走吧。
   定了回家的日期,爹和娘就去超市买来一袋面粉,开始蒸馒头,蒸包子,蒸花卷,娘知道我爱吃她蒸的馒头。蒸了两天,把我一个大冰箱里的六个冷冻柜全都塞得满满当当。晚上睡得正香,隐约觉得有人在把被子轻轻按实,把被角掖好,迷迷糊糊睁眼一看,客厅的灯光从门缝里照进来,娘正佝偻着背往外走。
   爹娘回家的时候,我给他们点钱,他们不要。娘说:有吃有喝哩,我和你爹要钱干啥?花不着,你给的钱全存起来了,将来谁给的钱还给谁。
  
   三
   哥哥打电话来,说娘大腿骨折了。
   我即刻动身,赶回老家,到医院伺候娘。娘一个劲地抱怨哥哥给我打电话,说我忙,孩子又小,我这一回来家里一摊子可怎么办?我安慰娘说离了我地球照样转。一问娘,这才知道元凶竟然是根树枝子:爹把一棵小树上的枯枝砍下来,娘怕爹刚愈合不久的腿不利落,过去帮忙拉树枝,不小心绊倒在地。
   手术前也好,手术后也好,娘一句也不嫌疼。我们兄弟都有些纳闷:娘和爹骨折的位置相同,爹那时疼得光哼哼,一动就叫疼,把我们兄弟几个紧张得个个冒汗,而娘怎么不疼呢?大哥也很疑惑:麻药劲儿过去该疼啊。问娘,娘甚至嘲笑爹:你爹,人家从小就娇贵!旁边的堂弟说:俺大娘比俺大爷有价钱!
   哥哥弟弟们白天伺候,我睡觉;到了晚上,我伺候,哥哥弟弟们睡觉,倒班休息。我给娘按摩伤腿,怕形成血栓或者褥疮。累了就拉上帘子,在床头灯下看书。正看书时,就听见旁边娘轻声呻吟,喃喃自语:唉……咋就这么大的罪孹呢……我赶紧拉开帘子,俯身问娘疼不疼?娘说没事,叫我睡觉。我说白天睡足了,搬个小板凳坐在娘一侧给娘按摩伤腿。娘责怪道:就你犟!不听话,叫你睡就不睡!我不再回话,只是把头趴在娘身边,一下一下轻捋娘的伤腿。
   娘右侧病床上,是个置换了股骨头的大娘,八十整,眼不花耳不聋,精神很好,只有一个闺女,本来在杭州打工,也回来伺候她娘。大娘看着我们兄弟几个走马灯一样来去,轮流伺候,大声对娘说:大妹子,你看你多有福气!你这几个孩儿多好!娘回道:闺女儿都一样!我微笑着质疑娘:娘,谁说的有一个闺女也好呀?什么时候闺女和儿又都一样了?娘只笑不说话了。
   大娘早早就能下地活动了,拄着双拐,闺女和大爷在旁边扶着,在病房里走来走去,把娘羡慕得了不得。大娘既然能够站起来,无论如何不愿意再在床上方便了,非到卫生间去不可。她闺女和大爷扶着走动还可以,但要穿过卫生间的窄门,无论如何做不到。我是个没有眼色的人,正在看书,忽听娘叫道:玉庆,快去帮帮大娘!我赶紧放下书,抱好大娘进了卫生间,把大娘放在马桶上坐好。等大娘方便之后,再把大娘抱出来。大娘并不胖,但好像特别沉,把我折腾了一身汗。大娘一家感谢不已,娘说:别说外话,他大娘,那是该他干的。
   最后几天,病房里的病人一个接一个出院了,娘也躺不下去了,也要出院,说又不疼又不痒,躺医院里干啥呢?我正和二哥商量出院的事情,娘忽然对着二哥埋怨起我来了:你听听,玉庆就不让我出院!就听医生的话!我知道娘耳朵有些聋,乱打岔,但还是提高嗓门发起火来:我啥时候就听医生的话啦!话一出口就后悔不已,难道真的是如娘所说的“久病床前无孝子”了吗?娘被我一抢白,像个受了批评的孩子一样一时无语。我心里一阵难过,巴不得有谁过来大声训斥我一顿。
   回到家中,娘睡里侧,我睡外侧,爹睡在另外一张床上。娘靠着棉被坐着,指着旁边老式衣柜上的一个小铜环说:你小时候,一到睡觉时,就躺床上拨拉它,叮叮咚叮叮咚,啥时候睡着了啥时候算完。想不到,现在轮到俺玉庆伺候我了。娘一边说一边伸过手来,摸摸我的左脸,摸摸我的右脸:俺玉庆不要好,啥也不讲究,从来了就没刮胡子,看看多长了。俺玉庆胡子好,还是络腮胡子呢!
   年关将近,娘说:玉庆,你回去吧,你来了,他们娘仨个怎么过年呢?我开玩笑说:爆竹一响,年那天他们就过去了。哥哥们也说,孩子们也都放假了,帮手多了,让我回家。
   临走时我和娘开玩笑说:娘,你不摔这一下,我也不能在家这么长时间,谁知道是福是祸呢?好好养伤,腿好了来给我看孩子做饭。我几乎头也不回,快步走出家门,坐上弟弟送我的车。
  
   四
   一个跟我学书法的学生家长和妻子聊天,说:我见过王老师的爸妈,也是农民,人家怎么就培养出这么好的娃呢!妻子学说给我,这位精通对话艺术的家长令人莞尔。和娘打电话时聊及此事,娘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我打心眼里感激那位会说话的学生家长。
   打过电话去学校上课,经过市场时,路旁一个老人让我停下来,这样的衣着这样的场景如此熟悉。她背对着我蹲着,收拾一小堆豆角,豆角下垫着一个蛇皮袋。满头白发剪成齐耳样式,白底蓝色碎花短袖,露出的胳膊黑而略有褶皱,必是一辈子都在劳作。介于蓝黑之间长裤,方口系绊黑绒布鞋,白色尼龙袜子。那一堆白不老豆角我看不出有什么可收拾的,她却在挑拣着,摆弄着,动作缓慢,好像每一个豆角都必须有确定的位置,如何摆放她都在认真思考着,斟酌着,每一个豆角的卖相和摆放都必须完美,不能有半点瑕疵,好像卖豆角学问深奥。终于有人大声问她白不老豆角多少钱一斤,在她转过脸来之前,我赶紧转移视线走开。
   我可以肯定:这不是娘,娘远在太行山的另一边。
  

共 321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道太行山,阻断了儿子与娘相见的路,看望娘只能在娘骨折的时候万不得已,其哀伤看似因太行山,却有着难言的苦楚,读罢,情绪会在纠结里徘徊,也许这个感觉就是这样,也对,母子连心,情深如海,不能仰首在娘的身边,就是遗憾,但事业与孝道并不悖谬,现代人只能抽空看看娘,很好了。父母在不远游,已经是老黄历,不好使了。羡慕有人和娘为伴朝夕相处,但毕竟我们无奈,五斗米是薪俸,也是养家的根本,无法看轻,那只能在互不舍弃里尽孝了。过生日给娘买一个礼物,表达孝心,知道吧,有人还没有这个机会。娘疼儿子,即使是儿子白白胖胖,也嫌瘦。娘的家里也有要照顾的,城里毕竟不是家,待不住的。娘走时要蒸馒头,生怕儿子一家饿着。娘骨折,儿子才有理由回家,在医院住院,娘就是不喊疼,她不想给儿子添堵吧。住院期间,也是母子相依的机会,那种场面希望此生不要有,又希望常常有。儿子的成绩,芝麻粒大小,在娘的心中就是泰山大。母子情深,可太行山隔着,深了怎么样?所以看见街头卖豆角的女人就像自己的娘,幻觉,想念,都是想娘的方式,娘只要安好,常有想念的机会也不错。这篇散文格调温婉,感情低沉,可以将读者带入心头压抑的状态,可见作者与酿的感情之深,也显出作者文笔之煽情。善于写心,在细微小事里捕捉娘的伟大,亲情之下,些微都可以成为巨大和永恒。文章细节描写成功,笔法灵活;心理描写细腻入骨,笔墨纵横,即使枝节也都是挂着感情的音符,所吟入耳。太行山再长再高,我可以因不能时常看着娘而诅咒你,无法推倒障碍,那就用文字放飞爱娘的情感,一样可以超越时空的。推荐 赏读,感受精彩。【编辑:怀才抱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612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6-10 19:38:38
  愚公在吗?怎么地,就不能挖走太行山,让断迈脚就回山东老家看娘呢!愚公在吗?不在啊,那段就用文字跳跃过太行山,写给娘了。请欣赏精美散文。托关系投稿柳岸,希望精彩不断。问候作者夏祺,并嘱:安心工作,好好教书,想家就不是好孩子了。
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6-10 19:41:34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隔千山子也思。感觉文章末尾看那街头老妇人疑为老母,实在有味,皆因太行山阻断,只能寻寻觅觅也。
回复2 楼        文友:        2019-06-10 20:46:25
  一谢怀才老师!再谢怀才老师!三谢怀才老师!
3 楼        文友:        2019-06-10 20:47:31
  一谢怀才老师!再谢怀才老师!三谢怀才老师!
4 楼        文友:东辰        2019-06-10 21:59:19
  美文!感人!
   美文,是美的心灵,大孝之人神形创造。
   感人,真情合着挚爱折射出以往一一点点滴滴。丝丝缕缕的骨肉缠绕。
   一一学习欣赏了。
回复4 楼        文友:        2019-06-10 22:06:43
  东辰老师是大手笔!仰视!
5 楼        文友:        2019-06-10 22:07:52
  感谢大手笔东辰老师留言!
6 楼        文友:菁茵        2019-06-11 20:58:54
  笔调轻松,为什么读着读着心头却一点点沉重起来,全因娘的默默付出与容易满足与我们认为的理所当然,母爱就是这般沉甸甸~~
   断老师的语言活泼生动,干净利落,欣赏~~
沉积心灵的悸动~~
7 楼        文友:        2019-06-11 22:17:22
  谢谢菁茵老师留言!
8 楼        文友:鲁紫苏        2019-06-12 18:56:54
  山的那边,是娘,娘的爱穿越太行山;山的这边,是儿子,儿子的孝心绵绵如风,吹到娘的心里。感动。拜读。
……
9 楼        文友:        2019-06-12 21:18:49
  谢谢鲁紫苏老师留言。
10 楼        文友:东辰        2019-06-13 14:15:22
  恭贺精品,挚真情意,再赏大孝。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